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怪秘闻

更新时间:2020-03-25 07:44:49

诡怪秘闻 连载中

诡怪秘闻

来源:落初 作者:莫知其极 分类:灵异 主角:施云凤凰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诡怪秘闻》的小说,是作者莫知其极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浩浩寰宇,藏鬼三千!干探施云在破案之时无意之间结缘桃花,陷入热恋之中。这天,正当二人在街上亲热之时,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突然出现,对他说了一句:你头顶黑气,就快死了。你说对吧,站在旁边的鬼姐姐?之后,干探施云便被牵扯进了一个之前想也不敢去想的世界之中。因为在现代,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一切,都被斥为封建迷信。因为自己,在和鬼怪打交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施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世界真的有鬼神存在。那些存在于小时候的恐怖故事,居然就在身边,就在暗处悄悄发生着。

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从小深受理性思想的熏陶,若不是先前遇到那么多的变故,无形之中被牵扯进来,只怕施云这一生都将和那个世界无缘。施云虽然算不上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至少对于灵异鬼怪之类的事还是当做故事来看待。

而故事,此刻正在上演。

自从之前那件事过后,三天后,在晋阳街的拐角处,一间规模不大,内里装饰却能让人身心放松的餐厅里。

“哎,我说,”

施云将罐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显得十分畅快。他推了推身边带着一脸不快的纪白,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听自己说话,自顾自说道:

“你当方士,到现在有多久了?我看你好像很厉害啊——”

“很久了,有一两百年了。”

“吹牛呢你?!”施云带着一脸的鄙夷,脸上写满了不相信这三个字。

纪白白了一眼施云,吸了一口饮料后继续沉默。

“老弟呀,”施云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说你从一开始就摆着一个臭脸,我也不欠你的呀!”

“我都跟你说了我大学里还有课要上,你却非要我陪你出来一趟。”

“这是我欠你的,谁叫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呢?”施云说道,“再说,我也是和你们学校领导和系主任请了假的。”

“那你说说你编的理由!”纪白突然爆发,一下站了起来,直直望着施云,一字一顿道,“告诉我,怀疑我和一单案子有关,要我协助调查是几个意思?”

“这个嘛···当时没想到什么好理由嘛。”施云尴尬一笑,将纪白强拉硬拽地带回座位上,转脸朝服务员叫道,“那个服务员,再来一听!”

纪白见施云一脸笑意,满怀的火气顿时无处施展,只得哼一声,忿忿道:“我真是服了你了。”

“怪我怪我,平时这句话说习惯了,一下改不了口了。”施云尴尬地豪饮了一大口啤酒,随即满足地打了一个酒嗝。

“你这么个喝法,到时肝脏衰竭的话我也救不了你。”纪白看着施云刚到手的啤酒一下子直接见底,十分不满地道。

“放心吧,平日里我可不会这么喝。”施云叹了一声,道,“这不是劫后余生,加上丢了一个女朋友嘛。如此大喜大悲,如果不宣泄一下,到时别说肝脏,只怕直接都给逼疯了。”

纪白一听,心中倒是稍微缓和了一些,不似之前一般怒意冲冲,当下戏谑道:“这么说我是不该救你的咯,就让你死在温柔乡里,直接做一个快活死的风流鬼去。”

“哈哈,你小子,嘴巴可够损的。”施云倒也不介意,将剩余的啤酒一饮而尽。

这时,施云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登时神色一变,瞬间变了一副模样。他接了电话,语气带着十足的官腔,犹如一只学舌老道的鹦鹉,僵硬而没有感情。

“不是说今天之内搞定了全部档案再打电话给我吗?”

电话那头传来无奈的声音,道:“施队,那些档案有的已经丢失了,再次整理的话恐怕没那么快啊!”

“所以我才临时又加了三个人进去,不要告诉我你们六个人都搞不定这些纸面上的东西!”

“可是施队···”

“好了!”施云大喝一声,说道,“你们知道这些档案的重要性吧?总之,今天之内没能整理好清单交给我,就别想下班!”说完,施云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重重拍在了台面之上。如此响动,甚至引来周围顾客和服务员的目光。

纪白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道:“是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你翻脸比翻书还快?”

