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日之血色獠牙

更新时间:2020-04-18 14:07:41

抗日之血色獠牙 连载中

抗日之血色獠牙

来源:落初 作者:江南狂少 分类:军事 主角:赵飞赵宏飞 人气:

主角是赵飞赵宏飞的小说《抗日之血色獠牙》此文是江南狂少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苍狼,群雄中的王者,有着狠厉狂野的威武!夜半月升,群兽皆恐于黑暗的阴冷,无声沉寂,只有王者苍狼,无畏的啸月登峰,扫尽群雄,袅瞰苍穹!这是王者的故事。从几十名难民开始,一路厮杀,到最后形成一支有现代化色彩、多兵种组成的强大部队。他们漏出獠牙、化身利剑、横扫一切来犯之敌!(QQ交流群:43193881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冠儒回到家中,林小雅一直坐在饭桌前等待父亲。

林小雅见到父亲后迅速起身,不小心把凳子碰翻在地。

“父亲,婚姻解除了吗?”

“没有”

林冠儒假做失望,这样女儿会好受些,他接着说道:“赵镇长有意解除,可后来……咳~赵宏飞回来了,他死活不肯解除。”

林小雅听完后低头一脸的失望,可林冠儒内心倒是不觉得失望。他走到饭桌前坐下,道:“好了,小雅陪父亲吃饭吧。”

“爹!你真的要把你女儿嫁给那死胖子吗!?他长的丑不说,还是个恶霸、无赖!当初我留学日本、学空手道全是为了他。父亲非要女儿嫁给那恶少,女儿一定会杀了他的!”

林小雅沉默片刻后,突然将满满的怨气一口气发泄出来,甚至语气中带有对父亲的怨恨。她认为林冠儒为了报恩,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做筹码。

林冠儒背对着女人,低头亏欠道:“小雅,你不要怪父亲。没有赵大哥就没现在的我,更没有你的存在。这是我们欠人家的。”

“那我宁愿嫁头猪,也不要嫁给那死胖子!”

林小雅气呼呼扶起凳子坐下,然后将身子扭开,背对着父亲。

林冠儒语重心长道:“小雅,今天我见过赵宏飞,感觉他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有股子正气。还有,下午在街上他竟然出头帮那些川军,说话慷慨有力,正气凌然。你爹以前是军人,在他身上我竟然看到了军人的影子。”

林小雅转过身子,怒道:“爹,你就不要再为那混蛋说好话了,我今天也见到了那头死肥猪。他狗改不了吃屎,他,他没救了!下午,他还当街调戏你女儿,扬言要烧别人全家。如果你不把婚姻取消了,我就~就离家出走!”

林小雅字字带着怨气,她对赵飞已经恨之入骨。也难怪她不恨以前的赵宏飞,自己的人生彻底被他给打乱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

林冠儒知道女儿耍起了大小姐脾气,只会没完没了。

晚上,赵家。

原本赵飞安排体能训练,还有训练家里的十几名护院。可这次他没有,而是去找了赵元发。他想知道这老爹的过去,还要赵家和林家的关系。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赵元发吃过晚饭后,一句没说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老爹!”

吃晚饭的时候,赵飞就发现赵元发神色不对,于是直接冲进了书房,也许有意外收获。

果不出其然,赵飞发现赵元发正对着书桌上的一件中校军官服发呆,那神情一,看就是在缅怀往事。

“你个兔崽子,进门不知道敲门吗!?”

对赵元发的斥责赵飞不以为然,直接走到书桌前看着那军服,问道:“这是以前北伐军的军官服,老爹你不会是……”

“臭小子,病了之后懂的还真不少。”

赵元发话里有话,然后带着一点豪气道:“小子,第一次看到它吧?没错,你老子我以前就是北伐军的人!”

赵飞不感到惊讶,他已经猜出了一二。

“老爹,可以告诉我你以前的故事吗?还有林叔。只要当过兵,身上有些东西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赵飞的话却叫赵元发差异,在赵飞身上又何尝感受不到那种东西呢?军人的眼神、军人的气魄,赵元发只是隐忍不说罢了。大病之后,在儿子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真的难以解释。

赵元发舒了口气,开始述说往事。

以前他确实是名军人,还是著名铁军第四军中的一名营长,跟随张发奎将军南征北战。也许北伐的经历是赵元发一生中最大的荣耀。

见赵元发有点感伤,赵飞笑道:“后来怎么来清水镇了,还当了一个好色的老镇长?”

