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青梅竹鸟

更新时间:2020-10-02 17:37:27

青梅竹鸟 已完结

青梅竹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橘王子 分类:女生 主角:梅夏陆霄鹤 人气:

《青梅竹鸟》是橘王子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梅竹鸟》精彩章节节选:在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在不同的城市,与失去联络多年的人重逢,概率有多少? 那个人,而且偏偏是你顶顶在乎始终无法放下的人,这概率又有多少? 与他擦肩而过一次又一次,在茫茫人海中依旧能找回最终的归宿。 已经不用再算概率了,这是命中注定的。 缘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俗话说得好,坏事传千里。

陆霄鹰再来找她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她和他哥的事情。没有她预想中的大发雷霆,他竟然是萎靡不振的,说什么“虽然不舍得放手,却也希望成全你和我哥”这样的话,让人反而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游乐园的票,“本来准备和你一起去,现在,就送给你吧。”把票塞在她手里,陆霄鹰转身就走了。

梅夏低头看看两张票,下个月就要过期了。可她和陆霄鹤,貌似还没发展到这种地步吧……

还不知怎么处理这两张票,陆霄鹤的电话已经来了。

“梅夏,下个礼拜日有空吗?”

“嗯……好像没什么事。”

“你有两张游乐园的票是吗?下周日可以吗?”

“嗯。”这时的梅夏,声音淡定得再也没有了,其实她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好吧,她心里终究是高兴的。

可梅夏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礼拜,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让她甚至有把一周当一月来过的感觉。

比如此时,梅夏正坐在咖啡馆里,听施乔哭诉沈鑫诺的种种恶行。

“呜呜呜……你都不知道,他一点也没有已经是我男朋友的自觉,别的女生送他什么他统统不拒绝,我烦他两句他就说什么我和他根本没确立关系,去他的,那天明明是他说要在一起的,就知道翻脸,呜呜呜呜……“梅夏对着桌上堆成小山的纸巾默默头疼,他们建立关系也真神速,没矛盾才有鬼呢。

可没想到火上浇油的事发生了!!一个高挑美女挽着沈鑫诺也走进了这家咖啡馆!!!女生娇柔的一声“阿诺“成功吸引了施乔的注意。

这时的梅夏比被捉奸的沈鑫诺还有不淡定,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在跳动:“完了。”

果然,施乔擦干眼泪,“腾”地一声站起来往那个方向走去,梅夏都来不及拉,跟着她小跑到了沈鑫诺面前。

“沈鑫诺你什么意思?!”施乔指着他的鼻子大喊。

沈鑫诺却只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分手吧。“就这一句话,像一颗炸弹投向施乔,把她震得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沈鑫诺于是便准备带着美女离开,可施乔又突然炸了毛一般,扯着沈鑫诺又打又捶,一边哭喊着什么。

沈鑫诺皱了皱眉,旁边的女伴一把推开施乔,“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施乔没有防备,险些摔倒在地上,梅夏赶忙上去扶住她,施乔挣开还想上前,梅夏在她耳边低声说:“小乔,输人不输阵,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这样。“施乔停下动作,这时候她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又是眼泪又是鼻涕,衣服也皱巴巴的,好不可怜,对面的女人却一脸鄙夷,而沈鑫诺一脸的见怪不怪。

梅夏最终无法假装平静坐视不管,眼睛直视着对面的女生。“道歉。“出口就带着无形地压迫。

女生往后退了小半步,又仗着沈鑫诺在场挺了挺背,“凭什么?”

梅夏根本不打算多话,直视她重复了一遍,“道歉。”声音中压迫感更甚。

女生输下阵来,只好转向身边的男人求助,“阿诺,你看她们,两个疯女人。”

沈鑫诺不以为意地笑笑,准备开口,却被梅夏抢先,“沈鑫诺,还是你准备先道歉?”不卑不亢的语气让他一下来了兴趣。

“我为什么要道歉?”上扬的嘴角让梅夏恨不得一拳头招呼上去。

“首先,你负心,其次,你花心,最后,你连最基本的坦诚都做不到。““如果我不道歉呢?“他有无所谓似的挑眉。

梅夏冷笑,“我实在不能强迫没有道德的野蛮人像文明人一样懂得道歉,但你自会有你的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还有这位小姐,拜托你记得留点口德,省的下次你被甩的时候也被别的女人给予同等的待遇,那可太难看了。“说完,她拉起施乔就离开了咖啡馆。

当然,此时的梅夏确实不知道,上天的报应早就存在了,她也确实不知道她的这句话,对沈鑫诺的伤害到底能到什么程度。

梅夏看着蹲在街角痛哭流涕怎么哄都哄不动的施乔无奈万分。

她那情绪强烈波动的样子让梅夏很担心,但实在不知该怎么安慰,只好蹲在她身边等她哭完。突然她发现,自己的手机找不到了!!她想了想,十有八九是落在咖啡馆了,但现在的情况下,她怎么能离开施乔呢?

