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更新时间:2021-05-02 09:16:23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连载中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来源:落初 作者:贫僧老了 分类:灵异 主角:老翁罗盘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贫僧老了的原创小说《阴阳先生的那点事》,主角老翁罗盘,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阴阳的这点事在当今这个科学时代,可能你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也许你不信,也许你也信,可是我信。故事是从一个孤寡的老人交给我三个铜钱和一本破的不能再破旧书说起,当然也有恐怖的诡异事件,灵异探索,还有支持故事发展的钱和.……你们也应该知道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念小学的时候,学校离我们这个村子很远,天不亮就得起床。

三道疤住的那个土房子,是我们村里孩子们上学的必经之路。我每天经过那里的时候,总是能看到那些东西,从三道疤的屋子里出来。

我会把这些怪物的长相,就像讲鬼故事那样,讲给那些小女生们听,他们都骂我是神经病。用她们的话来说:“你又不是二郎神,长着三只眼,你也不是孙悟空,不是火眼金金,凭什么你能看到,我们就看不到,你个神经病”。

有一次放学回家,我又给她们形容了一下,早上见到的那个一只手提着自己脑袋的怪东西,没曾想只开了个头,一群小女生撒腿就跑,边跑边回头喊:“神经病,神经病,你是一个神经病……。”

就这样,我又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经过三道疤那个土屋门口,看到门是敞开的。因为师夫家很小,我估计,也就七八平米大小吧!打开门,一眼就能看到底。

往常门开着的时候,三道疤总是盘腿坐在炕沿上,瞧着我们一个一个的走过。爷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不让别人到他家里去,更不让孩子到他家门口玩耍。如果让他发现了,他会毫不留情一顿,所以没人愿意到他那个破土屋里去。同样,他也从不串门。

有时候我很好奇,回来好几年这个老头从来就没种过地,我也没见过他挑过水,我就纳闷,他喝什么?吃什么?问村里人,也说不知道。

有时候我独自经过,他居然坐在那里对着我笑,很高兴,当然也冲着他笑。

可今天炕沿上坐着的老人不见了,一贯都不出门的老人,会去哪里呢?

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我突然无来由的感到有些紧张,心里开始胡乱猜想:“撒尿去了?不可能,我都站了这么长时间啦!撒个尿就这么费事?就是大的,也该解决完了吧!死啦,饿死了?”。越想越不对劲,那个屋子好像有某种力量一样,牵着我一步一步走近了那个小屋。

血迹,从小院门口一直把我领到了那间小屋里,看着那角落里满身是血的老人,第一感觉,就是他死了。他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上衣被撕的一块一块,一道道伤口看着瘆人,好多已经结了痂。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双眼紧紧的闭合,牙关紧咬,一柄木剑紧紧地握在手里,很明显,老人不久前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殊死搏斗。

可怜的老人,我慢慢的蹲下去想把他手里的木剑拿开。轻轻掰开他的手,正要取剑,突然那只手又紧紧地攥住了剑柄。一双紧闭的眼睛,突然发出道道锐利寒芒,直射我的心肺,令我激凌地打了一个冷颤,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看到是我,露出一种痛苦的狞笑,语速缓慢而沙哑的说:“傻小子,是你呀!扶我起来”。

我被那种肃杀的目光吓住啦!直愣愣的盯着他看,老头看到我老半天也没反应,又费力的说道:“看什么,我还没死呢。来,快把我扶起来”。听到他说,我还没死,我哆哆嗦嗦的伸出一指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感觉有气,还是热乎的。我抹了抹头上的汗,啊呀了一声,没好气的对他说:“你活着,我还以为你诈尸了呢!你没死,你差点儿把我吓死”。老头道:“你这小子怎这么啰嗦,我要死了就是你整死的,快,把我扶起来”。我答道:“好吧!”其实不是我不扶他,是我刚才腿软,根本没力气扶他,还不想让他看出来,所以多磨蹭了几句,现在看来再不扶他,这老头就真的哏儿屁了。

我赶忙架起他的胳膊,把他扶到那张只能睡一个人的炕上,按他说的,打了一盆清水,用剪刀剪掉他的上衣,开始一点一点的清洗身上的血迹,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显露出来,深可见骨,惨不忍睹呀!

