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权谋天下之为后

更新时间:2021-02-22 11:34:46

权谋天下之为后 连载中

权谋天下之为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非瑜 分类:穿越 主角:瑾傅 人气:

主角是瑾傅的小说《权谋天下之为后》此文是非瑜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朝重生,她弃了荣华与富贵,生来呆滞,她被亲生父亲视为灾星,母亲早亡,她只待笈䈂之年便可踏出家族的牢笼,怎奈姊妹横刀夺爱,断了她命中良人,巇险之世,步步惊心,究竟她该何去何从....“如果命运,从不曾淡薄,我又何来丑戏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石之事一过,一连多天,李秋容再没来过北院寻事。而这日的天气也一反常态,久违暖阳的天空终于放了晴,破开绵云的金光,将地上的积雪打薄了好一层。

趁着天气还算良好,司徒瑾颜将沉淀多日的衣物搬出院里清洗。

白衣素布,晾与竹竿,在日光下泛着莹莹白光,恍若冰晶。

司徒瑾颜纤细的身子来回穿于竿下,将洗好的被单抖擞晾好,手中薄布一掀,眼前却猝然出现一个身影。

“嗬!”吓得她身子一颤。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少年微微扯动红唇,感觉自己唐突了。

司徒瑾颜在心里缓了一口气,随之摇了摇头,“没事,你怎么出来了,伤势如何?”

司徒瑾颜问着,继而从盆里拿出了下一件衣服晾晒。

“已经好多了,我是来向你辞行的。”少年的语气平缓,眼里却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看向司徒瑾颜时,神情定定。

司徒瑾颜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地看着他,“你的伤,确定无碍了吗?”

少年应声嗯,道来:“已经无碍于行了,而我已离家数日,需尽快赶回,免得家里人担心。”

司徒瑾颜觉着他说的话在理,且看少年脸色也好了些许,便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待会我会送你离开,你自己路上要小心。”

司徒瑾颜说道,与少年互看了一眼,表示此话已被默许。接着,她便坐回了水井旁,继续将洗衣盆里的拧干。

“你救了我,说你想要什么回报,我都会尽可能地满足你。”少年走到她的身旁,神色凛然地开了口。

听闻他说,司徒瑾颜却只顾做着手里的活,随口把话一回,“有,你记得给二钱银子,你昨日喝的药材是汀兰赊来的。”

说罢,司徒瑾颜已经将衣物尽数拧好,端起盆去竹竿处晾晒。

“那你就不想要银子?”少年微微蹙眉,略带奇异地看着司徒瑾颜忙碌的身影。

“我要来银子有何用?”司徒瑾颜不觉一笑,这个人年纪不大,人情世故倒挺有一套。

少年不解。司徒瑾颜只能继续道:“我在这有吃有住,生活尽数能自理,要来银子也无处可花。你只管放心吧,我若一开始是为钱财,便也不会救你。”

司徒瑾颜语气坦然,反而是少年这一问,倒使她对其印象淡泊了几分。

见此,少年便不再多说了。

正要回屋,却不忘回头问出已想多日的问题,“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复姓司徒,字瑾颜。”司徒瑾颜泰然一答。

手中衣物随声一抖,溅起一层冰珠敷向脸庞,被吹动的两鬓秀发如春风抚柳,尽数被少年收进眼里,当下心中便念起这金钗少女的名字。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古有萧然玉女,司徒瑾颜。

未时,时晴时阴的暖阳照得有些挠人。

少年如约站在了门口方向,在迟迟到来的一声谢意中,他的身影略显黯然,只有简单地与司徒瑾颜告别几句后,便走在了前方林道上。

司徒瑾颜目送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直至小道尽头,心中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酸感,甚至她第一次就诊的病人,都不知被唤何名……

她在心中舒了一口气,只愿少年今后有一条好路。正欲回屋,一侧走道上却忽然传来一声声叫唤。

“小姐,小姐……”遥是汀兰满脸惊喜地从前院匆匆赶来。

司徒瑾颜闻声回头,见她一头薄汗跑至身前,不禁疑惑地看向她。

“发生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司徒瑾颜拍了拍她受喘的背部,问道。

汀兰缓了一会,再抬头看向司徒瑾颜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小姐,宁城来人了,现在正在前院候着等您呢!”

听闻,司徒瑾颜眉头微蹙,“他们来做什么?”

