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

更新时间:2020-07-31 06:19:19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 连载中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墨 分类:都市 主角:秦曼云 人气:

主角叫秦曼云的小说是《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它的作者是水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纸婚约,她嫁给了英俊的霸道总裁。 只是婚后那霸道总裁的“冷暴力”简直让她无法忍受! 一大堆厚厚的婚姻协议,都是她必须要遵守的约定。 还有—— 她被迫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等着医生用冰冷的钳子将她身体里最宝贵的东西取出来等待做试管婴儿, 而他—— 居然爽约了! 为什么要如此羞辱她?!性格温婉,但内心倔强的古梓菱终于承受不住,开始要反击! 一层层,一件件,慢慢剥开霸道总裁的往事,忽然发现围绕在霸道总裁周围,以及自己,都是一件彻头彻尾的阴谋! …… 小巧玲珑,温柔如绵阳的心机女曼云,豪放妖娆,无处不在gou引他的曼丽,还有女扮男装,以一己之力撑起海河城最大黑帮的柳俊……霸道总裁身边的仰慕者还真是不少啊…… 只是—— 古梓菱躺在秦天朗的怀里,享受着他宽口有力的胸膛,道:“这……这算不算违背我们的契约呢?” “不算!”男人很拽地回答道。 “那……那试管婴儿的事呢?”她又问道。 “嘿嘿——”男人低头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想去找他吗?”秦天朗用只有古梓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说道。

古梓菱的眸光微微有了亮色,她仰起头,明亮、凄楚的眼眸开始在人群中搜索,试图想要找出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傅秋石。

忽然,她的目光一顿,眸光落到了一处阴暗角落,那里有一名侍者正在为客人斟酒,虽然那名侍者没有抬起头,但古梓菱却有一种直觉,他“看”到了自己。

对方的手忽然一抖,杯中的红酒立刻溅落出来。

他连忙向客人赔罪,神情举止慌乱而卑微,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那个人。

但古梓菱非常肯定,那个人就是她苦苦寻找的人。虽然对方掩饰的很好,但古梓菱还是一眼就能辨认出他。虽然对方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但哪怕只是看到一个背影,古梓菱都能一眼辨出。

不仅他的一眉一眼,一颦一笑,他的身高、体重,穿着打扮,他的气质……他的一切一切,都在古梓菱的梦中浮现过,是那么的清晰。

只要一眼,就能辨认出啊。

只是——

古梓菱忽然从侍者身上移开目光,脸色变得苍白无比,清亮的眼眸,这一刻变得空洞而迷茫。

傅秋石不愿在这个场合认她。

换言之,他还需要她这个凌天集团总裁夫人的身份。

既然……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商业大厦里,用他们一起在珈蓝酒吧里,代表爱情见证的便签纸,贴出一个心呢?

既然爱她,但为何连抬起头,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呢?

更何况是站出来!

古梓菱只觉得心头有一丝细微的裂纹声响起,她能理解傅秋石不在这种场合认她,但不能理解,为何傅秋石连抬头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呢?

是怕她感情用事,坏他好事吧?

“对不起……”耳旁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那个霸道、冷酷的总裁,这时候声音里充满了懊悔。

古梓菱死死咬着唇,只觉得周围都充满了刀枪剑戟,这个原本奢华、高贵的宴会大厅,忽然变成一幅血淋淋的战场。

她要逃离这里,因为每吸一口气,都能嗅到血淋淋的味道和森沉的阴谋味,她再也忍受不了,抬起脚,慌乱地朝外跑去。

由于跑的太急,再加上晚礼服的裙摆太长,一不小心,古梓菱的鞋踩到了裙摆上,她的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躲藏在角落里的侍者,这时终于抬起头,冰冷的脸庞上显现出一丝犹豫,不过很快,消失无踪,而是选择了悄悄后退。

倒是站在李子恒身边的李三公子,脸色一变,快速朝着摔倒的古梓菱身边跑去,正要一把搀扶起古梓菱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冷厉的声音。

“滚开!”

只见秦天朗大步流星,俊朗的脸上布满了懊恼之色,但更多的是愤怒,不过那愤怒,并不是因为古梓菱慌乱离开,给他丢了脸。

那怒火,是针对这整个宴会厅,针对他们李家,针对其他商人,特别是那个隐藏在暗处,操纵这一切的人!

