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相公:妾身有礼了

更新时间:2021-01-12 08:10:45

总裁相公:妾身有礼了 已完结

总裁相公:妾身有礼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凤衔杯 分类:都市 主角:凌子轩苏婉柔 人气:

火爆新书《总裁相公:妾身有礼了》是凤衔杯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凌子轩苏婉柔,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从古代被雷劈到现代的弃妇,一个霸道又专情的总裁,天雷勾地火的初遇,他他他,他竟以为她是个小姐!小姐?苏婉柔眨巴着亮光闪闪的大眼睛,满心里犯着嘀咕:这位公子,妾身早已经不是小姐了……不是小姐“了”?凌子轩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的女子,一时间风中凌乱。这位姑娘,你下海下得可真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她不太知道应该怎么样讨凌子轩的欢心,不过这么低的姿态,想来总该还是没什么错的。果然,凌子轩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的双手却敏锐地感觉到他那僵硬的后背开始有了软化的趋势。

周菲菲心中大喜,嘴上却自责地说:“都怪我不好,凌总可千万别生我的气,这样对身体不好的。要不这样,你打我两下,或者骂我两句都好,只求你不要把气闷在心里……”

凌子轩还是沉默。周菲菲心中开始打鼓,该不会是这招没有效果吧?没效果倒还是算可怕,但要是正好起了反作用,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她还在犹疑,凌子轩却忽然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醉酒后显得有些沉重的身躯整个儿压了下来,看向她的眼神漆黑深沉,声音带着些性感的沙哑:“打就算了,惩罚还是必要的。”

终于成功了!周菲菲在心中长出一口气,嘴上却哀怨地配合着他:“呜,不要啊凌总,我好怕……”

凌子轩冷然一笑,根本没理会她的话,伸手去床头取了个枕头过来,却在拿到枕头的一瞬间变了脸色。

微闭着双眼的周菲菲察觉到不对劲,赶紧睁眼里,却见凌子轩一言不发地对着枕头发呆。她心里着急,不由自主地低声唤:“凌总……”

这种时候她也还没忘了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哀怨一些,无助一些,以便于激起对方的某些情绪和反应。谁知凌子轩压根就没理会她这一茬,拿着枕头发了半天的愣,忽然直起身子来,一言不发地开始穿衣服。

周菲菲顿时愣住了。她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前一秒钟还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停止了?凌子轩的脸色是一如既往地不可捉摸,周菲菲慢慢开始害怕起来。

他该不会……要对她做什么可怕的事情吧?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惹得他生了这么大的气?

周菲菲的脸因为害怕而变得苍白,凌子轩却压根就没再看她一眼,快速穿好衣服,一言不发地转身扬长而去。房门在她面前砰地关上,周菲菲的脑袋瞬间进入当机状态。

……走了?为什么?

她发了半天的呆,才像忽然反应过来似的,尖叫一声,抱住双臂跳了起来,随手扯来被凌子轩丢到床边的浴巾,也不顾什么得体不得体了,赤着脚冲过去把门打开,看了半天,确实是不见了凌子轩的身影。她又冲到窗户前,哗地拉开窗帘向下一看,果然见凌子轩的车缓缓驶离了酒店。

搞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周菲菲无助地跌坐在地上,脑子里乱哄哄地不知该想些什么,眼睛下意识地瞟向了放在壁橱里的包。

那里面放着一条染了鸡血的小内内。现在看来,那就像一个笑话一样,因为永远也派不上用场了。无论她想用那个东西来得到钱还是得到宠爱,都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凌子轩是什么人,她还是清楚的。

汽车尾灯射出的光柱圆润地在黑夜里划了大半个圆,映出了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龙庭大酒店。

坐在车里的凌子轩很烦躁。天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一看到枕头上写着龙庭大酒店,脑子里竟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小女人的影子!不行,关于那个女人的事,今晚要好好问问乔易玲。即使她没有身份,但她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床上?

他忽然想起,好像自己并没有对乔易玲提到过那女人的诡异出现方式。龙庭酒店的保安工作他是信任的,所以更加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件奇怪的事情。

“少爷,到了。”司机在前面轻声提醒,凌子轩这才注意到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庄园别墅里。

看来自己确实是昏了头,居然对停车都没有概念了。凌子轩重重地出了口气,一转头就对上了乔易玲的脸。

“详细说说那女人的事,我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关上卧室的门,凌子轩脱下西装往外一丢,乔易玲精准地接住挂好。然后凌子轩很随意地坐到床上,看着乔易玲说。

乔易玲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她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在心里把调查得来的资料进行了整理,有条不紊地向凌子轩汇报了一遍。当然,因为苏婉柔没有身份,手下所能查到的资料也有限,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酒店,什么时候出现在医院云云。

这回凌子轩倒捕捉到了重点:那个名叫苏婉柔的小女人——他居然到今天才知道她的名字——在来到庄园别墅之前,跟贺妍接触过,并且乘坐的是贺妍的车!

一丝冷笑从凌子轩嘴角缓缓逸出。这是贺妍的新花样吗?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龙庭酒店的房间外面,贺妍出现的时机是那么地巧了!

哼,这女人疯了吗,为了得到他,要如此不择手段?竟然会想到送个女人上门这种愚蠢的招数,难道说她准备二女共侍一夫?不过,他没兴趣关心这种问题,他现在所要考虑的唯一问题是,那个小女人竟然敢骗她,她是不是活腻了!

“少爷,我觉得她……”乔易玲观察着凌子轩的脸色,暗想现在应该不是把“穿越”这种故事讲给他的最好时机,所以她及时收住了口。

“她现在在哪儿?”凌子轩没有理会她那半句话,只是冷冷地问。暴怒的他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别的问题,虽然总是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对乔姐说,但是该死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那小女人抓过来!

乔易玲心里浮起深深的担忧。她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少爷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只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一定不会是好事。上天保佑,苏婉柔这孩子如此单纯,就别让她再遭什么劫难了吧。

看着凌子轩离开房间的背影,乔易玲只觉得这事情似乎已经脱离轨道了。

苏婉柔做了一个梦。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做梦。梦里,她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那恶形恶状的婆婆、每时每刻的压抑、迫于无奈的被休似乎都已经离她远去。她每天纺织,洒扫,监厨,偶尔到院子里放放风筝,享受着作为女人最简单的幸福。

这样的日子,是她久远以来最强烈的心愿吧。她甚至因为这个梦境而绽出了由衷的微笑。风筝在天上越飞越高,她快乐地奔跑,看着那越来越小的黑点,渐渐由微笑变成大笑。

是那样开怀的大笑。记忆中,她最后一次拥有这样的笑容,应该还是在娘家的时候吧?自从嫁入唐家,她就再也没机会这样笑了。

梦里却没有男主角。这样开怀的梦,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笑着笑着,忽然一切都变了模样,凶恶的婆婆再度出现,大声斥责她不守妇道,蛮横地架住她的胳膊向外扭推。她惊惧而且愤怒,待要反抗,浑身上下却使不出半分力气,眼睁睁地看着她把自己推出大门外!

她尖叫着,猛地睁开了眼睛,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大跳。

确实有人在拉扯她的胳膊,但不是她的婆婆,而是那个同样恶形恶状的凌先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