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镇魂工作室

更新时间:2020-10-25 06:51:05

镇魂工作室 连载中

镇魂工作室

来源:落初 作者:临渊捞汤圆 分类:灵异 主角:李牧孙宇 人气:

《镇魂工作室》作者:临渊捞汤圆,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李牧孙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间名叫“九婴”的小店,一对驱魔世家的姐妹。百年浩劫将至,群魔乱舞,妖鬼横行。这场席卷阴阳界的风暴中,她们能否继续坚持道统,维护正义?承自血脉的魂铃,源自祖先的凶名,到底蕴藏着怎样难以言说的奥秘?其实,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对姐妹的日常。钱满满:“本店承接各种风水布局,看相算命,灵异相关。绝对物超所值,童叟无欺。”周九婴:“欢迎光临九婴,请问您是想要把身后的女鬼赶走吗?她们学习,生活,游戏,遇鬼,遇鬼,遇鬼.....为什么总遇鬼?钱满满:“因为我们是干这行的嘛!”周九婴肯定的点了一下头,“恩!满满说得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一颗心都有它的秘密。——犹太人

———————————————————————————————————————————

李牧还有几门课程没有考完,晚上要回宿舍睡觉。要到九婴里“避难”的话,就要穿过小街上热闹的人群。满满两人觉得这样做还是太危险了。

为了减轻负担,满满和李牧现在整天待在草坪上。因为正值盛夏,像大草坪这样没有遮挡的地方,人少,视野又好,能发生意外的几率也会大大减少。

现在李牧和满满已经不去食堂吃饭,也不去自习室上自习了。满满给李牧的宿舍布了一个简单的结界。但是宿舍空间小,又是人来人往,没有满满的贴身保护,还是让人不放心。所以每天晚上直到宿舍关门前,李牧才会带着大堆的符箓回去睡觉。

舍友奇怪李牧总是不见踪影,他就只好用“专心考试”来搪塞,不想把事情说出来,让室友为他担心。

三天下来,满满觉得自己黑了好几个色号,因为她连伞都不敢打。

李牧的保护者不明原因的消失,使得对方的攻势更加猛烈了。匪夷所思的情况层出不穷,让满满大开眼界,简直像是看了一场现实版的“论人的1000种死法”。

满满不可能时刻保持着探查灵力的状态,也不可能把有灵力的物体一一排除。

以往她遇到的都是鬼魂亲身上阵,或是附在特定的物体上。这次遇到的这个魂体,频繁地利用人或者是物体去制造意外,却聪明的再不现身。对待这种情况,满满明显的有些应对不足。

毕竟这是一所大学,不是深山老林。每天李牧能接触到的,无论是人还是有灵力的物品都不计其数。

满满身边鬼魂无法靠近,她也可以根据情况去驱散或是超度鬼魂。但现在这种情况,除了随时随地保持警惕,准备救场之外,满满想不到其他办法。

每天满满保护完李牧回宿舍,都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滩烂泥。

一段时间的的朝夕相处,满满和李牧也迅速的熟悉起来。李牧得知满满也是学校里的学生,并且只比他低了一级后,非常的惊讶。

阡陌大学是一所重点大学,能在千军万马厮杀进场,还是比较不容易的。满满在这短短几天表现出来的学识和身手已经很出乎李牧的意料了,他没想到满满的学习成绩竟然也这么好。

李牧的惊讶表情明显取悦了满满。满满不想当个花瓶。明明靠颜值就可以活得很好,她偏偏要靠实力站住脚。

满满在学习道术的同时,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文化课的学习。上了大学之后,满满和九婴一起开了店,忙活店里的生意,占据了不少时间。即便这样,满满总是能够拿到奖学金。对此,满满可是很自豪的。

三天过去了,李牧最后的考试终于结束了。

在把李牧安全护送到了“九婴”之后,满满不禁激动地跳起了圆圈舞,“终于解放喽!”

李牧开始了“窝里蹲”的宅男生活。他无论白天黑夜,都待在“九婴”里从不出外一步。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脸面的问题了,管它多少人看呢?性命要紧。

李牧的调查资料迟迟都拿不到手,九婴只好亲自去催了一趟。

她要去的是一间不算太起眼的侦探所,位于一个老旧的居民区里。侦探所的所有人王得利在这里有一套房子,位于5号楼的201。

九婴走到单元门前,抬头看了看。201的窗户上贴了侦探所的名字和广告。

“得利侦探所”

“你要我就有!”

