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有狐九尾

更新时间:2020-09-16 06:31:46

有狐九尾 已完结

有狐九尾

来源:落初 作者:笑看花 分类:都市 主角:九尾狐孟婆 人气:

笑看花新书《有狐九尾》由笑看花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九尾狐孟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它可男可女,也可以与青楼女子风花雪月,可以与绝色美女洞房花烛,却不许她看别的男人一眼。甚至指责她是人尽可夫的贱人。它尖酸、刻薄、吝啬还很歹毒。它想吃她又不敢动手。它机关算尽,妄想成仙,却视生命如儿戏的——真小人。打不过它、骂不过它,她就只好逃,因为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属于自己,哪怕世人鄙夷她是个离经叛道的女人……谁知它却掐着她的脖子说:是你,是你把我变成一个只会到处争风吃醋的俗气男人然后又无情的抛弃!他是个单纯无暇,爱摆架子,无敌可爱,记吃不记打的大男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小娘就说克柔长大不是个省心的妮子,看上去倒是挺乖巧的。

不过克柔也有让娘感到骄傲的优点,比如,女红活计。但是男权社会绣女多白丁,纵然技术再好,也只能来来回回弄出那几样毫无新意的东西。

所以克柔觉得一副好的刺绣首先需要一副好的样稿,其次才是好的机杼。因此她才要读书识字,自己设计;更要“赏玩”木匠家什,自己做一架机杼。然而这一系列的举动在当时人们眼中非常离经叛道甚至不能容忍,恐怕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像爹爹这样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并且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在隐瞒娘的基础上。

目送爹爹走远,克柔才径直来到先生的小仓库。

如往常一样沉寂的仓库,弥漫混杂了年代久远积累的腐朽味道。克柔跨过几个破筐朝书架走去,那里经常摆放一些有趣的书,先生既不说要也不说丢,只是任她翻看。

突然木架后传来书本纸张发出的“唰唰”摩擦声,接着又响起几本书相继落地声,似乎看书的人既嚣张又烦躁?

“谁在里面?”克柔人小鬼大,禁步不前立在原地呵斥。

“谁在外面?”一个语气不善的童音半晌才从木架后传来。

“再不出来我要喊人了!”克柔往后退一大步,随时准备跑出去。

“喂喂喂,臭丫头不许喊!”一听此话,那人似乎急了,匆忙走出木架期间还差点被筐绊个四脚朝天。

原来是个小家伙!

克柔松了口气,对方看上去比她小一点,应该不到八岁,个头很矮,比她至少要矮半个头。

这个小男孩带着点婴儿肥十分美丽,双眼弧度清晰精致,瞳仁又大又黑把那本就不算小的眼睛称的更大更有神。

她还从未见过瞳仁这么大这么漂亮的眼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瞳?只是那高高翘着的小鼻子和撅着的红嘟嘟小嘴巴太嚣张,似乎正朝她示威。

不过克柔并未被他震慑,因为对方看上去有点脏。那吹破可弹的小脸上粘着几块类似泥浆灰尘的脏物,尤其是那两只抓书的黑爪子简直和村头掏粪的阿爷有一拼。

不过,最最让克柔不禁鄙视的是对方下身居然只穿裤衩!便暗下猜想他可能是邻村的孩子尿湿裤子不敢回家,愈确定这猜测她就愈加不以为意的转身走人。

“丫头,给本少爷拿条裤子来。”上官小珏颐指气使下命令。其实他非常尴尬,不过幸好目睹他这汗颜一幕的是个以后永远不会见面的乡下丫头。

愣了一下,克柔才哭笑不得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大胆,你区区一个乡下奴才竟敢对本少爷无礼!”

从小到大未被下人拒绝过的他立刻眼梢一竖,同时还用劲挥舞一只婴儿肥的小拳头作势威胁。

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八成疯了!

