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蝶与谍

更新时间:2020-08-30 06:45:19

蝶与谍 连载中

蝶与谍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曹宁 分类:军事 主角:周林胡克 人气:

完结小说《蝶与谍》是我是曹宁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林胡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戴笠:“你要多弄点情报给我。”周林:“这是日军进攻长沙的军事计划,换一百万大洋!”李克农:“有叛徒告密,日本人知道我们共产党有个蝶在他们身边。”周林:“小风浪翻不了船。这次有一百万大洋给组织。”他是日伪“特务处”处长,又是国民党的上校军衔的情报员──谍,但他真正的身份是共产党的高级情报员──蝶!已创建《蝶与谍》群:626830243建议,意见,批评,指教,心得,交友,可进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侦缉处忙的是一塌糊涂,到处都是电话声、喊叫声。

周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自己丢在了椅子上。

此时此刻,周林的心象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不知出城之后,交易是否顺利?田中小树不会生什么妖蛾子吧?

舅舅是否安全撤离了?路上是否安全?

“组长!”门被推开,露出了一个光脑袋。

“光头啊!进来吧!”周林躺在椅子上,脚跷在桌子上,斜睨了眼门说道。

光头点头哈腰地进来,端起周林的杯子,去水瓶处帮着添水。

周林接过光头递给的茶杯,喝了口茶水,示意光头坐下。

光头讨好的笑着坐下,刚要说话,周林却丢过来一包香烟。

“拿去抽!”周林点了点烟说。

“谢谢组长!”光头急忙撕开包装,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他那一口吸的,吸掉了四分之一的香烟。

光头叫张志强,是周林小组的组员。也是跟周林最贴心的人。

“组长,你知道吗?”回过神来的光头问。

“什么事?我也是刚来上班。”

“共党的情报头头来了明珠市。”

周林将脚收回站起来:“我怎么不知道?没人通知我呀。”

光头生气的说:“他们瞒着我们呢。我们侦缉处抓获了一个共党的联络员,审了一天一夜,最后将他老婆带来,他才开口。”

“都交待了?”周林漫不经心的问。

“交待了!他是明珠市地下党的交通员,据他说,延安来了个大干部,是来见那些华侨的。”

“见了吗?”

“见了!而且华侨昨天都已经走了。”

“那共党大干部呢?”周林担心查到莲花弄。

只要查到了莲花弄,就会有人怀疑那面垮塌的墙。

“见完华侨后,共党大官就失踪了。”

周林:“去哪里了?”

“不知道!连他们的明珠市委都不知道。他们也在找人呢?”光头笑了。

“共党明珠市委的地点那个变节者应该知道吧?”

“知道,他今天中午开始交待的。下午三点钟,向华带着二分队跟着日本宪兵队已经行动了。”

周林气愤道:“又是二分队,怎么好事都让他们全占了。”

光头也气愤道:“我们一分队就没有这好事。怪只怪我们的分队长太软了。”

周林一拳打在桌面上:“要是老子是分队长,向华是哪里凉快去哪里呆去。”

光头伸过头:“组长,我可是听到了消息,上头决定让你当一分队队长。”

“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比我还清楚?”

光头:“是处长秘书说的,今天中午,安排二分队去执行任务时,你的那个叔叔山田机关长让处长安排你当一分队队长的。”

“不要瞎说,有好事,我一定不会忘记只弟们的。”

“谢谢组长!不,谢谢队长!”

周林看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半,他要回去等电话。

“光头,我回去休息了。有事情打我电话,知道打哪儿吗?”

光头给周林递过衣帽:“知道!暗室。”

周林拍拍光头的肩,离开了侦缉处。

到了暗室,时间是三点五十分。

周林坐在沙发上,掏出香烟放在嘴里。

掏出打火机点火,可怎么也打不着,气得周林将打火机丢在垃圾篓内,想了想,又将口里的烟也丢进了垃圾篓。

“叮咛……”

茶几上的电话响了,吓了周林一跳。

他扑过去,深吸一口气,拿起了电话。

“先生,请问你要河豚鱼吗?我们刚打捞出水的,十个大洋。”

周林怒吼一声:“小赤佬,骗鬼去吧!河豚还在过冬呢。想骗老子?没门!”

