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泪落成霜不知寒:一醉沉欢爱上你

更新时间:2020-09-23 06:03:15

泪落成霜不知寒:一醉沉欢爱上你 已完结

泪落成霜不知寒:一醉沉欢爱上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静静 分类:穿越 主角:兰仙石岚 人气:

《泪落成霜不知寒:一醉沉欢爱上你》是花静静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泪落成霜不知寒:一醉沉欢爱上你》精彩章节节选:意外身亡却落入时间缝隙,恍然若梦之民国画卷。被一陌生男子唐突,却不料从此真情相付。时局动荡,人心波诡,只为信仰执着一战,换美人并肩,终生不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野猫,你要去哪?现在是下午,留下陪我,等天黑之前我送你回去。”罗锌漫不经心的看着蓝姗,嘴角带着一丝戏谑。

“鬼才陪你,没见过你那么色的警察。”蓝姗撇撇嘴,她已经配合做完了笔录与口供,没有义务再陪他耗着,她朝前跑去,直想离开这头狼的范围,不然怎么被吞的都不知道。

“黄包车。”她对着一个中年的车夫喊了一声,就要上车。

车夫在看到罗锌犀利冰冷的眼神时,纹丝不动,不敢做蓝姗的生意。

“你怎么不走啊?”蓝姗气急败坏的质问,心里琢磨着这车夫不会认识这头狼吧?

见车夫没反应,蓝姗对他翻了几记白眼,直接朝另外几辆黄包车走去,“喂,带我去田四胡同。”

罗锌站在她身后噙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那些车夫看了看他的眼神,马上了然于胸,罗锌可是警察,他们混口饭吃不容易,可不敢得罪这位官爷,于是对他都堆着笑,不敢拉蓝姗回家。

“小姐,我们……不太舒服,肚子痛,抱歉啊。”有个黄包车夫捂了下肚子吞吐的说道。

“你们几个车夫不会是集体肚子疼吧?”蓝姗气愤的质问,他们分明是装的,她转身看到罗锌耸了耸肩,一副不关他事的表情。

“好,我自己走!”蓝姗气得抓狂,虽然她的腿很酸,身体乏力,但是还是不想坐这只狼的车子回家,保不准半路又会出什么意外。

“小野猫,你以为你能逃得了我的视线吗?”罗锌一个大步相当于她跑几步的距离了,很快就追赶上了她,把一个手铐拷在了蓝姗的手腕。

“别过来!你走开。”蓝姗与他在镇上你追我跑着,同时还撞翻了一些小摊上的东西。

路上的行人与摊主都朝他们看,看着罗锌追着一个女人不放。

有个好奇的熟人走上前问向他,“罗警官,你大白天怎么追着人家姑娘不放啊?”

“我这是在执行公务,没看见她手上拷着铁拷吗?犯了事的,你们都离远点,这女人野得狠。”罗锌假装认真的说道。

“你……”蓝姗气得直剁脚,没想到他居然那么恶劣,居然说她是犯事的?这只死狼!她尴尬一笑,看着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赶紧向那些人解释,“大家别信他的,我没有犯事,我可是好公民!”

“那你跑什么?”有人质问的语气大喊道。

“我……”蓝姗话还没说完就被罗锌捉住。

“小野猫,别想再逃脱我的手掌心,你跑不了的!”他说完对着她的耳朵呵气,看着她气的牙齿磨的咯吱响,他眼里闪过一丝冰冷与笑意。

经过一家舞厅,忽然,蓝姗猛的推开他的钳制,这时,一辆车急驰而来,蓝姗脚步不稳,身体朝舞厅门口的几个人身上跌去,正好砸碎了一个女人手上的夜明珠,珠子应声破碎。

“啊!我的珠子!”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失声尖叫起来。

啪!一道响亮的巴掌重重的落在蓝姗的粉颊。

“你个贱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居然把三爷赏我的夜明珠给砸碎了,来人啊,给我打她!”

只见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烫着卷发,身材婀娜,头戴金色大花的漂亮女人手一摆,舞厅里两名打手走了上来。

蓝姗捂住头,可预期的拳头并没落下,打手的拳头而是被一只大掌牢牢的抓住,只见罗锌一手抓住打手的一只胳膊,两腿跳跃,两名打手瞬间倒地。

“住手!”站在门口的一个男人发出阴狠的声音,制止了那两个打手。众人的眼神刷的朝那个男人看去。

蓝姗对上那位三爷的眼睛,她身子恁的颤抖了一下,这男人看起来好可怕,比这只狼还可怕!