还未等李三公子弯下腰,秦天朗的大手就蛮横地拨开李三公子,李三公子身子本就弱,被秦天朗一推,不由自主地摔倒在地上。

“秋寒——”李子恒惊叫起来。

秦天朗没有理会这些,上一刻还是凶狠野蛮的他,下一刻动作变得温柔起来,他一把搀扶起摔倒在地上的古梓菱。

“走,我们离开这个冰冷的地方。你放心,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对不起。”

他搀扶起古梓菱,他能感受到对方的身躯在轻轻颤抖,这应该是忍住不嚎啕大哭吧。

“傅秋石——”秦天朗忽然再也按捺不住怒火,回头望着身后怔然的众人,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炸裂开来。

“傅秋石!你心爱的人就站在这里,一个人独自承受着这些,如果你是个男人,就站出来!”秦天朗目光逡巡四周,虽然没有发现那个可疑的家伙,但他确定,那家伙就在这宴会大厅。

他刚才之所以对古梓菱说这些话,其实就是想试探古梓菱,通过古梓菱来寻找傅秋石。现在,目的达到了,但他一点都不开心。

男人之间的战斗,却要利用一个无辜的女人,纵然这场战争胜利了,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这样做,和那个躲在幕后,利用女人来操纵一切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可以继续躲着,继续躲在背后。但我要告诉你,当你所爱的人,被你伤到极致的时候,你一定会失去的她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秦天朗锋芒般的眼神,犀利地扫过在场一脸茫然的众宾客身上,声音如同滚雷一般,轰然回荡在在整个宴会厅上空。

惊愕、诧异,还有不可置信,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精彩,关于秦天朗的故事,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耳闻的,但大家都以为这只不过是花花大少在成婚前的一场恋爱游戏而已。

这种“错误”,大家年轻时候大多都犯过的。

可是今天,云漫化妆品和湖滨开发区的股权归属问题,让大家意识到,这个叫做曼云的女子,恐怕不仅仅是秦天朗恋爱游戏的对象。

而秦天朗的模范妻子,古梓菱,好想也有隐情啊。

一时间,众人的心头疑云骤起,他们都有最敏锐的直觉,当下从中嗅到了浓重的阴谋味道。

秦天朗口中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不仅利用了那个曼云,还利用了古梓菱,这一切,都是为了针对秦天朗。众人对这个躲在暗处的家伙不由暗自佩服,要知道秦家矗立海河城这么多年,不是没有人想去撼动它,而是撼动的人均以惨败而告终。

这家伙,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光这份勇气,以及深沉的心机,让众多沉浮上海的老狐狸暗自佩服,但更多的是作壁上观,坐收渔人之利。

“不要再逼他了,不要再逼他了,让我走吧。”古梓菱推开了秦天朗,不过后者还是紧紧抓着她,不肯松手。

“好,我们走!”秦天朗点点头,挽着古梓菱的手臂,缓缓走出了李家的宴会大厅。

只是到门口的时候,秦天朗伟岸的身躯忽然停了下来,他再度转过身来,明亮但冰寒的眼眸迸射出一道道锋芒,令人心悸。

“我奉劝各位,那些想打凌天集团主意的人,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厅里不少人变了颜色,凌天集团的少总裁,那是赤裸裸的威胁啊,如果他们在湖滨区捞到了好处,恐怕面临的即将是凌天集团暴风骤雨般的报复啊。

不少胆小谨慎的人立刻熄了趁火打劫的主意,这种事情只有那些自认为有跟脚,可以和凌天集团抗衡的人才敢做。

李子恒目光闪烁,目送着秦天朗和古梓菱离去,一言不发,他心里却波涛汹涌,也不知这一步棋有没有走对。

“爹,你这样做是会后悔的。”被搀扶起来的李秋寒,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苦笑。

“秋寒,你不懂。”李子恒摇了摇头,道。

“商场上的事我不懂,但那秦天朗,还有古梓菱,我却能从他们眸中看到了至诚。这样的人,其他倒也罢了,但若是想取走他们奉若珍宝的东西,他们绝对不会同意,哪怕玉石俱焚,也不会让对方如愿的。所以,我劝您还是收手吧,切莫真正惹恼了对方。”李秋寒劝道。

“秋寒,我说过,商场上的事,你切莫掺和进来。今天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李子恒面色微微一变,低沉地喝道。

李秋寒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走出了宴会大厅。

秦天朗夫妇和李秋寒走后,李子恒的眸光忽然望向宴会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有一个侍者正在忙碌地收拾着餐具,只是当李子恒的目光向他望去时候,他似心有所感,抬起起头,对着李子恒,桀然一笑。

见惯一切的李子恒,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那笑容,让他想到了沙漠中的那些独狼,危险而凶残。

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幸好,他的对手不是自己,而是秦天朗。

他将手中的酒杯举了举,那名侍者也拿起一旁的斟好的红酒杯,在空中顿了顿后,一饮而尽。

合作愉快!

李子恒放下酒杯,心情也随着低缓的音乐变得舒畅起来。

……

秦天朗并未回青龙山的别墅,或者凌天集团,而是驱车赶往了海河城的最东面——临海边缘。

一路上,古梓菱并没有哭,薄唇轻轻咬着,一双眼眸波光流转,那眼泪明明要掉下去了,却还是生生忍住了,让人见了心脏莫名的疼痛。

秦天朗也是一言不发,只是宾利的速度却快了几分,没过多久,宾利车已经驰到了海边大道上。

海河城之所以叫海河城,便是因为临海多湖,因此叫做海河城。

此时已经是晚上,再加上深秋了,因此来海边游玩的人早已经散去,空空荡荡的海滩边,只剩下一阵阵哗啦啦的海浪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