说完,放下了电话。

然而放下电话的周林开心地笑了!舅舅已经安全了!

放下心来的周林,正准备出门。

电话铃声又响了,他回身拿起电话:“哪位?”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周畅的声音:“林弟,是我!”

周林马上正经道:“队长……”

“我说过多少次,侦缉处外面叫我哥!”

“是!哥!你不在处里?听说今天可忙呢。”

“扑空了!我们的人去的前两个小时,他们都跑了。”

“是扑空了?还是假地址?”周林探口风。

“确定是扑空了!要是早三个小时知道地址,就是一锅端了。”

“可惜了!”周林叹息道。

“过来陪我吃饭,春香楼。”周畅的口气表示,他的心情不好。

“遵命!二十分钟到!”

放下电话的周林并没有急着出门,而是将这一天的情况,好好的理了理,没有自己没有什么问题后,才出门开车,向春香楼驶去。

到春香楼的时间,刚好用了二十分钟。

周林来到了三楼豪华包厅门口,正看到了周畅在喝茶。

周畅招招手,周林便来到周畅对面坐下。

“看样子,大哥有不开心的事?”周林掏烟,发现烟和打火机都没带,便拿了周畅的烟和打火机。

“还不是今天的行动,抢功劳的时候,行动处和情报处比谁都凶,可扑空之后推缷责码,都将责任推给了我们侦缉处。”周畅把桌子拍的“叭叭”直响。

“凭什么啊?”周林狞着个头问。

“他们都说,如果我们早三个小时告诉他们,共产就一个都逃不了。”周畅说到这,再没发火,郁闷地坐了下来。

“谁不知道共产党比军统中统难对付!我们还能撬开共党的嘴,换他们来,可能现在还耗着呢。”周林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生气了!幸亐你上午带人干掉了四个共党,为我们侦缉处挣了口气。”周畅端起酒杯:“来,为上午莲花弄的成功,干杯!”

周林一口干尽:“大哥!这人运气来了门板也挡不住。我去时,没保多大的希望,做好了空跑一趟的准备。谁知一冲进了大门,几声枪响,看到我们的人倒下了,我就知道撞大运了。”

“是啊,向华到现在还在后悔,说早知这回事,就不推给你了。”周畅眯起眼睛。

周林哈哈大笑:“原来是他不要的功劳,赏给我了。我说他平时象个猴子,不,比猴子还精,怎么突然变成猪八戒了?”

周林的话引得周畅笑了起来:“他一直想升副处长,可没有出色的功劳。如果莲花弄的功劳到手,他就十拿九稳的是副处长了。”

“这种小人?如果他当了副处长,大哥就不那么稳了。”

“是啊!所以我向山田机关长提议,提拔你担任一分队队长。”周畅说的话象真的一样。

如果不是提前从光头的口中知道了消息,周林可能真的被周畅的表现所迷惑。

但周林还是当真的一样:“谢谢大哥提携!一句话,大哥指哪我打哪!”

周畅端起酒杯:“明天早辰上班,你就是侦缉处一分队分队长了。恭喜你!”

周林一口干尽:“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杯酒中。”

周畅吃了口菜,看着周林给他倒酒:“有时间,碰到了山田机关长,多帮我美言几句。”

周林拍拍胸脯:“这礼拜天,我可能会去见他,老娘让我送点寿司给机关长。我一定将大哥的难处向机关长说清楚。”

“好!”

