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那些鬼事儿

更新时间:2021-02-26 10:49:23

那些鬼事儿 已完结

那些鬼事儿

来源:落初 作者:两三斤 分类:灵异 主角:小屁孩哈 人气:

新书《那些鬼事儿》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两三斤,主角小屁孩哈,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在我快要被恶鬼的尊荣吓哭的时候,有一个浑厚的声音站在我的背后对着恶鬼厉声质问:“你丫不能化个装再出来,把我家小琊吓哭了爷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在我孤立无助快要被鬼魅玩死的时候,有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背后对着鬼魅展现本色:“敢欺负我家琊琊,小姑奶奶生吞活剥了你。”终于有一天我受不了这种约束,对着全天下的魑魅魍魉说道:“小爷就在这里,不怕崩了你们的狗牙就放马过来。”然后潇洒的竖起中指,被鬼族大军淹没头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院落不大,沿着青石小路穿过几棵茂密的大树,便来到一座三层木楼的正前方,年代久远,岁月的流逝在斑驳的墙上完美的体验出来,只是从飞檐反宇间的朱榭雕阑中可以体现出来,此间主人生前必为大富之人。

掉漆很严重的朱色大门上青色的苔藓遍布其上,大门屋檐上一道道镇宅灵符几乎贴满,皎洁的月光下微风拂过,一排排灵符随风而舞,像是无声的跟我们打招呼,“客官,请上座!”

“莫将军,咱进不进?”罗小胖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中呆过,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已经深深的震撼到他,平常天老大自己老二的虎胆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进个屁!镇宅灵符几乎贴满整个墙上,窗台上全用木条封死,高悬明镜都已经掉落,你丫进去了说不定你的第一个媳妇就要在**中华丽丽的产生了!”我指着封死的窗户和本是明镜高悬此刻只剩黑洞洞的镜框对着胖子说道。

“自从进这个院子来了我浑身跟掉冰窟窿了差不多,咋这么冷呢?”罗小胖说道。

罗小胖说的有气无力,我顿时有点不解,虽说阴起过重,但是我都能抗住,这个从小比我体魄壮多了的胖子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你没事吧?”我关心的问道,我借着月光发现罗小胖的身躯已经开始轻微颤抖,手上的柴刀已经快要握不住。

“你看我屁股上咋回事,咋感觉有点漏风!”罗小胖说完,转过身对着我说道。

我一看,顿时心里一阵叫苦,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与黄皮子的搏斗中,罗小胖的短裤已经背咬的千疮百孔,最要命的是屁股蛋子上面的两个伤口,由于屁股太肥,被咬的也够深,被我一下扯拉下,整块肉已经被扯掉,此时两个窟窿里还在突突的冒着鲜血,鲜血顺着屁股丫子而下,两条腿基本已经被鲜血染红。

“这不行啊!看这架势不等回去这胖子怕要流血过多直接嗝屁了!”我心里想到。

“没事儿,就是屁股上破了两个小口子,以你罗将军状如牛的体格,估摸着可以流血不止到明年都流不完。”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我曰,你丫以为大姨妈呢!”

“算了,为了你屁股沟子不再淌血,把外裤脱了我帮你包扎下。”我插科打诨下希望能分散罗小胖的注意力。

曾经不知在哪看过这样的一个刑罚,把犯人关在密室里绑住眼睛后,在那人手上划拉下,皮都不划破,然后放个竹筒滴水,并告诉那犯人撒时候撂了撒时候才能给他包扎伤口,然后不发出任何声音,而蒙着眼睛的那人听着水滴的声音,潜意识里便会怀疑是自己的血在哗啦啦的流,便觉得身体越来越冷,直到最后直接自己把自己吓死,这个刑罚主要就是进行心理催眠,而我现在的说法只是给胖子得一个心理暗示,让他不要那么在意伤口。

胖子哆哆嗦嗦的脱下短裤,嘴里念念道:“没想到本将军一晚上对着一个男人脱两次裤子,明儿个千万别跟别人说昂!”

“我曰,你丫全身上下劳资哪点没见过。”

“我靠,我以为你莫将军Xing取向是正常才天天跟你一起耍的,看来以后要离你远点,撒时候**我的都不知道。”

“你个虎比,小时候洗澡你丫没看过我啊!咦,你丫红裤衩子上印个小鸟图案干啥啊?”

