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子不语

更新时间:2020-04-08 09:24:00

子不语 连载中

子不语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七两 分类:军事 主角:花凉柳木生 人气:

《子不语》作者:七两,军事类型小说,主角:花凉柳木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子不语,怪力乱神。这里讲述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 凶杀,隐情,真相,一个个看似离奇荒诞的故事背后,藏着的是隐忍深思的人性。 中宗年间,国泰民安,农耕经济富足。然而,偏居一隅的某个小镇里,一桩离奇命案把两个小人物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领略大唐年间发生的各种荒诞不经的离奇命案,听你没听过的莫测故事,一切尽在子不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魁一案实是敷衍了事,其中漏洞诸多。 譬如她一个女人如何移动葛忠一个大男人的尸体?譬如,唐次割开葛忠喉咙一事官府竟然并未追究。而最为奇怪的,花魁若真是自杀,为何要用两种香料的混合香生成毒素涂抹于脸上?大可有很多常理的方法。另外,既然寻死,为何还要把葛忠的那根手指交给唐次?最最重要的是,死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葛忠。既然死的不是葛忠,花魁自杀写遗书便是有人可以栽赃。 而到现在为止,一直昏迷不醒的葛木,他又是怎么个角色呢?他为何在离家三年后突然回来,所为何事?葛忠又到哪里去了?这个死去的人又是谁?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桌上的红烛忽明忽暗,爬起来用剪刀挑断多余的蜡心。 屋内的烛光大亮,却映照出窗外的人影更加修长高大瘆人。 凌乱的脚步声从窗外传来,花凉还未来得及收好剪刀,门被从外面粗辱的推开,葛林醉醺醺的闯进来,见她只穿了藕荷色的中衣将娇小玲珑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原本晦暗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跌跌撞撞的冲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崛起满是酒气的嘴就往她脸上亲。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等花凉反应过来时,葛林已经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她拼命的挣扎,他却仿佛越兴奋,动作越来越放肆,撕扯间已经拉下花凉的中衣,露出里面绯红色的肚兜,一双雪乳在挣扎时若隐若现,更是激起了葛林的欲望。 “咯咯!咯咯!”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诡笑,凉风从洞开的窗棂吹进来,蜡烛“噗”的一声熄灭,“咯咯咯!”诡笑声依旧,葛林感觉一股凉意从领子窜进身体,猛地转身,“啊!” 窗棂外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娇美如花,白衣如昨,不是花魁又是谁? 葛林吓得肝胆俱裂,一把推开花凉夺门而出。 花凉虚脱的跌坐在地,此时已然脸恐惧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眼死死的,又有几分迷茫的看着窗外的女人。 女人的双眼栩栩如生,薄唇微微勾起,映衬着淡淡的月光,若非仔细看当真以为是花魁回来了,可终究,只是一纸丹青。 她突然笑了,夸下肩头,花魁的死必然是与葛林有关的,否则,为何只要仔细看一下便知道是丹青,他却单单瞄了一眼轮廓就吓得魂飞魄散? 呵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障眼法使得粗糙,却如一把剑狠狠的砍在亏心人心头。 唐次卷好画轴,这画,其实便是那夜他为花魁画的丹青。 他隔着窗子,翻身跳进来,走过去拉下屏风上的一间长衫套在她身上,默不作声,大手却一遍又一遍的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眼神中满是怜惜。 月光洒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带着一丝凉意。 “唐次。”花凉推开他,低头看了看被撕裂的衣服,忍不住苦笑,“嗨,你瞧,我就是个小寡妇,谁都能欺负的。你今天救了我,明天呢?”这种大宅子,儿子接受父亲留下的小妾也是常事。 唐次默不作声,心中百转千回,微微低垂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花凉静静的看着他,唇角勾着笑,她喜欢看他犹豫甚至挣扎的表情,至少在此时,她可以感觉到他眉心微微隆起,是在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过了很久,久到她有些昏昏欲睡,刚刚的惊吓已经耗掉她的体力,此时,只是勉力的强撑着没有倒下。 今晚,她要一个答案。不论好坏。 他说,“跟着我很危险。” “会比刚刚还危险么?”花凉反问。 “你知道,我其实根本算不上个纯粹的人。”他把人字咬的很重,花凉分明从那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一丝自卑。 她伸出手狠狠的抱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胸膛上,感觉他强烈的心跳,“你当然是人,只是比别人多了一项非常了得的技能罢了。”人和鬼,其实就是一线之间,谁能说刚刚的葛林不是个恶鬼呢? “我未必能给你想要的。” “我能给你想要的。”她从他怀里抬起头,“其实,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彼此不合适?” 唐次好似被她说动,可她知道,这个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说动,他就不是唐次,基本上这就是个茅房里的臭石头,非一夕之间便能撼动的。 唐次猛地从怀里拉开她,认认真真的看着她,好一会才道,“我想想。” 想,你还要想? 好吧,至少不是直接拒绝,也算是有阶段性的胜利。 花凉瘪瘪嘴,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窗棂,一道黑影快速闪过,“谁?” 唐次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离开。 “是谁?”花凉站在他身旁,突然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香气。 初秋刚过,昨天还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空气有几分潮湿,所以这香气并没有很快散去。 唐次摇摇头,似乎也注意到这气息,折回屋子里点燃蜡烛,凑到窗台下一看,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散落一些粉末。 “这气味跟那日花魁身上的一样。”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粉末,“我想起来了,那天花魁来找你,她身上就有这种气味。” 唐次扭头看她,好一会才道,“这是惠兰香和紫堂香的混合粉末。” “害死花魁的东西?”果然,从窗外往里看去,窗棂下面就是梳妆台,“有人要杀我?像杀了花魁?” “恐怕是这样。” 果然,花魁的死似乎并不是个结局。 那么,接下来是谁?她自己,还是葛木?还是唐次? 这一夜,两人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睡。 果然,第二日,十二夫人溺水而死,整个人穿着素白的中衣飘在后院的人工湖里,锦鲤围着尸体一圈又一圈,久久不肯散去。 府里的下人说,有人目睹了十二夫人自个跑到河边,然后独自一人站在河边看了好一会,然后终身跳入河里。 又是自杀啊! 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唐次躲在人群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捡起掉落在草地边缘的一张巴掌大的草纸,快速的塞进袖口。 大概花凉是唯一一个没有去关注十二夫人而看唐次的人,她看见唐次将什么东西收进袖口里。 最终十二夫人以自杀结案,整个葛府一下子仿佛变成了一个诡异的牢笼,被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笼罩。 葛林大概是昨日吓坏了,见到花凉的时候脸色难看的要死。 花凉也尽量躲着他,偷偷跟着唐次来到花房,推开门,他正坐在桌前对着那张纸发呆。 “是什么东西?” 唐次把纸递给她,一阵熟悉的香气袭来,“是昨晚窗前的香味,难道是包裹粉末的?那粉末呢?草地上可没有。” 唐次一笑,“被鱼吃了。” “咦?” 唐次没说话,把纸收起来,“昨晚你说的事,我想过了。” 他竟然当真就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她答案。 花凉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我带你走,不过要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 “你到底要找谁?” “葛忠。” 葛忠?花凉不解,“你是说,当初是他给二夫人做的牡丹葬魂,他也是画仙?” 唐次点点头,“以前不敢确定,但现在知道他千方百计的假死,便肯定了。他是要躲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