施乔似乎注意了她两头为难的样子,带着哭腔开了口:“肿么了?”她红红的眼睛,带着鼻音的声音彻底萌翻了梅夏,而萌意愈起,心疼就更甚。

“没事,我手机好像落在咖啡馆了,等会儿回去找找就好了。”

“啊?那可不行,你快回去找吧,我留在这儿等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说罢,施乔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她的笑容很甜,只是眼睛却没有笑。

“那你在这里等我,别乱跑,我马上回来。”施乔点头后,她才稍稍放心跑向咖啡馆的方向。

回到咖啡馆,果然手机丢在坐垫上,被服务生收起来了。急急匆匆跑回去,施乔早已不见踪影。

梅夏马上打她电话,可是她却不接。这下她可失了心神,完全没了主意。依施乔现在的精神状态,天知道会出什么事!

梅夏走遍了四周的街道,却依旧一无所获,忽然她想到了沈鑫诺,或许只有他能找到她,可她没有沈鑫诺的电话,电光火石之间,她拨打了陆霄鹤的手机号码。

“梅夏。”

当他深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梅夏才发现,自己这样实在是太唐突了。

“喂、喂啊,陆霄鹤……”梅夏瞬间失去语言组织能力,好不容易抓住重点,她几乎喊了出来,“我要沈鑫诺的电话!”

电话对面一片安静,梅夏这才清醒过来,这个开场白,好像真的很糟糕……

“我……我朋友被他欺负了,现在不知道一个人去了哪里,我担心她所以想叫沈鑫诺帮忙找找……”一口气解释完,耳边又是一片寂静。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霄鹤才开了金口。

“梅夏,我叫阿诺去找她了,你现在在哪里?”

“啊?……啊!”梅夏再次失去了反应能力,只能机械地报出她的所在地。

“站在原地等我,我十五分钟就到。”

梅夏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就挂断了电话。不过有一点她肯定是感觉到了——他貌似有点不开心,虽然她搞不明白原因。

“我已经叫阿诺去找她了,你想想她会去哪里,我带你去找。”他的口气正经地像在审犯人,可梅夏平时和施乔接触也不算多,实在是想不出她会去哪里,只好摇摇头。

“那你就安心等消息吧。”

“都是沈鑫诺惹的祸!”想起他,梅夏又忍不住为施乔抱不平。

陆霄鹤并没有搭话,梅夏似乎也猜到了这一点,于是再度开口,“你不觉得你的朋友太人渣了吗?这样的朋友,你不会有所看法吗?”

梅夏就是故意要听听陆霄鹤对这件事的看法,没想到陆霄鹤只是淡淡的回了句,“这是他的爱情观,与我们的友谊无关。”

梅夏的心中顿时奔腾着无数只草泥马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敌好基友嘛阿喂!!!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车子里彻底冷场了。陆霄鹤是天生沉默,而梅夏是堵着一口气,不肯说话。车子就这样靠在路边,车子里的人也就这样坐着。

不知坐了多久,还是梅夏忍不住打破寂静。

“我们去附近的酒吧找找吧,若她回家倒没事,若是去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就危险了。”

陆霄鹤什么也没说,直接启动汽车。

很快就到了最近的酒吧,因为才刚刚到傍晚,酒吧里的生意还不算好,她转了一圈,没有。

再换一家,依旧没有。就这样跑了好几家,都没有,梅夏也越来越担心。

看出梅夏的担心,陆霄鹤主动开口安慰,“或许,这是好事,说明她已经回家了。”

梅夏眼中的担忧似乎依旧没有减少,微微叹了口气,“她这脾气……”

施乔这么疯狂,这种地方,倒是很像她的风格。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跟我进去,不过要跟紧我;第二,坐在车里等我。”

“陆霄鹤……你忘了么,你没怎么见过施乔,更何况是披头散发的她。”梅夏微微抬眉。

陆霄鹤顿了一秒,也可能只有半秒,“跟紧我。”

梅夏知道这很不应景,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笑了……

车门被侍应生打开,他绕过车头,很自然地牵过她的手,这时,彻底换她不淡定了。

陆霄鹤你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梅夏知道这不是闹别扭的时候,默默地跟在了他后面。

陆霄鹤目不斜视地穿过两排服务生,无视了无数长腿美女的媚眼,走到拐口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我父亲是这里的贵宾。”

梅夏选择什么也不问,因为她知道,这不是她的世界,她没有插入的资格。

这个地方是分高低贵贱的,一般的顾客只能在楼下的酒吧消费,陆霄鹤叫人调出了一层的名册,居然真的看见了“施乔”两个字。

这时,梅夏什么也管不了,拉着陆霄鹤的手就往里面跑。陆霄鹤拉住她,紧了紧手来安慰她,同时用眼神示意服务生带路。

“来,再喝!我赌大,再来啊!我有钱!这,这次,我要你们,统统,统统,输输,光!”

