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0-09-14 06:14:14

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 已完结

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

来源:落初 作者:吴半仙 分类:灵异 主角:黄皮子吴 人气:

《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是吴半仙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精彩章节节选:吴忧,天生阴阳眼,身上自小有两个神秘仙家护持。一番际遇后成为代理阴曹官,得到游走阴阳两界,号令百鬼的能力,开始了他驱鬼诛邪、度鬼救人的历险生涯。  在经历了金都地宫,东北野仙,酆都鬼市,长白邪影,以及一系列曲折离奇、诡异莫测的灵异事件后,通过重重磨难波折,终于挫败了一个酝酿数百年的阴谋,同时发现自己前世竟然是道法高深的狐家野仙。前世的孽缘,今生的重逢,两者选一,是忘却前尘,亦或是放弃一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泼了黑狗血后,姥爷拿着柳条冲上去劈头盖脸一通乱抽,一边抽一边骂:“你这狗汉Jian,叫你声五叔不知好歹,活着祸害老百姓,死了还不安宁,看我今天收拾了你,你还不快点滚。”

王某此时被黑狗血淋头,站在那就是一阵哆嗦,又被姥爷拿着柳条玩了命的抽,身体上渐渐开始冒出淡淡的青烟。姥爷见状忙挥手示意,旁边的小伙子壮了胆子,一个人端着化开的符水,另几个人冲上去按住王某的身子,王某用力挣扎,力气居然大的出奇,几个小伙子一起使劲也没能把符水灌到她的嘴里,最后被她一拱把碗都打碎了。

其实这时候姥爷心里也是没底,这些捉鬼的法门,从来只是听太姥爷讲,可从来没亲身经历过,抽打了一阵后虽然有些效果,这恶鬼却越发凶起来,把几个人抡的东倒西歪。

姥爷脑子里飞快的搜索着自己知道的驱鬼方法,忽然看到地上丢着一双筷子,赶忙捡起来咬牙冲了上去,抓住恶鬼的手,用两根筷子就往中指上夹,夹了几下不管用,恶鬼嗷嗷叫着使劲挣了几下,甩开按住他的人,猛的把姥爷扑倒在地,两个人顿时撕扯起来。

那恶鬼撕扯了几下就把姥爷身上抓的血肉模糊,衣服也撕开了,两只手死死掐住姥爷的脖子,姥爷立时被掐的眼睛就往上翻,拼尽力气挣扎,不断的踢打压在自己身上的恶鬼。旁边的人都急红了眼,拎着棒子照着恶鬼的脑袋往死里的砸,可就跟砸到石头上了似的,那恶鬼被砸的呜嗷乱叫,掐住姥爷的手却丝毫不放松,眼看着黑黑的指甲都抠进了肉里,姥爷脸都开始发青了。

正在紧急的时候,这恶鬼突然嗷的一声怪叫,猛的跳起来,浑身一阵剧烈颤抖,随后“扑通”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轰的一下退开了老远,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姥爷才缓缓的爬起身,见王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才走过去小心的扒了扒她的眼皮,一只手托住她的下巴,小心翼翼的从她嘴里掏出了一块玉,揣进了兜里。

“没事了,你们来人扶她进屋,喂点稀粥喝。”

姥爷疲惫的招了招手,村里人纷纷围了上来,见王某的脸色渐渐有些血色了,这才有胆大的背起王某,一群人乱哄哄的把她抬进了屋里。

两天后,王某才渐渐恢复了意识,提起前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隐约记得自己去地里挖菜,偏赶上那天下雨,王某顶着雨往家里跑,半路经过一片荒地的时候绊了一跤,回家后就有些发烧,迷迷糊糊睡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虽然王某没事了,可村里人还是不太放心,万一姥爷走后那恶鬼再回来怎么办,姥爷说不必担心,那恶鬼已经被打散魂魄,很难在聚形出来害人了,以后给他多烧些纸钱衣物,好好安慰一下也就没事了。

王某家人很高兴,围着姥爷先生长先生短,千恩万谢,村里也凑了些钱物送给姥爷,姥爷坚持只要了一袋杂粮,十多个杂面馒头,至于钱财,分文未取,就是这白面馒头,还是大伙硬塞在姥爷袋里,兵荒马乱的年月,大伙都不容易啊。

辞别了众人,姥爷背着个褡裢上路了,这里距离家乡也就3,4天左右的路程,姥爷思家心切,日夜兼程的往家赶。

如此走了两天,姥爷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就到沿途村屯里讨口水,困极了就随便找个避风的地方打个盹,就这么两天下来,居然走了将近两百里路。

