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小相公大文豪

更新时间:2020-09-11 06:53:51

小相公大文豪 连载中

小相公大文豪

来源:落初 作者:嘤嘤相抱 分类:历史 主角:塞进越来越近 人气:

新书《小相公大文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嘤嘤相抱,主角塞进越来越近,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当了四年码字狗,常乐命绝修仙码字途中…在意识的边缘,他想起前辈们的谆谆教导。“写小说死路一条!”如果有来生……我不写小说了!我要当富二代!我要过好日子!我要……常乐带着最后的执念,魂穿古代。……书友群:90548413QAQ架空历史,清脆爽口,请勿较真!ORZ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了饭,林思乐带着常乐在林家大宅里散步,顺便带他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免得以后真的迷路。

两人游过了大半个宅子,来到侧园竹林中的一处茅草屋前驻足。

“这是我们林家的药芦,平日里医师们便在此处依据古方,研配药物。”

“那边的泉眼,是妾身的爷爷带人打的,据说有十数丈深呢…”

林思乐给常乐悉心介绍着家里的一切配置。

可她回头一看,却见常乐有些心不在焉的,一手捂着肚子,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松开,面色也有些发白。

“夫君,你怎么了?可是吃坏肚子了?”林思乐询问道。

一路走来,常乐总觉得肚子有点痛,可能是那包子皮吃坏了,也可能是洗澡时着了凉,他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林思乐问起,他才想起狱中醒来时,胸腹间的隐痛,还有刚才腹中突如其来的一阵刺痛。

常乐苦笑道:“肚子有点痛,可能真吃坏了,回去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走,妾身先扶你回房。”林思乐在狱中见过常乐吃的包子有多脏,实在不放心。

看着林思乐殷切的目光,常乐也不再推辞,就由她扶着,慢慢走回新房。

刚扶常乐在床上坐下,林思乐就转身小跑了出去。

不多时,林思音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来到看望常乐,却是捂着鼻子,在门外站着偷偷地往里看,让常乐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丫头!”常乐笑骂,声音有些虚浮,胸腹中的隐痛也开始发作了。

“你……这是怎么了?”林思音看到常乐惨白的脸色,心里有些发憷。

常乐疼的呲了呲牙,深吸一口气,忍痛道:“姐夫…应该是病了…”

他的腹中好似有数把利刃在搅动,疼的他冷汗直流,紧紧咬着的牙关也开始发起抖。

前世的他也曾感受过类似的疼痛,是在大排档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得的急性肠炎,痛的他在地上直打滚。

可急性肠炎的疼痛是一阵一阵的,熬过一阵,还有点缓冲的时间。

现在腹中的绞痛,却是连续不断的,如汹涌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渐渐的让他在剧痛中迷失。

……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度睁眼,身边已经围了一群人,有岳父林灏忠,妻子林思乐,还有一位雍容的美妇人,应该是他的岳母了。

目光下移,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经端坐在床边,正为他把着脉。

“陶先生,我夫君这是怎么了?”林思乐面色焦急。

“是啊,陶先生,您快说说!”林灏忠的神色也十分严峻。

陶先生依旧没有开口回答,诊完了脉,开始解常乐的上衣,在他的胸腹之间轻轻按压。

在按到一个部位时,常乐的身体突然弓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是了,是了!”

陶先生自顾自的说着,转身从药箱中取出一枚药丸,塞进常乐的嘴里,然后取出三支银针,分别扎入右手虎口、眉心和胸口的三个穴位中。

效果立竿见影,常乐颤抖的身体很快就稳定了下来,他感觉疼痛瞬时缓解了许多。

陶先生回头问道:“谁的脚程快?”

众人听了稍微一愣,林思乐最先反应过来,回头喊道:“思音!”

林思音正站在门口往里看呢,听姐姐突然叫她,想也没想就走了进来。

“姐,怎么了?”

陶先生起身,从药箱里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药方,吹干墨迹,对林思音说道:“二小姐,请务必赶快去铺里抓回这些药材,尽快!”

林思音接过药方,点了下头,转身便往外窜去。

她一到屋外,纵身一跃,身如轻燕,直接掠上了屋顶,向林家药铺的方向而去。

要是常乐见到这一幕,绝笔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

这是古代还是武侠世界?

……

身上施了针,此时的常乐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看着陶先生问道:“大夫,我得了什么病?”

陶先生重新回到床边坐下,目光平视前方,缓缓说出四个字:“五脏俱裂!”

“什么?”

林灏忠面露惊容,他虽不精医道,但做药材生意,医书看的也足够多,自然知道五脏俱裂有多严重。

换作现代词汇来说,就相当于脏器内出血,而且是五脏全出血!

若不及时手术治疗,很快就会引起休克和多器官衰竭!

林思乐没有学过医术,在父亲和陶先生的对话里听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但看父亲脸上那震惊的神色也能大致猜到,常乐的病情凶险!