空气凝结,舞厅里只有彩色灯光旋转,还有音乐突兀的响着,所有人都停下了跳舞的脚步,屏住呼吸,看着事态的变化。

只见那男人长的很是粗矿,身材高大,穿着系扣开衫丝锻长衣襟,脚下着一双黑色皮鞋,头发梳的整齐油亮,正带着犀利与阴沉的眼神扫视罗锌和蓝姗两个人。

好个眼神如此清澈的女人!罗锌身边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纯洁的仙女儿?!三爷不禁诧异的皱了皱眉,很快又被他给隐藏了。

“呦,真是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分外亲啊!没想到罗警官也会在这里。怎么,这个女人你是认识的?”只听这名叫三爷的男人笑里藏刀,手一摆,退了两名打手。

罗锌不急不徐,拍了拍裤腿上的脏渍,挤出一字,“是。”不卑不亢,男人本色。

“罗警官,到这里来大家都是找乐子的,你的人不该砸碎我的夜明珠,公归公,私归私,你看怎么办。”叫三爷的男人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

他与罗锌是死对头,所谓黑白两道不两立,自他接受山寨之后,和罗锌的对立不是一两天了,介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本领和才智,他不得不冷静,但是那颗珠子尤为珍贵,他三爷也不会善罢干休。

“你出个价吧。”罗锌把蓝姗拉到身后开门见山的丢了句,看来这个土匪今天带了人来的,他现在只身一人,不能大动干戈。

“罗警官,这可不是钱的问题,这颗珠子,梦露问我要了很久,我就那么一颗,我钱有的是,但是珠子只有一颗。”三爷坐了下来,只见叫梦露的女人赶紧倒了杯茶放他面前。

“三爷,来喝杯茶,压压惊,您可要给我作主啊!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啊。”说完梦露还不忘对他嗲了几声。

“那依三爷你的意思该怎么解决?”罗锌双手背手,正气凛然的问道。

这只狼怎么看起来一身正气?是她眼睛看花了吧?蓝姗被他拉到身后,一种安全感迅速包围了她,她盯住罗锌宽阔的后背不禁自问。

“罗警官,大家都是男人,不瞒你说,在这红澜舞厅啊,我只中意梦露,她是这里的头号招牌;而且我和她可是有言在先,给不了她珠子,她可是不会陪我的,有字据,所以我也没法子。现在珠子没了,你是不是该找个我中意的姑娘陪我?这样,珠子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

三爷喝了口茶翘着腿笑看向罗锌,像是话里有话,意有所指。

“三爷,您一定要他陪我那颗珠子啊。”梦露轻拽三爷的胳膊,却被他推到一边,这个男人现在已经不再想要身边的这个红头招牌了,他找到了另他跨下发抖的目标。

“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会吩咐手下多送几个漂亮的给你,一盏茶的功夫即可。”罗锌爽快的接受提议。

“罗警官,想要漂亮的我手到擒来,我想要梦露只不过因为她合我的胃口,不过我现在已经换胃口了,就是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三爷神秘而猥琐的笑了笑,余光瞥向他身后的蓝姗。

“谁?”

“你身后的姑娘!”

舞厅里的人一刷齐的朝蓝姗望去。

罗鑫刚才就已经猜到这个土匪在打什么算盘了。

蓝姗没料到眼前的这个叫三爷的男人居然指名要她,她很愕然,顿时没了主意,只是依然站在罗锌身后,没有插话。

梦露一看这局面利马慌了,“三爷,您不要我了吗?我不要珠子了,只要三爷陪我就可以了。”说完她朝三爷的身体靠去,想用美色扭转局面。

“滚开,你以为你是谁?有可比性吗?”素闻这个山寨王翻脸比翻书还快,上一秒,还怜香惜玉,要为头号招牌出口气,现在却把她如之敝履。

老鸨头掐灭了烟,从刚才就一直站在后面,她两方都不敢得罪,一个是警官,一个是土匪头儿,只能出来打圆场。

“哎呦,什么风把罗警官给吹来了啊,瞧你们俩位大爷,有事好商量嘛。对了,三爷,您要是不喜欢梦露,我可以给您去找两个昨天才到的,那长的呀是粉面桃花,身姿柳腰,还没开过苞,包您啊满意!”老鸨捂着大红唇附在三爷耳边神秘的说完,热乎的拉上他的衣袖,生怕这个老客从此不来了。

