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之人类新纪元

更新时间:2020-07-28 07:11:07

末世之人类新纪元 连载中

末世之人类新纪元

来源:落初 作者:甜豆配巴豆 分类:科幻 主角:弗雷智慧 人气:

《末世之人类新纪元》由网络作家甜豆配巴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弗雷智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废墟中恸哭的人、战火中不朽的虫族。绝望中寻找生命的意义,神明的指引,唤回重来一次的机遇,但这一切却是将真理再度导向末日,背负“重回一次”的某个男人,带着希望和信念坚持下去,绝境中存留奇迹之光...解除枷锁,奔向新纪元,那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结束,在那里是真理,是进化、是超脱一切的皇,同时也有一段密谋已久的阴谋暗地里进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声无息之间,宇宙虫阵营的一员被斩落马下。

弗雷轻手轻脚背着他出门,靠在门口的墙边上。

撕开脸庞上附着的宇宙虫面具,待他脉搏呼吸声平定正常功率,才放心的离开继续执行任务。

本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就与他无关,兴许等他醒来后还会通风报信,局外人胸口的印记被剥夺就代表出局的意味。

弗雷连续呼吸了几口气,平定心神情绪,再度蹑手蹑脚的钻入干冰挥发形成白烟的房间内。

“喵!”

弗雷使坏的叫唤一声,竖起耳朵听附近的声响。

沉重的呼吸声四处响彻,弗雷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喘息声正是从正后方传来的。

紧抓木棒抬起一臂向后急速挥斥,对面吃痛的收手,这一次直接就完好的命中对方本体,但因为视线的关系,无法判断是打中了哪个部位。

因此这一棍子威力还是很强的,就普通人而言,吃了这一棒还得要避开锋芒重找下手的去处。

弗雷坏笑一声,喘息声似乎远了一点,弗雷清楚这人不会走的太远,放松神经,紧绷着肌肉感受四周的声响,无论是心跳声,还是轻微的呼吸声都逃不出他的耳朵,没有一丝进攻是不出任何破绽的。

不过,进攻时才是破绽最多的时候,所以弗雷觉得要在对方立足未稳前发动快攻,尽快拿下这个对手,那样自己手上一共就有两枚红色勋章。

手中的木棒点在地上,轻微的碰触敲了几下,这样做无非是故意弄个迷魂阵。

没走几步,就听见地面上发出咯咯咯的轻微触地声。

一道黑影迅速扑来,却是当即扑了个空。

走几步就用木棒触地,宇宙虫阵营的队员感受到脑中氧气稀少传来窒息的感受。

如果令他脱下面具,大概会看见一张原本惨白的俊脸紫的像是一个腌茄子,紫色蔓延到了脖子口端,继续以往下去,岂不就令人休克致死。

在实验室内的声音忽然间消失,黑影顿时慌神,纷纷扭头四处慌张的张望起来。

缓缓朝黑影靠近,深刻了解到他身心遭受的痛苦,喘息声急促仿反复断断续续,弗雷与在接近到黑影背后才算停下脚步,手持木棒,横向抓着另一头,缓缓摸向对方下巴。

对方似乎也立即察觉到不对劲,可为时已晚了,虽然仍在奋力挣扎,可如果放着近身搏斗的话。

弗雷有机会一瞬间要了他的命,并非是战场,只是尽可能的挤出他嘴里憋着氧气,他抬脚猛蹬背部,让对方体态迅速弓起。

这事出有因加上刻意安排,闪电般的功夫,还没施展拳脚间的功夫,宇宙虫的另一员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弗雷脸上浮动狐狸一般阴险的笑意,走近,一手拉过他的胳膊搀扶着走出门外,靠在之前被打倒的另一位成员身边,用力撕扯下面具。

却没想到这面具像长在脑袋上一样,用了老大劲才终于扯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此刻这人看起却是一张浮肿、狰狞的脸庞。

青紫色的皮肤连着脸颊到脖子都慢慢回血,逐渐恢复白皙,乍一看才终于发现。

这是一名女性成员,这也是为什么面具会这么难的撕扯下来,头发紧盘着,留出一小段的马尾,女孩呼吸逐渐恢复舒畅。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拍了拍脑袋,觉得似曾相识有又无从响起。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期间,那女孩突然睁开眼,双方第一眼的眼神对峙一起,女孩摸了摸羞红的脸颊,又扫了一眼全身上下,衣服整齐,除了脑袋还有点晕,好像其他部位都没什么问题。

