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沃特人的遗产

更新时间:2020-05-21 02:23:09

沃特人的遗产 连载中

沃特人的遗产

来源:落初 作者:低调的坦克 分类:科幻 主角:陈冬玉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沃特人的遗产》的小说,是作者低调的坦克创作的科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沃特星上,AI生命的大军已经攻破了人类最后的防线,历时300年的战争就要结束了。就在AI生命准备庆祝胜利的时候,沃特人引爆了整个星球···无数年以后,两道流光来到了地球,正是承载着沃特人希望的皇室密宝、还有追踪而来的AI生命。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切勿对号入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孙向前乐呵呵的带着一万块电池回桂圆公司了。

不久后,陈冬拿着一张写满数据的A4纸开始不停的打电话,这些电话都是打给供货商的,目的是报计划•••说白了,就是跟供货方打声招呼,告诉他们、瑞文公司八月份需要450万的原料,你们能不能供货?如果不能,陈冬自然会找其它进货渠道。

当然了,计划终归是计划,实际操作中还是有可能出现误差的,但是误差也不会太大,不然会给供货方造成不要的损失。

而这时候也到了七月低,整个七月份,瑞文公司共销售产品12万,营收:480万,成本:120万,缴税:72万

480-120-72-26+10=272

这是瑞文公司整个七月份的盈余,当然了、他手里能够动用的现金其实只有172万,还有100万是之前买的原料,因为这笔钱会计算到八月份的成本里面,所以不予计算。

172万看起来挺多,但是对陈冬来却说完全不够用,只是订购9套设备加相关配件就需要540万。接下来还要租厂房、买、买、买,买很多、很多、很多东西••••这些钱简直就是毛毛雨啊!幸好,随着产品不断送往香橙手机,现金只会越来越多•••厂房会有、设备会有、实验室会有、现金也会有,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刚开始的时候,陈冬手里的启动资金有限,只能租这个又小又破的厂房•••如果维持现在的状况,这里自然没问题,但是陈冬需要扩大规模。这里既然不够用,接下来租厂房就迫在眉睫了。

订购设备很简单、花钱嘛、自然容易,从打电话询问、到带着图纸到机械厂、解释图纸、签合同、交定金,到陈冬回到青龙,刚好一周。当然,陈冬提供的图纸并不完整,这到不是因为敝帚自珍、而是因为技术水平不够。设备上的有些材料是纳米材料、还有复合材料,以市面上的产品来说、很难达到陈冬的要求。

还有一些电子和机械方面的东西是因为复杂、解释起来太麻烦,陈冬干脆就自己动手改了。作为一个理工男,陈冬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再说、他也喜欢干这个。

租厂房也不麻烦,就是找中介呗。陈冬知道自己社会经验不足、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找中介还稍微靠谱点。说白了就是陈冬胆子小、怕麻烦,被人骗点定金什么的他到不在乎,但是他怕耽误正事。万一被骗了,等到设备做好之后却没地方放、那不就悲剧了嘛。

刚到中介、老板就开始热情的打招呼,陈冬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了、所以很熟悉。开始的时候在这里招了16名员工,出门订购设备之前又在这里登记了招工,想不熟悉的都不行。

等到陈冬提出租房的想法后,老板很快给陈冬提供了几个租房信息、但是都无法让陈冬满意,厂房小、电路老化严重、环境太糟糕、交通不方便,哪哪都是问题。

眼看着到手的大生意要吹,老板也着急啊!可是她手里确实没有房源了,怎么办?忽然,老板灵光一闪:“陈老板,我手里有栋厂房倒是符合你的要求,只不过•••”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沉吟片刻说:“只不过、人家只卖不租。”

“工厂在哪?面积多大?多少钱?”一串连的问题差点把老板问懵了。

“你稍微等一会,我查查登记资料。”老板拿出笔记本来翻了几下,很快回答道:“巧了,这厂子就在开发区、应该离你那不远,面积大概有10亩地,算上厂里的22台注塑机、总共是280万。对了,人家只要现金。”

“怎么还有机器?”陈冬有点头疼,钱到不是问题,经过这一周的不断发货,香橙手机已经打过来240万的货款,再加上之前剩下的72万,买厂房是绰绰有余了,可是他要注塑机干嘛?半点用也没有啊!总不能自己再干个塑料厂吧!那不是神经病嘛。

“要是没有注塑机,这价格早就卖出去了,还能拖到现在?”老板一边翻笔记本一边说:“陈老板我跟你说,他这10亩地的厂房作价是100万,按照开发区的行情,这价格绝对便宜,你说对不对?”

