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0-07-14 09:55:11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已完结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来源:落初 作者:崔走召 分类:灵异 主角:张小妞 人气:

完结小说《我当鸟人的那几年》是崔走召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小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俗话说的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人不也怕变成鸟,只要能飞就行。  这貌似是废话,二十多岁的张是非这般想想到,此刻的他正望着自己这身花里胡哨的羽毛无语凝噎,他无比的抱怨自己变啥不好为啥要变成鸟。  而且还不咋大。  也许他并不知道,正当他慷慨激昂昂首骂街时,一场名为命运的悲喜剧,已经再一次悄悄拉开帷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是非此时真想提神定气左右开弓卡卡卡的抽自己几个耳光,这是梦,这一定是梦!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扯吧!对吧我说的对吧!张是非的脑子里如此这般的想到。

李兰英此时真相使劲儿的擦擦自己的眼睛,他望着眼前的绿色的,不知名的大鸟,脑袋里翻来覆去的琢磨着,这是鸡?这一定是鸡!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肥吧,是吧一定是吧?

很显然,两个人的想法天差地别无法搭边儿,李兰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只见他出其不意的一把将眼前的这只绿色的大鸟抓住,然后很兴奋的叫道:“老张快来!!看我抓着个什么玩意?!”

张是非此刻快被李兰英掐的翻了白眼儿,自然是无法回答李胖子这个看似合理却又荒诞至极的问题,其实他心里也要崩溃了,因为自己此时正被一只熊瞎子掐在手里,而这个熊瞎子却发出了李胖子的声音。

难道李兰英也跟自己一样,变成了别的东西?这他妈也太荒诞了吧,张是非想到,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儿的时候,他都快被掐散架子了,都说熊的力量熊的力量,以前张是非看布雷瑟塔警长时一直没能理解,现在他真是深有体会,简直太猛了。

于是他只好本能的张开嘴,断断续续的骂道:“松手··松手!是我!别掐了!!!”

变成了黑熊的李胖子一听手中的‘肥鸡’竟然开口说话了,这惊吓使他冷不丁的又是一哆嗦,熊掌之中的张是非又发出了可怜的一声惨叫。

这个惊吓可不小,特别是李兰英这胖子的脑袋还不咋好使,只见他‘啊’的一声,然后松开了手,张是非便趴在了地上,只见李兰英的熊脸上满是惊恐的叫道:“老张!快过来,你看这鸡会说人话!!”

张是非被掐的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再听李兰英这么一说,差点儿就背过气去,他心想,这胖子是咋了,难道是被电糊涂了?于是他有气无力的咒骂道:“你大爷的,这就是我!”

李胖子愣住了,漆黑的夜里他那双熊眼冒着绿光儿,那些在监狱里困了七八年的劳改犯刑满释放后看到了第一个女人时的目光也不过如此。

月光之下,张是非有气无力的望着他,而他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那张老熊脸上不知不觉的流下了一条长长的清鼻涕。

过了一会儿,李兰英便挺着那好像倭瓜似的老熊脸的的对着全身散架的张是非颤颤巍巍的说道:“老张?”

张是非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啪!!!”

一声清脆而给力的耳光声响起,伴随着这耳光声的是李胖子那猥琐的嚎叫:“疼死我了!!这不是做梦??这怎么可能!!”

很显然,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判断,眼前的一切却是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李胖子虽然猥琐,但是勉强算得上正常人,可是杯具的是,这一切却又如此的真实。

张是非见到了李胖子那半拉熊脸明显的肿了起来,便叹了口气,鸟嘴苦笑了一下,刚才的他不也正是如此么,***,我们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张是非想到。

李胖子还在崩溃中,张是非倒是相对之前来说冷静了一些,虽然他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不过眼前的一切又不得不让他相信了自己和胖子都变成了畜生的现实,他心里虽然害怕,但是也明白,这样害怕下去不是办法,而且坐以待毙也不是他张爷的Xing格,于是,他强忍着颤抖和恐惧,对着还在揉脑袋的李胖子说道:“别抽风了,这好像不是做梦,快把我扶起来,扶起来再说!”

李胖子一听张是非这么一说,回过了神来,慌忙将他扶起,两人,或者说两兽就这样对坐着,彼此的心里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李胖子惊慌的对着张是非叫道:“老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变成这样儿了??还有这是哪儿啊?”

“安静!冷静一下,让我想想先。”张是非一扑棱翅膀,顿时甩落了几根羽毛,其实他也想问这个问题,但是由于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复杂,所以不知道从何说起,张是非便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把所有的问题总结了一下。

1:我们不是被电线给搞了么,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2: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3:为什么我俩都变成了畜生?

以张是非的脑袋瓜只能想到这三个问题了,好在还都挺在点上,于是他便又开始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问题一,被电了以后我们怎么没事?