“那是轰炸机,你个土鳖!我从小就梦想开着战斗机带着我的那个她翱翔在广阔的蓝天上圈圈叉叉。”说道这,罗小胖的胖脸上泛出一种听说叫做神圣的光芒,而当时我只从他的小眼中看出了极度猥琐,办个事儿还要在天上,也不怕战斗机直接失控,双双殉情。

我一边跟罗小胖扯着淡,一边麻利的给他整了个岛国相扑手系的那样的***衩。

“嘿,莫将军你轻点,勒的小丁丁疼!”我勒的紧,罗小胖就要身手给扯一扯。

我害怕他把扯歪了,一把打掉他的手说道:“先苦后甜懂不?要想成为大鸟,现在就要开始锻炼!”

“你屁股上不是也受伤了,要不我给你也整个锻炼锻炼?”罗小胖搓着手猥琐的对我说道。

“我不用,那个黄皮子早被我一屁股夹死了,没事儿。”我故作平淡的说道,哪能让这虎比的死胖子来折腾我的二哥。

“你这夹劲儿够猛的啊!牛比!”胖子对我竖起大拇指。

“别扯了,现在几点了?”我对罗小胖说道。

“我哪知道,估摸着三四点了吧。”

折腾了几个小时的我们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处境相当不好,罗小胖的屁股上的伤口挺吓人的,这天气又热又是钻林子的怕是要感染了,而外面还有黄皮子大军包围着我们,天亮了也不知道散不散的去,呆的这个地方绝对是个凶宅,跑都没法跑,此时的我和罗小胖仿佛走进了死胡同。

“莫将军,你说这也有一会了,黄皮子怎么还没追过来,难道被我百里大将军的杀气给镇住了?”坐在庭院里歇了会,罗小胖感觉事已经过去了,又开始对我扯淡起来。

“哥,我叫你亲哥,您能消停会,闭上嘴么?”我没好气的对着罗小胖说道,“哎,今天真是掉进坑了!嗯?先别说话。”

“咋啦?”罗胖子低低的问道。

“咋啦咋啦,你丫就算一个乌鸦嘴,墙那边声音那么大,你听不到啊!”我无奈的翻起白眼,“跑吧,我的亲哥亲祖宗!”

说着,我拍了拍屁股,拉起胖子准备起来的时候,谁知胖子却摇晃了两下没有站起来,“莫将军,今天本将军怕是要栽了,一点力气都没了。”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折腾了这么久,并且还流了这么多血,罗小胖脸色都已经开始发白,叹了口气,语间之中颇有点放弃了的意思。

“栽你大爷,罗将军我可跟你说昂,你家就你一根独苗,想想罗师叔,想想兰姨,你撂这了他们会咋样,怕是黄泉路没走多远他们就跟上了!快起来。”我有点气愤的对着罗小胖说道。

“起来了能去哪啊?”罗小胖问我道。

我听见墙边的窸窣声越来越多,怕是黄皮子大军已经差不多要集结完毕,下一步怕是就要吹响冲锋的号角,而眼前的这个小楼必有凶鬼,我又有点害怕搞不定,但是看着罗小胖的那张苍白的脸,咬咬牙说道:“小胖,我的收魂袋带来了吗?”

“带了,在我上衣口袋里。”

“给我,我们进屋,里面找个死角,跟它们拼了!”我狠狠的说道。

我在胖子口袋里拿出我的收魂袋,这个袋子是回来后缠着老头子帮我重新做的,拿着它我的心里稍微有点底了。

我架起胖子,捞起白蜡棍和柴刀,蹒蹒珊珊的来到满是黄色符箓的正门口。

“吗比,死就死了,如果大难不死让本将军逃出生天,一定要缠着我爸教我武术,回来直接给这群畜生来个灭族运动。”罗小胖狠狠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想起了这次赌约和以往的种种,真是懊悔不跌。但是蝼蚁尚且偷生,我也只能狠狠的对着自己说道:“想要小爷的这条命,小爷必先拔了你们的牙!”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

鼓起勇气推开门的那一刻,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长大,至少学会了勇敢面对一切,不是么?

