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章节列表无弹窗 舒曼张二丫完整版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12-01 08:57:44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章节列表无弹窗 舒曼张二丫完整版章节目录 已完结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章节列表无弹窗 舒曼张二丫完整版章节目录

来源:网络 作者:妖妖金 分类:灵异 主角:舒曼张二丫 人气:

经典小说《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由妖妖金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曼张二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古有云在家从父,父母之言便是天,哪怕是后娘长辈的话也不得不从。女子更是没有地位,张舒曼说出的这些话,不管是谁听到耳里都会认为这是极为大逆不道的话。可是,看到张舒曼说的理直气壮的样子,反倒将大家给镇住了,一时间居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等林淑兰跟赵云月醒悟过来,做为长辈的林淑兰第一个发飙,冲上来指着张舒曼的鼻头不客气的破口大骂。

“好你个赔钱货,小小年纪就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不懂敬老就算了,连你爹你都敢不放在眼里,你不怕糟雷劈,被抓去浸猪笼。还没过门呢翅膀就硬了,以后过去肯定也是给娘家丢人。与其等着哪天被休回娘家,让村里人看老张家笑话,不如老婆子我现在就打死你。”

女人打架惯用的招数,无非就是揪头发抽脸,要么就是拿指甲抓人。林淑兰自然也不例外,伸手便想一巴掌狠狠的抽向张舒曼。只是张舒曼也不是吃素的,更是不原主张大丫这个笨丫头。逆来顺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呆站着任人打骂。

打老人的事张舒曼不屑做,更怕将人给打坏了,转身反倒被讹诈了。侧身避过了便宜NaiNai抽来的巴掌,张舒曼依旧用冷漠的眼神望着林淑兰,不急不徐的凉凉道。

“NaiNai,什么叫大逆不道,难道你以为人人都要跟爹一样,做个愚孝的孝子才是好人吗?我可不是爹,甘心情愿做这个傻子,明知你根本没将他放在心上,甚至没拿他当儿子看,还死心塌地的对你。我劝你最好别再动手,不然别怪我翻脸,对我来说,NaiNai你连一个陌生都不如。你扣心自问,你可曾几何真心实意的拿我们当过你的亲生孙女孙子还疼爱过。”

“大丫?”张树根没有想到张舒曼如此大胆,活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但敢大声的驳他的话,不将他这个做爹的放在眼里,现在,居然连NaiNai都敢顶撞。做为一个孝敬父母的儿子,张树根自然是不赞同张舒曼的做法。

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就是赐给了生命,不管是好与坏就是天恩。忤逆父母便是大逆不道,虽然知道大丫是心里有委曲,但张树根还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如此的忤逆长辈,说出这种离经叛道的话。手高高的抬起,对上张舒曼那森寒如刀子的目光,张树根颓废的又落了下来。

“树根你在愣什么,这死丫头今天是吃了熊心豹胆了,谁都敢顶。不将长辈放在眼里,都要嫁人了,你还不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以后就难了。要是你下不了手,那就让开,让我来,看我不打着的这死丫头吃不了兜着走,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一把推开呆愣中的张树根,赵云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张树根一眼。手中不知又从哪里捡了根扫把,杀气腾腾的便又想往张舒曼身上抽去。

“大姐病才好,不准打大姐,大姐你快走。”看到赵云月手里的扫把,尝过厉害的张三娃吓的脸都白了,害怕的打了个哆嗦。但还是勇敢的站出来护在张舒曼跟前,像个小大人一样推着让张舒曼赶紧躲开。

“大姐。”二丫速度也不怕,护在三娃跟前,眼神担忧的望着张舒曼,浓浓的姐弟之情不言而预。

“好啊,你们这一个个都反了天,不想活了是不是。好,想护着你们大姐是不是,那好老娘今天全部一起打,看你们还起不起哄。”看着倔强的护在前边的二丫,赵云月可不会手软,想也不想便打了过去。

这竹枝做出的土扫把打人可不是一般的疼,二丫被赵云月狠狠一抽,双腿顿时被抽出了一条条血痕,触目惊人。痛的二丫嗷嗷的尖叫,可想而知这赵云月下手有多狠。

“二丫,住手你个泼妇,你再敢打二丫我就不客气了。”

张树根的每一个举动都让张舒曼看的寒心,做为父亲不护着自己的儿女,反而还要帮着别人来敲打自己的女儿。这样的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怂,反倒是两个弱的弟妹更让张舒曼感动。眼尖看到二丫脚上微肿的血痕,张舒曼眼睛一冷,忙上前利落的一把抢过赵云月手中的扫把,厉声警告。

“反了反了,真的反了。看你这架式,是不是连娘都想动手打了,你个白眼狼,不要脸的赔钱货。树根你死了是不是,到是说句话啊。看看你的好女儿,不但想打我,还张口闭口的骂我是泼妇,连娘都不叫了。我看这个家是不是容不下我了,一个个都要反我,我不活了。告诉你,今天这个家有我就没有他们。”

手中的扫把被抢,加上知道张舒曼从小就一股子蛮力。赵云月虽泼,但也知道挺着个肚子绝不是张舒曼的对手。扯开了嗓子,赵云月不甘心哭天抢地的再次干嚎起来。那尖锐的嗓子,隔着几道墙,差不多喊的整个村的人都快听的清。

“云娘?大丫你别闹了,你娘还怀着孩子,万一气着了动了胎气可怎么好。”

做为一个妻奴,张树根自然是不敢指责赵云月什么。更何况此刻赵云月还怀着他的儿女,挺着个大肚子,在张树根眼看中来,自然也是站在弱者的一方。哪怕平日里赵云月比谁都辣,打起人来更是从不手软。

“别闹,那爹的意思是?”听到便宜爹的话,张舒曼有些被气乐了。看着亲生的女儿被打的伤痕累累不说一句疼惜的话,反倒顾着指责她。真是无药可救,脑子被缝给夹坏了。

挑眉戏谑的在张树根还有赵云月身上扫视了一眼,捕捉到赵云月眼中那得意的笑容,更是让张舒曼气的胃疼。

真是一家子**,再在这个三观不辨的家呆下去,张舒曼可以想象,早晚有天会被气疯。

“什么意思,当然是叫你滚了,家里正穷的响叮铛,没有多余的米养两个闲人。你不是扬言要养这两个白眼狼吗?早晚都是养,那就现在一起带过去,就当是陪嫁好了。以后这个家也没你们姐弟三人什么事,你们就别想分什么田地。至于以后,哪天你被休了也别想再回娘拉靠什么,就当是三两银子买断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