克柔收回迈出的步子,脸蛋儿抹了一层恼意,整个人又折回男孩跟前,“骂别人是奴才,你也不见得哪里高贵吧?又脏又矮!如果你还想得到别人的帮助请先注意说话的语气与用词。”

说罢,克柔还狠狠的剜了上官小珏一记白眼,却乌拉拉觉得周围空气随着对方骤然垮下的脸色一阵冷凝。

上官小珏原本透白的脸色涨红一片,连喘息都粗了许多,尤其是两只肉肉的小拳头竟捏的咯吱作响,似乎连头发丝都开始冒烟。

“臭奴才,给我收回你刚才说的话!”上官小珏眦着牙从齿缝里徐徐挤出一句话。他最恨被人说“矮”,这可是他的大忌!

说实话,这家伙冷不丁发火的样子还真有点骇人,前提是他如果穿的是裤子而不是裤衩。

克柔一时无措的眨巴下眼,因为她不觉得回敬对方一句“小矮个”有什么不对。谁叫他一口一个奴才,态度叫嚣跋扈,况且她又未说错,他的确很矮呀。虽然大家都说了不好听的话,但至少她说的是事实。

“臭奴才,丑奴才,本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要抓你做苦役,把你卖到边疆去劳改,我,我,我要揍你!”

恼羞成怒的小珏口不择言,整个神情仿佛受到莫大羞辱与蹂躏一般。

“你才臭,你才丑呢!破孩子,穿裤衩,小矮个!”克柔也毫不客气的回敬这个总以少爷自居的神经病。

除了一身臭脾气像少爷,其他地方没一丝共同点。少爷才不会没有随从,少爷才不会穿裤衩,少爷才不会来这种脏烂的破仓库,少爷更不会这么埋汰!

一根忍耐至极点的弦彻底断裂。上官小珏夹带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怒吼声飞奔过来,却在距离克柔一臂之远的地方无法前进半寸。他不曾料到这个外表文静内向,说话无礼难听的乡下丫头竟这么会打架!

只见克柔伸出比小珏略长一点的小胳膊牢牢揪住他的发髻不松手,同时另一只手也拼命阻止对方试图伸来抓自己小辫子的肉爪子。

小珏挣了半天,既够不着克柔的小辫子也救不下自己的头发,又羞又疼终于放下架子哇哇大哭,本就水盈盈的眼睛立刻犹如袭来一场倾盆大鱼,瓢泼的往下落,甚至还滴出一管小鼻涕。

狗急跳墙的小珏伸出两只小肉手反击的掐起克柔胳膊上的肉。

“疼”克柔差点哭出声。

破孩子下手居然比娘亲的还重,皮肉像牛筋样被扯的很长,钻心的疼。但是她觉得如果在这个时候哭会很没面子,便忍住啜泣猛的推了小珏一把。

咚的一声,小珏四脚朝天,刚空蹬一下就发现丑奴才打完人企图逃走,便二话不说爬起来又是一阵扭打。

不多时,克柔便气喘吁吁的一脚踩在小珏肉嘟嘟的小屁股墩上,尤不解恨的踢了两脚才拢了拢头发一把夺多对方手里还紧紧捏着不放的花布条。

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珏,眨巴两下眼终于放开喉咙号啕大哭。他小小的身子从地上晃悠悠爬起来,裤衩下露出的半截小腿儿青了一块并且布满仓库灰尘,连那被揪成鸡窝状的头发也粘了层蜘蛛网。

克柔不屑的瞅了瞅吸着鼻涕号啕大哭的小珏,暗想,打输了居然还有脸哭?

倒霉的小珏本不想理会司青老头与古板先生无聊的交涉,便与可叔、小瞻一起翻后墙打野兔,谁知那破墙好死不死凸出块瓦片直接刮裂他的裤子!他上官小珏堂堂九少爷岂能穿开裆裤,只好穿裤衩躲在又脏又呛鼻的仓库想对策,谁知道竟碰上这么一只力大如牛的疯丫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