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盛世皇明

更新时间:2020-07-27 06:31:47

盛世皇明 连载中

盛世皇明

来源:落初 作者:猪吃米 分类:历史 主角:莫凡连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盛世皇明》是猪吃米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凡连,书中主要讲述了:莫凡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为救人结果阴差阳错而穿越,为求生,救人而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整个一个朝代的进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已近黄昏,太阳仍然是毫无顾忌的炙烤着大地,可以看出来,这日头毒的,你都没办法去说理。

当然人处在这样的天气下,是非常容易感觉到疲惫的,这时候如果有个阴凉地用来纳凉午休,那着实是一种享受。

现在的莫凡可没有纳凉的心思,内心更多的感觉是恐惧。

这不是一个美好的时代,有什么问题不会慢条斯理的跟你说,通常就是一刀下去,世界就安静了。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车队待了快半个月了,也有一些像莫凡先前这样拦道想加入车队的。

有钱的,说些话,交些钱那就加入了,而没钱的,很多,上来说了几句,就直接一刀给剁了,乱世人命不如狗啊。

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前些天通过和小女孩的交流,莫凡明白了,这是一伙商人,一伙从江南过来的盐商。

当然,你想在这里面见到所谓的大老板是不可能的,最大的头子听说就是某个家族的一个管事而已。

但是你也不能小看他,因为现在的商人,没有官方背景,谁敢做这个行当啊。

照理说,莫凡应该也是属于那种撞见了,直接一刀剁了就可以。

但是幸好,作为穿越者的福利,从现代至少还带了些零碎过来。

比如,救了自己一命的机械手表,***,这东西莫凡现在想想还有些心疼,好几千块的东西啊,当然现在你就是仿造都仿造不出来。

当然那个持刀大汉作为一个大老粗肯定是不屑一顾的,幸好,莫凡脑子转的快,让小女孩问了,车队谁是领头的。

找到了有钱的正主后,然后卖掉手表,两人这才生存下来。

现在只要一想起,最开始的相遇,莫凡就会不由自主打个寒颤,要不是自己聪明估计已经变成刀下鬼了。

幸好这帮人也不算穷凶极恶,只要给钱,还是可以相信他们的保护的。

莫凡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接受买表人的邀请了。

任务就是去最豪华的马车里与一个老头子叙话,老家伙姓于,只知道是于府里的一个大管事,手表卖给的也就是这个家伙。

当然想卖高价不可能,当然,也不会太低,整整一千两,不过,搭着这趟镖局车队,一人就是一百两。

上了车,于老头仍坐再车厢上闭幕养神,丝毫看不出哪里有作为下人的架势。

反而隐隐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开始莫凡可以肯定这一定是某个大人物。

但是通过几天的接触和旁敲侧击,发现这老头的身份还只是一个管事而已,一般来说,这种事做不得假,因为里面很多人都是相互认识的,除非这些看起都相熟的人都是他手下。

一个下人都有这么大的威势,真不知道主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老人说话很简单,这和莫凡印象中的那些整天挂着一脸温和笑容的商人模样相去甚远,当然可能也和他做的买卖有关系。

其实他的买卖也没什么特殊的窍门,就是垄断而已,你要买,只有我家能卖,所以不需要所谓的让顾客如沐春风。

“来,下棋。”

“不知先生,今天走围棋,还是象戏?”

“皆可。”

真的,莫凡发誓这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怪的一个人。

没事就找你下棋,然后,下完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中间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下完了,偶尔会送给莫凡一些吃食。

而这些吃食里面居然是包含有肉食的,真的是土豪。

要知道就算是莫凡遇到的这个对领头的大汉,也仅仅只是一顿足量的干粮而已。

不过莫凡也并不反感和老头下棋,除了有顿肉食对于正处在长身体时间的自己和小女孩都是不错的馈赠。

更多的却是想和这个老头子多学一点官话,虽然老头说的字少,但是好记,发音又标准。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今天老家伙下棋的兴致不高,当再一次被莫凡逼着将了一军后,就放下了手中的落字,开口道:“我输了。”

听到这,莫凡就准备下车走人,老家伙这时却突然问了一句:“对了,看你的棋艺,定是有名师指点吧。可这么久以来,老夫却从未听你说起过,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可以跟老夫交个底吗?”

