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摄政王的冲喜新娘

更新时间:2020-05-23 02:14:56

摄政王的冲喜新娘 连载中

摄政王的冲喜新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玲珑墨 分类:穿越 主角:王爷王妃 人气:

《摄政王的冲喜新娘》是玲珑墨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摄政王的冲喜新娘》精彩章节节选:新婚之夜上吊自尽,丈夫是当今的摄政王却身患重疾,外面传闻他快要死了,所以过来是冲喜的。   这还不算倒霉,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我去,这不是让自己进猪笼的节奏吗。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悲惨,不至于刚重生就进猪笼,她开始了斗小妾,斗姐妹的日子,只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这孩子爹是谁呢?   为了和冲喜丈夫搞好关系,只好拿起老本行给他治病,治好了,也许他能放过自己还有孩子吧。   她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医,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带着自己的小包子过日子。   民间传闻,摄政王被自己的王妃带了绿帽子,他走出来大声的宣布:“这包子本就是他亲生的。”   第二天,摄政王妃给他做了一身绿色的衣服,说他就喜欢这颜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个月,我要药材,还有摸清你身上蛊虫的位置。”她低声道。 “好,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三个月你治不好我,你和我一起殉葬。”他的话冰冷让她浑身都发抖,现在也只能赌一赌了。 她点头:“明天我会把需要的药材给你一个名单。”不想和他呆太久的时间,起身要离开。 “你是谁?”根据他的了解,姚一琪绝对不会这些医术,更不会有这样的说话方式。 她转身双眼迷茫,是啊,她以前是一个医学博士,只是和这个女主是同名的,声音淡淡:“姚一琪。”她从来都是自己。 朗玉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露出杀气,冷声命令道:“春,她有什么异动,立刻杀了她。”在他身后出现一名黑衣女子,头发挡住半边的脸,朝着他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 姚一琪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已经有了炭火不再寒冷,明月还有月红两个人坐在桌子旁边打瞌睡,看到她进来懒洋洋的起来:“王妃。”虽然不尊敬但是也算有礼数。 总算躲过的一劫,偷偷松了一口气,看着两个丫鬟道:“很晚了,你们也去睡吧。” 两个丫鬟得了命令转身离开,看着屋子里没有人才拿出刚才的绣花针刺了几个穴位,没有保胎药,针灸也能起到保胎的作用。 躺在床上她用力的想自己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可是自己之前脑袋不好使,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实在太累了,没有多久她就睡着了,这一觉睡了好沉,直到耳边有响动:“耶律侧妃要给王妃请安来了。” “那个野蛮公主什么时候学了规矩了,还知道请安呢,王妃还在睡觉呢?”明月对这个耶律梦琦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虽然自己伺候这个傻子王妃也没有多情愿,可是总比那么整天拿下人取乐野蛮公主来的强。 咣当一声,只听一道厉喝:“姚一琪,你挺厉害的啊,让本公主等了这么久,居然还睡觉呢。” “给我滚出去,”床上响起有些沙哑的声音,却不失去威严。 耶律梦琦愣了一下,这个傻子竟然变了,昨天晚上她来的时候,看到她脸色潮红,不住的解着自己的衣服,一看就是中了媚药神志不清,所以她才下了手,本来以为死透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活了。 姚一琪慢慢坐起来觉得肚子不疼了,看来孩子算是保住了,床幔一下子被扯,露出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指着她骂道:“你这个贱人,让本宫等这么久,你还在睡懒觉,我打死你。” 她扬起手就要打下去,姚一琪用力抓住她的手腕,眼神满是杀气:“你敢打本王妃,昨晚你要杀我的账还没有和你算呢,你说要不要找王爷说一说?” 她的话让她浑身一抖,原来这个傻子是知道自己杀了她的,自己本来就是和亲过来了,身上带着使命,如果让王爷知道自己犯了错,一定会送她回国的,眼神一下慌乱了。 狠狠的甩开手,咬牙切齿:“你无凭无据不要信口雌黄,想要诬陷本宫,知道本宫的厉害吗,本宫可是大金国的七公主。”心里慌乱加上裙子有些长,转身走路的时候差点跌倒。 旁边的丫鬟急忙扶着,她狠狠甩了一个耳光骂道:“不知道扶着本宫吗,差点害本宫跌倒。” 那丫鬟嘴角当时就流出了血丝,脸上浮现出红肿的手指印,眼圈红红的,可是却不敢说话,低着头扶着她。 姚一琪摇了摇头,这公主还真是暴力,明月看着她几句话就让这公主服软心里有些几分敬佩急忙道:“王妃,你是怎么让那个公主离开的,她可是一个厉害的人,我们王府都怕她。” “这种人找她的软肋简直太好找了,我渴了也饿了。”她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很多事情她还有弄明白。 明月看到自己家主子不是傻子,自然高兴,转身去准备早膳。 月红拿着鞋帮着她穿上道:“那个耶律公主是皇上赐婚给王爷的,说是为了和亲,稳定两国没有战争,起初那个公主还算好,后来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王爷很生气说以后不准她在踏入书房一步,她就开始开始性清大变,老是想着法惩治我们下人,上个月还我们一个小姐妹打的残废了。” 姚一琪起身洗了一把脸,月红急忙拿出一碗盐过来,这个时代清晨刷牙只能用盐,她用盐简单的漱口。 明月端着饭进来道:“王妃,用早膳了。” 她坐到桌子前想到的还要给郎宇航开药方,还有她也要开一些保胎药的,刚才去如厕的时候看到还是有点流血的迹象。 她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看来就看这孩子够不够坚强了,她也是听天命了。 简单吃了一些早饭,其实也没有什么胃口,转身进了书房,提笔开始写药方,她是学中医的自然练就了一手好的毛笔字。 将药方递给明月道:“把这些药给管家,让他照着药给我抓来。” 明月得了命令转身离开,管家得到了药方急忙跑到朗玉海面前,他接过药方皱了一下眉头道:“阿胶?这不是女人用的药吗?” “我也不清楚,都是王妃开的。”其实管家跟了他这些年,看到无数的药方,还从来看到哪个大夫给王爷用阿胶呢? 朗玉海叹了一口气:“罢了,给她去抓吧,距离我犯病还有十天,如果没有疗效,看她怎么死?”他说的咬牙切齿,浑身泛着寒气。 管家将她要的药材一股脑的全都给了她,口气有些抱怨:“王妃,你给王爷用阿胶做什么,那是女人用的药。” “谁说那是女人的药,愚昧。”其实那是给自己开的药,只是不方便说,但是她想着语气要硬一些,才能震慑住这些老奸巨猾的人。 果然管家不敢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她走进一间小厨房,不敢让人给她熬药,因为这是保胎药,如果让人知道了,自己小命不保,谎称说给王爷熬药。 熬好了药急忙喝了下去,又想着朗玉海身上的蛊虫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听说每月十五他会疼痛难忍,性清大变,估计就是蛊虫作祟,其实只要研究出一种麻醉药,让他感觉不到疼痛就可以了,想出解决的方法,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至于他的命还是听天由命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