“刘妈妈还未和我说,只道让你赶紧过去,定然是好事呀!”汀兰嘻笑着脸说道,虽然宁城这两年来的次数稀少可数,但次次都会受老夫人的嘱托寄来一下佳肴贵物,让她美翻了天。

司徒瑾颜不知是何事,不过宁城来人了,于情于理她都得现身见礼,想到这里,她只能与汀兰朝前院走去。

刚出走廊,迎面就走来了李秋容,像是寻她已久的模样,当即对着她哎呦一声,反常地嬉皮笑脸起来,“四小姐原来在这呀,老奴已经安排刘妈妈先用茶了,小姐先随我换身衣服再前去吧。”

司徒瑾颜同汀兰一起有些怪异地看了李秋容一眼,这个女人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就算是宁城来人,也断没见她如此客气过。

见司徒瑾颜还存有排斥,李秋容只好先对汀兰吩咐道:“汀兰丫头,还不快去前堂伺候刘妈妈用茶。”

李秋容力气大得很,说时便将汀兰轻轻一扯,从司徒瑾颜胳膊上拉了开来,继而换上一脸谄媚,“老奴陪同四小姐去更衣。”

“小姐。”汀兰有些委屈又带有一丝担忧地望着司徒瑾颜,却被司徒瑾颜驳回。

“汀兰你先过去吧。”她倒要看看李秋容想耍什么把戏。

主子都这么说了,汀兰只好不情不愿地离开,而另一旁,李秋容低头哈腰地恭送着司徒瑾颜回房。

“容妈妈今天一反常态,可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司徒瑾颜点破这层虚伪,径直问向一旁的李秋容。

李秋容自是遂晓她话中之意,不自然地笑了笑,道来:“四小姐是苦尽甘来,这回刘妈妈是宁城派来接小姐回府的。”

语罢,司徒瑾颜心中一惊,脚下步子不禁停顿了下来,“接我回府?”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三年前她从鬼门关爬回来时,脑海中的记忆是司徒家的老相爷亲口对她下的逐放令,并附称她为七世煞星,终身不得回府吧……

李秋容奉承一笑,应了是,“据说是萧二娘寻了一个有名的神算大师,卜出了小姐煞行已满,够了十三岁便是澄沙汰砾,否极泰来了。”

“如此,所以相府就派了人来接我回去?”司徒瑾颜在心中一声嗤笑,她从未信过什么七世煞星,也从未相信过什么神算子,此番萧二娘的作为,定有是谋在内。

只是,司徒瑾颜还未知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四小姐,以往种种是老奴对不住您,也希望您能原谅老奴是猪油蒙了心,竟会听人差遣来陷害您,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带上老奴一起回去吧,老奴再不愿呆在这深山老宅了。”

李秋容紧张地握着两手,佝着腰祈求道司徒瑾颜,从未见过她如此狼狈一面。

司徒瑾颜没在意后面一句话,倒是前面一番话让她起了疑心,“有人差遣你来陷害我?是谁?”

面对主子的突然迫问,发觉说错了话的李秋容顿时被堵得结巴,一张老脸少见的为难。

见她这般,司徒瑾颜垂眸思了思,继而道:“如果你不说,我便不向刘妈妈求情带你回府。“

这点如若她不搞清楚,日后回到相府定少不了奸人的构陷。她既知豪门贵府的生活不易,就更该知敌知友,免遭暗算。

李秋容斟酌再三,最后只能咬了咬牙,决定为自己豁一条活路,“好,老奴告诉四小姐,暗中指使老奴的,正是大房夫人。”

听后,司徒瑾颜的眸光沉了沉,果然不出她所料,当年指使她是七世煞星的卜算子,也是此人寻来的。

虽然这三年来她活得辛苦,并非全是大夫人的指使,但也绝和她脱不了干系。

“小姐,你可答应了老奴啊,你会带老奴一起回去的。“李秋容忙看向司徒瑾颜,生怕她会反了悔,将她丢在这深山老林荒度余生。

司徒瑾颜无奈地看了看她,其实她要反悔,轻而易举,对方亦无可奈何,但是,她却不愿作此有违诚信之事。

“我会向刘妈妈求情,把你一并带回,但是,你得把少年那块玉坠还我。“说罢,司徒瑾颜即在李秋容面前摊出一手。

李秋容满脸委屈地望向她,“可是小姐,这是那位公子赏给我的……“

“这是你抢的。“司徒瑾颜纠正道。她也从小就失去母亲,更能体会到一个已逝之人的遗物有多重要,如果不是少年已走,她现在就该把玉坠还与他。

再三推阻未遂,李秋容只好乖乖妥协,慢吞吞地从腰间掏出玉坠,十分不舍地交到了司徒瑾颜手中。

见司徒瑾颜回以一笑,她心中却不知是喜是愁,只能喏喏道:“老奴先带小姐去换衣服吧,刘妈妈是老夫人的贴身管事,别让她久等了。“

司徒瑾颜应了好,回房翻箱倒柜一番后,却觉未有一件好衣裳。李秋容焦心地皱着眉头,实在不得以,只能让司徒瑾颜穿了一套唯一没缝补过的衣裳,就这么迎去了前堂。

踏进门槛,只见木椅上坐了一个身穿蓝衣,上了些年纪的女人,头发虽是简单地盘起,但上面装饰的发钗却有着几分成色,两眉弯弯,看见司徒瑾颜便起了身,还算恭敬地朝她请了一安。

“老奴见过四小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