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紫侠剑之王爷别出墙

更新时间:2020-09-23 06:30:16

紫侠剑之王爷别出墙 已完结

紫侠剑之王爷别出墙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沈代末 分类:穿越 主角:楚王宁惜 人气:

《紫侠剑之王爷别出墙》作者:沈代末,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楚王宁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为寻求四宝,宁惜见与当朝丞相交易,只要找回四样宝物,就帮助她重回现代。 为了寻找这些宝贝,惜见姑娘不惜嫁给风流王爷为妃,王爷本性顽固不化,实质二皇子气宇轩昂,俊美飘逸,骨格不凡,几次为他出生入死,险些丧命。 本以为自己一生都只为经营命运,却换来了至死不渝的爱情。 王爷,我不相信天,不相信命,不相信爱情,但我相信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惜见恍然醒悟,“太子当然希望王爷永远都醒不过来,这样不正好达到他的目的吗。不然也不会在王爷中毒的时候,派人来刺杀王爷,这么卑鄙的行为,怎么做的出来?”

“明日邻国太子就要来了,我们一定要在这之前找到解救之法才行。”宁惜见对大家说着,又深情的看着躺着的夕城绝,满是心疼。

宁惜见对身后的平儿说:“平儿,把蚀心草给我拿过来,再去把太医请过来。”

“是,王妃。”说着,平儿把蚀心草交到宁惜见的手上,随着,就出去了。

“王妃,这是什么东西?”夜星泽好奇的目光投向王妃手中的蚀心草。

宁惜见把那张纸条递给他,夜星泽、景墨痕仔细端详起来,“王妃,这是从何而来?”

“昨夜,不知道是谁飞镖过来的,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万万不可,反之,王爷就真的没救了。”夜星泽十分担忧。

“我知道,我一定要试试,平儿已经去请太医了。”宁惜见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景墨痕发自肺腑的话,让惜见心乱如麻,太子的目地就是要王爷的命,她太心急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手足无措,她该如何帮助他渡过难关?心内惆怅迷乱。

惜见看了看手中的蚀心草,根据信中所写,必须要先嚼碎,然后给王爷服下。

惜见将蚀心草就喂到自己嘴里狠狠的咀嚼,景墨痕,夜星泽,已来不及阻止。

惜见转身看着床塌上安静的夕城绝,她缓缓的匐在夕城绝身边,她的唇覆盖着他冰凉的薄片,深深的吻了下去,她将早已咀嚼好的蚀心草喂到他的嘴里咽下。

此刻请来太医的平儿气喘吁吁的赶到,平儿泪流满面,跪在床前,"王妃,你不能这样做,你们都会死的。"

一脸惶恐的景墨痕扶起地上的平儿,担忧的看着惜见。她好像没有中毒????

“太医,快,过来看看,”而惜见却异常平静,让人有些害怕。

太医替王爷诊了脉,随后说道:“过了午时后,才能看到真正的结果。”

她的目光转向他们,"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接着又对太医说:“太医,现在看不到结果吗?”

“药效没有那么快。”太医停顿片刻,继续道:“王妃,给王爷服下可是蚀心草?”

“是啊!”

“啊!”太医一点都不吃惊,“那午时过后,王爷苏醒了,就请人来通报我。老臣告辞。”

景墨痕看着惜见,心中隐隐作痛,又有无可奈何,无奈,扶着泪人似的平儿离开了紫园。

入夜。前厅中。夜星泽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惶恐不安,。在景墨痕跟平儿面前跺来跺去。

平儿见状,鄙视他一眼,"夜星泽,你别在晃了,晃的我头都晕了。"

"我这不正在想办法救王爷吗?"夜星泽有些焦急,一咕噜的坐下,端着茶猛喝。

而一向严警的景墨痕则安静,莫不作声。

"你想到办法没有?"夜星泽追问景墨痕。

闻言,景墨痕陷入沉思,根本没有理会夜星泽。

而紫园中,不知什么时候惜见早已趴在床沿边睡着。

渐渐苏醒的夕城绝手指微动,眼睛缓缓的睁开,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女子,眼眶湿润。心微微的抽动。

此刻惜见的心也同样的抽动了一下,醒了过来,却看着夕城绝正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

惜见愤然欣喜,"夕城绝,你醒了?"

"是啊,我睡了多久了?"夕城绝囖咯的笑了。

惜见喜极而泣,"醒了就好……你醒了就好。"

夕城绝从未见过惜见如此多愁伤感的面容,心中一阵心酸。不到3个月,她就会永远离开他。

"来人,传太医。"惜见厉喝一声,接着又说:"顺便去把景墨痕、夜星泽叫来。"

半饷,所有人都到了,平儿也一起来了。

"启禀王妃,王爷的毒已经全部解清了,只要多加休息。没什么大碍。”把过脉的太医恭敬道。

所有人都松一口气,太医疑惑的问道:"只是为什么现在才醒?"

惜见沉默片刻,"蚀心草,我亲自嚼碎喂给王爷服了。难道有什么不对?”

夕城绝紧紧蹙眉,心头一怔,温柔的握住她的双手,"蚀心草?是什么东西?王妃怎么那么傻呀?"

惜见笑了笑,"我可以死,但是,你不可以。"

既然惜见已经吃过蚀心草,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太医不解,"王妃可否能让老臣看看。"

惜见伸出手,太医仔细把脉,目色黯然,突然,惜见心中有些微痛。

太医仔细把着脉,深深蹙眉,"王妃可否把舌头伸出来给老臣看看?"

