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爱无悔

更新时间:2020-09-13 07:01:05

穿越之爱无悔 已完结

穿越之爱无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赖小懒 分类:穿越 主角:冷辉冷清 人气:

《穿越之爱无悔》作者:赖小懒,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冷辉冷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姚遥穿了,悲摧的穿了,穿了就穿了呗,活着总是好的吧?可惜命与愿为,未待完全清醒,便被爹娘卖了,成了个粗使丫头。为了逃脱成人奴仆便为砧板鱼肉,想被咋切便被咋切的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离开皇宫之后,带着自己的侍从。

刚走出皇宫,就看到多纳站在皇宫大门不远处等着他,他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

因为要不是这个人,今天一大早的来府上闹,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元太子那里去要人。

南宫景应该知道这种事情的,以南宫景的聪慧应该知道这不过是元太子的阴谋罢了。

可是现在南宫景根本不见人,而一直缠着自己要人的却是这个头脑简单,好坏话都听不进去的人。

看到南宫奕走出皇宫,多纳立刻走了上去,怎么样,我们的人呢?

南宫奕皱了皱眉,你以为事情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吗?其实我们今天根本不用来这里要人,就算是来了也白来,你觉得如果这件事情是元太子做的,我们今天去要人,他就会把人给放了?你也把元太子想的太简单了吧,回去跟你的主子说,这件事情是从我这里发生的,我一定会负责,你们的人我一定一根毫毛都不少的送还给你们。

南宫奕说完,带着自己的是从转身离开。

临走的时候还对多纳说了一句话,告诉你们的主子,这不过是他的离间之计,有些人不明白,他应该很清楚。

多纳望着南宫奕离开之后,才转身回到南宫景身边。

回到府上的时候,南宫景正坐在花园内喝茶,看到多纳朝这边走了过来,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怎么样,要出人来了吗?不等多纳开口,南宫景首先问道。

多纳一屁囘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脸的气氛,南宫奕那个混囘蛋,我还以为他有多大本事呢,结果到了元太子那里还是不是受了一肚子气回来。还说什么一定会把咱们的人归还给咱们,哼,我看八成什么都做不成。

多纳抬眼扫了一眼南宫景,南宫景细嫩的肌肤,凤眼琉璃,又身在这百花之中,就是男子看了都忍不住惊叹,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男子,真是可惜生为男子。

可是欣赏归欣赏,赞叹归赞叹,但是肚子里还是有气。

主子,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我们的人可都在元太子手中呢!多纳交集的问道。

虽然非常信任南宫景的机智和沉稳,但是还是忍不住着急,毕竟毕竟

你是在担心我们的人,还是在担心你的古拉?放心吧,元太子不会对我们的人怎么样的,至多只是审问审问罢了!南宫景悠然的说道。

起身走入花丛之中,捻起一朵鲜花放入鼻中嗅了嗅。

赞叹,这花真是美煞世间啊!只可惜只开一夏。

人也不活一辈子嘛,再美好的人,就算有来世也一样记不得前世的事。多纳在南宫景身后嘟囔,被南宫景说中了心思,心里有些尴尬。

南宫景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多纳,多纳被南宫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浑身那叫一个别扭。

甚至因为南宫景那深邃的美眸盯着,脸颊竟然有些发热。

主子,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多纳问道。

南宫景一笑,这一笑更是倾倒世人,没有,只是突然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倒是有那么几分道理,人只活这一辈子,犹如这花园中的花,如果没有人个知心的人欣赏,也枉活这一世。

咋没有人欣赏,主子,您可是万里挑一的人,欣赏您的人多了去了!喜欢你囘的囘人更是数不胜数,关外多少绝色美女,你竟看都不看一眼!多纳抱怨,心里又忍不住想起古拉,那里像我,好容易碰到个喜欢的,还

南宫景只是抿嘴而笑,转身又坐了下来,将那朵鲜花放到桌子上。

他自然知道很多人喜欢自己,也有很多女子爱慕自己,只不过,真正要爱慕的人,是要心,真正知心的那个人。

只可惜这样的人,他从未遇到过,如果可以遇到那样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女子,这一世算不枉活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多纳一拍脑门,啊,又被主子牵着鼻子走了,我一开始不是想说欣赏花的,我在说咱们的人,怎么办!