施云叹了口气,刚想抬手继续要酒,却被纪白生生按了下来。他只能无奈地耸耸肩,解释道:

“局里那群小崽子,正事不做,偷懒倒是一流。那份清单我要了一个月了,天天都说在做在做,结果等到今天上头亲自找上门来和我要,活脱脱把我给骂成了一只傻鸟!你说,这口气我能不找个地方释放一下吗?何况,这群家伙那是罪有应得!”

“你这人,还真有意思。”纪白竟是被施云的一番解释给逗乐了,先前的火气顿时一扫而空,对其印象顿时好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施云又和纪白讨教了一些东西,像是鬼魂的分类等等细节的问题。而当施云问到涉及捉鬼的方法时,纪白则很清楚地告诉他,普通人一般只能依靠符箓、护身玉石之类的东西来保护自己,而法器符箓就只有受过修炼的方道中人才能使用。而如自己之前所施的驭使之术,更是需要花上数十年以上的功夫,才能有所成就,随手施展。

说到这里时,施云好奇地看了一眼纪白,问道:“数十年以上?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有一两百岁了,还是你从娘胎里就开始抱元修炼了。”

纪白白了一眼施云,说道:“这是另外一种情况,有的人天赋异禀,是能比正常人学得快许多。只不过,我却是第三种情况······”说着,纪白停住。施云听得来了兴致,继续追问下去,纪白却怎么也不肯说下去。

“啊!”

这时,前方传来一声惨叫。施云身子一震,和纪白一同循声望去。结果看见一个约莫七十上下的老人正倒在地上,带着一阵阵的呻吟声,呼吸听起来十分虚弱,看起来似乎伤得不轻。此时老人四处望着,眼里满含着期盼的眼神,希望有人能帮自己一把。

施云看了看周围,发现过路的人似乎将老人当做了空气,全然好像没看见一般,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都是些什么人!”施云虽是气极,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冷哼一声,脚底一抬准备走上前去。倒是身边的纪白眼尖,一把将施云拉住,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你干嘛?不怕是碰瓷啊!不知道万贯家财一扶丧?”

施云眉毛一挑,气势汹汹地说道:“我倒宁愿相信眼前的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老人家,碰瓷什么的和这个安静祥和的城市无关,而漠视和戒备,也不该出现在这座城市!”

施云说着,想要挣脱纪白的束缚,却发现怎么也脱不开他的手。纪白的手如同焊在自己手臂上一般,加上那沉如千钧的力量,竟让一个训练有素的警察束手无策。

“你放不放手?”施云一边叫嚷着一边想要往前走去,“怕什么!好歹我也是个警察,就算真的是碰瓷,大不了我亮出身份,谅他也不敢继续下去······”

“不,等等。”纪白示意施云不要说话,语气中略带神秘地说道,“我觉得这里面有不妥。”

“什么不妥?!”施云置气一声,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就是怕被讹上,看来我之前是看错你了,依我看,我们就此撇清关系,以后大路朝天,各走······”

“闭嘴!”纪白眉头微皱,手上的劲道又在加深了几分。施云只觉得手臂传来一阵电击一般的感觉,随即又变得酸麻不已。他说的话不得不又再咽了回去。

“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施云吃痛一声,但看到纪白脸上略显凝重的表情,不由得一震,随即安静了下来。

“哎?大爷你怎么了?”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戴着一顶夹绒鸭舌帽,一副游客打扮,此时正半跪在那位摔倒的大爷身边,关切地询问着。大爷见到年轻人犹如看见救星一般,连声向其道谢,最终在年轻人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

“你看!”施云见一切如常,立刻奋力挣脱开纪白的手,训斥道,“我说这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老人家,你看你都把人家想成什么人了!”

纪白默默看着年轻人扶起老人,二人之间不知又再说了些什么,只见老人扶着腰,手指着前方的一条小路,在年轻人的搀扶下缓缓走过去。

纪白看向那条小路,突然开口问道:“那条路通向哪里?”

