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异度

更新时间:2021-05-01 08:33:22

异度 连载中

异度

来源:落初 作者:铅笔刀 分类:科幻 主角:陈岩阳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铅笔刀的原创小说《异度》,主角陈岩阳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你相信世界是真实的吗?  你做过梦吗?  你是否在某一刻突然觉得场景是如此的熟悉,就仿佛经历过一般?  思想是一种力量,在它存在的每一秒,我们都能永垂不朽。  区别只在于,我们是思想的主人,还是奴隶。  -------------------------  小刀的战斗类小说,一如既往的暴力风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浓浓,月光从落地窗流入房中,给房间添上一丝阴柔。

陈岩懒洋洋的躺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目光迷醉的望着窗外的夜空。手中端着一支高脚杯。在他脚边,守卫和大佬横七竖八的倒着,身上布满了伤口,鲜血从伤口中流淌不止,最终在地面勾勒出一幅幅诡异的图案。

空气中的血腥味很浓,很新鲜。很安静,非常非常的安静。

陈岩喜欢这种安静,每到这个时候他的心就会平复,思绪会飘忽到自己也无法掌握的时空。那种感觉就仿佛在做梦。陈岩有些心理异常,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因为童年记忆的缺失,他总觉得这个世界非常恶意,只有在课堂中看到那些孩童笑脸,又或者在月夜下散播杀戮之时。他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可爱。

“讨厌的现实啊,你为什么不毁灭?玛雅预言不是说2012年12月22日就是你的结束么?你为什么还要存在下去?”

“如果没有这月色,你真的一无是处。”

陈岩将酒杯抬到唇边,露出一丝茫然的微笑。老管家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陈岩身后,安静的等待着,他熟悉陈岩的习惯,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陈岩是茫然的,甚至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只有等待他自己清醒的时候才能正常交流。而任何打断这一过程的人,都已经成为了梦境。

“今晚的工作到此结束了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陈岩嘴边的微笑才散去,淡淡说道。

“是的少爷,我们该走了。”老管家回答,态度恭敬。“估计过一会就会被人发现,我们的人需要时间撤离。”

“叫他们先走吧。我就不和你们一起撤退了。”陈岩回答,缓缓站了起来。他的样子有些懒散,有些颓废。又有一丝放恣之后的疲惫。“这次工作干完,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没事不要来找我。”

说着,他向落地窗前走去,身体宛如幻影般消失在月色之中。

房间里,老管家目眩神迷的望着陈岩消失的方向,眼中闪烁着震撼与仰望。

“陈少爷果然不愧是组织最强的异能者。这样的能力,就连我都无法捕捉。”突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紧跟着一个女人从角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正是之前与陈岩跳舞的红衣女子。

只是此刻她换了一身暗色的紧身衣,随着环境的光线而变换。宛如没有实质的影子一般。

“荆棘。你这样盯着少爷,小心他连你一起干掉。”老管家恢复了冷漠的态度。毫不留情的说道。“别以为你的暗杀术能够躲过少爷的感知。你之所以还能活着,是因为少爷觉得你还有价值。”

“嘻嘻,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可是每次都躲开少爷发狂的时候哦。”荆棘回答。然后身体一扭,走向房门。

“撤退已经开始了,你要是还想留在这里就随便吧。”

房间里陷入了安静,然后又变得空旷……

…………………………………

这个时候陈岩正漫步在城市的大街上,白色的礼服垮在臂弯,身后的远处,刺耳的警笛声连绵不绝。

陈岩是个杀手,一个极不合格,但又非常厉害的杀手。

说他不合格,是因为他几乎从未参加过杀手的训练,所有关于杀手的禁忌和规矩都不遵守。说他厉害,是因为这么胡闹还能活到现在实属奇迹,而且任务成功率还很高。别人当杀手是因为无奈或者金钱,他当杀手纯粹为了兴趣和解脱。

他需要杀戮,因为那是他缓解头疼的唯一办法。

陈岩患有恶Xing脑瘤,每一天他的脑袋都会不定时的剧痛,在他上课的时候,在他用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的时候,没人知道他正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只有当他用手指切断别人的喉咙,看着鲜血流出时才能获得短暂的安宁。他曾以为自己很快就会死掉,但遗憾的是至今为止他都好好的活着,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还渐渐发现自己变得与常人不一样。觉醒了一些别人无法想象的异能。其中最特别的就是他的眼睛。

他能看到许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一些……绝对无法用科学解释,又真实存在的东西。

比如现在,陈岩就看到旁边一个路人背后趴着一团幽影,正拼命的往那路人身体里钻。路人并未感觉到什么,旁人也看不到幽影。但幽影却发觉陈岩在看它,于是其中亮起了两团光点,隐隐似乎有些低吼。

陈岩微微一笑,不予理会。

他已经习惯这双眼睛了。看到的越多,就觉得世界越不真实。每天都在真实与虚假的罅隙中穿梭,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是一场梦。不知道何时就会醒来。

天空开始下雪了……

陈岩仰起头,感受着丝丝凉意。雪花很美,是黑色的……陈岩有点奇怪,这个季节也有雪?

不,这不重要,陈岩心头一跳……重要的是雪花为什么是黑色的?

陈岩伸手接过一片,果然是黑色的雪花。只是那雪花并非如平常一般冰冷,入手不仅不化,反而泛起淡淡的黑雾,再放眼望去,却看到整个城市都在飘落这样的黑雪。黑色的雪花从天而降,沾染在每个人,每个建筑物,每个物体之上。

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腥臭,远处似乎有低沉的咆哮在响起。

陈岩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些。他以为自己又在做梦了。

周围的行人穿梭不休,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堆积了一些雪花,不过却没一个人发觉。陈岩拦住一个行人指了指他的肩膀。“那是什么?”

行人差异的看了看自己的肩头。“什么都没有。”

“你没看到下雪吗?”

“哪里下雪了,你不是疯了吧?”行人向后退了几步,眼中露出警惕之色。不止是他,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行人都远远避开了陈岩,仿佛陈岩身上有古怪一样。

对于这一幕,陈岩只能苦笑。

他们看不到……

是的,这个世界,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这些,才能感受这些。那黑雪,那冥冥中的低吼。只属于自己。

一定是幻觉……陈岩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更清醒些。

但这并没有用。天空中的黑雪仍在下,越多越多,越来越密集。街道上黑雪堆积,渐渐出现了一个个雪包。然后爬出一个个模糊的幽影。陈岩看不清它们的形态,只能看到这些幽影如鬼怪般爬行到一个个行人身上,然后试图钻入他们的体内。那模糊摇曳的幽影中,不时闪过残忍的目光。

这座城市正在沉沦……在没人察觉之中……

陈岩突然涌起这个念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遇到如此诡异的事,但眼前的事实却是,整个世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黑雪沾染,而他却是唯一清醒的人。

这不是梦,不是幻觉。

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岩抬头四望,试图找一处干净的地方,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就这么会功夫整座城市已经被黑雪覆盖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黑色,空气中腥臭的气息越来越重,却只有自己才能闻得到。

突然,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陈岩抬头望去,却看到整个天空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巨大无伦的漩涡。那漩涡就悬浮于城市之上,不断喷吐着黑色的雪花。

漩涡之中,两个光点悄然亮起,就如同一双恶魔的眼睛。

“那是什么?”

陈岩不由自主的与那双眼睛对视在一起,随后就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