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弱冠登碧玉

更新时间:2020-03-25 07:53:50

弱冠登碧玉 连载中

弱冠登碧玉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世欢焱 分类:穿越 主角:赵子威小女子 人气:

火爆新书《弱冠登碧玉》是一世欢焱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子威小女子,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夜之间,她成了别人的礼物,家破人亡 却不想误信谗言,在报仇的路上越走越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素期点了点头,却听三公主呵斥道:“沈家好歹也是曾经的第一世家,怎么教出个这么上不台面的东西?眼巴巴的贴上我王兄?啧啧啧,到底是没落了。”

  沈素期的眼眶红了红,当下想说些什么,却听着池靖卿冷声呵斥:“池颖!这可不是你的公主府,由不得你撒野!”

  温雅慧眼观鼻鼻观心,自然知道现在她该出来打圆场:“王爷吉祥,公主女儿家心直口快,您也别多做计较。”

  池靖卿深深的看了眼温雅慧,突然间弯了弯嘴角,挂着醉人的笑:“几年不见温小姐,倒是出落得愈发标志了”

  这厮变脸的功夫真是快,见着好看的姑娘就走不动道了!

  沈素期腹谤道,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的酸气儿是蹭蹭蹭蹭的往上冒。

  “王爷过奖了。”温雅慧垂眸道。

  沈素期偷偷打量着温雅慧,只觉得这位姑娘看着朦朦胧胧的,像是神女下凡,接着看谁都朦朦胧胧的,然后“嘭”的一声,便栽了下去。

  池靖卿脸色一变,忙接住沈素期,有些焦急:“素素?!素素?!”

  见沈素期没甚反应,他命人唤来王府大夫,自己抱着沈素期便往她屋子去!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昏倒呢?池靖卿百思不得其解。

  大夫匆匆来过,在沈素期的腕上置过薄帕,细细诊断。

  “王爷,沈姑娘是思虑过重,又染了风寒,所以才会突然晕倒。”大夫斟酌了一下继续说,“吃些药,修养两天就会好起来的”

  思虑过重?池靖卿有些气闷,人还在那里躺着,自然不好发作,打发大夫出去后,便坐在沈素期床头,候着她醒来。

  沈素期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桃乡起了一场大火,桃乡所有人都死在了这场火海,她听着孩子们绝望的哭喊,她看到了父亲叫她快跑,逃出去,逃出去!

  池靖卿看着沈素期,见她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嘴里喊着的都是什么“爹爹”“救火”“不要”之类的话,当下脸色有些难看,心道莫不是有人和她说起桃乡的事了?

  他紧紧的握住沈素期的手,一遍一遍的安抚着她。

  这个姑娘其实很招人疼。

  沈素期也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醒来是,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扭过头却见池靖卿正靠在自己床头,睡了过去。

  心下一暖,是了是了,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见桃乡的人都死了,爹爹死了,段喃死了,她没有家了,她正绝望却听着一个温柔的声音,告诉她别怕,他在,她还有他。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纵然池靖卿在这王府百般呵护,千般包容,她都不觉得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的,他总觉得这个人不过是喜欢逗弄自己,而自己也不过是一件“礼物”。

  如今在自己最需要人的时候正好是他在自己的身边,眼泪不争气的漫上眼眶,沈素期吸了吸鼻子,却不小心惊扰了池靖卿。

  池靖卿见她醒来,一脸担忧:“头可还晕?要不要喝些水?”

  沈素期摇摇头,只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在流。

  见沈素期落泪,池靖卿有些慌了神:“你怎么了?莫不是还是难受,我去叫大夫,莫哭了。”说罢便起身离开。

  沈素期胡乱抹了抹脸,一把抱住池靖卿,“不难受,不难受!”

  池靖卿疑惑的看着沈素期:“那你怎么眼泪噗漱漱的往下掉?”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过身,紧紧的抱住沈素期:“可是太过欢喜了?”

  沈素期俏脸一红,不在答话,只是把脑袋埋在池靖卿怀里,她确实是欢喜的。

  池靖卿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沈素期聊着天,天已是露出了鱼肚白,她才沉沉的睡了下去。

  见沈素期睡下,池靖卿在她唇上轻琢了一下,便起身回了自己房中。

  天已是大亮,昨日因着沈素期晕倒一事便把接风宴推迟至今日,一大早王府的婢子奴仆便开始忙忙碌碌起来。

  沈素期正在园中散步,却正好碰着了三公主和温雅慧,两人语笑嫣然,不知在谈些什么。

  沈素期见状走了过去,行了一礼:“公主万福金安。”说罢,转身要走。

  却听见公主凉凉的吐出“站住”二字。

  沈素期一凛但还是停下了脚步:“不知公主有何吩咐?”

