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门医后

更新时间:2020-09-13 07:03:12

农门医后 连载中

农门医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苗苗 分类:穿越 主角:孟云鹤孟唐氏 人气:

主角叫孟云鹤孟唐氏的小说是《农门医后》,它的作者是云苗苗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妒忌她运气好?看不到她被休被逼死的时候了。 羡慕她长得俏?忘了她之前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样儿了。 可怜她无爹妈嫂子对她差?她哥哥已经挡在她身前了。 ——治病救人是她的老本行,采药制药才是她的特长,采药顺手把帅哥救,奈何帅哥是病娇。 红景一片好心:少年郎,药喝多了伤身。 少年郎:你配的药你要负责到底。 …… 她有一颗仁心,救人无数,有人说无以为报,有人说没齿难忘,有人说……帅哥冲出一声吼:她是朕的专用“御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竟敢这么说他!? 萧泽琰气场忽开,哪怕是他还果着身,还站不起来,但这也足以让红景震惊了——如有实质的冰冷! 红景从小是在现代社会长大的,还真没见过这种强大的…… “过来!” 他自己根本没办法穿,这女人除了会点儿医术,根本不会照顾人! 红景莫名的打了个冷颤,竟然怕了? 威压感太强,她想反驳几句,都有些开不了口,内心拒绝,行为却出卖了内心——走过去,一脸不情愿的拿起衣服。 但看到他抬手的时候,红景忽然一笑,直接把床单掀开:“你身上有伤,还是保持通风透气,以免发炎的好。” “你!” 萧泽琰气到不行,想要说话却被红景上手摸上了额头,他心里大惊—— “你发烧了,可能要烧几天,因为你伤的不轻。”红景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眼神从他身上恶意扫过:“大大小小的口子,四五十道,你以为你这样子我愿意看啊?我是医者仁心不和你计较,你再对我这态度,我不给你找药找吃的,让你自生自灭信不信?” 闹呢?当她好欺负? 不知道有句话叫不能得罪医生吗? 红景才不承认,自己是被吓到了,但故意报复是真的,一报还一报,没毛病。 萧泽琰最忌讳别人碰他的头,尤其是女人! 这女人还说了这么一堆,威胁他? “你到底是谁?” 没人敢这么对他,就算他现在困于浅滩、落于平原,也不容任何人辱他! 红景歪头:“我是红景,你是谁?” “噗——” 萧泽琰喷出一口老血——夹杂着黑色,简直要气死他了! 竟然还反问? 情绪未能平复,就又被扣了脉搏,红景真的尽职尽责的治他。 眉心微皱,红景实在看不出来他这什么病,只知道内伤厉害,但归根结底,是中毒。 也顾不得计较刚才,她捡起被掀在一旁的被单盖他身上:“我出去找点儿应急的解毒药,你别乱动,以免加速了毒流。” 萧泽琰一时愣怔——这女人,是一根筋还是心智不全?对着他啰嗦一堆不说,还自以为是的能治好吗?如果不是因为中毒,他也不会着了道,受这么多外伤,但他中毒已经多年,若有解,也不会等到现在。 她说她叫红景,他没听过这姓,又觉得不屑,一个姑娘家,看样子年纪也不大,怎么就直接说了闺名?也是,动不动就看他全身,她本就是不太要脸的人。 萧泽琰心里一时想了很多, 头疼。转头间碰到衣服,鼻端竟然闻到一股暗香,她刚才还说什么了?话太多,他竟然记不全了…… …… 红景刚才感受到了那人的傲娇,之前还猜测他年纪呢,毕竟这个时代的人,都太早熟了,她完全看不出青年人的年纪,但是,在刚才,她可以确定,那人绝对不超过18! 大好的年纪,怎么就中毒那么深呢? 光吐血都两三次了,再加上外伤流血,还得给他进补,真难为她。 这荒天野地的,她在这山也不熟——腿上一阵刺痛,她倒抽了一口气,蛇! 暗叫倒霉,她眼疾手快直接捏住了那黄青相间的蛇七寸! 还好,这种蛇的毒性,不会要人命,红景呼出一口气,看来一眼天:东方一片朝霞。 未有日出,她才离开那山洞不足十米。倒霉催的,这附近的解毒草药性都浅,配上蛇胆,勉强有效。 回身进去,她用砍刀破开蛇腹,直接说:“新鲜的,吞了吧,有好处的,这个我给留着,你当食物吧,我也该回去了,今天有雨,你自己多保重。” 看着她就这么捏过来的蛇胆,萧泽琰恶心的不轻,直接就撇过了脸,也不接蛇胆只问红景去哪儿。 红景没耐心了,她一夜没睡,刚才还被咬了,这人还偏了重点,本来还想在日出下找食物,结果为了给他新鲜的,她拖着伤就回来了,虽然不致命,但也有毒的! 伸手捏住他下巴,直接塞了进去:“回家。” 萧泽琰差点吐出来,被她捂住嘴,给强逼着吞了下去,干呕了好几下,鼻尖忽然一阵清新——她塞过来了薄荷。 他皱眉:“你有家?” 就她这样,话多傻大胆,一夜未归,还是有家的人? 红景瞪他:“你不废话嘛,好好养着吧。” “那你带我回去吧,也算是有个交代。” 他在这儿怎么养?要什么没什么,还没人管,索性就借人势一用。 红景不解:“什么交代?” “你一夜未归,你不用给家里交代?” 想的真多,红景也就没忍住笑——这人,这是赖上她了?她本就不是这时代的人,看果体什么的,对她来说是常事,别说害羞了,那是直直的看! 她说:“哈,你不会是想要赖上我吧?我不就看了看你吗?又没怎么样,难道你还要我收了你?” …… 这真是他这辈子遇到最离谱的事了,别说这种豪放的女人,就连男人都不及她如此豪放! 萧泽琰咬牙:“你不是说救我吗?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这样在这儿,万一死掉了,你岂不是白救了?” “你有钱吗?” 红景直接伸手——不开玩笑,要是她这么带个人回去……那就简直是比休书事件还轰动的事! 大哥是在二哥成亲之后分开过的,她要想分开,那就得等三哥成亲,这样她就能跟着三哥分出去了,现在她还在二哥家里,就她那二嫂的样子,能容忍她往家里带人?还是个男人? 萧泽琰差点又被她气吐血。 这女人,真势力眼! “没办法,我家里人多,哥嫂都不是我这种不求回报的人,且不说我照顾你一夜,单就你的脸,你觉得不给钱合适吗?” 红景好意解释一句,萧泽琰的脸色就变了:“我的脸怎么了……” 他话没说完自己想起点什么,狠狠的盯着红景。 红景觉得好笑,又觉得他可怜——不以真面目示人,在她的时代,大多是因为丑,可是这儿,竟然还有因为美的,可怜的娃。 但这眼神,却让萧泽琰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陌生,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他想要抓住,想要了解,想要清楚。 “你为什么是这种眼神?”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出去了。但是红景却必须走了,她看看萧泽琰,最后道:“医者仁心,不论……” 医者是该有仁心的,但是对她而言,只对他不论美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