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当风秉烛

更新时间:2020-03-26 08:05:52

当风秉烛 连载中

当风秉烛

来源:落初 作者:老箱子 分类:军事 主角:徐承志田中 人气:

火爆新书《当风秉烛》是老箱子所创作的一本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徐承志田中,书中主要讲述了:当选择了潜伏的这一条路时,路上会有许多人牺牲。他们如同一根蜡烛被举了起来,迎着风,照亮这条路、这片每一寸土地,让后来者不断前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你明天再来一趟徐家,找温先生要请帖。”田中少佐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地说道。

闻言,夏今雪面露尴尬之色,难为情地说道:“田中少佐,这合适吗?今天我就是来找温先生定做衣服的。”

“我觉得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说法。”田中少佐说道,“你今天能来,那明天来不也是可以的吗?”

这话都已经被田中彦介说了出来,夏今雪也不好继续摆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只好说道:“也对,今天看起来是无法给温先生量体了,那我明天再来好了,多谢田中少佐的建议。”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把自己的东西都给收拾好,之后急匆匆地与温远渟和田中少佐道别,便离开了徐家,完全没有半点想停留的意思。

只是田中彦介一直看着夏今雪,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时,他才与温远渟说道:“温远渟,你家怎么没了曲乐?我可是记得你最喜欢听曲乐的。”

话音刚落,温远渟脸色变得有些阴沉,无奈地说道:“你不知,奏乐的师傅说他家中最近有事,来不了徐家,已然和我请假半个多月了。怎么?难不成田中少佐你想听曲?”

随后,温远渟似是意外、惊讶地说道:“不过我没想到田中少佐你居然如此细心,连奏乐的师傅离开徐家的这件事情也发觉了。”

此话说得十分好听,可田中彦介却一点都不给温远渟这个面子,直接道破,“温远渟,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本就喜欢听曲,尤其是你们古代的曲子。可自从我进来却没有听见曲子的声音,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当他说完的时候,也是微微观察着温远渟的表情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只是温远渟的表情,在他看来依旧是坦荡荡的模样,心中泛起了异样的情绪——不知是失望、可惜,还是松了口气,亦或者二者皆有之。

“田中少佐言之有理,可田中少佐这一次是多心了。”温远渟轻笑道,“奏乐的师傅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他是我义父的同乡。”

田中彦介听见温远渟的话,好奇地说道:“同乡?”

“奏乐的师傅姓叶,叫叶勤学。我们平时都是叫他叶师傅。”温远渟解释道。

话一说完,田中彦介了然,说道:“原来如此,看来确实是我多疑了。”

“田中少佐来徐家是有什么事情吗?”温远渟微微一笑,似是好奇地询问道。

而这一次田中彦介并未隐瞒什么,直截了当地说起了自己来徐家的目的。

“是这样的,一个月之前,截到了一封来自于代号凌霄的密电,在这之后,这凌霄突然音讯全无。我怀疑这凌霄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一直处于静默状态,要不然的话,这凌霄很有可能意外死亡了!”

当田中彦介说出这话的时候,其实也在观察着温远渟的一举一动。然而这一次温远渟微微蹩眉,说道:“田中少佐的意思是这凌霄很大的可能是处于静默?”

“除了这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是不相信的!”田中彦介说道,“早在东北的时候,这凌霄就与我父亲打过交道了。”

余下的意思哪怕是田中彦介不说,温远渟也明白了,他回答道:“那田中少佐是准备引诱对方上钩吗?”

“不!我主要是想找出这凌霄发的电报之中提及过的一个代号为明月的人。”田中彦介说道,“所以我需要温远渟你来配合我演一出戏,希望你能够如以往一样。”

听闻这话,温远渟面色一僵,很快恢复了笑容,说道:“田中少佐,这一点我定然会竭尽全力办好的。”

话锋一转,他百思不得其解地说道:“可是有怀疑的对象吗?如若是广撒网的话,怕是费时费力。”

“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好了,等到宴会完了之后,我再来找你具体说说。”田中彦介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一件事情,我可是谁都没有告诉,只告诉了你一个人的,温远渟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那是当然。”温远渟露出笑容,回答道。

紧接着田中彦介就跟温远渟告别离去。

当他离开之后,温远渟皱起了眉头,有些无法理解田中彦介的行为。

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事情,对方特意来徐府试探一二的?

这个新情况的发生,让温远渟自己感到有些许不安,但目前并没有多少线索,也无法猜到田中彦介这番行为背后的用意是什么。

迫使得他想去打听一下近段时间,特高课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贸然去打听消息,也容易让人心生疑虑。

最终,还是徐承志回来时,温远渟才回过神来的。

“远渟,你在想什么呢?”

徐承志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让温远渟立刻收敛起了想探听新情况的想法,回答道:“刚刚田中少佐来过。”

“是吗?”徐承志从外面回来,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倒了杯茶喝着,听到温远渟的话,反问道。

温远渟点了点头。

徐承志则是说道:“这两天,你妹妹要回来了。”

“珍琴要回来了?”温远渟惊讶地说道。

徐承志笑道:“也该回来了,这不是快要过年了吗?”

此话一出,让温远渟微微一怔,很快回过神来,说道:“过年就该一家人团聚。”

“不过给田中大佐庆生的时期也不能耽误。”徐承志沉稳地说道,“但也不能让那些抗日分子混入。”

“那义父是的意思是想让我来搜查那些宾客吗?”温远渟思索片刻,立刻了然道。

徐承志欣慰地说道:“为父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可你也说了,田中少佐来过,他可是有事要找你?”

“义父多虑了,田中少佐他只是来看看而已。”温远渟微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徐承志说道:“既如此,那过两天,你去荣兴饭店门口招待一下参加宴会的那些宾客,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远渟,知道吗?”

对于徐承志的嘱咐,温远渟自然是再三保证了一下,说道:“义父,你大可放心,我办事怎么可能会出差错?”

“但这一次不一样。”徐承志带上了一丝严肃的神情,说道。

温远渟看见了徐承志如此严肃的样子,正要开口,却被徐承志制止道:“远渟,我知道你聪明!所以你心底明白了就好,千万不要到处声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