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真是个铸剑师

更新时间:2021-04-29 09:02:49

我真是个铸剑师 连载中

我真是个铸剑师

来源:落初 作者:小燕麦 分类:历史 主角:宝剑古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真是个铸剑师》是小燕麦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宝剑古老,书中主要讲述了:客官要剑吗不要客官要大宝剑吗这个多少钱?这个不要钱,您只要收藏订阅就好。你不是铸剑师吗,怎么写小说了?我真的是个铸剑师!不信你看看。书友群:57050153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月,万物萌苏。

沆来河自西而东,卷着融动的残冰,绕过秀云城流向汉水。

“唉——多好的山河美景啊!”

枯磨崖顶,一美须男子,俯瞰对面之秀云城,面上尽是愁容,不禁发出了叹惋之声,似有无限遐想,令人不解。

“今日乃二月初九,破日,是大凶之日,诸事不顺!看来千百年来的秀云,今日便要乌云压顶,不再有往日之秀矣!可叹可叹!”

“父亲何故叹惜?楚国和随国相斗已有数十年了,虽然楚国强横,但也不见得能吞下随国,只要随国不灭,秀云城还是随国的。”

说此话的是立于中年男子身后的少女,话音甜腻,红衣长发,容颜娇美,看样子有十三四岁模样。

这位父亲并未答话,转头望向那条通往秀云城的唯一大道,但见于尽处突现数万墨色甲军,旌旗招展,战车粼粼,异常的威严雄猛,而常杆上摇曳着一面篆字楚旗,已经到了沆来河南岸,兵峰所指正是山腰上的秀云城。

“罢了罢了,聆儿便随为父走一趟,或有可为,至少图个心安,也不枉我隋定花了这么多心血。只是不知传言是否为真,唉,随国啊,怕是要完了。”

“太好了,阿爹出马,肯定能力挽狂澜,况且,况且我还没来过这秀云城呢!”少女说到末尾便面带羞赧,似乎先前所言皆为了秀云城一游。

中年男子并未理会女儿的小心思,坚毅的脸上隐现凝重之色,目光始终不离山下跋涉的楚军。

秀云城北,凿天山南麓半腰上,一处诺大的石窟前,蜿蜒的山道上站着三十几名奴隶,各自束缚着厚重的枷锁,相互牵制,行动缓慢。

而石窟的大门上,方方正正的刻着“铸兵窟”三个大篆字,石门一侧的石碑上刻着“铸兵重地,擅入者死”八个小字。每字均为血色,加上门首雕有恶兽猛鬼面像,一看这铸兵窟就不是什么善地。

这三十几名奴隶,各个衣衫褴褛,瘦弱,最大的也不过三十五岁,最小差不多十五岁,都是些生命体征旺盛的青年人。此时的他们,每人脸上都带愁容,且对这铸兵窟敬若鬼神,不敢言语。

其中一人,也是最为年少的,旁山氏,名风,庚齿十五岁。

他的父亲,是随国右相国季梁的幕府宾客,只因为季梁遭谗臣令尹少师陷害,向随候诬告相国聚府自重,养死士幕僚三千,欲要图谋不轨。

可惜的是随候竟听而信之,虽然免了季梁刑法,但随候责令其遣散幕府宾客,只留下三百人。

事实上,相国季梁一直忠心耿耿,励精图治,劝随候内修兄弟之国,外结友睦之邦共抗蛮楚,使随国数十年内一直处于强楚环伺之下而不为之所吞,素有“神龙之后,随之大贤”的美名。

然而这次,季梁幕府内,所有的宾客及自己家眷仆从才四百余人,不曾蓄奴,不曾豢养私兵,府中人口都没有一般大夫的家的多,这在其他诸国,哪一个相国不是客卿满堂,说三千亦是小数。

只是随候嫉妒季梁声名比自己大,又担心臣主易位,故而将计就计敲打一番。

随候有命,不敢不从,相国季梁为人宽达,对于遣散之门客,百般劝慰,又多送钱帛之物,多般请求同僚及友人收留,但是这些同僚有人都摄于王命,留之者少,推辞者多,最后被季梁遣者的宾客有一百六十几人。

这些被遣散者,或有一技之长,或有安身立命之本,然而大多数乃文弱之士,衣不能温暖,饭不能果脯,久而久之,或逃亡他国,或违法乱纪从而成为奴隶,有的则客死他乡。

旁山风,他的父亲由于擅长辨识珠玉奇石,所以被季府赏识,但也是这次被遣散者之一。

旁山风之父,无以谋生,无奈之下,就在凿天山中与沆来河里采觅奇石,贩卖糊口养活家小。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旁山风一家,自从父亲被遣散后,爷俩靠着采寻奇石勉强也能度日。

不料一天父亲在凿天山西岭发现一处小型铜矿,惊喜之余,想着可以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城主,或许可以得到赏赐。可事与愿违的是,他反被罗织罪名,以盗采铜矿为由被城主姬钰处死,其母得知噩耗也自杀身亡。