陶先生顿了一会儿,手缕着胡须,似有疑惑之色,说道:“不过常姑爷的体质似乎与常人不同…”

“有何不同?”林父林母和林思乐三人异口同声。

陶先生道:“若是寻常人,到此地步恐怕早已身亡,可常姑爷却只是疼痛,且已恢复的七七八八,如今连脉象都没有特殊的变化,若是寻常庸医,怕是会诊出个装病之说。”

常乐心中苦笑,你们是不知道,有个哥们儿早就死了…

“那夫君的病可还要紧?”林思乐问。

陶先生微笑道:“无碍,老夫开了一副药,只需吃七贴,每七个时辰服用一次,四十九个时辰过后,伤可痊愈。”

林思乐听到大夫说无碍后,心中大石便落下了,可旋即又察觉不对,诧异的问:“为何是伤?我夫君这不是病吗?”

“额…在医书中,五脏俱裂就是伤…”陶先生并不打算把医书中的长篇大论搬出来,他只要给人把伤医好,把病治好就行了。

见陶先生不愿意多说,林思乐也不再追问,毕竟身为医者,治病救人才是他的本分。

常乐看着林思乐清丽的面庞,展颜一笑,道:“我没事,大夫为我施了针,现在已经好多了。”

林思乐上前两步,到床沿坐下,握起常乐的手,说道:“夫君先好好休息吧,你吉人天相,定会平安无事。”

她说着,指尖微微用力,像是给常乐传达着某种信念。

……

不多时,房顶上传来轻微的响动,林思音从上方跳下,落在院中。

“姐,陶先生,我把药抓回来了!”

林思音拎着两袋药包,飞掠进屋内。

房中一直没有说话的美妇人,上前瞪了她一眼,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刚刚睡去的常乐,小声对林思音说道:“你姐夫在休息,你一个女孩子家,别这么咋咋呼呼的。快把药送去厨房煎煮,你全程看着,听到没有!”

“哦!”

林思音努了努嘴,不乐意的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思音,还是姐姐来吧。”

林思乐轻轻放下常乐的手,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母亲说道:“娘,思音自幼习武,行事难免有些毛躁,煎药的事还是交由女儿来吧。“

林母看了一眼院中的林思音,轻轻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当初怎会同意你跟着北大哥去习武!”

她这么一说,林思音顿时气呼呼的努起了嘴,一双清亮的眸子望着天空,不理人了。

“娘,思音习武,不见得是坏事,您的一对女儿一文一武,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呢!”

林思乐说完,走向院中,牵起妹妹的手,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林思音也不是真生气,姐姐一牵起她的手,她脸上的不悦之色,顿时就烟消云散了,还不时的对姐姐说着她跟着师父,在江湖上的见闻,努力的想让姐姐像以前一样笑颜常在。

……

厨房中。

姐妹二人正看着不时冒出火苗的风炉发呆,姐姐站着发呆,妹妹扇着风发呆。

林思音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姐姐在一起总会有一种天然被压制的感觉……

在江湖上这种感觉是从未出现过的,就算面对师父也没有这种感觉。

小时候,姐姐就是站在她心尖上的存在,她那么好,那么优秀。

文无第一嘛,既然姐姐擅文,那我就习武呗!

恰好有这么个机会,母亲的一位剑客故交路过桥源县,来家中做客,六七岁的小思音,就向他展露了意愿。

父母短暂的反对过后,是姐姐说服了他们,让她得以习武。

一晃眼,十年了。

林思音看向姐姐,她以前很爱笑的,可自从与那常家公子成婚,她就没怎么笑过了。

“姐姐,你甘心么?”林思音问。

林思乐不解的看向她,一时间没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我记得小时候你说过,你的如意郎君,将会是才高八斗的大才子,文压天下的大文豪。”

林思音说着,用蒲扇拍了拍药罐子,“可这个常乐呢?连那朱公子都不如,在县试舞弊,又体弱多病,害的姐姐和父亲两日在外为他奔走劳累,还害的姐姐没了笑颜!”

林思乐伸手轻抚着妹妹的头发,微笑着说道:“你还小,这其中的事,你还不懂。”

林思音却压根没在听,又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他还臭,姐姐你最爱干净了,怎么受得了啊!”

“思音!”

林思乐面露不悦。

“姐姐!”林思音嘟了嘟嘴,认真的道:”你真的甘心吗?“

林思乐沉默了,如今的常乐与她心中所想的如意郎君差距确实很大。

可他们常家救林家于水火的恩情深厚,身为林家长女,她无法拒绝常家的条件。

过了一会儿,她轻呼出一口气,目光变得坚定,道:“我既已与他成婚,便会一心一意待他,此生不渝。”

她低头看着妹妹,认真的说道:“思音,今日之谈只当做你我姐妹之间的秘密,且以后不可再提及,否则,别怪姐姐教训你,记住没有!”

那种天然的压制感又出现了,林思音轻轻的“哦”了一声,继续卖力的扇起风来。

风炉中的小火苗,越烧越旺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