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刑名师爷

更新时间:2020-03-23 09:06:56

刑名师爷 已完结

刑名师爷

来源:落初 作者:沐轶 分类:历史 主角:夏鸿孟天楚 人气:

主角是夏鸿孟天楚的小说《刑名师爷》此文是沐轶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明朝的法医当了县衙刑名师爷,遇到各种离奇迷案。他运用自己的法医侦破推理知识,仔细勘察、精心检验、缜密推理,抽丝剥茧,揭开层层迷雾,终于将这些离奇案件幕后真相一件件大白于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万不要有糗的感觉!”孟天楚心想,正了正衣冠,左右看看有没有别人注意到自己。还好,除了门口那老何头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到没别人。现在孟天楚算是明白了,这老何头刚才为什么要说他在门口等着,敢情他已经知道,孟天楚进去呆不了一会就会被轰出来,所以才在门口伺候着。

孟天楚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大红喜袍,从来没穿过,还没穿习惯,不过京剧里倒看见过古代人怎么走路的,好像是迈方步。于是他学着走了几步,一步一停,这也太费事了,干脆撩起衣袍前摆,就这么乱走好了。

老何头也不知道刚才从哪里拿来了一个灯笼,见孟天楚出来了,忙提灯笼跑上前,躬身道:“少爷,咱们去哪里呢?”

“废话,当然是睡觉喽,天都这么晚了,不睡觉干什么?”

“是是,老奴是问咱们是回书房呢还是到柳花胡同呢。”

“柳花胡同?去那里干什么?”

老何头奇怪地看了孟天楚一眼:“去找眠云、翠红她们啊。”

看见老何头疑惑的眼神,孟天楚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别乱说话,这个身体可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孟天楚少爷了,那个少爷的记忆半点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了这一身躯壳。

听老何头说起的这两个女子,从名字上看,显然都是烟花柳巷的女子,孟天楚对这样的女子没什么兴趣,现在刚刚来到古代,时差还没适应,又被新娘子轰了出来,脑袋是昏的,最好早点睡觉,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于是,孟天楚摆了摆手:“不去了,回书房。”

老何头侧身一旁,将手中灯笼往前高高伸出,静等着孟天楚先走。

孟天楚看他那架势就知道,这老头是下人,不敢走在主子的前面,所以想等孟天楚先走,他好跟在侧后方举着灯笼照路。可孟天楚心想,我哪里知道这书房在什么鬼地方,便咳嗽了一声,说道:“老何头,你走前面吧。”

主子有令,莫敢不从,老何头急忙举着灯笼上前两步,也不敢在孟天楚身前走,便侧着身走在路边,孟天楚举步跟上,这书房就在这小院子里,洞房的对面那排厢房,十几步路就到了。

新郎和新娘住在一个院子里,外人不知道的都以为他们相亲相爱住在一起了,实际上一个院子里却两地分居。

孟天楚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里面是里外两间。他里外转了转,发现外间是书房,里间是卧室,自己的那个法医物证勘查箱,好好地放在里间墙边。他打开看了看,里面的设备、器械和试剂都完好无损。

这书房还真的算得上是间书房,整整齐齐放满了线装书。孟天楚饶有兴趣地取了一本,翻了翻,全都是繁体字,而且还是竖排的,没有标点,吃力地读了一段,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分句,更不知道写的是些什么东东。

又拿了几本随手翻了翻,也是看不懂,放了回去,在椅子上坐下。

老何头泡了一杯浓茶进来给孟天楚。

孟天楚含含糊糊问道:“老何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昏死过去了?”

老何头躬身道:“老奴也不太清楚,老奴根据少爷的吩咐,给了丫鬟海棠两吊钱,然后带她到后花园陪少爷,过了一会,就看见她慌慌张张跑了出来,说是少爷您被一道闪电劈中了,老奴跑去看,见您没了气息,还以为……还以为……嘿嘿,少爷真是吉人天相。”

让海棠陪自己?原来自己穿越过来上身的这个什么少爷,还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在新婚之夜,找丫鬟干那种事情,真是的。就不知道这丫鬟长得什么样。刚才自己穿越过来上了这少爷的身之后,慌里慌张的什么都没注意,现在冷静下来了,这才想起了这个问题。

孟天楚迟疑了一下,讪讪道:“这海棠……”

老何头立即会意,忙道:“老奴这就去叫海棠!”转身几步出了门。

孟天楚其实只是好奇,他刚穿越过来,还没空去理会这些东东。等了一会老何头还没来,百无聊赖,又到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翻看,却是一本《大明律》。

孟天楚学的虽然是法医专业,但也学过刑民等基本的实体法和程序法,也选修过法制史。只不过,那都是混学分的,也没认真学。加上这《大明律》又都是繁体字,竖行,更是难以看懂。

左右无事,闲极无聊,边硬着头皮一个字一个字读下去,这一静下心来,发现原来繁体字虽然记不住怎么写的,但大部分倒也还认识。只不过读得很慢,一页纸差不多看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看完。

这时,老何头一个人跑了进来,神情颇为尴尬,孟天楚微微一怔,望向老何头。

老何头陪笑道:“少爷,海棠她……”

“怎么了?”

“她被老爷用家法鞭笞一百,屁股和大腿被打得皮开肉绽,此刻正爬在床上疼得死去活来呢,老奴原来猜想,既然少爷没事,老爷应该不会责罚海棠了,不过,听说是小姐的主意……”

孟天楚桌子一拍:“这女子好狠毒!”脸上一付愤愤然的样子,肚子里却有些好笑,这小姐虽然对自己冷冰冰的看不上眼,把自己从洞房赶了出来,但听说丫鬟勾引她老公,还是唆使老爷将这丫鬟海棠暴打了一顿,这小女子一定是吃醋了,嘿嘿。

随即又一想,不对,恐怕不是吃醋,吃醋是爱的表现,从刚才的对话来看,这小姐根本看不起自己这孟天楚少爷,甚至充满了鄙夷,怎么会有爱呢?没有爱,何来的吃醋?这一顿鞭子只不过是她作为名义上的妻子表明的一种态度而已,倒也不真是吃醋,想到这里,顿时有些兴趣索然。

想到这小姐,这才想起,这小姐叫什么还不知道呢,这话可不好问老何头,怎么套出来呢。想了想,斜眼看了看老何头一双手,倒不像做粗活的,说不定通些文墨,便道:“老何头,你帮我写个字条给NaiNai,就说我饿了,让飞燕给我弄点吃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