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冤魂索命

更新时间:2020-07-15 08:31:24

冤魂索命 已完结

冤魂索命

来源:掌中云 作者:程小风贞 分类:灵异 主角:明白睛天霹雳 人气:

程小风贞新书《冤魂索命》由程小风贞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明白睛天霹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死了,我又在棺材里复活,我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死而复生后我发现我有阴阳眼,同时我亲眼目睹了亲人的鬼魂,之后我发现了在我身体里的还藏着另一个奇异事件,而这个奇异事件伴随着我直到大学。 在大学里我遇到了厉鬼索命,大难不死之后我卷入一个大事件,为了保命,也为了真相,我和我的道士朋友一起展开了调查。 本想自由自在地当个逗逼,结果发现地狱大乱事件背后藏着不可思议的大阴谋,而我居然就是这个阴谋的关键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醒醒。” 我感觉有人在打我脸,睁开眼一看,果然有人打我脸。 一个白衣持黑柄长枪的男子,正在用他手中的黑枪怼我的脸,我瞬间就怒了,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我只得继续躺在地上,他看我醒了,也不再继续怼我。我最关心的是那两只鬼,看了一眼四周,仍然是女生宿舍门前,不过那两只鬼已经不见了。 我又望向那白衣男子,是他救了我么? 他看了我一眼,说:“我救了你,我有一个要求。” 我一愣,这节奏,霸道总裁?霸道救命恩人? 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解释,虽然现在的形势看起来确实像你救了我,但你这开口就提要求,是不是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把头转向一边,本来想问清楚老鬼和小鬼的事的,但现在我也不想问了,静静等他提要求就好了。 他很自觉。自顾着继续说道:“我的要求就是,你得当我徒弟。” 我又是一惊,转过头看着他,这人没病吧? 凭什么? “凭我救了你。”他仍然一脸不屑。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谢谢你,你留个名号,我若发达了,定会想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但我不想当你徒弟。 似乎我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终于笑了笑,说: “你想好,那两只鬼我只是暂时打跑了,并没有灭掉他们,如果我放任你在这里,后果你想好了。” 我特么愣得不能再愣,敢情你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你居然没有灭掉那两只鬼?转念我又想到,说不定这是他的阴谋呢? 我装作迟疑了一下,回道: 抱歉,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想当你徒弟,而且我似乎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凭你空口白牙的,我不能答应你。 我以为我装逼镇住他了,不料他突然发起狠来。把枪抖出一朵枪花,枪尖正对着我。 “我能救你,也能杀你,你不从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取回我赐予你的东西?” 卧槽,越说越离谱,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还是说这是威逼利诱,那么利诱呢,对,后面肯定还有利诱,可是我没等到。 因为他似乎根本没打算利诱。 他把枪一收,说道:“不过,本体并不想你死,那么,直接带走你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不妨告诉你,你此生的师父,只能是我,也只有我才有资格教你。” 啊,我还能继续愣么,显然不能,我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噎下去了。 因为来人了。 一束灯光照过来,我看着那光,手电筒的光芒,来了个保安。 白衣人看了还没走到的保安,对我说:“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个厉害的阴阳师,我不出现他大概也会出手救你吧。你我的机缘还没到,我勉强不了你,我抹掉你关于我的记忆吧,下次再会吧。” 我还在思考他说的阴阳师是不是陶先生,结果他手一挥,我就感觉像被打了一闷棍一样,直接晕了过去。 睁眼,这是我的第一举动,我感觉头好痛,好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样。眼前一片黑暗,这又是什么地方? 我在脑海中努力回想之前的事,啊对。 