答:不知道。

问题二,这里到底是哪?

答:不清楚。

问题三,为什么我俩都变成了畜生?

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张是非终于嚎叫出来了,他再一次的崩溃了,因为他悲剧的发现,这事儿即使是想破天都没有答案,现在的他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望着自己这身恶心的羽毛以及变成了黑熊的李兰英,无语凝噎。

于是乎,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夜晚还在继续,天空上那一轮月亮明亮的出奇,甚至连上面的环形山都看的一清二楚,夜风静了下来,周围那股不知名的花香透人心脾,时间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样,滴滴答答的,无声而静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有锅底黑变成了蓝丝灰,这悲催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在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的时候,张是非和李兰英终于彻底的相信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确实好像以及差不多就是因为站在电线杆子上尿尿而被断掉的电线导电电晕,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俩畜生而出现在这马勒戈壁的草原上,只不过,那电线杆子上为啥会有只大鸟,而那电线是不是那大鸟搞断的,这个问题张是非一直没有想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件事也没啥他能够想通的,他现在能够想通的只有一个事情,那就是他饿了,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的关系吧,他望了望李兰英,这只黑熊的腹中也已经锣鼓喧天了。

虽然张是非心中的恐惧和慌张并不比李兰英小,但是他知道,不管怎样,现在是两个人,这比一个人的时候已经强了不少,毕竟不管以后如何,也能互相有个照应,于是,他提议四处走走先找些吃的。

显然李兰英心中也有这个想法,在这儿干靠下去除了饿死以外估计没有第二条路了,于是乎他便强忍着满肚子的恐惧和疑问站起了身,拖着沉重的身躯跟着前边蹦蹦哒哒的张是非踏上了这片未知的土地,而他俩现在心中根本不知道,他们迈出的这一步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许,从他们在哈尔滨夜晚街道的电线杆子下撒尿的那一刻起,他们命运的剧本就已经开始运作,是的,就如同此时此刻书前的我们一般,我们总是在抱怨命运对我们所开的玩笑,而当两人踏入这一陌生的土地时,命运的玩笑,却刚刚开始。

张是非现在才去注意他们立足的环境有多么的诡异,此时正是清晨,空气出奇的清新,尽管他没有心情去管这些琐事,但不得不承认,这片草原确实美丽的一塌糊涂。

青草,应该是如此叫吧,张是非想到,只不过这里的青草却不像平时看到的那般翠绿,相反的,竟然有些淡紫色,类似薰衣草一般的眼神,不过没有花朵,却还散发着一股类似花香的气息,闻在鼻子里,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也许正是这种香味才使得张是非这个小无赖能这么快的恢复冷静吧,只不过以他的榆木脑袋是不可能发觉的。

草原并非一望无际,张、李两人已经隐约的看到了在理他们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抹翠绿,与脚下这淡紫色相映竟然毫无违和感,那显然是一大片树林,而再向后则看的有些吃力了,似乎有薄雾笼罩一般,不过,以依稀的轮廓来观察,那八九不离十是一片青山。

最奇怪的是,这里的天竟然没有太阳!真是奇怪,原本刚才的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而且周围越来越亮,但是,天空却只是一片湛蓝,惟独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踪影,张是非抬头看了看,然后低头吐了口吐沫,暗骂道,吗的,还能再夸张一点儿么。

很显然,在经历了尿尿触电、瞬间转移、李胖子变成黑熊皮、自己又不知道变成了啥东西这些荒诞离奇而不着调谁听了都不会相信的Cao蛋事儿后,张是非竟然淡定了,现在即使让他看见大师兄保唐僧取经路过,估计他都会波澜不惊。

人啊,一次Xing受到的刺激太多太大,反而很容易淡定,虽然张是非和李兰英此时的心中不约而同的充满了骂街的词语。

张是非心中:他大爷的,这到底是哪儿?

李兰英心中:这是做梦吧,这不是真的吧,对吧?对吧?

就这样,在紫色的草原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两人悲剧的发现,这片草原上除了他俩,竟然连个蝈蝈儿都没有,而肚子越来越响,想想也是,昨天晚上光喝酒了,而那些随着尿和冷汗早已排出了体外,张是非还好,倒是一直在叫嚣着这是在做梦的李兰英受不了了,他的身体永远是诚实的,只见他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肥大的屁股压倒了一片青草,他张口对张是非说道:“老张,别蹦跶了,饿死我了,哪儿整吃的去啊?”

张是非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头说道:“我他妈上哪知道去?瞅你那没出息样儿,快起来,要不然丢下你我自己走了。”

哪成想李胖子根本不吃这一套,听张是非这么一说,竟然还撒上泼了,只见他躺在地上两只大熊爪子不停的倒腾,嘴里还不消停:“我走不动了,饿死我了!”