用手一挤压,一股股黑血从伤口中流出,散发出一阵阵腥臭味道,看着这种如野兽撕咬过的伤口,我愤怒了,疯狂的嘶吼道:“谁干的,告诉我,我去报警,枪毙这孙子,什么人能对一个老人下如此重的毒手”。本来想说,我替你报仇,可是看到恶名远播的三道疤,都扯这样了,还是请警察出来吧!

生气归生气,接下来该怎么办呀!心想:“还是回去通知大人吧!尽快把他送去医院治疗才对呀!”主意打定,我告诉他:“你要坚持住,我现在就找人送你到医院,我很快就回来”。说完我转身要走,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脚脖子,他缓缓地说:“我这伤去医院是不管用的,我的事不想让别人知道,现在只有你能帮我”。我赶忙接口道:“那我能帮你什么?”他又道:“现在你照我说的做,如果今晚我没事,那就死不了,那个柜子里有糯米,把他撒在我的伤口上,也许我会昏过去,但是你要记着,一个小时换一次米,直到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液来,到那时候我的毒就解了”。他舒了一口气道:“第二步,你要用酒帮我清洗伤口,然后帮助我缝合伤口,不要怕,因为我在昏迷中是不会感到疼痛的”。安顿完以后苦笑道:“我希望除了你之外,这件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的命就交给你了,开始吧”。

照着他的话,我开始往伤口上撒糯米,糯米接触到伤口时,就好像被火烧了似的瞬间就变黑,一股股浓烟从伤口里冒出来,满屋都充斥着焦肉的味道,我低下头想问三道疤老人痛吗?才发现他已经昏迷了。撒完一遍糯米,我将那个门窗从里面封死,如果这个味道散播出去的话,很快就会又人发现,到那时候人们就会把老人送到医院,那就坏了大事了。

虽然我不知道三道疤到底是什么伤,可我也看过电视剧,糯米是解尸毒的。如果真送去医院,师夫八成是一命呜呼了。

在我忙着给三道疤老人疗伤的同时,我家里面乱成一团,天都黑了,不见我回去,急得父母团团转。哥哥姐姐满世界的找,每家每户都找了,唯独没找到师三道疤这里。因为谁都知道,小孩子是不敢到三道疤这里来的,而且还门窗紧闭,没人敢去推那扇门。

合计着报警吧!不到二十四小时警方根本就不受理,最后妈妈找到了神婆,希望神灵能给指条明路,神婆听到是我失踪了,二话没说,点燃三柱清香,三枚铜钱应声落地,三卦都是上上之卦,对着我妈说:“不要找了,这孩子我保了,明天三点准时回家”,听闻如是说,家里人也只能抱着忐忑等着。

经过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伤口终于流出正常的血液,终于能松了一口气。

看来毒血已经解完,接下来就是缝合伤口,想起来心里就发憷。在家里所有的针线活,都是妈妈干的,没想到第一次拿起针线,就要给人缝合伤口。

此时我想起电视里,老和尚被烧死的那一段:“佛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缝完最后一针,线上打了个死结,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不知怎么着就睡着了,仿佛有人带我进的梦。

梦中出现了一个穿白袍,一个穿黑袍的两个人,用铁链套在我的脖子上,拉着我走,黑的对白的说:“老白,是不是搞错了,这孩子看长相没那么短命呀?”

白的又答到:“这可是判官爷吩咐,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只怪这小子命苦,怎么就惹了那个小气鬼,判官笔在人家手上,想让谁死也就是一划拉的事儿”。

黑的又说到:“可是说来也奇怪,两天了只找到一魂一魄,这教我怎么回去交代差呀?”。

白的说:“再要找不到,我们也只好这样回去交差,***,又少不了一顿责罚”。

黑的又说:“老白,那个小气鬼特别爱钱,还特别好色。到时候我们可以破财免灾,万一不行,就再送几个黄花大女鬼,估计能混的过去吧”。

老白道:“那咱俩就不要转悠了,赶快往回赶吧!省的又给咋俩扣一个拖延时辰的罪名”。

老黑道:“好,那就走吧!”。走了一会,一黑一白走进一条死胡同里,拉着我穿墙而过。再看,一块黑黝黝、高数丈的石碑立在眼前,上面写着三个白字。

黑碑白字,黑白相称,甚是明显的三个字‘阴阳道’这是要我死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