唯独旁山风因年幼无知,未被追究,而是被贬为秀云城官奴,从此开始了奴隶低贱的名运。好好的一个家瞬间支离破碎。

再说这三十几个奴隶等候在铸兵窟门外,各自想着自己处境,不觉间已经等候了一个时辰。当午时三刻过去,从门内出来五名革甲官兵,引领旁山风等人进去石窟里面。

只见这铸兵窟内部柱石矗立,方圆有数十丈大小,分为许多石室,全部由石门石柱构成,似乎将整个山腹挖空了一样。

里面锻造军器职能分明,人员分工细致,有的专门捡矿,有的专门锻打,有的专门打磨,各司其职,忙碌而井然有序。

等旁山风等人通过一石门,豁然感觉温度升高了许多,这间石室似乎不同于外面那些,人数寥寥十几人,但石室面积却是外面所有石室面积的近一半。

旁山风等人绕过几处石柱,就看到最里面一处巨大的高台炉火正雄,旁边有几人照料,不时得往火中添加东西。

旁山风等奴隶正看的出神,忽然听到有人问话,道:“汝等都是王城官奴,也是随国子民,是也不是?”

问话的是一位魁梧大汉,面有短须,独眼,脸上刺有文印,那一只眼睛摄着寒光打量着这一众奴隶,饶是室内炉火鼎盛,众奴隶也似乎感觉深处冰窟一般的颤栗。

三十几个奴隶不敢乱语,齐刷刷的跪了下去,一阵叩头。

独眼大汉看到这情形,嘴角微扬,似乎很是满意。

“你等既是随国子民,平时也没有少受国家恩惠,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家国有难,匹夫尚且有责,何况你等罪奴,那么今天便是你等为国奉献之时,你等可愿意为家国出一份微末的力量?”

大汉说完,目露凶光,手中之剑多了几分力量,直直地盯着奴隶们,但有说不字,便是身首异处。

所有的奴隶一边磕头一边口中说着愿意,位于最前排的一名奴隶撑着胆,低头问大汉道“豹奴我愿意为城主做任何事,哪怕是跳到河水里,还是跳在火坑里,我们都不怕,只是不知主人要奴隶们做什么呢?”

独眼大汉听了奴豹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右手拍了拍他的头发,道“实话告诉你们,现在楚国正在攻打我们随国的秀云城,而我们为了扭转乾坤,必须铸造一柄灵剑,才有可能对付楚国。

而这把剑有缺陷,需要三十三名男人的血肉才能发挥威力,我们秀云城需要你们做的只是以身铸剑,为了让你们安心,我特意请求城主大人,给你们吃顿肉!”

奴隶们一听,以身铸灵剑,顿时有的惶恐沮丧,有的兴奋,沮丧的是因为顷刻间就要身死魂灭,这些人怕死,兴奋的是因为身死可以铸就灵剑,永世长存,这些人痴迷宝剑。

不论这两类人如何想法,但是听到最后可以吃肉,顿时欢喜嚎叫。因为在这个国度,这个陆地上,奴隶是不能吃肉的。

面对肉味的诱惑,其他人都趋之若鹜,却只有旁山风不为所动。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年轻,虽然他也很想吃肉。但又能怎么样呢?身为奴隶,命运的转盘不在自己手里,而在这些执剑之人的手里,魔鬼的指针就像这剑的锋芒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它会指向你的咽喉还是心窝。

在旁山风的印象里,最后一次吃到肉是在父亲还没有被杀之前,父亲从野外抓的一只獐子,肉的味道至今让他回味,只是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一个少年孩子,面对生死抉择,该如何做?如果面对的只有死路一条,他该怎么办,换作是你呢?

当众多奴隶都在挣抢着最后一顿美味时,旁山风也想开了,饿死鬼不如饱死鬼。

所有奴隶都吃饱喝足后,祭剑的时候也到了。对于有些奴隶而言,生命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他吃到了梦寐以求的肉,而且还是平生第一次吃肉,这就足够了。

对于旁山风这样的奴隶而言,或因为无奈或因为能目睹宝剑出世也是平生无悔之事,总之他们都接受了祭剑的结局。

未时一到,开始祭剑。

主持祭剑仪式的是一中年长铸剑师,长须,面白。

只见他在巨炉旁边不停的呼喝,四周仆从便依次执行他的命令,或加大炉火,或添加物料,同时剑师口中碎念一些类似咒语的东西,那原本平静的炉火突然大作,火焰如龙般直扑洞顶。

按说周围火焰大作室内温度应该更加高涨才对,可是等待祭剑的奴隶们,反而感觉到四周温度下降了许多,各自不约而同的朝着火炉靠近了一些。

随着长须者一声呼喝——“跳!”独眼大汉立马冲着前排第一的奴豹喊道“跳!”同时奴隶四周的军士即刻拥了上来,长剑半开,大有不跳就杀,即是死了也要保证血肉进炉之意。

奴豹没有迟疑,回首只是看了一眼奴隶弟兄们,眼神悲悯,跑着冲进了剑炉,没有一声哀嚎。

奴豹跳炉后,火焰却没有再次涨高,反而降低了少许,倒是周边温度有了一些提高,炉内火焰变红了一些。

独眼大汉朝着剑炉望去,却连宝剑的轮廓也未曾见到。

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长须剑师便要奴隶跳炉入火,三十三名奴隶已经去了大半。

旁山风由于年齿最幼,其他奴隶都每每主动抢先,使得旁山风羞愧难当,决计下次一定要当先跳炉,横竖是个死,早死早托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