“还行吧!”陈冬对这方面其实不太了解,再说、他又没见到厂房,鬼知道厂房是什么样子,现在说贵不贵确实早了点。

“陈老板你别不信,回头等你见到厂房就知道了,我这人实在、肯定不能忽悠你。”喝口水继续说,颇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主要是因为陈冬没有被价格吓住,人家可是点明要现金的,如果手里没钱,陈冬肯定打退堂鼓、不会在这纠结机器的问题:“这家厂里的注塑机成色都不错,上个月还在用呢,我也不懂这个、只能跟你说个大概。嗯,他在我这登记的是160克注塑机10台,每台4万;1000克注塑机10台、每台12万;1500克注塑机2台、每台18万,总共是196万,加上厂房打包的价格是280万。还有一些模具、航吊什么的,人家都没算钱。”

陈冬听的一头雾水,什么160克、1000克的,完全搞不明白,他连注塑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于价格就更不知道真假了。

“实话跟你说、陈老板,这厂房才登记了两天,问价的人可不少,看上注塑机的也挺多,不过都是零敲碎打的,人家不愿意卖。再加上他咬死了要现金,这才拖到现在,要不然、就这价格根本轮不到你来,早就卖出去了。哦、对了,那个老板刚才还给我打电话呢,说是打包买走还能再便宜点。”

“先去看看厂房吧!行吗?老板。”陈冬还是没下定决心,要不是租不到合适的厂房,他连看房都懒得去。

“行啊!都是老客户了,看房费我也不收了。”陈冬在她这已经招走二十多名员工,光是中介费就给了两千多,她哪还好意思再要看房费啊!另外,这笔生意要是谈成了,中介费可不少。

中介老板指路、陈冬开车,很快就来到了东方塑料厂门口。让陈冬意外的是,他竟然在这里看到了一辆很眼熟的汉兰达,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去厂里找李娜的那辆车。

陈冬不知道的是,李娜之前就在这里上班,后来因为老板迷上打牌,没心思管业务不说、还把厂里的流动资金给输了。导致厂里的效益越来越糟糕,从过完年开始,厂里的订单就断断续续的,从来没干满过一个月。要不是这样,李娜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可能只有两千多,虽说李娜在塑料厂是计件算工资,但是每个月也能赚到三千左右。

塑料厂的老板叫钱通---或许是钱能通神的意思,只可惜,名字终归是个称呼、是个代号,并不能真的通神。再说、一碰到赌,别说通神了、就算通鬼都没用;钱通这是入套了,赢赢输输的半年多,把所有现金输光了不说、更是欠下了一百多万的外债。

李娜借的钱和钱通比起来可差远了,不是数量多少的问题,是因为钱通是在赌局上借的钱。乍一看,赌局上借的钱只有一成利息,也就是十分之一、比起李娜借钱的两成利息要低一半•••问题是,赌局上借的钱是按天算利息的,还不上就是利滚利,一个月就能滚成天文数字、这才是真正的阎王债。

钱通也是老江湖了,会不知道这样的债不能欠吗?他知道,但是为什么还要借呢?这就要说说缘由了。钱通玩的是牌九,打个简单的比方:牌九是四个人玩,庄家初始资金两千元•••看起来是一打三,但是,周围的人可以在闲家身上押注,同一副牌、输赢算双份。如果三个闲家都有人押注的话,那就是一打六•••

输了自然简单,换人坐庄。但是如果赢了,那就厉害了,要知道牌九是有几率翻倍的,六个双倍、只要赢上两轮、钱就能起堆儿。这时候,假如庄家手里的钱变成了10万,闲家有很大的概率会下注5万,这是打算翻倍就抄底,直接把庄家手里的钱全都赢过来。当然了,真正的赌局不可能这么简单,庄家还有输一赔二、输二赔三、甚至是通吃、通赔、都有可能。

照这个逻辑来算,连半个小时候都用不了,桌上的钱就能变成几十万、上百万。可是玩家不一定带这么多钱啊!这时候怎么办?借钱。就拿钱通来说,他找人借了5万,一把砸上去、赢了一把不翻倍,除去还债的五万五千,手里还能剩下四万五,翻倍自然就更多了。

正因为这种局来钱太快,再加上输多了容易上火、脑子一热就容易失去理智••••三借两借、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借了多少,很容易就会借很多钱。