梅夏瞥到和她一张赌桌的几个男人不耐烦的眼神,看来,他们是怕施乔输太多没钱还他们。于是她眼疾手快地扶住施乔,而陆霄鹤对服务生低声说了什么。

“这位先生说,这位小姐输掉的钱全算在他账上,请各位继续。”

陆霄鹤帮梅夏扶住喝得烂醉的施乔,梅夏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垂下眼睛。耳边,有重要东西破碎的声音,最后一丝幻想,碎了,最后的可能,最终将彼此相隔甚远。

他们之间,整整阻隔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第二天早上施乔醒来,已经在沈鑫诺的私人公寓里了。施乔也平静了,两人相顾无言,礼貌地道谢后,施乔便离开了,当然身上还穿着梅夏的衣服。

她给梅夏道歉道谢,梅夏也狠不下心说她什么,总之,当施乔再次出现在梅夏面前时,已是另一番光景了。

可这只是陆霄鹤和梅夏之间的第一道鸿沟。当梅夏看到论坛上帖子之后,更加对这段恋爱没有了自信……

陆霄鹤最大的劲敌居然还不是沈鑫诺,沈鑫诺只能屈居第三,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依旧在刷新,另外一个人,叫宋也,来自建筑系,今年大二。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稳居校花第一的女生是苏沁园,梅夏一眼认出她就是那天自己看到和陆霄鹤在一起的女生,大二,文学院的院学生会主席。

如果说这个发现只是让梅夏心生芥蒂的话,接下来的一大串回帖对她来说变算得上是一颗深水炸弹了。

“我经常看到苏沁园和陆霄鹤走在一起耶……”

“对啊对啊,金童玉女好般配……附图一张,我上次偶然拍到的,好养眼!!”

“矮油,说不定他们早就是一对了,就我们这些人还傻傻被瞒着,这么美的女生,我看了都想扑倒啊!更何况陆霄鹤了!!陆霄鹤这么冷,也就看得上沁园这样的美女了吧……”

“木有木有,陆霄鹤这么帅,他们应该算是两情相悦吧。你看陆霄鹤别的女生都爱理不理的,只有沁园是例外呀!!”

类似这样的帖子还有很多很多。梅夏都佩服自己能这么心平气和地看完。

或许,在众人眼里,只有苏沁园才能入得了他的眼。曾经,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就注意到陆霄鹤温和的眼神了么?和其他时候完全不同的眼神。

第二道鸿沟虽然没有第一道深,却更难以跨越。

陆霄鹤,为什么要给我接近的机会?明明是飞蛾扑火却趋之若鹜,根本不是我的风格。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

商学院对建筑系的篮球赛就定在这周六,梅夏本来是下定决心不去看的,但好奇心打败了自己,她实在是太想去一睹宋也的尊容,也太想知道,这场校园三帅齐聚的篮球赛,到底会是怎样的盛景。

比赛是当天下午的三点开始的,两点五十梅夏到场的时候,她瞬间吓傻了……人山人海就是这样的吧,就连校运会的时候似乎也没这么多人吧!!!

双方已在场边做热身运动,沈鑫诺依旧是那副欠扁的笑容,陆霄鹤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而另一边,梅夏很容易从人群中看见那张笑脸,温暖而迷人,让人如沐春风,那个人大概就是宋也吧。

比赛从一开始就弥漫着火药味。两边攻防井然有序,一时陷入僵局,两边都得不了分。而场外,梅夏的左右耳边是不同的加油声,声音震耳欲聋,梅夏差点就被这声音吓跑。

率先得分的是沈鑫诺,他一个漂亮的假动作成功骗过了对方最后一道防线灌篮得分。原先梅夏以为已经饱和的呼声瞬间又高了一个分贝。过不了多久,宋也紧跟着得分,直到上半场结束,两方的得分一直咬得很紧,商学院仅仅高出一分。

梅夏站得离商学院的休息区比较近,加上人流的涌动,梅夏活生生被人流带到了靠前的位置,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看到了苏沁园,她笑起来像天使一般甜美而圣洁,可她说的话,却像要将她打入万丈深渊。

“阿鹤,打得好……”

亲昵的名字似乎是已经唤过千遍一般熟稔,真诚的夸奖带着他人融不进的随意。

“那我呢?沁园你每次就知道夸他,什么时候也夸夸我嘛。”沈鑫诺也插进去,嘴角永远挂着漫不经心的笑。

“阿诺你啊,差远了。”

“喂喂,那第一球可不是你家阿鹤进的呦。”

苏沁园“咯咯”地笑起来,“你么,不错是不错,就是比不过我家阿鹤,怎样?”