其实姥爷这么急着往家赶,是有原因的。原来那天在斗鬼的时候,本来姥爷已经快被掐断气了,人已经半昏迷了,两只手下意识的乱挥乱抓,右手抓到了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姥爷登时心里一亮,这是一块姥爷从小就戴在身上的古玉,太姥爷说这是古物,祖上传下来的,最能辟邪驱鬼,很是灵验。

当下姥爷不及多想,眼前都花了,凭着直觉一把将古玉塞进了恶鬼嘴里,巧的是当时那鬼被旁边人用木棒砸的正长大了嘴叫唤呢,古玉入口立时见效,恶鬼被灵气冲散魂魄,姥爷这才捡了一条命在,否则就凭姥爷初出茅庐这点本事,是制不住那恶鬼的。

可是制服恶鬼之后,姥爷发现这原本深青色的古玉,竟然多了一丝黑气,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那黑气似乎正在扩大,而且还在缓缓移动,所以姥爷心中非常焦急,也隐隐有些害怕,这才心急似火般的想尽快回到家中,让太姥爷看个究竟。

这天夜里,姥爷赶到了宾县这个地方,此处距家乡只有不到百里,估摸着大概明天擦黑的时候就能到家,不由得浑身都来了劲,暗暗加快了脚步。好在正赶上月圆,虽然已近深夜,但道路荒僻,地广人稀,皎洁的月光无遮无碍的洒落大地,竟然十分明亮,而且姥爷一向胆大,虽身处荒郊野外,却也不怎么在意。

道路两旁渐渐出现了稀疏的小树林,一丛一丛的杂草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一个的坟包,

“呱呱”

远处不知何方响起了几声老鸹叫,天上的月,也悄悄的隐没在云里,立时就有几点星光闪了出来,不知怎的,周围的寒气似乎也在此时浓了几分。姥爷不由得头皮微微有些发麻,望了望周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就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影也在走路,姥爷很纳闷,这大半夜的谁还能跟我似的这么急着赶路呢?于是就加上了小心。

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了,那身影很奇怪,似乎有些若隐若现,又好像身边总漂浮着一层朦朦的雾气,看不清楚,只是觉得个子特别矮,黑乎乎的一团,在夜色中看去有些模糊不清,在姥爷的前面慢香香的走着。

姥爷心中暗惊,知道自己恐怕是遇到东西了,心中一个劲默念八字真言:八方无碍,心境空明,八方无碍,心境空明......边念叨边缓下脚步,徐徐退后,脑中不断的思索对策。

说来奇怪,姥爷在后退,前面的怪影在前进,可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怎么居然越来越近,刚退了几步,前面的身影就越来越清晰。只见那怪人穿个破烂的黑布大褂,整个人佝偻着,低着头,看去又瘦又小,手里好像还拄着根拐棍,而且腿是弯的,似乎是个罗圈腿,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摆。

姥爷壮了壮胆子,伸手在路边柳树上拽了根粗树枝,心想不管它是个啥东西,今天只得跟它拼了。眼看越来越近,姥爷一咬牙,大喊:“前面拦路的朋友,我今天只是从这路过,与你无冤无仇,还请把路让开。”

那个怪人喉中咕噜一声,似乎说了句什么,随后转过身,顿了一下,缓缓抬起了头。

“我的妈呀……”

姥爷只看了一眼,整个人立刻就毛了,妈呀一声吓得坐在了地上,刚才那点勇气早就不知丢到哪去了。

其实也怪不得姥爷吓成这样,再看看这位的尊容实在是不由得人不害怕。

那是一张…无法形容的脸,真的,不过如果你曾经看到过狗肉馆门前杀活狗的景象,大概就能想象的出,呈现在姥爷面前的,正是一个被活活勒死,然后剥了皮后的狗脸!

这狗脸上由于没有皮,看上去就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两只骇人的眼睛圆睁着,直瞪瞪的盯着姥爷,它的眼睑已经没有了,眼睛就血红血红的突出来,长长的舌头歪斜搭在嘴外,呲着两排白森森的利齿,鼻子上两个深深的孔洞,似乎还在微微抽搐着。

还好它的身上套着一件不知在哪捡来的破烂大褂,遮住了身上,不然这形象更加恐怖,这怪物手里还拄着个木棍,大概是两只脚走路还不习惯,而它的头上,赫然戴着一顶黑色的草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