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爱一场:老公太撩人

更新时间:2020-08-14 07:26:24

婚爱一场:老公太撩人 连载中

婚爱一场:老公太撩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乌龟鹿 分类:都市 主角:厉靳廷靳廷 人气:

主角叫厉靳廷靳廷的小说是《婚爱一场:老公太撩人》,它的作者是乌龟鹿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纪念日,他冷漠丢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两年后她华丽蜕变,誓不做他的女人,吵架时,她说,“厉靳廷你就等着打一辈子手枪吧!”可画风最后都会变成,“嗯……厉靳廷,你够了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橘默还在晃神间,厉靳廷已经从浴室出来。

  男人湿着黑色浓密短发,赤着上身,腰间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肌理分明,线条刚毅漂亮,完美的人鱼线令人遐想的隐没在腰间的浴巾边缘。

  “在想什么?”

  他掀开被子,将白橘默揽进怀中,清冷低沉的男声因为沾染了水汽,而变得有一丝柔和。

  白橘默抬眸,目光清澈的盯着他的俊脸。

  “厉靳廷,你为什么要我做你的情人?”

  男人挑眉,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语气带着一丝邪妄,“做生不如做熟。”

  白橘默挑衅的说了一句,“不过比起其他男人,你的床技真的很差!”

  说完这句,白橘默成功勾起了男人的怒火,心里那一丝报复的快慰感快速蔓延。

  男人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黑眸眯起,目光危险的锁着她的小脸,“白橘默,你除了被我要过,还跟哪个男人有过苟且?!”

  男人的太阳穴,突突跳着,额前青筋凸起,怒意狰狞。

  白橘默妩媚轻笑,“你不就是老套的三步曲,推倒、啃咬、强迫索要,完事!你是我所有男伴中最没新意的!”

  男人脸色冷峻阴鸷,黑眸逼仄的紧紧盯着她,那目光几乎要将她拆卸入腹!

  “白、橘、默!”

  白橘默从他怀里“滚”出去,甚至还“放荡无谓”的凑上嘴唇,在他脸颊上吻了下,“晚安,靳廷哥哥。”

  她背过身,脸上笑意却在刹那全无,小脸冰凉。

  厉靳廷几乎要捏碎她的腰肢,他发狠的咬着牙,在她耳边警告:“我老套?哼,就算是老套,也能把你折磨的嗓子哑了!”

  白橘默没回头,只勾起唇瓣,强笑着道:“我等着。”

  男人眯眼,等她例假走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

  第二天一早,白橘默醒来的时候,厉靳廷已经不在身边。

  她趿拉着拖鞋去浴室洗漱时,一抬头,便从镜子中,看见耳朵上戴了一副珍珠耳坠。

  和宁弋送的那副略有不同,这副耳坠,是珍珠耳钉,下面垂着两根流苏,倒也精致简约。

  她伸手,下意识的捏了捏耳垂上小巧剔透的珍珠。

  厉靳廷的眼光,真的不差,不管是在任何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审美见解。

  白橘默洗漱好后,下了楼,厉靳廷正坐在餐桌边优雅的用着早餐,他背后的落地窗浮射进来一抹清晨的晨曦,温暖又柔和的笼罩在他周身,他虽然穿着正式的黑色手工衬衫,却因为那缕阳光显得温润许多,黑色衬衫的袖子随意卷起,露出结实修长的小臂,清瘦但又不羸弱,多一分和少一分都没有现在本身这般恰到好处。

  发自内心来说,厉靳廷是白橘默见过穿衬衫最好看的男人。

  “太太,早安!”薛嫂跟白橘默打了个招呼。

  白橘默落座,“薛嫂,早。”

  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早点,白橘默却忽然一阵恶心,捂着嘴,克制不住的干呕了两声。

  对面的男人,眸子冷厉的瞪过来。

  白橘默连忙道了歉,下了餐桌,直奔洗手间。

  等她恶心完,从洗手间出来时,厉靳廷双手抱臂的倚靠在洗手间门框上,凉凉开口:“你该不会是怀了哪个野男人的种吧?”

  从她回到北城,他虽然抱过她,吻过她,却始终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白橘默勾唇,嘲笑道:“难道学识渊博的厉总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有哪个女人能一边怀着孩子一边来着例假?”

  她想从洗手间出去,却被男人挺拔的身躯拦住了去处。

  厉靳廷眼底的那抹怒意,从昨晚到现在,始终未曾平息。

  他扣住她的腕子,目光凌厉的盯着她,“你跟宁弋做过几次?又或者,除了宁弋还有别人?”

  白橘默仰着小脸,清透的水眸直直盯着他,甚至唇边还勾起一抹淡笑,“记不清了!男欢女僾,我是一个成年人,有过几场鱼水之欢再正常不过,厉总这么好奇我的私生活?”

  厉靳廷捏着她腕子的手,倏然施力,几乎捏碎她纤细的骨头,他将她抵在洗手间的琉璃台边,连气息都是冷薄的,“白橘默,你就这么喜欢作贱自己?!”

  “哈,厉总和形形色色的女人就不是作贱自己,我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倒成了作贱自己?厉总,我们的协议里面好像没说过除了暖床外需要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吧?”

  白橘默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掌心中抽离,一双水眸透着清冷的看了他一眼,压抑着那胸口的窒闷痛意,故作潇洒的离开了梧桐苑。

  白橘默开着自己那辆宝马3系,上了大路,等到了红灯时,鼻腔里滑出一抹温热,她抬头看向后视镜,竟然流鼻血了。

  她用纸巾擦了擦,没在意,从小到大,她都没流过鼻血。

  插画初稿已经定下来,细节也做了修改,所以接下来,白橘默和厉靳廷碰面的机会,应该不会再像之前一样频繁。

  到了恒美,白橘默刚进创意部,便听见一些八卦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下午恒美开高层管理会议,说厉氏要收购咱们恒美。”

  “我可不管谁收购咱们恒美,我只在乎收购后会不会裁员!”

  “哎,我孩子正要奶粉钱,我可不能被裁员!”

  白橘默一边往自己办公室里走,一边留心听着那些七七八八的声音。

  厉氏集团要收购恒美,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按照乔治的说法,DDB分部在北城若是少了厉氏这个大靠山,恐怕根本开不下去,既然已经成了厉氏的寄生虫,厉氏直接收购了恒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是……如果恒美被收购,她和他岂不是更会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白橘默坐在办公室里,若有所思,直到乔治推门进来的时候,才晃神过来。

  “一大早在发什么呆?厉氏要收购恒美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白橘默点点头,“所以这件事是真的?”

  “暂时还没确定,只是厉氏那边有这个意思,当然,恒美这边也有脱离DDB总部的意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