多纳此时才发现,南宫景又轻易的将自己的思路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这个人聪慧的简直有些恐怖,又见他一脸得意的幽笑,心中不免更是赞叹,世间到底怎样的女子才配拥有如此的人儿,如诺真的要等到那样合适的女子,倒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那样的人。

看着如此的南宫景,真心的想知道,能够让他彻底动心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儿。

放心,你的古拉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元太子也知道那是我的人,就算不顾及我,也要顾及南宫奕,看来这次回来住到南宫奕那边也不算什么坏事。南宫景笑着说道。

没想到自己才刚回来,就引起这样的轩然大囘波。

要不要给皇上说一下,让他赶快放人?多纳突然多出一句话来。

南宫景只无奈的摇头,看来无论怎么说都没办法让多纳烦躁的心安静下来。

果然是因为太过喜欢古拉了,所以才特别担心。

喜欢一个人竟能担心到这种程度吗?这又是什么样的心情?为何自己从未体会到过?

在这一方面,南宫景还真的挺羡慕多纳的,不论如何,至少碰到自己喜欢的人。

而自己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又在哪里呢?

阿嚏

冷情待在这阴暗潮囘湿的地牢里,果然浑身都不舒服。

之前伤的太严重,对阴暗的地方太过敏感了。

阿嚏

冷情感觉自己身体特别的冷,而且越来越冷,越来越困,整个人缩成一团靠在角落里。

感觉自己好像发烧了,然而此时的冷情意识有些模糊,也做不了什么,就算可以,周围没有人也不会有人来注意自己的。

在这个世界上,同情和怜悯就是如此的稀少,不过冷情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她就是那种受了伤害,宁可躲避起来自己舔shì伤口,也不愿意让被人看到的人。

或许是梦中,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温暖,使她整个身体似乎都暖了起来,这种感觉真好,温柔中还带着一份清醒。

好香甜的感觉,就像有一个大蛋糕摆在自己面前,香甜可口,真的想要咬一口。

而且在这种感觉面前,冷情情不自禁的就放下了所有戒备,这是前所未有的。

温柔的触感,暖暖的温度,似乎被人抚摸安慰着一样。

如此幸福的梦还是第一次做。

梦中,似乎听到某个人对自己说着什么,只是太过虚无缥缈了,没有听太清楚,也没有可以去记,只是完全的沉浸在这种温柔之中。

等到冷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从草堆中坐起,伸了个懒腰,确定昨天晚上是发烧了,后来烧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还记得那个梦。

真是做了一个美梦呢!

梦中,似乎还有一个美男,抱着自己,给自己温暖,他身上的温度,香味,似乎还残留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就像是真的一样

真的?

真的???

冷情伸懒腰的时候,几颗药丸从自己身上滑落,冷情整个人惊住。

这是哪里来的药丸?

她俯身捡起,天生就乐天派的冷情,虽然冷漠,但是从来不对未来的事情担忧,就算元太子说过要把自己带到斗兽场,而且也知道哪里说不定又是一番生死较量,但是她依然可以睡个好觉,早上起炕伸个懒腰。

这也是她当杀手多年锻炼出来的没心没肺的唯一优点。

虽然昨天晚上因为发烧难受了一晚上,不过可以肯定,昨天晚上的确是睡了一个好觉。

而且还梦到了一个美男,抱着自己一整夜。

但是,无论如何,她也不相信自己的梦会是真的。

冷情看着手中的药,那是古拉曾经给自己治伤的药,是因为担心冷情一直喝那么苦的药会受不了,所以才特意让人做成药丸,有的时候拿来吃。

古拉来过?

冷情不相信,古拉是不会武功的,她不可能来这里。

可是谁又会来这里给自己送药,而且,他竟然知道自己被关押在这里,这里可是皇宫啊!

