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

更新时间:2020-06-29 08:16:45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 已完结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

来源:落初 作者:忘月公子 分类:科幻 主角:陈默张怀忆 人气: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为忘月公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新书《邪恶的欲望》已经发布。  依旧是无限流  本书群号:5546939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色的房门在两人等待了近一分钟后,轻轻的被人打开,一个黑影举着枪,缓步走了进来。当他看见床上只有一个人时,立刻知道不对,他连忙像前冲了一步,躲过了姬乱马打向他头部的一击。

陈默见此,快速冲向了人影,他举着棒球棒,用力打向人影握枪的右手。只听人影闷哼一声,手中的枪在陈默一击之下跌落在地。陈默连忙一脚将**踢到房屋另一个角落,接着他就感到腹部传来一阵绞痛,身体像是被人用锤子击中,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

姬乱马不理睬倒在地上的陈默,他挥棒对着人影的脑袋砸了下来,可惜,他速度不够快。那名黑影转身用右手挡住姬乱马的攻击,那根木质棒球棒“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那人影似乎没有痛觉,他的左拳顺势击出,拳头在途中化拳为爪,一把掐住姬乱马的喉咙,然后用力向上一举,将他提了起来。人影得手后,狞笑的盯着面露痛苦之色的姬乱马,然后他的左臂用力撞向了墙壁。

“彭~”一声闷响,姬乱马只觉得后脑剧痛,眼中金光直冒,耳中钟鼓齐鸣,四肢的力量快速流逝。

“好强的力道,果然,正面决斗,我和陈默都不如他。”姬乱马虽然受制于人,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陈默左手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他右手握着棒球棒,使劲打向人影抓着姬乱马的左臂。眼看就能将人影的手臂打断,他的眼前却出现一道黑影,然后他的左脸失去了知觉,脑中嗡嗡作响,最后陈默的脑袋撞向另一边的木制衣柜。只听“啪嗒”一声,他竟然将衣柜的木板撞穿,整个倒在里面,他微胖的身体被衣柜内的衣服覆盖,生死不知。

“这就是国际恐怖分子?垃圾!”人影不屑的骂了句,他左手的力道逐渐加大。这人的眼睛在黑暗的房间中冒出点点精光,扭曲的面孔上带着一丝得意,还带着一丝失望,更有一种残忍嗜杀的神情。

“好难受,三十秒后我就会窒息,一分钟后我会在昏迷中死亡,但在这之前,我的胫骨就会被他扭断。母亲啊,原来死亡,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人命真是脆弱啊。”姬乱马没有继续挣扎,他看了眼凶神恶煞形如恶鬼的杰克,又看了下躺在床上,依旧昏迷的张怀忆,最后,他的目光转向了破碎的衣柜。

“如此结果,也好,也罢。”

陈默撞入衣柜时,他只觉得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左脸发麻,一时间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输了?完了?我就这样死在这?不,不会的,我不能死在这里,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才不再孤单,好不容易才找到两个相处愉快的人,如果他们死了……我该怎么办?我……我想回家。”陈默想起了家人,可是,他又想到了那间安静黑暗的房子,那时的自己永远,永远都只是一个人。所谓的朋友和同学不过是上学后必须面对的人罢了,他因为比较胖,常常被人叫“胖子”,陈默甚至觉得班上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有时候,他甚至连自己都会忘记自己叫什么。

“我很讨厌他们给我的外号,真的很讨厌!”陈默脑中浮现出以往上学时,朋友和同学一声接着一声叫他“胖子”,“胖子”,“胖子”。对此,陈默想过放抗,但他害怕被孤立,只能无奈的选择接受。他也想过减肥,可惜他失败了。似乎无论他怎样做,都没有效果,永远在一百四十斤徘徊,其实他只是微胖而已,但微胖也是胖。

终于,他不知道为什么进入了主神世界,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度过一场轮回片,自己就能瘦下来,就能不再受人嘲笑。但陈默自己也没想到,环境的突然转变竟然让他变得如此的脆弱,差点就自暴自弃。此时,是一个自称是姬乱马的人给了自己希望。

陈默那时才发现,他也需要人关心,不是父母对还是的那种溺爱,而是朋友对朋友的友情。陈默当时没有从姬乱马眼中看到任何嘲笑,他能感觉到那时的姬乱马是真心的想要帮助自己,因此,陈默才会独自打消逃跑的念头。可能是因为他的一次逃跑,一次背叛,姬乱马再次对他微笑时,虽然还是在笑,但陈默也能清楚的察觉到这种笑容很假,好在那种温暖的感觉没有完全消失,陈默想要挽救,为此他配合姬乱马做出了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他真的尽力了。可是,似乎还不够。

“我曾经失去了很多东西,也因为我的错误,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如果我当时出言反对,只要我说声我不要这个外号。或许他们依然会如此叫我,可至少我反抗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需要双方来维持。只是我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还来的急吗?不,还来的急!”

