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追心上人的正确方法

更新时间:2020-02-05 23:39:21

追心上人的正确方法 连载中

追心上人的正确方法

来源:落初 作者:桑多斯 分类:耽美 主角:卫渊林青塑 人气:

《追心上人的正确方法》是桑多斯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追心上人的正确方法》精彩章节节选:魔尊卫渊暗恋自家师兄林青塑多年,奈何对方老是不开窍还以为自己对他是社会主义兄弟情,一气之下他亲自策划了一起骗婚事件,故事由此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次与卫渊一起出任务,林青塑完成的很好,杀人灭口焚毁现场的过程中林青塑仿佛找回了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还是师兄弟时一起合作的感觉。

把点燃的香烟甩出去,身后火光冲天。卫渊看着被火光映亮的新搭档的侧脸,回想着他刚才出色的表现,这个男人完全符合他对“搭档”二字的要求,更奇妙的是与他共事竟然完全不觉得陌生,仿佛他们已经相识多年,这样的默契是他这些年来从未享受过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卫渊心里的怀疑又加深了一层。这个新来的男人太过亮眼,亮眼到带着与黑暗完全不符的宛如星辰的光芒。明明同样做着杀人放火的事,为什么他脸上的笑容还是带着阳光?

这个男人与他格格不入,却为何又能如此了解他?

为什么?

林青塑刚转身,自己新搭档的枪口就抵上了他的眉心。

“本事不小。”卫渊的嗓音低沉而沙哑,也问得随意,眼神却如钉子一样把人狠狠钉在原地:“特警?调查员?还是X公安?”

林青塑并不慌乱,他伸出手把抵在自己眉心的枪口轻轻拨开,缓缓说道:“如果你因为这个原因而处决我,这对我而言太不公平,毕竟,老大你的本事比起我来大多了,组织里从来不缺能人不是吗?”

枪口被拨开并没有触怒银发老大,他冷笑一声,发出了警告:“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会亲手杀了你。”

他不会允许谁背叛他,更准确的说,他不会允许一个背叛他的人活下来。

林青塑滑稽的向银发男人敬了一个礼:“遵命,老大。”

卫渊从未停止对新下属的怀疑,信任对他来说太过奢侈,除非把对方扒下一层皮来,否则他是克制不住见到人就把枪口抵在他脑袋上的冲动的。

虽然如此,但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任务还是要继续做。林青塑的小弟生活过得相当充实,起初的那段时间,除了任务他基本就在飞机上安家了,通常是,他刚搞定了去某某地方出差的某国高官,下一个任务就像是催命符般火急火燎地要他们飞回A市跟新冒出头的黑帮火拼。

粗略计算他一天至少有二十个小时和卫渊大眼瞪小眼,哦,不,培养感情。生性多疑的男人没有丢掉任何一个可以考验他的机会,也没有忽略任何一个可以利用他的机会。卫渊对他的用法是肉盾加引怪,有危险你先上,有追兵你去引开。

比方说这次,为了搞定一个新崛起的帮派,林青塑作为交涉,任由对方拿黑布蒙住自己的眼,几把枪抵着腰部和头部,被带到对方的大哥面前。

眼罩被解开,谈判刚刚开始,男人一句话还没说完,对面大厦的楼顶,卫渊狙击枪的子弹穿过林青塑耳边,打进男人的脑袋里。

自家大哥被射杀,场面一度混乱,林青塑趁机挣开了手上的束缚,发现他的动作,很快有人前来阻止,林青塑早有防备,抢占先机,膝盖重重顶上男人的下腹,男人痛苦闷哼一声,便被踢翻在地。

一连串密集的子弹呼啸而至,林青塑不得已拉了个人来挡子弹,即使穿了防弹衣,在这样密集的攻势之下那个家伙也是硬生生呕出一口血,因为过度的冲击力彻底昏死过去。

凭借着优秀的身手,林青塑总算在枪林弹雨里杀出一条血路。眼睛余光扫过对面,那边大楼楼顶空荡荡,早已没了人影。他在心里啧了一声,这男人真是有够冷血,眼睁睁看着他在里面拼命也没说帮着解决几个,这样子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搭档了。

林青塑还是找到了卫渊的车,依旧是那辆黑色的保时捷。男人悠哉悠哉地坐在副驾驶里抽烟,烟雾连同烟草的味道在车厢里绕了几个圈又顺着车窗的缝隙飘散而去。

看见狼狈的林青塑,他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真难看啊。”

面对搭档的嘲讽,林青塑张口欲言,最后还是把话默默咽了下去,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席。