破旧的楼门,脏乱的楼梯。这就是这家侦探所周围的环境了。

九婴面色如常的绕过门口的自行车,挤过一楼和二楼楼梯转角的一摞箱子。最后她来到了201的房门前。

大门敞开着,只关着里面的纱门。

有话道,酒香不怕巷子深。来这家侦探所的多是老客户,老客户又会介绍来新的客户。口口相传,让这家店的生意很是红火。

进门之后的客厅里陈设很简单。两张办公桌相对摆放在窗前,旁边立着一个书柜。书柜很大,占了整整一面墙,里面都是贴着标签的文件夹。另一面墙边摆着一组皮沙发,旁边放着一个饮水机,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

办公桌有一张正空着,另一张前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男人正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翻着面前的文件。

九婴看他忙,也不打扰,只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她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一放,自己到饮水机那里拿了个纸杯接了杯水,小口小口的抿着。顶着大太阳走来这一路,九婴现在是又热又渴。

男人抬眼看了一下,继续打着电话,好一会儿才过来招呼九婴。

九婴和满满的两对父母与侦探所的老板王得利是老交情,以前经常委托他来调查一些东西。

现在九婴和满满开店接生意,有事情同样也是找的这里。虽然王得利是一个抠门的不得了的人,可是能力却很强。

这间以老板名字命名的侦探所其实规模很小,只有老板带着两个徒弟。

刚才打电话的就是小徒弟张翼阳,大徒弟王力鹏并不在。两人也跟着王得利干了十年的时间了。虽然早就出徒了,但是并没有出去单飞。

前些年,王得利年纪渐渐大了,很多事情都觉得力不从心,索性就收了这两个徒弟。现在徒弟们都能独挡一面了,他自己基本只坐办公室了。徒弟们有事帮着跑跑腿,盯盯梢。没事打扫打扫卫生,帮家里扛扛大米。

满满曾经笑称,“王叔可太扣了,给开一份工资,做好几份活。”

这也是满满打趣,虽然王得利对自己扣,可是对徒弟还是不错的。

王得利自打收了徒,教导的时候是尽心尽力,从不藏私。

而更加让徒弟们死心踏地的是,王得利的妻子—他们的师母刘湘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刘湘是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子,平时有事没事就叫这两个徒弟到家里来吃顿饭,换季的时候也不忘给他们添件新衣。

师徒感情越来越好,现在两个徒弟到了王得利的家就和回自己家一样放松。

两个徒弟的工资的确不高,这两年甚至都没有了。但自从正式拜了师,每接一个单,两个徒弟都能一人分两成。即使在最开始,徒弟们还干不了什么活的时候,钱也照分不误。这两年分成又有了调整,王得利自己只拿三成,剩余的七成徒弟们看着分。

这是在徒弟们的极力劝说下才商定的,王得利本来只想要两成。

“侦探所的生意这么好,都是师傅您的功劳啊。”王力鹏这样说着。

王得利心里明白,最开始的确是自己的老客户多些。但随着徒弟们接的单子越来越多,更多的客人是冲着两个徒弟来的了。

徒弟们的孝心他也懂,干脆就应下,只回家和自己的媳妇唏嘘感叹,说要对徒弟们再好些。

“师傅那里现在有人。”张翼阳冲着里面的房间点了下下巴,接过九婴手里的水杯去续水。

“看这满头大汗的,热坏了吧。”张翼阳把水递给九婴,又从旁边的纸抽盒里抽出纸巾让九婴擦汗。

“九丫头来了啊!”王得利送走了客户,回转身来和九婴招呼。几年的养尊处优,让王得利身体明显的发福了。

“是不是之前那个事啊?怎么着,王叔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哪!”王得利一看见九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笑着调侃。

“哪有?!”九婴虽然在同龄人中以高冷形象著称,可是在长辈们面前,她可是个得体讨喜的小辈。

“这不放假了,给您带点东西看看您嘛!”九婴示意了一下放在旁边桌子上的东西,“您老的最爱。”

王得利抽了抽鼻子,“哈,还是你这个丫头了解我。”

说着一个箭步,冲上前解开袋子,浓香的腊味一下子飘了出来。

王得利捻起一块,吃的眉开眼笑,“老童家的腊肉手艺就是好!”

王得利几口吞下了一块肉,忙不迭的又拿了一块。看见九婴和小徒弟都在旁边笑,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笑什么笑,我家那老婆子天天让我吃菜叶子,我又不是兔子!”

因为中年发福,刘湘为了王得利的身体着想,不让他吃太多肉,以往他最爱的腊牛肉更是直接禁止。

不过,对晚辈们时不时的孝敬,刘湘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孩子们都有数,从来不会买太多,就让王得利偷着乐吧!

王得利连吃了好几块才住了嘴,意犹未尽的扎好袋子,示意徒弟收起来,这才把话题转到了调查结果上。

“这次时间是长了点!因为这个李牧的资料的确不太好办。李牧的出生资料有些改动,消息又捂得严。毕竟他爸李兴国还是有点门道的。”王得利皱了下眉头。

“李兴国发家之前一直在共城待着,可能那边还有记录,老大已经去调查了,得再等几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