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皇宫的人?

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的人了。

不,肯定不是自己认识的人,自己是被南宫奕救的,这虽然是从元太子那里听来的事情,但是冷情已经认定,救了自己的人就是南宫奕。

那么一定是南宫奕了,会不会是他派人来的?

也只有他会这么做了,其他的人会有谁?

难道还有这个小女孩生前认识的人?在自己没有穿越过来之前认识的?

可是冷情从小女孩的身体里什么都感受不到,唯一可以判定的就是,一定是南宫奕派人送药来的,他是皇子,皇宫之内应该有自己的眼线,那么来这里对于他来说或许就不是太大的难事了。

南宫奕!

冷情在心中默念这个人的名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又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冷情在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的草堆有被压过的痕迹,而且身材比自己大,两个人的压痕在一起。

冷情突然抽了一口气,难道昨天晚上做的不是梦,是真的有个人抱着自己睡了一个晚上?是那个人用身体温暖着自己?不知为何,冷情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下,这是除了冷辉之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心动过。

但是,竟然会

赶快起来!冷情的思绪被一声吵杂声打断,厌恶的回过头,看到元太子的侍从从外面走进来。

冷情将那两颗药丸放到自己身上,随即起身一声不吭的跟着那侍从走了出去。

冷情身上没钱,想要从侍从身上打听点什么关于斗兽场的信息也没办法。

虽然不懂得这里很多事情,但是钱到哪里都是万能的,尤其是对付这样的小鬼,可对于自己身无分文来说,只好沉默跟随了。

冷情以为所谓的斗兽场会在皇宫里面,可是等她出了皇宫才知道,跟本不是。

而且,对于斗兽这个词语,她还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样。

如果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的话,应该是野兽的争斗,或许会和现代人一样,有一些什么特殊的爱好。

就算是在二十世纪,有些所谓的上流人物也有一些特殊的嗜好。

更何况是这个,性格像野兽一样的元太子了。

莫非是想让自己和野兽战斗?就和她所知道的古时代的斗兽场一样?

想到这里,冷情表情依然冰冷,原来如此,让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去跟一只野兽战斗,的确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只是一般的小女孩也就罢了,主要是的她这个小女孩会武功,不但一开始伤了元太子的人,而且在后面还杀了他的人。

本来元太子就想让她死的,而自己竟然又活着回来了,难怪元太子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兴趣。

冷情无奈的叹了口气,莫非自己跟这个元太子就这么相克吗?

果然是怎么都看不顺眼,果然自己还是想杀这个元太子。

走出宫外,冷情被带着上了一辆马车,现在天气还有些早,这么早就把她带出来,而且还坐了马车,看样子是要走一段路成了。

这么说,斗兽场是不在宫中的。

一路上,冷情都非常的安静,或许是知道这个小女孩是要去送死的,所以就算是元太子身边的人,看上去也和善了很多。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似乎到了目的地,冷情下车后才发现,这里是处郊外,四周都是青山,环境倒是异常的好。

只是这么好的环境下,却让冷情嗅到了一股杀气。

冷情也猜到自己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所以趁侍从不注意的时候,把药丸吃掉,至少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冷情还没到那里的时候南宫景和南宫弈已经到了那里,南宫景只是在关外听说元太子有都兽的嗜好,也只是听说,但是并没有亲眼所见过。

这一次到是亲自见见。

而南宫弈对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早就在关外听说太子有这样的喜好,但是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南宫景和南宫弈走在一起,一边欣赏周围的环境,一边忍不住赞叹。

南宫弈转身朝南宫景看了一眼,笑道,你要是这么说,真就觉得你没什么见识了,正好今天有时间,好好见识一下咱们元太子的特殊嗜好,但是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或许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看到的!