对了,身份,古人其实是非常看重这个的,也不知道古人那莫名的自我优越感从哪里来的。

莫凡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是黄皮肤和眼睛的话,一准早就被一刀给剁了,因为在这些人眼中,那些外国人都是猢狲,不算同类。

既然老家伙都这样问了,莫凡只好又把对着大汉说的那套拿出来。

“小子早年间一直生活在极西之地,后来家道中落,便随老师一起重返中原,适逢乱民作乱,故而被抢掠一空,老师也是失去了踪影,我一个人躲在山上,然后在尸山血海中救了我背上一直背负的那个女娃娃,接着又在山间盘桓了几日,适才遇见了这支车队。”

老人对于莫凡的解释不以为然,只是从怀中拿出了莫凡的手表。

“看,这是你抵押给我的东西,对了,就是你说那什么,嗯,手表,乃是产自极西之地,老夫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光看做工就知道,这么精密异常的东西,肯定不会多,说价值连城亦不为过,随着这么些日子以来,老夫到也是和你对弈了许久,虽然老夫顶多就算个臭棋篓子,但是每次和你下棋,你的风格却都会不一样,没有一个有名望的老师,是不可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的。”

莫凡心里苦啊,但莫凡不说。

莫凡这棋局的水平啊,实际上更多的都是上学的时候有参加过象棋和围棋比赛,虽说棋力不怎么样,但是保不准棋局看的多啊。

意思就是,虽然莫凡下棋不算很厉害,但是挖坑就很厉害了。

只要对方入了局基本就输了,所以一直以来老家伙都是败多胜少,而棋谱却不是一个人作的。

古今有那么多的经典棋局,当然是哪种坑顺手,用哪种了,可是到了老家伙这里就变成了,变幻莫测,不自谦的说,几乎都是国士风采了。

“先生,想差了,小子只是运气好而已。”

“运气,哈哈哈,老夫这些天也打量了你的全身,你的一双手,可没有寻常人家劳作的老茧,反而是光洁如玉,而唯独握笔的位置,却有这淡黄色的薄茧,双脚也没有常年穿草鞋留下的黄茧,料想不错,你应该是个读书人吧,还是那种颇有家资的人家?”

老家伙嘴角挂起意思得意的微笑,脸上满是拆穿别人后的兴奋,又意味深长的说道:“容我想想,你说你姓莫,莫不是那家族的子弟?”

“那?”莫凡有些奇怪,明明自己什么都不说,倒是人家把他的出身都脑补完毕了。

算了,既然别人肯给自己脑补,那也算是给自己找个合理身份的借口吧。

莫凡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过这在这个节骨眼上,莫凡的不说话,直接就被老家伙当成了默认。

其实莫凡也是可以解释的,脚底板不长茧子。

要知道那可是21世纪,谁没事一天到晚走路啊,手上黄茧子那是学画画的时候弄出来的而已。

言罢,老家伙拍了拍手,从外面进了一位小婢女。

“收拾一下,我要与莫家小哥一起用饭。”

“是。”

女婢回答完毕,就直接把马车桌上的棋盘搜走了。

不一会,一桌子菜就出现在了马车的桌子上,没办法,现在的莫凡确实是饿的快,虽然中午吃了不少,可是到现在却又已经饥肠辘辘了。

于老请客用的菜说不上丰盛,虽然有各种各样肉食,但是大多数却都是干巴巴的肉干。

但是对于处在旅途路上的人来说,这就相当奢侈了。

老家伙似乎看出了莫凡的想法,也不说破,只是对这一桌子的菜道:“先吃吧,我们可以吃完再聊。”

当然,莫凡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的,老家伙只说一句吃,莫凡就拿着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要不是桌上还放着一壶茶水,很有可能,他的第一口吃食就能把自己活活噎死。

老家伙用餐倒是不疾不徐的,从桌上的白色玉壶里面,倒出了一杯酒水,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起来。

一直到莫凡吃饱,打起嗝来,于老这才说:“那么急做甚,又没人跟你抢。”

听到这话,莫凡的脸也是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

好吧,确实是吃的太快了,桌子上的菜已经被扫挡的光可见底了,当然,其实还是有两只烧鸡的,只是此刻已经被莫凡藏到了背后。

开玩笑,自己捡到的小萝莉还没吃东西,当然要给她留点。

莫凡的小动作根本就逃不过老人的的双眼,不过对方并没有在意,仍然装作不知道。

摆摆手,示意莫凡可以退下了,本来莫凡还想着老头子会不会还有什么问题等着询问自己,而自己该怎么回答。

但是看到老人摆手后,就知道自己已经解脱了,也不犹豫,转身就跑回了队伍的后面,寻找自己的小萝莉去了。

路上还在想着怎么用手里烧鸡勾引她,最好把她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出来。

莫凡出马车不久,马车旁的一个带刀的护卫就进入了马车。

一上车,头都没抬,直接双手作揖道:“于老,我看那个小子身上应该还有些其他宝贝,我们不如直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