这时,包间的门开了,周畅的秘书小林进来了。

看到周林在,他动了动嘴巴,没有开口。

“什么事?这里没有外人,说!”周畅瞪了林秘书一眼。

“处长,刚刚得到消息,中统的人今晚会向周组长动手。”

周林一听,筷子掉在了桌子上。

“弟弟!”周畅关切的喊了声。

周林回过神来:“大哥,帮我一个忙。”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周畅爽快的说。

“请将我父母接到周家大院。”

“行,我马上安排,并安排人保护他们。”

“不用了,我已经安排了地方,人已经接走了,并有人保护。”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包间里的三个立即立正站好。

“机关长。”三人敬礼。

山田挥挥手,其他的人都退了出去,包间内就剩下三个人。

山田坐下,看了看周林:“你现在在国民党和共产党那里都挂了大号了。”

周林大声说道:“挂了就挂了,让他们来吧!只要我父母安全,我才不怕他们。”

山田赞赏的点头:“我知道,你现在最大的软肋就是你的父母。有什么计划吗?”

“我担心他们奈何不了我,报复我父母。”周林的脸上露出了着急的神情。

“让他们回日本去。”周畅出主意。

“不行,回日本,说不对还会给我外公外婆带去危险。”周林一口否定。

山田想了想:“一,不能留在支那,他们的暗杀会没完没了。二,日本不能去,那样他们还是会派人去的,对老师有威胁。三,只能选一个第三国,暂时在那里躲避一阵子,等风声平息了再回来。”

“去哪个第三国呢?”周林抓了抓头。

“德国和美国。”山田提出了意见。

周林走了两步:“德国正打仗,不安全。而且我父母不懂德语,生活很困难的。”

山田同意:“那就去美国,你父母都会英语,很快会融入社会中,让他们找一个地方隐居起来生活,就算中统共产党的人去了美国,也很难找到。”

周林松开了眉头:“我去租界找那个美国汽车商人。上次他被土匪绑架,还是我带人将他救出来的。如果他不帮忙,除非他不想在明珠做生意了。”

“对,这是个好办法!只要他还想在明珠做生意,就必须安排好大伯和伯娘。”周畅赞同道。

“去美国的费用够吗?”山田盯着周林。

“山田叔叔,我也不瞒你,我做了些生意,赚了些钱。够我父母在美国生活三五年。”周林不好意思地说。

山田板起脸:“你那坑蒙拐骗的生意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考虑到你父母的生活,我早就批准他们抄你家了。”

“林弟,缺钱怎么不说?有哥哥在,不会让你缺钱用。这样,伯父伯娘去美国,我出十万美金。”周畅急忙说。

山田笑了,他的意思周畅懂了。有十万美金,在美国可以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方便的话,让老师师母也去美国。

“三天后,有一艘去美国的邮轮。你明天去找美国人,让他出面订船票,你不要出面,以防消息泄漏。还有这件事不能再有人知道。”山田看了看周畅。

周畅发誓:“我就是睡觉也闭着嘴!”

“好啦!这事安排好了。说下一件事,今晚的行动安排。”山田端起桌上的酒杯闻了闻。

周林马上说:“我去要清酒。”

说着,周林走出包间,对包间外面的小二招手。

“周公子!”小二忙小跑上来。

“上最正宗最好的清酒。”周林挥手,让小二快去办。

很快,小二端酒上来,周林拿出一个酒杯,倒了一杯清酒,让小二喝了下去。

三分钟后,小二没事的走了,周林端着清酒进了包间。

山田喜酒,这是周林从母亲那知道的。

外人不知,因为在外面,山田从不喝酒。

周林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当山田的面喝下:“山田叔叔,这家有正宗的清酒,我母亲来这买了几次。”

山田拿起酒盅,倒了一杯喝下:“嗯,真的很不错!他们哪来的这酒?”

周林轻声说:“18师团里面流出来的。”

山田知道了,没有再说酒的话:“今晚的计划是不能出动皇军,全部由你们侦缉处来办。如果人手不够,可以让情报处和行动队的人参加。”

周畅想了阵:“机关长,不必需要帮忙。我侦缉处包园了。”

周林:“对,我来做饵,一路张扬地回家,一分队的人全部埋伏在我家里。”

周畅接着说:“我带二分队在外面合击,三分队在再外面五百米处支援。只要他们来了,就让他们永远的留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