施云望了一眼,随口道:“通往山里,怎么啦?”

纪白看着渐渐远去的二人,意味深长地望向小路的尽头。尽管现在是白天,甚至接近中午时分,但树木葱郁的小路上还是显得阴暗幽深。凝望片刻,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传来阵阵凉意,让人不寒而栗。

“看看情况吧。”纪白虽是这样说,但脚步一抬,却径直离开。施云因为先前积累的怒火,当下也没有跟上前去,而是揉着手腕处,一脸不满地看着远去的纪白。

“臭小子,手劲这么大······”施云撸起袖管,手臂上一小块淤青隐约可见。

施云回到局里之后,心情郁闷十足,同事见到施云这番模样,哪里敢妄自上前抚须?个个离得远远的,深怕被迁怒。施云坐在工作椅上,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中午那段场景,以及纪白临走时那意味深长的表情。但施云却怎么都看不出其中有什么端倪,思索半天也只能挠挠头发,无奈地将全身心埋进工作之中。但加上今天没有什么案子需要跟进,施云只能准时下班,早早离开了警局。

第二天早上五点,还在睡梦中的施云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惊醒。施云勉力睁开惺忪的睡眼,抓起电话刚想发作,只听电话那头急匆匆地直接喊道:

“喂,施队吗?出大事了!深山里发现了一具男尸!”

施云手中的电话滑落,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那条路通向哪里?”

“通往山里,怎么了施队?”

······

施云从短暂的迷茫中缓过神来,立刻起床收拾洗漱,同时抓起电话给纪白打了过去。

深山内某处,被四条警戒线给团团围住。四周走动着巡逻的警察和搜证人员,以及做着临时验尸工作的法医科人员。

“情况如何?”施云急匆匆赶到现场,身上只披着一件休闲外套。

同事见到施云到来,立刻赶上前来打算报告最新动态,却突然发现其身边多了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带着一脸的倦态,正朝着里面张望着。

施云看到同事异样的眼神以及欲言又止的神情,当下摆手说道:“自己人,放行就是。”

同事为难道:“可是没有相应资格,实在不方便进去啊,万一破坏了现场······”

施云正憋着一口气,当下更是不打算多言语,直接一把将对方的胸牌抓过来,套在了纪白脖子上。

“这样有资格了吧?!”施云丢下这句话自顾自带着纪白走了进去,只留下同事在风中凌乱。

施云身材高大,加上视力极佳,远远便看到躺在警戒线内的尸体。穿着一身长途旅行的装扮,背上的背包此刻已是被抛到远处,静静躺在某棵树下。而原本戴在头上的鸭舌帽,此刻正被压在尸体身下底下,只露出一角。

施云认出那是昨天中午那个帮扶老人的年轻人。

纪白进到现场,见到尸体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果然如此。可惜了,当时没能把他拦住。”

施云刚走过去查看一番尸体的口袋,顿时眉头一皱,立刻又再过去埋头查看背包。等他起身时,已是带着一脸的愤怒,恨得咬牙切齿。

“可恶,碰瓷抢劫也就算了,居然还害了一条人命!”

纪白看着尸体许久,突然伸手探向尸体的脖子处。

“小子!”施云叫住纪白,随手丢给他一只手套,说道,“戴上再摸,别破坏了现场。”

“施云,你也过来看一看。”

纪白随手拉上手套,将尸体轻轻翻了过来。施云见到尸体后脖处露出一道浅浅的痕迹,像是淤青,但又看起来不大真实,像是由颜料染上去一般。

施云看了一眼报告,顿时不满道:“怎么验尸报告里没有提到这个伤痕?真是一群没有的饭桶!”说着正要叫来验尸人员,好好发作一番。

纪白阻止了施云,摇头道:“不关他们事,普通人是看不到这个痕迹的。若不是你之前灵魂离体过,现在还不太稳定,只怕你也看不到。”

施云神色一变,顿时觉得阴风突起,起身看看周围,小声在纪白身边耳语道:“你是说···这是鬼魂做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