张是非满脑袋黑线,这也难怪,想想李莲英之前那体型就知道他从小娇生惯养,爹妈都是土大款,哪儿受过这罪啊,这些张是非心里都明白,可是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小到大,他和李兰英都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主儿,只不过他心里明白,现在这种环境,没人可怜你,只能自力更生了。

于是他骂骂咧咧的对着李胖子说道:“丢不丢人,看你那死样子,还他大爷卖什么萌啊,赶快给老子滚起来。”

其实张是非也挺尴尬的,要是说李兰英是个萝莉也行,起码萝莉这种撒泼状态下可能会很萌,但是你说一个脏兮兮的熊瞎子在你面前挂着鼻涕眼泪的打滚儿,怎么看都像是中毒了,哪儿还有什么萌点可言。

李兰英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要知道我们的李胖子平时虽然够猥琐够好色,但是也够不要脸,他的潜在Xing格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多多少少有些女Xing化,如今受到了接二连三的刺激,似乎让这不为人知的一面觉醒了一般,困难的更加严重了,说啥就是不动弹,还跟张是非说:“饿死我吧!渴死我吧!吗的,反正不想活了!”

张是非无语了,他正要开口骂人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什么,于是他慌忙对着李兰英说道:“别嚎了!你听!”

李胖子听张是非这么一说后,停住了,他挺着鼻涕问张是非:“听啥玩意儿?”

张是非确实听到了一个声音,哗啦啦的,当然,这并非是仙女儿撒尿,但是听在张是非的耳朵里却依旧如同天籁,因为他知道这是水声,应该是一条小河吧,虽然这有些不符合逻辑,因为刚才还一点儿声儿都没有,现在忽然就传来了河水的声音,就像是凭空出现的河水一般。

不过,这片Cao蛋的草原,又有多少东西符合常理呢??

张是非已经没有这美国时间去思考这个蛋疼的问题了,要知道现在他的嗓子早就渴冒烟儿了,于是他慌忙对着李兰英说道:“你听,水声!”

李兰英一听张是非这么说,便不再哭闹,支楞起耳朵仔细的听着,果然,哗啦啦的水声从东边传来。

只见李兰英的小眼睛猛然的闪烁着一样的光芒,刚才那副要死要活的中毒表情全然不在,他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然后边大叫着死不了了死不了了边向水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他的速度如此之快,张是非望着眼前这头像是打了鸡血的熊一阵无语,也就跟了上去,边跑边骂李兰英:“你大爷的死胖子,你不说你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么?”

李兰英的熊掌踩在草地上发出通通通的声音,只见他边跑边气喘吁吁的对着张是非骂道:“滚蛋,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人一旦面临着生死就会爆发出神奇的小宇宙么?”

他其实就是贱的,张是非无语了。

跑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吧,眼前的远处果然出现了一条宁静的小河,打远望去就像是一条亮闪闪的白色丝巾一般的美丽,映在这淡紫色的草原上,给人一种特安静的画面,只不过,张是非明显的记得,刚才两人明明来过这附近,这儿根本就没什么都没有啊,这条河难道是凭空出现的?

已经快渴疯了的两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李兰英仗着腿比较长,率先跑到了河边,看他那三百六十度转身跃跃欲试的造型,显然是想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可是他却并没有那么做,反而站在河边愣住了。

张是非见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便慌忙跑了上去,他来到了李兰英的身边,只见他正望着水面瑟瑟的发抖,河边的草和潮湿,笨重的李兰英即使脚深陷草地里也全然没有发觉,张是非顺着他的目光向河里望去,只见这如同镜子一般的河水映出了两人的倒影,一头脏兮兮的灰熊,以及一只同样是脏兮兮的孔雀。

张是非的心中并不是特别的恐惧,相对之前,他已经平静了许多,当看到自己的影子时,他甚至有些欣慰,因为刚才李兰英一直说他变成了鸡之类的东西,现在一看,起码孔雀比鸡强,不过只有一点张是非想不明白,那就是自己的倒影,怎么看怎么像是昨晚在电线杆子上的那一只,F**K。

而李兰英却没有他这般的镇定,只见他的熊嘴微张,又开始碎碎念道:“熊··熊··熊··熊啊!!!!”

张是非苦笑了一下,看来这李胖子心够大的,一直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他崩溃了,以至于除了碎碎念外没了别的动作。

张是非一直望着李胖子,他知道这不是寻常人所能接受的事实,过了一会,他望着李胖子忽然不说话了,只是嘴微张着,满嘴的牙尖尖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这让张是非无语之余不由得开始担心这胖子的脑子起来,想到了这里张是非不由自主的就是一哆嗦,胖子不会被吓秀逗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