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走私大明

更新时间:2020-03-24 08:24:15

走私大明 已完结

走私大明

来源:落初 作者:北冥老鱼 分类:历史 主角:王杰周重 人气:

完结小说《走私大明》是北冥老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杰周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明正德年间。  龙椅上的朱厚照玩的不亦乐乎,朝堂中八虎与大臣们斗成一团。国内灾荒连连,无数难民流离失所。  大明海禁形同虚设,南方沿海官商勾结走私猖獗。大海之上势力纷杂,没有任何秩序可言,海盗与海商一体两面,竞争残酷而激烈。  倭国正处于最热闹的战国时期,幕府将军及各地大名征战不休,大量倭人破产出海,沦为倭寇骚扰大明沿海。  西班牙一边殖民美洲,一边拼命的想要打通一条自东向西通往大明的航路。  葡萄牙的海船已经到达马六甲,马上就要与大明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  在这个即将决定历史走向的时代,前世因走私而死的周重穿越成为南方沿海一位破产公子,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美好生活,他只得顺应时代的潮流,投身到轰轰烈烈的走私大潮之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叫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徐管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周重还没有来的及为清掉宋家债务感到高兴,这时徐管家缩手缩脚的滚上来,然后告诉周重,自己刚才去拿婚书时,遇到大小姐镯儿,他嘴贱把宋家退婚的事告诉了对方,结果镯儿听后捂着脸哭着跑到后花园去了,徐管家担心她出事,所以等到宋氏父子一走,他立刻就讲了出来。

明朝的女孩嫁人都早,心Xing也都十分早熟,比如镯儿才十三岁,但其实心理年龄和后世十六七的女孩差不多,已经可以算是大半个成年人了。不过心Xing成熟也未必是件好事,比如像今天这件事,镯儿就完全明白退婚对自己一生的影响,甚至这件事对一个少女来说,简直像是天塌了一般,也难怪她难过。

本来周重是准备先把这件事瞒着镯儿,毕竟在他们父亲去世后,他们这些做儿女的三年内都不能嫁娶,所以镯儿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注意到这件事,但是没想到徐管家那张把不住门的破嘴坏事,现在镯儿知道这件事后,天知道会哭成什么样?

徐管家也知道自己错了,一边说一边搧自己的嘴巴子,周重也懒得再骂他,转身就向后花园跑去。

周家所在的松江府也就是后世的上海,距离苏杭都不是很远,因此建筑风格也比较偏向南方,比如周家的花园,其实就是南方的园林风格,花园里亭台楼阁、假山池塘是应有尽有,虽然其中一些贵重的假山石被周重拉到外面卖掉了,使得花园里的视野开放了许多,但是大部分还是曲径幽深,一个人藏在这里,还真是不太好找。

周重担心镯儿想不开,然后做出什么傻事,毕竟退婚这种事放在一个明朝的少女身上,简直和被休掉没什么两样。后世一些小女孩因为作业没写完都可能**,镯儿虽然早熟,但恐怕也承受不起这种打击。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重跑到后花园后,立刻像疯了似的开始在花园里找镯儿,特别是池塘、树丛等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更是他寻找的重点,最后整个花园几乎都让他找遍了,终于在几座山石后面的秋千上找到了她,只不过这时镯儿正伏在秋千上轻声的啜泣,根本不知道周重的到来。

看到眼前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妹妹,气喘吁吁的周重也十分心痛,之前的周重就是个书呆子,在他的心中,除了读书就没什么值得他留意的事了,对两个妹妹自然也不怎么关心,使得兄妹之间的感情有些冷淡。

不过当初周重从昏迷中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镯儿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甚至当周重知道自己穿越后,还一度以为镯儿是自己的侍女或童养媳之类的,直到后来才知道空欢喜一场。

前世的周重父母早亡,家里又没有什么亲人,使得他对亲情也是格外的渴望。因此在穿越之后,周重对周围这些亲人也格外的看重,特别是对两个可爱的妹妹,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溺爱了。虽然周重这种巨大的转变让周府的人感到很奇怪,但至少在镯儿看来,现在这个兄长比以前那个那个冷冰冰的兄长要好多了,所以在短短数天内,周重就重新在镯儿心中确立了兄长的位子,两兄妹的感情自然也变得十分亲密。

只见周重好不容易平息了一下剧烈的呼吸,然后轻轻的走过去,故意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道:“呦~,我们的周大小姐怎么又哭了,上次我病的时候,是谁答应我再也不哭了?”

之前周重和镯儿之间的感情虽然冷淡,但毕竟是兄妹情深,当周重病重昏迷时,镯儿每次见到他时,都会忍不住哭出声来,后来周重清醒,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接近了许多,而周重也和镯儿打赌,只要她不再哭,自己的病就会好起来,开始时镯儿并不相信,但为了让兄长开心,所以也就答应下来,在下次见他时,自己强忍着不哭,没想到周重的身体竟然真的好转起来,这让镯儿是又惊又喜,并发誓自己再也不哭了。

只不过镯儿的誓言显然没能如愿,在周重的病好转没多久,先是父亲周海遇难,现在又遇到宋家退婚这种事,这怎能让镯儿不伤心流泪?