陈默想的虽然多,但时间只是短短的两秒,唯一可惜的是,他的潜力没有爆发,基因锁也没有解开,反倒是力量流失严重,四肢也有些乏力。但这些都不能阻止陈默像傻瓜一样出去,因为他不想再后悔,不想再回到只有一个人的世界。

“放开他!”陈默叫了一声,从破碎的衣柜内爬了出来,他现在眼中景物晃动,左耳只能听到嗡嗡声,鲜血从捂住左耳的手掌缝隙流了出来,估计已经失去了听觉。陈默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试图转移人影的注意力。

“杰克!”借着窗外月亮的照射在白色窗帘上的放光,陈默勉强认出了人影的身份。

“我们又见面了。”杰克冷笑了一声,不屑的对着陈默说道:“你们这些恐怖分子就这种水平,连一个街头头的混混的不如,真不是知道你们拿什么进行恐怖活动。”

“你先放开他,我什么都告诉你!”陈默见姬乱马已经不行了,有些惊慌的叫道。他发胀麻木的脑袋也让他的思维变的有些混乱。他有些害怕了,害怕这个认识还没有一天的人死亡。

“哦?没想到你们这么讲义气。”杰克见场面已经被他控制,他抓住姬乱马的左手稍微松了松。得到一丝喘息的姬乱马咳嗽了几声,他本能的呼吸着空气,却已没了反抗之力,只是用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睛看着陈默,心中疑惑道,“为什么出来?对,如果我死了,没有放抗力的张怀忆也会被杀,最后就是你。为了自己能活命,所以不得不出来拼命吗?可惜,我目前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放抗的可能,不能陪你玩下去,你最后还是会死。”

“讲兄弟义气?”杰克笑了,露出一嘴被烟熏成了黄牙,他盯着陈默说道:“你们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杰克见陈默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狠狠的盯着自己。他脸色一变,狞笑的说道:“无所谓,不管是那个国家都一样。人类总是那么虚伪,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只有在遇到危险时才能辨别出真假,中国有一句谚语,好像说什么‘大难临头各自飞’,不知道你现在会怎样选择呢?”

杰克突然来了兴致,他把脚边的断掉的半球棒踢到陈默面前,阴笑道:“跪下,捡起来,把他刺入你自己的左手。”

陈默跪在地上,用右手捡起地上的半截棒球棒,然后将左手从耳旁拿了下来,耳中的血顺着脸颊汩汩的流了下来,染红了陈默半边脸,鲜红的血液在黑暗中呈暗红色,散发着刺鼻的腥气。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陈默颤抖的看着拿着半截棒球棒的右手,他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失去了一样,恐惧,害怕,无助这些感觉在同一时出现在他的心中,折磨着他的灵魂。陈默很害怕,他想哭,想叫,更想转身就跑,但姬乱马的平静如常的目光也让陈默的感觉更加难受,他讨厌这种感觉。

“怎么?下不了手?真是个虚伪的家伙。”杰克哈哈笑了几声,然后狞笑的说道:“既然你下不了手,那他的生命……”说着,杰克转头看向已经闭上双眼的姬乱马,说道:“我送给死神了”

“住手!”陈默大吼了声,抬头看着杰克,祈求道:“你是警察啊,我们投降还不行吗?!”