破旧的木门随着磨牙般的刺耳声缓缓的拉开,一股潮湿中夹杂着腐朽的霉味铺面而来,仿佛一个冷笑的野兽,张开了黑洞大口,迎接着我和罗小胖这两个自投罗网的美味佳肴。

我和罗小胖相互苦笑的对视一眼,然后迈出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第一步,硬着头皮走进木楼大厅。

一进屋,在我的脑海中呈现的不再是充满妖异黑色,而是一片压抑心悸的血红色,红中泛着点点的黑光,鼻子张颌之间,血腥味夹杂其中。

关上门,带上门栓后,我细细的打量着房间的布局,常年无人打扫的地板上积满了厚厚的陈灰,几把老式的黄花梨木制成的藤椅整齐的放在大厅两旁,几根漆上朱红的杉木立柱支撑着房子构架,顶上的房梁刻画的福瑞云图极为精致,只是除了灰尘之外并无蛛网,而木质上也无鼠虫啃咬之痕。

“莫琊,你干啥去啊?”罗小胖看着我缓缓往前走,不解的问我道,言语间已经没有了调侃之意。

“给你搬个凳子,怕你屁股蛋子感染。”我头也不会的回了句。

弯腰试了试藤椅的结实度,还好不像现在的那些水货制品,并无偷工减料。我身上本来穿的那件短袖在搏斗中没有丢失,在院子的时候已经穿上。此刻也不管冷不冷的问题,脱下后细细的擦起椅子上的灰,我可不敢让罗小胖的伤口沾上这些东西,不然妥妥的破伤风感染。

老式物件就是重,擦干净后我废了大力气才举起来,向罗小胖走去,谁知道走向罗小胖身边的时候,突然发现罗小胖的脸色非常诡异,有点像便秘的样子。

“咋啦,屁股还疼?”我关心的问道。

谁知道听见我问话后,胖子犹豫的张了张口,转眼间却换成了一副冷冷的表情说道:“咋滴?想用椅子砸死我呗,举这么高?”说完对我挤了挤眼。

我顿时心里一惊,立刻明白了罗小胖的意思,无奈我手上没刀,但是虎吼一声,将手上的椅子向后砸去,谁知道却砸了个空,椅子摔在地上直接散架,我正疑惑着呢,罗小胖突然大喊一声“上面!”

凭着对罗小胖得信任,我想都没想一个懒驴打滚直接滚到罗小胖身边,抄起地上的木棍,背靠木门,摆出防御姿势看向我刚刚站定的地方。

这一看,我的冷汗直接飙了出来,头皮像炸开一般,因为罗小胖并没有开启灵窍,通常情况下是看不见鬼物的,我凭着自己灵窍开启凭空自信到如果有任何鬼物近身我都能提前发觉,罗小胖话语间的暗号只是提示我小心成精妖物的,而此时站在我面前的哪是什么妖物,明明就是一个吊死女鬼,而为什么一眼就能判定,从此物的外表就能看出。

一身白衣,黑色的头发披散及腰,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那半张脸白皙精致,尖尖的瓜子脸,只是那好看的丹凤眼中一片血红和耷拉着口水的舌头破坏了本是较好的面容,鹅项般的脖颈上一条青紫色的勒痕缠绕其上,像一条丑陋的蛇环在脖颈中间。

我来不及询问罗小胖为何能看见鬼物,一脸防备的对着眼前的女鬼,心里还不由的暗自庆幸,“幸好不是红衣!”但是,能逃过我的灵窍感应,无声无息的来到我的身后,此鬼绝对不是我现在能应付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只能强打起精神小心防备。

此时白衣女鬼用它那充满怨毒的独眼看着我和罗小胖,口水滴答答的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噗呲的声响并伴有白雾,“我曰啊!这口水貌似还是强硫酸啊!”我心里暗暗叫苦,被口水甩上一滴怕是直接个整个血洞出来。

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我和罗小胖是不敢轻举妄动,而那个女鬼却不知道为啥也没有动。

时间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缓缓流失,而女鬼的一点表情和动作都没有变化,我正在暗自庆幸这鬼估计是睁眼瞎的时候,舌头在外的女鬼嘴唇动了动。

“有客到!”声音就像老式留音机没电了的时候,那种沙沙的摩擦感听的人心里发毛。

可是我和罗小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啥?有客到?”

话音刚落,立柱旁的几个灯盏猛然自燃,火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