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腹黑帝王放过我

更新时间:2021-01-13 08:20:32

腹黑帝王放过我 连载中

腹黑帝王放过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低眉流光 分类:穿越 主角:白王花柳病 人气:

火爆新书《腹黑帝王放过我》是低眉流光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王花柳病,书中主要讲述了:“唉,大神们,我不说就好了,那个,借我一些春药吧。” 依依觉得有些站不稳,月亮越来越厉害了。 很多年以后,依依急得大叫:“天枫,女儿一不小心,把我的封住了,快来啊。”练什么咒术啊,还拿她来做试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软硬磨施之下,硬是要他送她回家。

依依才真正的明月,男人是铁,遇到女人也能成为绕指柔,只要磨功下得深,不怕男人不怕。

怕就会听从啦,也不至于让自个下山,那路不是一般的难走。

要是他背她就好了,可惜的是,他用着要咬死她的眼光看着她。还是自个走路吧,不能太得寸进尺了。

天都要亮了,街上却没有人。

她没有什么好惊奇的了,写小说的,对于古代的构造没有存在着什么大惊小怪的看法。

他却停在一幢独立的房子边,是二层的小楼吧,搞得像是妓院一样,红墙绿瓦的,还吊着灯笼,连空气中也有一种浓香在飘动。

他脚生根一样,双眼冒火地看着。

依依用力拉他的手:“快走啦,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醉香楼吗?不就是酒吗?喝多了伤身啊。”相逢不必相识很久,只要喜欢就好,她已经开始为他的健康着响了。

“这是妓院啊?”他无比的感叹,然后回过头看她。

乌云密布上他的脸:“每一次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禁欲。”

好凶恶啊,依依擦擦喷在脸上的口水:“那个,纵欲对身体不太好的啦。”

“哼。”他冷哼:“你自个回去,我得上下青楼。”

依依松开他的手,娇笑地看着他:“不要不听话哦,羊咪咪。”

他脸色一变,恨不得掐死她一般:“我叫白玉棠。”

直好听的名字,配他很好,他真的很美,白玉棠,干净,优雅而又好听,要是不开口就谈女人,闭口就要上妓院更好。

依依扁扁嘴:“我要回去了,我又不知道我家在那里,你们抓我,必定是将我的所有都打听清楚了才上门的。”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啊。

他一推她:“滚,别烦着我。”

脾气真不好,她变脸了:“安、、、、多、、、、、、”

他脸色一变,皱成一团:“快点走,念什么念。”绝对是无意中得知的,那么刚好,就让他痛得不可思议。不知她是他的奴隶还是他变成了她的,但愿老死不相见。

还有,得回去开个大会,看看什么方法能突破她这句咒语。

这才乖吗?就是要人发火了他才听话,何必呢?

看他那依依不舍的样子,真让她哭笑不得。

她觉得他的样子太污了他的相貌,拜托他,还是变成一副色魔的样子,她还容易接受一点。

她的家,怎么那么远啊,而且,为什么像是庙一样,那到了晚上,不是很可怕吗?

他指着:“到了,你自个进去。”

“好的,谢谢你,棠哥哥。”她甜甜的叫着。

不会是冬天到了吧,为什么他觉得好冷。“别那样叫,我们是死敌。”

她伸出一只手,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握着他的手摇晃了一下:“冤家宜结不宜解啊,上一辈犯的错,不关我们小一辈的事,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大家都是朋友。”

他抽回手:“是我和你结的梁子。”来的上一辈,这个女人的话真多。

他不想再听了,转过身子就走,太好了,还可以去青楼。

依依大声地叫:“棠哥哥。”

他头痛,转过身子狠瞪她一眼:“还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她甜甜地一笑:“就是跟你说声再见。”

他一边咒骂着一边走,她叹气,说再见也要挨骂吗?脾气不好的羊妖,是一个好妖哦,还送她回家,虽然喜欢吼着说话。不过,她还是喜欢听羊咪咪轻轻地叫了,多可爱。

当人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就一句话也不说。

没有知识要懂得装饰,不懂得装饰要懂得掩饰,不懂得掩饰要有常识,没有常识就装作不识。至理名言啊,她现在彻底地认证了。

李家,李冰雪女天师,好显赫的身份啊,不能高兴啊,她想哭。

好一个天个没有人不知的女天师,她一出动,众妖都会震动。方圆百里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出名的人了,一身法术,不知是那个师傅所传。

她只知道,自已不令会看相,而且,还会看住宅,还会画符,还会驱魔抓妖等等,她听下去的时候,都已经没有力气了,还有什么厉害的本事啊,她不知道,而且,她是要靠这些吃饭,正确一点来说,是她这家里都得靠她来吃饭。

所幸只有一个母亲,然后,就都是下人。

这李冰雪会享受啊,居然让那么多人侍候她,不要钱啊。

呜,她不是李冰雪啊,请不起那么多人,还不如早早请他们走路为好.