南宫弈说完这句话继续朝前走去,只是南宫景,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顿时愣了一下。

南宫景身边的多纳则挠头不解,那小子所那话是什么意思?笑话我们从关外回来的,什么都没有见过嘛?不过就是斗兽场罢了,还能有什么稀罕的!我们关外也有,只不过没这建筑如此宏伟罢了。不过说来,光看建筑倒是不错,场地不错,就是不知道到底好不好玩啊!可别到时候中看不中用,我倒是要看看,这中原内的野兽,有没有我们关外的厉害!

南宫景只是想着刚才南宫奕的话,总觉得他是话中有话,似乎在提醒自己什么。

所以这么一来就觉得,这一次观赏斗兽,根本就是有意之为。

看来元太子不单单只是为了玩才邀请他们来这里的。

多纳说了很多话,南宫景也没有听进去。

见南宫景沉默不语,继续跟在他身后的多纳问道,主子,这南宫奕,为何不提昨天晚上人质的事情,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提呢?

主子?主子??

恩?南宫景终于回过神,这才听到多纳说的话。

多纳皱眉,主子你在想什么,如此出神!

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南宫景问道,刚才还真的是没有听清楚多纳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是说,为何南宫奕不提人质的事情,你难道忘记了我们那么多人都在元太子的手中呢!多纳有些生气。

不仅仅是那么多人,古拉也在元太子的手中,到现在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是否活着,安全。

一想到这些多纳心里就焦躁不安起来。

哦!可能是忘记了吧。南宫景像是完全没有兴趣一样,跟上南宫奕朝斗兽场走去。

忘记?多纳在南宫景身后大喊一声,倒不是像南宫奕忘记,分明就像是南宫景自己忘记了。

这,这真的是自己信赖的主子吗?

真是那个可以叱咤风云的年轻少年吗?为何到此反应却如此迟钝,总觉得南宫景一直在被元太子和南宫奕牵着鼻子走。

人家要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去哪里就去哪里,从来不拒绝,甚至还真的亲切的坐在一起和他们饮酒。

真不知道主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穿过走廊朝斗兽场走去的时候,南宫景突然瞥见不远处两名是从身边带着一个孩子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南宫景身体猛然停住,身后的多纳没有注意差一点撞到他身上。

主子怎么了?多纳问道。

随即朝南宫景看着的方向看去。

此时那两名是从和那个孩子已经转身背对他们,所以多纳并没有看清楚那边的人是谁。

倒是南宫景皱起眉,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多纳挠头,谁啊?这里还有你认识的人?

南宫景脸色有些微变,此时南宫奕从前面回过头,看到南宫景站在那边看什么,随即回身走了过来。

怎么了?看到什么东西这么专注?南宫奕边说着边朝那边看去,可是那两名是从和那个女孩已经通过小院的门口进了另外一个院子,已经看不到人。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的建筑果然别有一番风韵呢!在关外可看不到如此漂亮的景致。南宫景敷衍说道。

南宫奕笑了笑,这些景致以后在慢慢观赏,快走吧,一会斗兽就要开始了!到时候你所看到的,可不是随便的人都能看到的哦,就是皇宫里的皇子也不是谁都能随便进来的!

南宫景点了点头,随着南宫奕一同朝斗兽场走去。

说起斗兽场,建筑其实都非常类似,下面有一个方形的空地,四面都有一个铁门,铁门之内都关着各种各样的凶猛野兽。

只是其中有一个门是木质的,像人类的门,南宫景坐下之后看了一眼,并没有多想。

在这方形空地之外,建设了楼阁和看台,位置并不是很多。

看这样的位置摆设来说,应该只是少数人才能在这里观看,多数人是进不来的。

除了这里建筑雄伟华丽之外,就是这个地方非常的隐蔽,三面环山,而且在离开京城很远的地方。

亭台楼阁都有一股冷冰冰的感觉,想必这里不是常住人的。

坐下之后,南宫景莫名的又想到刚才见到的那个孩子,应该是叫冷情的孩子,之前自己从元太子的手中就下来的。

只因为回京城的时候,手下人突然撞到元太子的人抬着什么东西丢出宫外,他才好奇让人去看看,却想不到竟然是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女孩。