“本爷只稀罕罗警官身后的那位姑娘,老鸨,你们这的女人能跟那位姑娘比吗?”三爷扯开老鸨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修长老手,愠火的问道。

老鸨朝蓝姗望了望,心里顿时泄了气,这女人确实漂亮又年轻,而且很有气质,她们舞厅还真没有女子可以与她相媲美的,想到这,老鸨也无计可施,瞬间垮了一张老脸。

“这,这……呵呵,是啊,三爷说的是。”老鸨只能吞吐而尴尬的陪笑。

“三爷,你没看到她手上的手拷吗?她正参与一起杀人调查案,我是不可能要她陪你的,况且即使她不是犯案的,我也不会把她给你,因为她是我的!”罗锌一针见血的表明立场和想法,眼神里透出的光像一簇冰花般使三爷看的直觉得刺眼。

“看来这个姑娘,你我都想要,罗警官你别忘了,今天是你身后的这位姑娘毁掉了我的夜明珠,而不是你,所以你别想用钱来打发我,况且你还没问人家姑娘同意不同意,你有什么权利帮她做决定?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她是犯事的?我看只是做笔录的吧?那起杀人案凶手不是下午时候就抓到了吗?”三爷指了指身后的蓝姗,胸有成竹的说出,他根本不信罗锌的话。

抓到了?那这只狼还留她做了那么久的口供?该死的狼!呆谁身边都没有待他身边来的危险。看对面这个胖三爷的样子很是厉害,应该没有他打听不到或不知道的事吧。

所有人都看向蓝姗,只见她自己站了出来,看向三爷,深呼吸了口气,既然祸躲不过,她只有独自去面对了。

“三爷,对不住,是我不小心毁坏了你的夜明珠,但是我家里就我和大妈两个人靠卖菜为生,我们实在赔不起,你看我要怎么做才能赔偿您的损失,只要我做得到尽管提,除了陪你之外。“蓝姗一口气说了出来,波澜不惊。

“不要答应他。”罗锌赶紧出声制止。

“你闭嘴,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蓝姗不客气的对罗锌回了过去,她根本不想欠他任何人情,也不想再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

“好,姑娘爽快,不愧是清白人家的女子,我三爷对你这样的女人理应尊重,好吧,我不逼你,但是我有个条件,我三爷是个粗人没别的嗜好,就喜欢听女人唱歌,你得在这里为我泡茶,给我唱歌,怎样?”三爷站起来看着蓝姗说出他的要求。

卖艺不卖身?蓝姗头皮发麻,他是这个意思吗?吼!这个死土匪居然要她卖唱?而且只给他卖唱?

蓝姗灵机一动,只笑不语,看向老鸨,“请问你这收唱歌的姑娘吗?”

三爷摸了摸胡子,利马一个眼神飘向老鸨,老鸨顿了顿,瞥了眼三爷,利马点头如捣蒜,脸上堆着笑,“收,收,像姑娘那么有才艺又漂亮,那是我们红澜舞厅的荣幸啊!只是,罗警官……”

“我和他没有关系,我只是配合去做调查,仅此而已。”蓝姗简单明了的说出,看都不看罗锌。

“那就从明天开始,姑娘就在前面这个台上唱歌好了,其他的就什么都不必做了。”老鸨开心的说道,想着舞厅的生意又要红火起来,她的眼里满是钱。

“姑娘,我三爷说话算话,若是我高兴了,一个月后,珠子的事就两清,不过若是我明天见不到你,那就别怪我强硬了,所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就是这个理儿,即使有人想插一杠子,也是站不住脚的,姑娘你说是吗?”三爷说着的同时,意有所指的朝罗锌看了一眼。

“恩,三爷你请放心,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来这里弹曲子给你听,一个月为期。”蓝姗轻声说出。

叫梦露的女人一直对着蓝姗翻白眼,双手抱胸,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唇边的痔使她看起来更加尖酸苛薄。

三爷朝罗锌趾高气扬的看了眼,大笑着经过他的身边消失在街道外,而这时,罗锌的车子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司机早就开了车停在了红澜舞厅外面。

罗锌从来没有在黑道面前那么挫败与灰头土脸,这一切都拜她所赐,东西是她撞碎的,他本想发发慈悲帮她摆脱这事,她却自己招揽上身,罗锌想到这儿,一把抓起蓝姗毫不留情的就往车里拖。

“你放开我!”

“闭嘴!”

罗锌铁青着脸,一声大吼使所有人都噤了声,只是看着那辆车消失在街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