他对他笑,并不代表这个人的心,是暖的。有些话没必要对这个男人说,他们也聊不到一处去。这一点,他是明白的,曾经还在天界的时候,林青塑就明白,他和他这个师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收起你那廉价的同情心吧。”卫渊吐了一口烟圈,冷冰冰的语气带着些居高临下的蔑视,“这里从来就不是什么高尚的地方,留着你那没用的善良对你女朋友说去吧。”

被看穿了。

被教训了。

林青塑皱着眉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女人和孩子的尖叫声还环绕在耳边。他以为他可以适应这种生活,现在看来,还是差的远。

林青塑是不可能喜欢杀戮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他只不过是尽力的去模仿,模仿这一群人的行为,想让自己不被怀疑。但是这个度却太难以把握,过于冷血不行,正义感太过严重也不行。他在这黑暗的世界小心翼翼地前行,光明被黑夜吞噬,血液里滚烫的热度也跟着渐渐沉寂。

他想尽早脱离这个地方,失去温度的血液让他感受到阵阵寒冷。

可是,身旁的这个男人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给他,他要如何去拿那一滴舌尖血。他想到了下药的可能性,但是以卫渊的警惕性,成功几率太小,更大的可能是他被卫渊掏出伯莱塔一枪爆头。

林青塑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久经黑暗的男人,身着厚重的黑色风衣,是为了抵御来自灵魂深处的寒冷吗?

长达一年的相处之后,林青塑感觉自己应该已经通过了卫渊的考验,为什么这么说呢?自然是因为面对自己的时候卫渊的杀气不再那么冲破天际。

不久之后的某天半夜,公寓的门被用力地敲响。

他将门开了个缝隙,门外高大的男人就倒了进来。林青塑急忙架住将近昏迷的卫渊,探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关好门。

卫渊伤的很严重,林青塑仅仅只是扶了他一下就抹了一手血。他脱下男人染了血的风衣,架着他的肩膀将人安置在沙发上,他就去房间里拿急救箱。

林青塑并不清楚卫渊接了什么任务,他目前只是卫渊的小弟,老大的事情他是没有权力过问的。但就卫渊的伤势来看,这次任务想必是困难重重。

林青塑拿着急救箱走出来时正好对上卫渊那双半睁不睁的眼睛,看清来人,卫渊似乎终于安下心来一般,彻底昏睡过去。林青塑拍拍他的脸,没有醒来的迹象,这……算是开始信任他了吗?

林青塑想。

不知道这时候取他一滴舌尖血算不算是他自愿的呢?

甩甩头压下这个荒唐的想法,他暗骂自己跟着卫渊混久了也变得冷血了。卫渊还躺在这里半死不活呢,你怎么能光顾着拿舌尖血而不管他的死活呢?再怎么说他身体里也有自己师弟的一部分灵魂,自己是断不能丢下他不管的。

他帮卫渊脱下防弹背心,再拿剪刀剪开几乎被血浸泡过的里衣。剪下来的衣服还在滴血,可见他伤得有多重。林青塑突然有些心疼,今晚他可以来找自己,那以前那些重伤的日子里,他都是怎样度过的呢?

他利落地给卫渊处理伤口,擦拭身体,清理血迹,对伤口消毒。在此期间,卫渊始终没有醒来,只有紧蹙的眉头昭示着他的难受。照顾完伤员,林青塑想到卫渊伤得这么重,怕路上的血迹暴露了他的行踪,觉得应该出门检查一下。

出门之后,他呆楞了三秒。

门板上赫然是一个血手印,走廊上断断续续的血迹一直拖到他家门口,笔直一条,都不带拐弯的。

他心里升起一阵后怕,又带着几分庆幸,还好那些家伙们没有跟到这里来,要不然恐怕他连给卫渊处理伤口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这里显然是不能久留的。

因为不知道仇家有没有发现这里,林青塑处理完那些血迹进屋后一夜没睡,一直守在卫渊身边。一是怕仇家找上门来,二是怕卫渊伤口发炎引出并发症。

好在这一夜还算平静。

第二天,林青塑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银发映出的点点碎光掉进他的眼里,给那双冰冷浅蓝色眼眸的镀上了一层莫名的柔光。

楞了几秒,林青塑快速移开了视线,不知是不是见惯了卫渊冷漠的模样,这人突然转性他反而不习惯,卫渊那双泛着柔光的眼睛让他的后背沁出一层冷汗。

卫渊干咳几声,被他的咳嗽声提醒,林青塑这才发现自己半个身子都靠在卫渊身上!怎么会这样?他明明记得自己昨晚是坐在沙发上的,难道是后来太困就睡着了?想到这里他老脸一红,几乎是瞬间从卫渊身上弹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动作太大,碰到了卫渊的伤口,看到一向坚毅的男人蹙起了眉头,他立刻靠过去问情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