弗雷冷冷对视女孩一眼,“照道理说,被我打晕就算我赢,你已阵亡,而阵亡的将士也就没资格继续加入战争,红色勋章照规定我拿走了。”说完,他伸手就摸向女孩的胸口前,坏笑一声,就像是撕狗皮膏药的动作一样驾熟就轻。

弗雷手抓着两枚红色勋章,踹回了外衣兜里,缓缓低下头看了一旁出局的两人,默默地,没有任何声息的回到实验室。

弗雷在实验桌上快速找到遥控器,启动自动排风扇。

弗雷走近到铁容器身旁蹲下身,把阀门整体拧结实,干冰挥发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保存在了容器中,他给铁容器内部重新贴上两片散热片。

弗雷把铁容器抱在怀里带在身边走,他至少现在还不具备单独作战的素质能力,所以接下来还要用得上干冰,另一手抓着木棒铤而走险的走出实验室的大门,向外边走去。

弗雷重新把传呼装殖调回正常通话模式,可想而知,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还会有多少人能够和他正常通话的,想想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团队的命运压在他的肩膀上,在不想其他的办法,等宇宙虫发现到正常的信号,剩下的时间除了逃跑没其他方法阻止宇宙虫的倾巢而出。

最少的阵容也和弗雷遇到的情形如出一辙,每个宇宙虫成员身边都会有一员同伴。

这是用来策应的实验对象,手握着高科技地毯式搜索,如果猜的不错,宇宙虫是群体行动,为互相支应的作战方略。

目的是为了尽可能消灭多的敌人,搜集更多相比于人头的蓝方勋章图腾印记,稳中求胜就算中途遇上高手。

只要其他虫族阵营一组两成员执行任务,总体积分测算下来,还会是宇宙虫阵营夺得最终胜利。

弗雷沉思了会儿,背靠墙壁深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了两眼地上的宇宙虫阵营的成员,若有所思了会儿后,他连忙捡起地上平置的消防斧,接着招呼着那名出局的女孩脱下黑色马甲。

弗雷接过马甲当即撕成布条,将消防斧绑在背后,重新用布条固定起来。

随后,他这打算从此地离开了,待走了十几分钟后,传呼装置内传来嘈杂的声响,一道略微粗鲁的嗓音大声爆喝道:“你***熊,周伯瑱,和刚才的战术一样,不过这次战术换一换,你来诱敌深入,我们里外夹击包个饺子。”

此时,那一边还不清楚在传呼装殖设立的房间内,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别监测到,除非是不用声音做出指令,不然不留神说的坏话都能不留心的被同阵营的人窃听到,周伯瑱声音颤颤巍,显然吓坏了,他说道:“和之前达成的协议不同,这次冒的风险太大,如果没有好处,我宁愿找个万无一失的去处躲起来...”

“怎么会没有好处啊,如果我们一队赢了,好处还不是大大的有吗?咱是不会让你白做炮灰形的,现在这里边就你与我搭配最默契,你是我英勇的僚机啊,主机有难,僚机应立即应援才对,临阵逃脱这不是大丈夫的风范,你一大男人怎么还一脸熊样!”

“怎么有种被卖了还帮你数钱的感觉!”

“咱后面支应你,放心不会伤了你....”

此时此刻,一处阴暗的走廊中,两只宇宙虫成员走廊来回游荡,就像亡灵士兵一样无目的的寻找着什么。

或许是信号源进入了干扰区,这两个黑影只有通过来回走寻找合适的信号点。

“逃走是最理想的方案,可现在也逃不掉了,那就干吧,干他娘的!”话说到此时,最理想的逃走时机也稍纵即逝了。

周伯瑱探了探脑袋,朝外张望伸出脑袋,果不其然,在另一处突然间就出现一个戴着宇宙虫面具的人正朝这边走来。

“正是用人的时候,一切仰仗你了!”熊泰嘴角抽了抽,冲他微微一笑,竖起拇指已示鼓舞。

....