当时看到女孩的时候,她一脸的平静,嘴角带着微笑,像是在等待什么。

但是南宫景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心里却忍不住一阵心疼。

如此可怜的孩子,竟然伤城那个样子,可是在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之后,她脸上呈现的不是痛苦,竟然是一种解脱似的微笑。

在关外,经常经历生死的他,每次见到有人死的时候,都是一脸的惊恐,不甘,痛苦。

从没有见过临死会有如此的表情的人。

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孩子,只是一时热心所以才救了她,也或许只为了想要知道为何元太子对如此虐囘待一个孩子。

万幸的是,她活了过来!

只是刚才在这里见到她真的有些意外。

看来元太子是真的不想放过她呢!

到底,她和元太子之间有什么恩怨?

元太子到来之后,坐在正坐之上,抿着一抹笑,样子看上去异常的兴奋。

南宫奕只是懒懒的坐在那里,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也不是第一次看这人囘兽大战,他知道元太子把他们叫到这里无非就是像向南宫景炫耀罢了。

只怕是南宫景待会接受不了这样的场面。

唯一有兴趣的就是想知道南宫景在看到,人囘兽战斗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更加痛恨元太子呢?

而南宫景,则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直想的是冷情,那个瘦弱的身影和那张冷漠的表情。

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南宫景也只是在第一次见到冷情的时候,也就是在冷情被丢弃在荒野,自生自灭的时候,才在她的脸上看到那么一丝微笑。

三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心情。

倒是南宫景身后的多纳带着一脸的不懈盯着斗兽场。

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兽跟兽之间的死斗吗?谁没有见过。

可是等他看清楚场面上所站着的那个小女孩的时候,整个脸都青了。

元太子,这这是什么意思?多纳性格狂野,不拘礼数,看到冷情单薄的身体站在斗兽场中央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元太子似乎期待的就是这样的反映,歪头笑道,自然是让她和那只野兽死斗了,莫非让她去到那里观战?

南宫景一开始表情还很淡然,但是听到元太子的话之后,忍不住眉头一颤。

眼眸朝南宫奕看去,南宫奕应该知道冷情是他的人,尽管是回京的时候刚刚救下来的,但毕竟是住在竹林中的人。

竟然拿他的人来这里斗兽,而且还是在他面前,转成把他邀请过来。

他倒是真的要跟南宫奕问个清楚。

可是看向南宫奕的时候,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惊讶,似乎事先并不知道这种事情。

太子,这样未免太过残忍了吧!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而且南宫奕问道。

而且什么?元太子盯着他,六弟你难道忘记了吗,上次在宫里可是她冲撞了本太子,理应死罪,反正是要死的人了,何必拿来给大家找找乐子?莫非

元太子靠近南宫奕,你认识她,或者你想帮她?

南宫奕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这死南宫景的人,而且心里也清楚太子是不会轻易动南宫景的人了。

然而,这个女孩,她并非是南宫奕的人,而是元太子的手下,虽然知道是被南宫景所救,但是

没有!南宫奕无话可说,她本来就是太子的人,如何处置,自然是太子说了算。

元太子误认为冷情是南宫奕的人。

甚至怀疑冷情是南宫奕派来在自己身边的眼线,虽然对冷情有很大兴趣,但是必须要除掉她,而且当着南宫奕的面除掉她。

南宫景自然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也明白了一些其中的事情,看来这件事情南宫奕事先并不知道的。

然而此时自己也帮不了她什么,毕竟她不是自己从关外带来的人,就算真的要说点什么,就算要讲情,也无处可讲。

看来,老天爷让他救了她一次,但是她还是难逃一死。

不过看到元太子和南宫奕两个人如此重视这个女孩,南宫景心里不免多想了一下,莫非这个女孩真的是有什么来头的。

否则元太子何必一直要针对她。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那么元太子这么说,一定是在针对南宫奕了。

皇子之间争夺皇位,不免要伤害一些无辜的旁人。

有些人,甚至为何而死,到死都不知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