之前我被两只鬼袭击,我在老鬼的幻境里,那老鬼撞伤了我,紧接着他又向我冲过来,可是还没等到他冲到我面前,我就晕了。 或者说 “死了?” 我死了吗? 一念及此,我赶紧坐起来,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但我摸了一下身体。 从胸到腹,再到后背,没有伤,一点伤也没有。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头疼得要命,我不记得老鬼有攻击我头部,但现在却疼得要命,要炸了一样。 我用力甩了甩脑袋。 “哗……” 我脑海里突然响起流水一样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出来了,我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以前的事。 我之前一直想不起我还阳之前的事,想不起我小时候的事。 之前母亲跟我说过,我小的时候撞过邪,但由于我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他们也就没放在心上。 但现在,我却想起来了,我是没什么异常,我异常大了去了。 …… 六岁那年,正值农历的中元节,家家户户都沉浸在“鬼节”的气氛中,正月十四夜里十一点,也就是子时刚到,我的父亲就带着我们一家人出去给先祖“烧纸”,也便是送阴间用的钱物。 民间传说,七月十四日与十五日时间相交的子时,鬼门大开,住在阴间的先祖的鬼魂会来到阳世,看看自己的子孙们,然后作为子孙要孝敬先祖,给他们火化阴间用的钱物,让他在阴间也能好好生活,所以通常都是七月十四这天晚上把准备好的东西进行火化。 可是就在那天,父亲突发奇想,要感谢各方鬼神,恰恰就是这个举动,让我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的父亲拿着一些纸钱,在引魂香围出的道路上,来回洒着,口中叫着:“各位路过的前辈,晚辈在此略备薄礼,请收下,然后也请大家收下晚辈的礼物之后,可以给晚辈先祖们一个薄面,保我家宅平安。谢谢谢谢。” 就在父亲沿路洒纸钱“谢鬼”时候,突然一阵狂风袭来,这风来得毫无征兆,就像凭空出现,把满地的纸钱扬到空中,纷纷起舞,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小鬼,父亲被直接吹倒在地上,我心系父亲,叫喊着跑了过去。 “爹,爹,爹……” 就在我快跑到父亲身边时,天外出现一缕红光,红光向着狂风直射而来,而那股狂风却似有灵性一般忽左忽右地变换着方向,然后就冲着我来了。 随着那狂风轨迹的改变,那红光也变着方向追着狂风向我冲来,就在我快要被卷入风中的时候,狂风突然吹向了另一个方向,而那红光却没有随着改变方向,而是直直地撞上了风后面的我。 那道红光就这样直接打入我的额头,我就感觉眉心处剧烈地痛了一下,像飞蚂蚁咬了一口,然后我就直接晕了过去。 倒下去之前,我看到那股狂风就像突然出现那样,突然就消失了,空中还飞扬着的纸钱也晃悠悠地落下,一片一片,盖在了我的身上。 …… 在一个非常黑却又非常大的空间里,我看到两只看起来像狗的巨大动物,跟村里的土狗长得有点像。 这两只狗在空中打架,时而挥爪,时而相撞,时而撕咬。他们挥爪时,仿佛能撕裂空间,相撞时,速度奇快,一闪而过,破空声,撞击声,甚至要超过了雷声。在他们的下方,烟尘滚滚,那里面有无数的人头涌动,就像两军对阵一样拼杀,喊杀声、哀号声不断。 我不确定这是什么地方,也许是个山洞,但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洞,还没见过这么大的狗,当然也没见过会飞的狗。那空中的两只狗就是像领兵的大将军,而地上的那些就是他们的兵。 打着打着,其中一只狗突然变成一束红光,向我冲来。 再睁开眼,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床边小叮当闹钟一直在响。 客厅里,母亲在忙碌着,父亲早早就出门了,妹妹还没醒,好像昨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本来我也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就这样忘记了。 但之后几年,鬼节一到,我就会做梦,梦的内容几乎一样,这就像一个定好的闹钟一样,时间一到就响了。 而这个梦,在后面的几年里,逐渐完善,丰富。 但偏偏在那一年,我出了车祸,还差点死了,当我还阳之后,我就失忆了。 …… 而现在我所在的地方,给我的感觉跟刚恢复的记忆里那个那个梦里很像。 那我到底死没死?人死以后,鬼魂的状态是人死时的样子。 如果我死了,应该是被老鬼撕裂而死,我身上应该有伤口,刚刚摸过没有,那我没死成? 顾不上研究我到底死没死,半空中突然亮了起来,如日初升直至中天,亮得我睁不开眼。 我想用耳朵去听动静,可是什么声音也都没有,身体也没有像感受阳光那样有温暖的感觉,眼睛隔着眼皮能看到那光芒越来越盛,似乎离我越来越近,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是什么呢? 莫不是我还没死,反而又进了老鬼另一个幻境中? 突然,我感觉到身体有异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