“怎么跟你老子说话的,没大没小。”

赵元发指责完,问道:“知道“南昌暴动”吗?”

赵飞点了点头,他知道赵元发指的是“南昌起义”。那次起义,起义军带走了张发奎一半的部队。就连张发奎的卫队也起义了,在火车上差点把张发奎给活捉。

赵元发神色有点异样,接着道:“在暴动前夕,张发奎将军已经知道了暴动的事情。于是引叶、贺二人前往庐山开始军事会议将其抓捕,没想到消息被人泄露了。后来才知道泄露消息的正是张将军最信赖的叶参谋长。”

赵飞有点不明白,问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赵元发摆了下手,道:“后来共匪立即暴动了,张将军难脱其责,带着我们南下阻击暴动的部队。在战斗中我身负重伤。”

赵飞抓住机会又开起赵元发的玩笑,道:“呵~然后你就离开了部队,来到这里当了一个好色的老镇长。”

这次,赵元发没理会赵飞,他只是摆了下手,失落道:“那是后来的事情。粤军和桂军矛盾加深,正当我们和桂军打不可开交的时候,那姓叶的参谋长趁广州兵力空虚,带着第4军教导团再次发动暴动,张将军无奈被迫引咎辞职。再后来,我们和李宗仁的新桂军作战失败,我们师长许志锐战死,被迫逃往江西,随后去南京投奔蒋委员长。老爹厌倦内战,就跑到这来当了个好色的老镇长。”

赵飞听完后内心不由的发出感叹,又是北伐、又是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甚至有的历史自己都不知道,真是个传奇的老爹。

人各有志,之后确实是大内战,有中原大战,以及对红军的五次反围剿。

现在跑到这山清水秀的清水镇,当个无忧无虑的小镇长,正是赵元发的另一种智慧。人和人的追求不同,信仰不同,自然选择的道路不会相同。而世间的是是非非,对赵元发而言已经不这么重要了。

通过这次谈话,赵飞对赵元发态度开始改观。他不再是极品老爹、流氓老爹,而是有些传奇色彩的军人老爹。

半天后,赵飞道:“我以前是个恶少,林小雅我今天见过,美的不像话。不过我没这么肤浅,如果我减肥成功,改过自新,她还是讨厌我,那就解除婚约吧。我就一点不明白,今天我看林叔的语气,他很想将他的女儿嫁给我。为什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元发也不想隐瞒,坦言道:“他是想还债。你林叔以前是我的参谋,虽然是上下关系,但我们情同手足。战场上,我们一同经历血雨腥风、面对枪林弹雨、彼此生死与共,那军人情怀你是不会懂的。我刚说过我受了重伤,那就是替你林叔挡了子弹。”

赵飞听完很是感动。战友情是超越友情、亲情的一种特殊情感,尤其是在这种战争年代,那情感更为珍贵和特殊。

赵飞也是军人,也经历过无数的战斗。可赵元发说的没错,他不懂,他无法真切的去体会那种情感。战争年代与和平年代的军人,战友之间的情感截然不同,他们随时伴随着流血、牺牲。

“老爹,也许我真的不懂,但以后我会懂的。”

赵飞在暗示赵元发自己将要离开,投入这场战争的洪流之中。赵元发抬头注视着赵飞,眼神充满着复杂,问道:“宏飞,难道你想参军?”

“国难当头,身为男儿理当保家卫国。侵略者已经打家门口了,他们烧杀抢掠、辱我姐妹、杀我同胞,我必须得战斗。”

言词虽然慷慨有力,可赵飞的语气却十分平淡。儿子死而复生,不久又要奔赴战场九死一生,这对赵元发来说是种残忍。

赵飞低下了头,回避了父亲的眼神,道:“老爹,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我心意已决。这是一种使命,我无从选择。”

赵元发惊讶的眼神看着赵飞。他发现这儿子完全变了,完全就是两个人。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因为自己的儿子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当初自己从军,也是抱着救国的信念,后来不想内战才离开军界。单就这一点,赵飞就很像自己。

赵元发道:“你可以参军打鬼子,但是绝对不能参军皖南的新四军。”

“为什么?”

“自己想。你给我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赵飞松了口气,转身离开。赵飞走后,赵元发失魂落魄的坐到椅子上,呆呆的望着那旧式军服,心情久久不法平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