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逝爱

更新时间:2021-05-15 09:57:17

逝爱 连载中

逝爱

来源:九库文学网 作者:妮花 分类:都市 主角:安君泽季霖森 人气:

《逝爱》是妮花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逝爱》精彩章节节选:安君泽和季霖森是青梅竹马,心里一直喜欢着安君泽的季霖森,把安君泽当作自己的全部,整个世界。可在安君泽的心里,那个最爱的女人是兰西。他分不清他到底喜不喜欢季霖森,对她的那种感情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现在他只想等季霖森醒过来,再清楚事情的真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声呼啸入耳让季霖森昏疼发胀的脑袋逐渐清醒了过来,窗外一片漆黑,此刻是黎明前的黑暗,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忽明忽暗的亮着,这里是早已被废弃的工厂,四周更是荒无人烟的野岭海崖。

逃出去,是季霖森此时唯一的念头。

看守人已经不在了,这里仿佛被人遗弃了一般,一切都太过可疑了,季霖森下意识的想要快些离开这里。

可是她的腿却格外的不听使唤,她忍着腹部和腿上的剧烈疼痛,艰难的向前走着,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印。

冷风肆意的灌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季霖森记得今天只是与安君泽一起陪着兰西去试婚纱,然后就有一群人冲了出来,安君泽与他们撕打在一起,兰西却突然被抓住了,然后她扑了上去……

对了!他们人呢?季霖森停下步伐,甩了甩脑袋,凭着记忆去他们失散的地方寻找着。

“君泽!”季霖森小声呼唤着,心跳莫名的变快,他还好吗?如果他出了事,自己是会疯的,她不能没有他!

无论季霖森怎么呼唤,回应她的只有风声,风拍打铁板的声响让她莫名的害怕着,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初分散的地方,她记得他们是被强行分开的。

本就忽明忽暗的光线,让有些近视的季霖森看不清太远的前方,她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恐惧蔓延在她的心中。

季霖森感觉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蹲下去的瞬间光线突然亮了起来,“啊!——”

被惊吓的季霖森不由得跌坐在地上,地上是一个倒在血泊里的人,他死了吗?那个人正是绑架他们的人。

她强行定了定心神,开始慌乱的寻找着那熟悉的人影,以至于忽略了背后,渐渐苏醒的人。

没有找到他们,反而安心了许多,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身后突然感觉到异样,季霖森快速的转身看到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竟然站了起来。

“该死的安君泽!”那人满脸戾气的看着她,额头上还不时的流着鲜血。

他说安君泽,那是不是他们平安无事了?现实没有给她太多思绪的时间,那人眼眸之中的戾气让她意识到不跑的后果很严重。

顾不得腿部的疼痛,季霖森凭借着求生的本能逃跑着,幸好那个人也受了重伤追起她来也是十分费力。

工厂外是荒凉的山岭,她的身后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失血过多的季霖森,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逃跑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近。

她想尽可能的离那个人远点,心中祈求着安君泽能快点出现。

“你跑不掉了,安君泽救走了那个女人,无情的抛弃了你,哈哈哈。”鲜血横流的脸,笑起来时是格外的狰狞可怕。

“不会的,他不会的!”季霖森的内心排斥着他的话,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安君泽只是不知道她在哪而已,他一定不会抛弃自己的。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当时是你离他最近,可是他却抛下了昏迷的你去救那个女人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季霖森摇着头,脑袋因为替安君泽挨了一棒,有些生疼刺心。

“呵呵,别怕,我帮你看清事实就好,我会告诉他你在我手上,看他会不会像救那个女人一样不要命的来救你。”

他带着得逞的笑容靠近着,季霖森已经没有力气逃跑了,失血过多后脑袋已经快要不清醒了,此时耳边传来了浪潮的声音,身后是悬崖峭壁。

“想要用我去威胁君泽?做梦去吧!”