周伯瑱心里是一万个也不愿意,双腿都快软了,他并非胆小,只怕自己在关键时候掉链子,露出马脚使得良技败露。

他苦思良久,一道灵光突然划过脑海,终于憋出一口气,这时黑暗中墙壁边缘正缓缓伸出一条修长的腿,他甚至摆出一种十分妩媚的拂腿撩人的姿势。

做到此时,在周伯瑱心里简直要发狂了,若是个好色的男人也罢了,倘若宇宙虫面具下是一名女性因妒忌他的大白腿实施报复那还得了,谁叫他天生长了两条修长的大白腿。

此时此刻,宇宙虫的复眼亮了起来,荧光涂料作用在复眼上,在无光场所尽显现出来。

因此,对方的视线也全都焦灼在这条素白入雪的长白腿上。

很明显,面具底下那露出淫贼嘴脸的少年猛噎着口水,看起来比谁都紧张。

这是一个没见过漂亮美腿,没有和美女共处机会的diǎosī男,心里藏着的小恶魔占满了双眼,释放着罪恶的笑容,两只手相互搓着朝这边越来越靠近。

“好吧,看我的,不就是**吗,我豁出去拿出压箱底的绝招!”周伯瑱试想了下,舔了舔嘴角,白腿连忙隐入了墙壁之中,而是向外伸出素白的手指头,轻轻的在空气中妩媚的勾了勾。

熊泰表现的也很紧张,当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合适。

望着墙边的影子透过荧光涂料照射的光延伸过来,那道影子越发缓慢的靠近,很显然,看这距离应该是很贴近,顶多双方只有一堵墙壁的距离。

周伯瑱微微苦涩的发笑,但不敢发出声音,而他也拼命挤眉弄眼来得到熊泰的注意力。

而他的手,正是被宇宙虫抓着,放在手里摸着捏着,尤其知道是被一名死宅的diǎosī难抓在手里,若不是带着面具,肯定还会伸出舌头舔他。

想到这里,他用力抽回手,用力往熊泰腿上轻踢上一脚,熊泰当即醒了过来。

他迅速的冲出,宇宙虫双眼发着绿光,有点微微一愣,摇了摇头,从中还出现了些微的叹息声,可能还无法接受突发的情况,但他没有立马逃跑来争取另一位同伴的注意力。

熊泰挥出双臂,用上全身的力气飞扑上去,这种姿势一是给对方下马威,二是压上体重做出的攻击很难被制约。

宇宙虫成员被撞在地上,口中发出连连的惨叫,而同时,走廊里,脚步声突然之间就频繁的响彻起来。

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掩饰的了。

“笨不死你,快拿红色勋章啊,不是我出卖色相帮你拖延时间,他能上钩?”周伯瑱心里极为气愤,毫不迟疑嘴上没了把门,开始大骂起来。

从墙壁一边跳出来,没有给那人太多反应机会,一刹那,只见着他一把扯住对方的面具。

另一只手压着其中一条手臂,熊泰看了一眼周伯瑱,也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伸手就摸,就把对方胸口的红色勋章用力撕扯下来。

“算上这一次的围追堵截,我们手上已有三枚勋章,而他还有一个同伴,这一次的收获还真不小。”

周伯瑱冷漠的看了一眼地上胡子拉碴的少年,随即把红色勋章放入内侧外衣口袋。

正在这是,一道绿油油的光束打了过来,同样是荧光涂料的效果,末世战场上虫族大多数的眼睛在黑夜中就像催命的鬼火,在周伯瑱正在纳闷哪边照进的光源时,低头看见一道影子从另一边延伸向了脚边。

呼呼呼~

这只带着虫子面具的人正急促喘息,他看了两眼同伴,又看向对面所站的两人。

两人看清了现状,臭虫手上拿着的武器是电击器。

他完全没有懊悔的神色,相反,把拇指竖起连忙靠道脖子上划了一下。

虽然面具遮蔽了面容,但绝对知道面具下藏着的那张脸正露出一副可怕的神情。

走到同伴身边,一脚踩上胡子男的手指关节上。

胡子男痛叫起来,他已被判出局了,更是无所顾忌,大声骂骂咧咧道:“你做什么,我也是人啊,不疼啊,如果我拿着武器,结果就不会这样了。”

臭虫扑棱睁大复眼看了过来,熊泰连吞两口唾沫,突然间,忽然地笑道:“这家伙很不一般,要小心了,别被电到,不然,电到的部位会陷入麻痹,严重的皮肤会烧伤坏死,太危险了,你不要战斗,在我后面看着吧。”

周伯瑱的使命已经结束了,见着电击器上散发而出的瘆人电流,半晌后,退了几步,低着头轻微地道:“小心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