正在哭泣的镯儿听到周重的声音,不但没有停下哭泣,反而哭的更厉害了,这让周重有些奇怪,当下走上前扶住镯儿的肩膀,但是没想到却被镯儿赌气似的甩开。

这下周重真的奇怪了,因为他从这些动作中可以感觉,镯儿的气好像是冲着他来的?这让周重有些搞不明白,只得再次开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大哥哪里得罪我们镯儿了,要不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听到句话,一直伏在秋千上的镯儿终于有所反应,只见她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瞪了周重一眼,白嫩的小手胡乱的擦了一下泪水,满腹委屈的道:“兄长怎么会有错,所谓长兄为父,自从父亲去世后,兄长就是我们周家的一家之主,哪怕是为了两百两银子把镯儿卖了,镯儿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更何况只是一桩婚事?”

听到镯儿报怨的话,周重这才醒悟过来,心想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果然不一样,镯儿竟然因为这个在生自己的气,不过若是设身处地为镯儿想想,周重也能理解镯儿的心情。

想到这里,只见周重蹲下身子,与坐在秋千上的镯儿平视后,这才一脸认真的开口道:“镯儿,这件事大哥先向你道歉!不过宋家父子的为人你也看到了,咱们家这才刚出了点事,他们就翻脸不认人,这种小人哪里配的上我们家的镯儿,所以就算他们今天不退婚,改天大哥也会把你这门亲事退掉,不过大哥在这里向你保证,等到咱们三年守孝期满,大哥肯定会让我们周家重振声威,到时想要娶我们家镯儿的青年俊杰,恐怕要从松江府排到金陵城去!”

镯儿的心Xing早熟,也比较明白事理,其实她也知道,周重退婚是为自己好,只不过是因为周重用自己的婚书换两百两的债务,所以心里一时想不开罢了。

不过现在她亲口听到周重的道歉,知道他退婚是为自己着想,这让镯儿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接着又听到兄长准备重振周家声威的雄心时,镯儿也不禁心中高兴,但紧接着听到周重说什么求亲的人排到南京金陵时,却让她是又羞又气,禁不住啐了周重一口,脸色微红的转向一边,嘴角却带上一丝羞涩的笑容。

看到镯儿的气消了,周重又趁热打铁的劝说了好一会,最后更是一脸郑重的道:“镯儿,宋氏父子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你伤心,这大冷天的,快回房中洗一洗脸,别再冻出个什么病来,另外你看姨娘这段日子心力交瘁的样子,现在咱们的债务差不多就要还清了,你就多去陪陪姨娘,别让她把身子累坏了!”

听到周重提到自己的母亲,镯儿也是十分懂事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准备回房,不过她才刚走出去两步,却忽然又停下来皱着眉头道:“兄长,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宋氏父子虽然可恶,但是您却以婚书相要挟,然后换来对方手中的借据,这似乎不是君子所为,万一宋氏父子将这件事传出去,恐怕会有损兄长的名声。”

镯儿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种忐忑的表情。正所谓尊卑有序,镯儿身为妹妹却指责兄长,哪怕是出于好心,但却也可能遭到一顿呵斥。

不过周重听后却是一笑道:“多谢镯儿的提醒,以后为兄会注意的,不过宋家这次退婚本来就理亏,想必他们也不敢四处宣扬!”

听到周重考虑的如此周到,镯儿也放下心,转身回房去梳洗了。看着镯儿离开的背景,周重却是默默的自语道:“傻丫头,名声这东西不能吃也不能喝,拿它换点实际的东西已经算是赚了,而且只要有了钱与权,无论你以前有什么样的名声,都会有人抢着帮你洗白!”

目送着镯儿离开,周重轻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去,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周重这才刚一转身,猛然间发现一个白胖的大脸凑到自己面前,这让周重吓了一跳,以为是遇见鬼了,条件反射有大叫一声,同时拎起拳头砸了过去。

结果只听得‘哎哟’一声惨叫,紧接着一个皮球似的身体就滚了出去。这时周重才发现,原来站在自己身后的竟然是白白胖胖的徐管家,而且对方被他一拳打在眼睛上,现在正捂着眼睛惨叫呢。

看到这里,周重急忙抢上前把对方扶起来,然后有些无奈倒打一耙道:“我说徐管家,您老怎么走路都没声啊,而且还挨着我那么近,这也幸亏是我,要是换个胆小的,估计早都被你吓死了!”

“报应啊报应,刚才老奴嘴贱把退婚的事告诉大小姐,现在就挨了少爷一拳,果然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啊!”徐管家在周重的搀扶下站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唠叨着什么报应的事。

好不容易让嘴碎的徐管家停止唠叨,周重才发现,自己刚才那一拳是本能而发,根本没有留手,所以徐管家现在一只眼睛乌青,配上他那张白白胖胖的脸,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滑稽。经过询问之后,周重这才明白,原来刚才徐管家来找自己,当时他正在想心事,所以徐管家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回答,最后徐管家才走上前,结果就发生了刚才的误会。

听到徐管家的解释,周重也有些尴尬,不过这只是个误会,而且周重仔细看了一下,徐管家脸大肉厚,这一拳倒也没什么事,等过几天淤血散了就好了。

徐管家眨了几个眼睛,发现看东西没有受到影响后,这才忽然想起来到周重的原因,当下有些着急的道:“少爷,咱们家最后一块值钱的假山石都被你卖了还债,现在家中实在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了,米粮也不多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