她那里知道那个母亲大惊小怪干什么?还缩回了自已的房里。

百思不得奇怪,还有那些下人,不是恨得骂她是不良老板,说炒就炒,而且没有什么赔偿金可言,不骂不恨不生气,还一脸沉重地样子看着她,叫她要保重。

她抓抓脑袋看着他们:“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姐啊,你千万要保重啊。”

她点头,太重就不好了,减肥好辛苦啊,还难减:“知道了,知道了。”

“小姐,等你收了大妖,我们就回来侍候你。”

大妖,什么大妖,回来?不必了,养不起,为什么全家得靠她,太可怕了,她还想找个人靠一靠呢?女人不用太强,只要找个好老公就行了。

“那个,你们没事就快点走吧。”她想睡了。

竟然都跪了下来朝她一拜:“小姐,我们以你为荣,要收服大妖。”

等等,他们是不是以为来了什么了不起的妖怪,然后,就遣走他们,不连累到他们。应该是这样的,不然不踢飞她才怪,一附身在人家身上就叫他们失业。

“呵呵,不必了。”她自个都不知要以谁为荣呢?

要是真有妖的话,就不用叫他们走了,多少有人在前面挡着,妖吃饱之后就不会想着要干掉她了。

终于打发走了所有的人,安静啊,她宁愿是养在深闺无人知的美少女,反正在现代她也只是宅女,几乎是足不出户了。

房里挂满了各种符咒,还有什么八卦之类的东西,真好,这样看起来很安全。

她躺下硬板床就睡着了。

直到她娘大声地叫:“冰雪,冰雪,起来了,有人来收惊了。”

什么,收惊,她一个鲤鱼打挺地跳了下床:“娘啊,今天不开门做生意。”

李大娘没啥礼貌地推门进去,皱着一张脸:“收惊对你来说是小意思,现在不是有大妖怪吗?你必是镇不住,没有什么信心的,你不给我赚多一点钱养老,要是你让妖吃了,你老娘怎么过啊。”

天啊,她也不过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为什么要她养啊,女人也要当自强,她也想让人养啊?

收惊,怎么收啊,是一个小屁孩,居说是在山上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让人喷鼻血的事,最主要是人家家里有钱啊,亮澄澄的一绽金子就放在桌上,天啊,她还没有看过那么多金子呢?要说现代,那可是多少钱一克啊,这一绽能要是带回现代,那不得了了。

她一咬牙:“好,我给你们收惊。”不就是收惊吗?她看电视看得多了,有钱不赚才是天打雷劈。呜,为什么拿钱来诱惑她啊,她又恨又爱啦,她都想要转行,好吧,这是最后一桩生意。

她老娘倒是勤快,一下就点香烧烛了,还准备木剑什么的。

这,要从那里开始啊,电视里的好像都是对着人舞一段,再说一些话就好了。

装模作样地拿起桃木剑,指天乱舞:“天灵灵,地灵灵,我家有个爱哭神。”接下来呢?想,快想,不能断了。不管了,随便都好。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口一口吃掉你。”呵呵,还真的有米呢?她拿起一掉,一扔,剑尖指到小孩的眼前:“还不显形。”

小孩子差点没有吓到,拿捏得尺寸不好,割痛了他的下巴,还有一些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她吞吞口水,第一次啊,难免失手。

小孩子的家长却警告小孩:“不能动,天师给你收惊呢?”

这里的家长真合作,只信任品牌的,她有些心虚啊,冒牌女天师啊。“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流浪、、、、”

呼,好累啊,他回神了没有,他头上是她泼的鸡血,还有米,一张小脸,看不清什么的。

他眨眨,血在眼里好痛,哇的就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终于哭了,谢谢女天师啊。”家长兴奋万分啊。

收惊,就这样啊,将人弄哭?

然后一绽金子就是她的了,这一次是蒙骗过去的啊,万不能再有了,不然的话,马脚就露出来了,她这般的盛名,局时上千上万的小妖大妖不把她撕了才怪。

千万要安静,安静,在家安安静静,那里也不去。

早睡晚起,有益身体,夜了别乱走,免得让鬼吃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