惜见乖乖的伸出舌头,太医仔细检查,眼中顿现黯然,夕城绝似乎明白些什么,立刻道:"太医,你留下,所有人都出去吧。"

除了惜见不明白,其它人都安静的离去。

夕城绝见状,温婉道:"王妃也出去吧,我与太医有要事相商。"

惜见含糊复杂的双眸沉思,点头离去。

所有人离开后,夕城绝道:"太医有话请直言。"

太医行礼屈膝道:"王妃体内现有两种剧毒相互对抗,情况也时好时坏。或许王妃的寿命会更短。"

夕城绝心头狠狠被撞击了一下,"她还能活多久?"

"一个月。"太医郑重道。

夕城绝立即眼眶湿润,摆了摆手,"你退下吧。"

一个月?王妃只有一个月,夕城绝错愕的闭上眼,眼泪奔流而出。

这是他第二次哭,第一次哭是因为母后的离去,第二次是为她。为什么他爱的人总是离他而去。

“这件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不可告诉其他人。本王一定要救她,本王要她一辈子都陪在身边。”

太医遵旨离去。

次日饷午,夕城绝亲自空城楼迎接花荫国太子。

花荫国的队伍越来越接近,夕城绝乘坐马匹之上。左右乃景墨痕、夜星泽。

花荫太子的马匹越来越近,直到在城门口停下为止。

他缓缓逼近的那一瞬间,夕城绝,太子四目相对,此人如此眼熟,想起那日越来客栈之事,恍然大悟。

夕城绝沉思,原来他是宫辰歌太子。宫辰歌沉思,原来他是楚王,那日,我化做萧枫,记得毒镖射中了他,今日竟然面色红润,毫发无伤。不知惜见姑娘可好。

其实他不知道,他真正射中的是宁惜见。

"恭迎花荫太子。"夕城绝抱拳恭维。

"有劳楚王亲自迎接,岂敢。"宫辰歌骄黯道。中了他的毒,竟然毫发无伤,也堪称奇迹。

既然各自心怀鬼胎,那就看谁笑到最后。夕城绝与宫辰歌彻底结下了梁子。

“果然如此,原来找不到他的原因,竟然如此。就说嘛,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夜星泽在景墨痕耳边嘀咕着。

“没错,原来,他的背后有着这么强大的背景,任凭咱们把空城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景墨痕道。

夕城绝嘴角邪恶上扬,不由心内暗笑,厉喝一声,"开城门,恭迎太子进空城。"

说着,城门打开,宫辰歌看着这城门,心中百感交集,他感到过多的无奈,这是一个漩涡,挣扎到死为止的绝境。深入虎穴。

那日之事,宫辰歌明白楚王不会善罢甘休。他感觉一道道灼人的目光正向他射来。

一路上,景墨痕,夜星泽早已察觉王爷神色不愉。没做多问。

不一会儿,便到了宫中。

皇上、皇后、太子早已恭候多时。

各种冠冕堂皇的跪拜规矩一气呵成。

太子看到毫发无伤的楚王,心里却是有些想不通。

"启禀父皇,儿臣认为宫太子应该入住楚王府,一来,离皇宫比较近,二来可带宫太子四处游玩,三来,可保护太子安全。"夕城野字字道出。

夕城绝与宫辰歌不可否置,眼神交错。

皇帝笑言,"好,那就依太子所言,花荫太子入住楚王府在合适不过了。"

微微迟疑,宫辰歌道:"谢空城皇帝厚爱。"

夕城绝神色不予,看来夕城野非要置他于死地。只要宫辰歌住在王府,出了事情跟他夕城野无关,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行动。太子实在是狠毒。

夕城野对上官青云使了使眼色,上官青云立刻会意,垂首道:"臣有一事启奏。"

皇帝笑曰:"上官爱卿请说。"

"臣查明丞相大人与楚王相互勾结,贪污受贿共五百万两文银。"上官青云从袖中取出一本账目,"这就是证据。"

夕城绝没想到事情来的那么快。宫辰歌目不斜视的看着楚王,他竟然是这种肤浅之人,仔细打量着他,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族感。不像是那种夜夜歌舞的男子。

皇帝看看楚王,心头一震,"呈上来。"

李公公恭敬的将账目呈到黄帝面前。他一页页翻阅,立刻龙颜大怒,"沧北冥,楚王。还不认罪。"

沧北冥立即下跪,郑重道:"臣根本不知有此事,皇上明查。"

太子一脸高傲自大,宫辰歌看在眼里。在看一脸沉着冷静的楚王,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

"楚王,你说说看。"皇帝愤怒的看向楚王。

楚王的目色游荡在太子与皇后之间,目色黯然沉默。扣首道:"儿臣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上官大人,竟然诬陷本王。"

太子笑言:"二弟与丞相之女的亲事又作何解?"

"回父皇,儿臣与丞相之女两情相悦。"楚王道。

"据我了解,二弟与丞相之女成亲前并不认识,而且,还是丞相请求父皇赐婚,这……二弟又如何解?"太子的每一句话都是致命。

夕城绝欲想解释,门外惜见在太监的阻拦下依旧来到大殿外,闻其声却不见其人,"成亲之时,楚王确实认识小女子。"

"殿外何人喧闹?"皇后风资卓越,娇媚有力的声音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