当然了,放贷的也不傻,如果不是知道钱通有偿还能力、他们也不可能借这么多钱给钱通。说白了,他们借钱给钱通的目的、就是冲着塑料厂去的。

钱通现在欠着别人150多万,如果能快点把厂房加设备卖出钱、他手里还能剩下百八十万,但是如果再拖几天•••一天十五万的利息,用不了几天就能变成两百万、三百万,到时候,钱通还卖什么厂房、卖什么机器,直接签字把厂房和设备都给人家抵债就行。再拖下去,就连家里的房子都该换人住了。

除了欠着外债,钱通还欠银行的钱,这也是他咬死了要现金的原因,因为只要打款到银行,银行就直接把钱扣了,连招呼都不带打的。当然了,钱通其实还可以用媳妇、用父母的卡进行操作,但是问题来了,他的家人现在还不知道他出的这档子事呢,用家里人的卡不全露馅了。几百万的现金可不是想取就能取出来的,提前打招呼不说,还需要持卡人亲自到场、或者签名授权、银行还要打电话核实。或许,钱通可以借朋友的卡,但是他不放心啊!毕竟是两百多万呢。

因为中介老板给钱通打过电话,双方很快在塑料厂里见面。让陈冬疑惑的是,钱通后面还跟着俩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见过的、开汉兰达的小伙,还有一个是马超,因为马超当时坐在后座、所以陈冬没见过。开汉兰达的小伙叫王越、外号黑子,不是因为长得黑,而是因为打架手黑。王越平时说话办事其实挺不错的,但是别打架、打起架来是真有点拼命三郎的意思。

这俩人跟着钱通也不是怕他跑,有家、有业、老婆孩子都在呢,他能跑哪去?他们跟着钱通的目的是怕钱通去别的地方赌。万一、钱通拿到钱不还债、却跑到别的地方把钱都输光了••••那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喽。

陈冬这时候还以为王越是李娜的朋友呢,先冲他点点头、之后才跟在钱通后面去看厂房、看机器。

刚开始的时候,钱通其实是看不起陈冬的,因为陈冬穿着很普通、开的又是一辆半旧的五菱宏光。在他看来,开五菱宏光的人不可能有两百多万的现金。但是当中介老板和钱通沟通了一会后,钱通的态度立马就变了。

热情中带着讨好,又是递烟又是送水,一边带着陈冬四处看、一边解释着厂房、机器的价值。

整个工厂占地10亩,长50米、跨度10米的厂房有5栋,除此之外还有办公室、员工宿舍、仓库、厨房、食堂、门卫室••••虽说都是平房,看起来也有十几年的样子,但是房子真的不错,5间大办公室是古建筑风格、门前是一道走廊、外墙镶满瓷砖,内部装修也不错。

其它厂房、仓库、宿舍什么的都是磨的水泥光板、外面再刷上天蓝色防水涂料。宿舍里面陈冬没仔细看,因为有女工住在里面、陈冬觉得不好意思、随便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其它地方的内部装修•••只能说、还可以吧,能够接受。

总体来说,陈冬对厂区比较满意,100万他马上就能掏钱,但是注塑机却让他无比头疼,买来半点用都没有,这该怎么办呢?

八月份的北方热的不行,看遍了整个厂区和机器后、陈冬出了一身一脸的汗,当他撩起体恤下摆擦汗的时候,一下碰到了脖子上的挂坠••••陈冬脑子里灵光一闪,瞬间有了主意。

陈冬脖子上挂着的正是‘玉碟’,这个小东西的周边有一圈小孔,也不知道是天然的、还是沃特人刻意做成这样•••不管怎么样,陈冬反正是买了一根红绳、直接穿在上面把‘玉碟’当成了挂坠•••看起来其实挺普通的,就跟旅游买的工艺品没什么区别。

经过多年的研究,陈冬知道‘玉碟’有回收功能,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被‘玉碟’回收、就会分解成原材料。只不过,因为好多年都没用过这个功能,所以被他给忽略了。

就在这个时候,钱通说话了•••他其实比陈冬还热,因为他比陈冬胖多了,陪着陈冬跑了一圈、又是连比带划的说个不停,不热才有鬼呢。

“陈老板,你要真有心要,我再给你便宜20万,打包价260万、你觉得怎么样?说实话,你就是走到天边去、也不可能有这么便宜的价格。只要你买了我的厂房和机器、什么都不用干就能白赚30几万。要不是我着急用钱,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事儿。”钱通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利息实在是高了,今天是15万、明天就16.5万了,耽误两天就是三十几万,这特么谁能受得了?

“行,260万我都要了。”陈冬本来也没打算在价格上扯皮,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回去做设备的零配件呢。要知道,陈冬的设备可是很赚钱的,就算只有一台、每天赚到的利润也比钱通的利息高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