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执笔不尽皆温柔

更新时间:2020-07-23 08:18:42

执笔不尽皆温柔 已完结

执笔不尽皆温柔

来源:落初 作者:芥末橘 分类:都市 主角:唐婉傅厉 人气:

主角是唐婉傅厉的小说《执笔不尽皆温柔》此文是芥末橘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三年后强势回归的唐婉,随手一个鸭子就叫到了自己的老公。叫得正好,唐婉勾勾手指:“老公,我们谈谈离婚。”傅二少:“离婚?你可以试试。”……唐婉的小脸钻出被窝,猛吸一口气。她堂堂商界女王,居然要被这样欺压?!哼,她要反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婉本能地,下意识地躲在傅厉骁的身后。似乎有一种直觉,整个傅家大概只有他可能会帮她。

而自己面前这个全身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忍不住让唐婉皱起了眉头。

感受到唐婉的“依赖”,傅厉骁挑了挑眉。

“大哥,那我就先走了。”

傅厉极突然伸手一拦,挡在了傅厉骁的面前,“还不能走。”

高大的身形堵在门口,拦住了傅厉骁与唐婉二人的去路。他的目光如炬,总是能恰到好处的一眼见血。此时此刻,傅厉极的目光落在唐婉与傅厉骁相缠的两只手间,目光变得微妙,“你可以走,她还不能走。”

“她是你的弟妹。”傅厉骁上前,替无所适从的唐婉遮挡了些许视线,“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大哥还是下次……”

傅厉极冷哼一声,压根就没有把傅厉骁放在眼里。他周身上下都有种诡谲的气氛,眼下更是对自己的亲弟弟都不闻不问,反而绕开了傅厉骁,走到唐婉的面前。

“你的东西掉了。”

唐婉低头,看着傅厉极的掌心之中躺着一根项链,是她今晚挂在脖子里的佩饰。

明明傅厉极脸色阴鹜,刚刚又极尽危险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但是唐婉却不怕他,她好像刚刚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接过他递来的项链,随后就跟着傅厉骁出了门。傅厉骁面色微沉,带着唐婉回了房。

刚刚关上房门,她就被他“壁咚”了。

两人忽然靠得那么近,傅厉骁那张放大的俊脸就在自己的面前,唐婉实在无所适从。她的双手抵着傅厉骁的胸口,小心翼翼道:“……那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傅家这一家子,几乎统统都是怪人。

而且是非常怪。

傅厉骁抬手,指尖划过唐婉的脖颈。傅厉极下手不轻,唐婉纤细的脖颈上有一道浅浅的印子。

“以后,尽量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不要离开他的视线?胡说什么啊!

她今天就是来谈离婚的。

“傅厉骁,我想……我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我们离婚的事。”唐婉抬头,迎上了傅厉骁的双眼,“我们这样下去……没意思的。你家里人不喜欢我,我们也不是互相喜欢的关系,我和你之间没有立场继续下去。如果要说长兴的事的话……那你之前为长兴所做的,我可以给你股份。”

这已经是唐婉所能接受的,最好的条件了。

“我差你这点股份了?”

傅厉骁言辞一针见血,说得唐婉有些尴尬,“呃……倒也不是,我就是觉得离婚的话,对你来说比较好。”

话落,傅厉骁的手忽然揽住了她的腰。两人面容再次贴近,几乎差点吻上!

唐婉气息紊乱,面上仍然装着波澜不惊。诚然如刚刚在宴会上时,明明她心里异常紧张,可还是要保持翩翩风度。

毕竟,如果未来她接管长兴的话,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硬仗要打,面子得先做足!

“呵……就你这种程度。”傅厉骁嗤笑,一双漆黑色的深沉双眼里,印入了唐婉仓皇的模样,“你父母的事情还没查清楚,长兴现在都还未站稳脚跟。”

唐婉听着傅厉骁的话,不自觉地想到那天拍摄的凌雪。

他是因为自己的女人出了事,急了吧?

想到此处,唐婉刚刚还有些遭不住的仓皇模样顿时缓和了不少。她抬头,打量了几眼帅得人神共愤的傅厉骁,沉声道:“那、就试试看吧。”

傅厉骁松了手,派人把唐婉送回了家。

回去的时候,唐婉还在疑惑呢。

离婚这种事,要怎么试?

是她先和傅厉骁把婚离了,如果效果还可以的话再复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铁定不会复合。

傅家人看不上她,她也看不上傅家人。更别说,傅厉骁指不定还真的有“真爱”呢。

至于那天晚上……

她就当她睡了个鸭子!

唐婉回去以后,咬咬牙就睡下了。翌日,便是她上任长兴的第一天。她起得很早,坐进了长兴集团首层的办公室内。

可以说,唐婉是来得最早的。

第二个到公司的,就是陈香。陈香穿着一套普通衬衫,仍然是一副工作人员的模样。她才来,便亲自进了唐婉的办公室,开始替她打扫与整理。

这是陈香每日必做的工作。

唐婉见状,还真以为傅厉骁曾经压榨了陈香。

“你那些事情,该是保洁做的,怎么你亲自来?傅厉骁要求你的?”

陈香讪讪地笑了笑:“婉婉,你对傅二少好像有偏见啊……”

唐婉挑眉,“哪有?”

她只是……有些不太信任他罢了。

傅家对她莫名其妙的排斥,还有傅厉骁对她莫名其妙的帮助。这一切,都有些诡异。

傅厉骁绝对不可能毫无目的地帮她!

陈香似乎看出了些许端倪,却没有点破。她耸了耸肩,替傅厉骁解释道:“你别怀疑傅二少,他真没压榨我。”

唐婉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期然想到傅厉骁口中所说的“长兴还未站稳脚跟”,父母的事情还没查清楚,唐婉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阿香,你之后就做我的秘书吧。”唐婉顿了顿,开始准备筹备公司的事情,“如果你方便的话,现在可以给我整理一下工作上的内容,还有……我父母的事情。”

听到唐婉说起父母,陈香脸色倏然沉沉一变。

“董事长与董事长夫人已经离世三年,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当年听到父母离世消息的时候,唐婉还在国外读书。她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回来,所有人都告诉她,这件事是个意外。

可是……

总之,昨天去了一次傅家之后,她断定这件事还有别的隐情。

“当时不是许多媒体报纸等都铺天盖地报导这是一场意外吗?我想要知道,这场意外的具体过程。还有,如果当时有警方或者相关人员涉及这个案子的话,你也可以帮我找找。”

陈香沉沉地看了唐婉一眼,随即点头:“嗯……我去准备。”

她推门而出,十分钟后,她又带着报纸进来。

“唐总,不好了!”陈香脸色难看地入内,手里攒着几张报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