  “有何吩咐?你还没和准王妃行礼呢?没规矩的丫头!”三公主嘲讽道。

  温雅慧皱眉,虽然皇上确实有这个打算让她与池靖卿赐婚,可这圣旨还没下,现在就叫准王妃,实在不合礼数,要是传出去,免不了落人口舌。

  当下忙摆摆手道:“公主真是说笑了?”

  准王妃?沈素期心疑,却实在被这三个字伤到了,又见这温雅慧出来打了圆场,道:“既然公主无事,那素期就不打扰公主游园了。”

  “谁准你下去了?过来,陪本宫游园!”三公主厉声呵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三公主是铁了心要欺负自己了,难怪面具和池靖卿先后都提醒自己小心这个三公主,看来确实是个任性惯了的。

  沈素期心下一沉闷声应下,便安安静静的跟在三公主和温雅慧的后面。

  “昨天没事吧?”温雅慧柔声问道。

  沈素期垂着眸,心里不知作何感想:“谢温姑娘关心,素期没什么事。”

  温雅慧笑了笑看向沈素期:“没事就好。”

  三公主拉过温雅慧,瞥了一眼沈素期:“雅慧,你就是太善良了,理那么多做什么,指不定她昨天就是装的,不过是说了两句,就晕倒,装什么身娇体弱?简直比本宫还要金贵!”

  沈素期头低的更低了,虽说自己被父亲的保护的很好,但这府中难免有些争斗也见过不少,心下有了一番计较。

  看来这个温小姐才是个厉害人物,拿公主当刀使,一是自己只能认了公主欺负,二是借着这个来告诉自己她与公主关系多么好,后台多么硬。

  沈素期不做应答,一路上都是温雅慧同三公主聊些京城的事。

  沈素期一开始本有心与三公主套套关系,看看能不能套到祖父因何贬斥,眼下这却是行不通了。

  沈素期看了眼温雅慧,这女子想来也是贵族大臣之女,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只是她实在不想和温雅慧打交道,毕竟这个女子很有可能会成为王妃,她既是王妃,那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想到这心里不由得漫上一种名叫苦涩的情绪。

  面具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对公主行了礼:“王爷请三公主至书房一叙。”

  三公主愣了愣,问道:“二哥找本宫?”

  “是”面具答道。

  三公主点点头,道了声“带路”就同面具一起离开了。

  园子里只剩下温雅慧和沈素期。

  “温姑娘,素期告退。”说罢转身便要离去。

  温雅慧忙拉住沈素期,“素期妹妹这么急做什么?陪姐姐一起游园可好?”

  沈素期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本想拒绝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请!”

  “听说王爷在妹妹屋子待了一夜?”温雅慧问道。

  不待沈素期回道,温雅慧又开口:“不知妹妹知不知道,无媒无聘叫做苟合?”

  沈素期终是抬起头,看着这个笑的无辜的女子,她早知这个女子才是个厉害的。

  不过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就是了当下回道:“蒙王爷怜惜,素期昏睡了多久,王爷便在素期床头照看了多久,温小姐,沈家就我一个女儿,你还是莫要以姐妹想称,不然旁人会误会的。”

  温雅慧笑道:“倒是有一张利嘴呢?可那又如何?你沈家倒了,我温家却是蒸蒸日上,沈素期,你说你拿什么和我争?”

  沈素期冷冷道:“温小姐多虑了,我本身也无意与你争什么。”

  温雅慧深深的看了一眼沈素期:“你还不知道桃乡大,发生了什么事吧?”

  沈素期脸色一变,忙告诉自己不能乱:“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与温小姐无关,素期没空与温小姐做这些口舌之争,告退了。”说罢便不再理会温雅慧,径直往房间走去。

  三公主和温雅慧一看便知来者不善,三公主是新皇一奶同胞的亲妹妹,温雅慧又与三公主是手帕之交,这温雅慧必然也是新皇那边的人,听三公主的话,显然是新皇将温雅慧赐给池靖卿。

  池靖卿不是一个闲散王爷吗?新皇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明显在提防池靖卿,难道是池靖卿有什么打算?还是?

  沈素期百思不得其解,她猛地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听温雅慧说,好像桃乡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不由得想起昨天梦中的场景,心下一紧,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不会的,不会的。

  沈素期回过房中,练了会字,又看了会书,这些都无法让她静下心来,脑子里不断盘桓着的都是温雅慧的话跟梦中大火烧了桃乡的画面。

  她再也受不住,将案上的书本笔纸全部挥到地下,这一幕,却正好被进门的池靖卿看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