“警察?”杰克大声笑了声,然后他狠狠的瞪着陈默大声说道:“怎么?害怕了?现在你想到我是警察了?当你们进行恐怖活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那些受害者的感受!当他们跪着求你们的时候,你们有放过他们吗?你们有可怜过他们吗?你们没有!你们没有!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谁会告我?!我告诉你!没有人会可怜你们!因为你们这些家伙是破坏他人家庭的刽子手!是满手沾满了鲜血的屠夫!”杰克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杰克的反应让陈默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怎么反驳,说自己不是恐怖分子?有用吗?陈默试图做最后的努力,他声音微弱的说道:“我们……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

“我现在没兴趣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只想知道你现在的选择,是选择你自己,还是选他?”杰克歇斯底的吼叫完后已经恢复了冷静,他狂热的看着陈默,补充了一句:“时间不多了,他可坚持不了多久。”

陈默知道不可能说服对方,他凄凉的笑了笑,有些癫狂的说道:“不就是一只手吗?呵呵,不就是一只手吗!”说完,他闭着眼,大吼了一声,右手到握着半截棒球棒,用力刺入自己的左手。

噗~房中响起一阵轻微的血肉被硬物刺入的声音,陈默咬着牙,脸色煞白,汗水因疼痛涌出了他的皮肤。陈默胸膛剧烈的起伏,他双眼瞪着面露惊讶的杰克,却没有时间看姬乱马一眼。

“有点勇气,不过……你说的对,用一只手换一条命,你很赚。”杰克很惊讶陈默的做法,他如约松开左手,但邪恶的表情清楚的告诉了陈默,他没有丝毫住手的意思。只剩半条命的姬乱马瘫倒在地上,他看着半跪在地上,身体因疼痛而不停颤抖的陈默,耳中也传来他从喉咙中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为什么会这样?无谓的挣扎?想不通啊,自残身体能得到什么好处能?让敌人放松警惕?还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好给其他人创造机会?可惜,我无法放抗,张怀忆也昏睡不醒,这个方案,无用。”姬乱马依旧没有半点反应,他就像一个局外人,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与不久前那个嬉笑的姬乱马相比,就像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杰克一脚踩在姬乱马的头上,对着跪伏在地上的陈默,狞笑的说道:“现在,我们进入下一个试验,用你的命来换他的命。”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权力使杰克的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陈默抬起头,苍白的脸上已满是冷汗,他看了眼没有丝毫反应的姬乱马一眼,心中叹道:“此时的你才是真的你吗?谢谢你在我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帮我一把。真的很感谢你。”陈默看着姬乱马,张嘴说了句“谢谢”,只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有一个口形。

“谢谢?为什么这么廉价的词却给我沉重的感觉?他想做什么?难道会**?为了我?怎么可能?”姬乱马疑惑了。如果说陈默先前做的一切都还有理由可讲,但现在呢?能为一个见面还不到一天的人而死,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姬乱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种人,他突然想到自己母亲经常对他说的话。

“等到你有一天找到能让你信任的人时,你就会明白的。”姬乱马记得每次母亲说这话时,都是满脸幸福的笑容,这个时候的母亲是这个世界最美丽,最慈祥,最幸福的人。

“信任的人?可笑,母亲,直到你快死的时候,也没有见到父亲,更可笑的是害你的人正在从小陪伴在您身边,那个你视为心腹的女人。她也替你当过灾,也救过你的命,因为她知道,如果你死了,她就没有任何希望上位。陈默也是这样,我死了,他……”姬乱马古井无波的心终于出现了变化,“即使我没有受伤,论武力,我和陈默联手,一样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如果你先死了,就算我能赢,你又能得到什么呢?陈默,你为什么这么做?值得吗?哪怕你**了,我一样还是会被杀死。但为什么,我会觉得,心很温暖,也很痛,为什么我会有这种矛盾的感觉?”

姬乱马没有发现,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无声滑落。

“眼泪?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一个人会因我流泪?”陈默用力拔出左掌上半截如同数把刀刃连一起的棒球棒,他的手在颤抖,他不知道如何选择。

“如果我照做,他能活下吗?如果我放弃,我能活下吗?如果我……”陈默不知道该怎么做,又如何做,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从来没有想到做一个选择是如此的难。

“害怕了?果然是个胆小虚伪的家伙。我再给你三秒钟考虑。1,2……”杰克嘴角扬起,露出阴冷的笑容,彷如地狱的恶魔。他的瞳孔放大,他的心在颤抖。“人永远都是自私的生物,我当初没有选错,做错的不是我,所有人……所有人都是这么选择的!都是这么选的!”

“怎么办……”

“3!”杰克抬脚,向姬乱马的头踩去。

“不!”陈默大叫一声,他飞扑过去,他想要阻止些什么,但一切视乎已经来不及了。

绝望中,寂静的房间内传来一声轻微的枪响。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