纵身一跃的瞬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勇气,或许是没有自信去面对他的冷漠,毕竟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自己。

浪潮的声音越来越大,海水的咸味与鲜血混织在一起,季霖森平静的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天空,那个爱了十五年的男人,她奉献了一生的挚爱,换来的只是被他遗弃。

医院——

季霖森安静的沉睡在病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睡着的样子很安详,旁边的心电图微弱的跳着,安君泽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他的五官立体且身材修长,有着天人之姿的他看着季霖森的表情很复杂,复杂到分不清是爱还是恨。

片刻之后,医生带着护士进来了。

“她怎么样了?”他问着,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仿佛躺着的季霖森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关的人。

“命是保住了,只是……”

“这就够了。”安君泽听到这句话后,就拿起自己的手工定制西装离开了。

安君泽的一生中最厌恶的就是被威胁与欺骗,那些企图利用兰西威胁他的人全部被他送进了监狱,可幕后黑手的证据却都指向了季霖森。

安君泽坐在车内,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烟,那一天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他舍近求远救走了最危险的兰西,赶回去时正好目睹了季霖森跳进了大海,有那么一瞬间他停止了思考。

有些答案他已经看不清也不知道了,只是伤害兰西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那怕那个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也不行。

老天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悲惨而变得仁慈,雷雨突袭,洗礼着这座城市,还有做着噩梦的季霖森,她在睡梦中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暴雨声掩盖住了她来自噩梦中的哭声。

“轰——”九月落雷仿佛要撕破苍穹,马路上只剩下零散的人们,暴雨之中,没有人在意停在医院门口的那辆劳斯莱斯里面坐的是谁,只是偶尔用羡慕的目光打量一下那辆豪车,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忙碌,那么的自顾不暇。

…………

……

阳光的味道与消毒水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季霖森的意识逐渐清醒,她拼命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光束中的尘埃。

大脑空白一片,努力回忆着之前的事,随之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安君泽为了兰西,理所当然的抛弃了她,她曾认为那怕是单相思,自己的爱情也是美好的,可美好的东西破碎了,却是痛不欲生。

门扉有了开启的痕迹,安君泽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穿着笔直西服的他与病房真的是格格不入。

“你醒了?”安君泽的声音依旧充满着磁性。

她点着头,过去面对他时,总有一份悸动,只是那份悸动究竟是种什么感觉却回忆不起来了,剩下的只是一片麻木。

“兰西这次能没事,还真的是谢谢你了?”

“你的谢谢,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安君泽带着危险的气息靠近着季霖森,他的目光很冷,似乎比深海的寒冷还要冷。

她多想问假如换作是我,你会像对兰西那样对我吗?可惜她却说不出口。

“为什么不说话了?你在害怕什么?”安君泽按住了季霖森的头,此刻他们的眼眸里只有彼此,安君泽正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那是一种名为愤怒的可怕情绪。

“从你一进来就言有所指,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我失去耐心之前,你最好如实交代,不然我的手段你知道的!”

“交代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以前文文弱弱的样子果然是装的,现在才是你本来面目吧?”

安君泽落寞一笑,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复杂到季霖森看不懂,他甩开季霖森时,她的后脑勺因为惯性碰撞在了墙上,很疼。

“看在兰西没有出事的份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吗?”

“你什么意思?”季霖森感觉呼吸有些难受,明明受伤的人是她,为什么却要面对这些莫虚有的指责?

“如果换作从前,我还真会再被你这样的演技给骗了,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会再受到你任何的欺骗了!”

“骗?!我这辈子问心无愧,没有做过的事我不会认,我……最不可能欺骗的那个人就是你!”冰冷的液体滑过她的脸颊,心中隐隐约约有些刺痛。

“季霖森,你这是在挑战我的极限吗?”安君泽隐忍着巨大的怒气,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再被这个虚伪的女人给欺骗了,他的拳头紧紧的握住,蓄势待发。

季霖森轻轻一笑,直视着被泪水模糊不清的安君泽,铿锵有力的一字一句的说着:“我!问!心!无!愧!”

“季霖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