“哇,阿鹤,你们果然有奸情!霸气!”

接下来他们又说了些什么,梅夏没有再听下去。

她要挤出人群。

庞大的失落快要把她整个包围住,她要逃出去。身边的欢呼口哨,都是讽刺,都是,能刺痛人的利器。

“梅夏。”有人拉住她的手。她没有回头,只听见身边的叫嚣全部静止,又变为窃窃私语。

“梅夏。”

她回头,看见陆霄鹤的眼睛,带着她读不懂的寓意。但她能感觉到其中的重视。梅夏心中升起巨大的欣喜。

巨大的。完全压过原先的失落的。欣喜。

“什么?”

他拉过她,把她拉到休息所用的长凳边。

“坐这儿等我吧。”淡淡的口气,却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梅夏无可奈何地“噢”了一声,努力无视形形色色的探究目光。

很快下半场开始,梅夏终于从各种目光中逃脱出来。当然有更头痛的事情。

苏沁园坐在她旁边。

无视她无视她无视她无视她。梅夏脑海中重复着这句话。

陆霄鹤从对方手中截下球,快速奔向对方的篮筐,几个侧身几个转身躲过了所有的放手,阳光将他的黑发照出了淡淡的光晕,手臂上的肌理恰到好处,随着他拍打着篮球,全身都散发着巨大的能量,可却又偏偏动作随性,似乎一切阻挡对他来说都可轻易击破。

这时,他的对面是宋也。

场上的气氛一下子更加热烈,拉拉队的声音杂乱无章,两种加油声充斥在耳边。可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清晰地听到了身边苏沁园的声音,在人群中如此有辨识度。

“阿鹤传!”恬静温婉的声线宛若天成。

陆霄鹤似乎想要硬闯,宋也眼中迸发出“放马过来”的自信。可就在下一秒,陆霄鹤一个精彩的长传,将球传给了角落无人区的沈鑫诺。他一个漂亮的三分准确无误。

梅夏惊讶地回头看苏沁园,她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这是他们的惯用战术,他们老是耍小聪明。”

苏沁园的笑容依然这么美好,阳光透过她淡棕色的发丝,给人天使的错觉。但看似不经意的话语,宣示着他们的亲密,就像是向她宣战一般。

“我对篮球真是一点也不了解,若不是为了他,我也不会来看。”梅夏也露出美好无害的笑容,回敬她。

虽然还是喊不出“阿鹤”这么亲密的称呼,但唤“他”,也透着暧昧的气息。是你先来惹我的,就别怪我回击。

苏沁园的笑容果然有一秒的僵硬,但她很快恢复了,更加卖力地笑了一下便继续看比赛了。

梅夏也回过头,这次是陆霄鹤的灌篮,引来阵阵尖叫。梅夏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也只能单纯从美学的角度看看他的英姿。但看得出,确实是他与沈鑫诺主控全场,而宋也虽然厉害,但其他人不给力,也就成不了气候。

后半场比分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商学院完胜建筑系。

梅夏眼疾手快拿起陆霄鹤的毛巾,顺便抄了一瓶水迎上去。陆霄鹤眼底有微微的惊讶,但这丝惊讶很快变为笑意。

这让梅夏非常满意,她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陆霄鹤摸摸她的头。梅夏“唔”了一声。

这时宋也信步走来,在陆霄鹤肩上拍了一下,陆霄鹤回身与他击掌。

靠,千年好基友啊有木有!

陆霄鹤回头就看到梅夏那挑眉的眼神,陆霄鹤似乎都猜到了梅夏心里的坏想法,揉了揉她的额发,“走吧。”

梅夏这时候倒扭捏了起来,毕竟,和他独处实在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为什么呢?怕被冻死呗……

梅夏想到这里自己笑了,昂头问背着光的他,“去哪里?“随意的语气还真有亲昵情侣的模样。

他背着光,她眯起眼睛很认真的样子,却忘记了陆霄鹤所处的位置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也殊不知,她这样的表情,卖萌卖得很迷人。

陆霄鹤忍不住捏她的脸,“傻瓜我饿了,陪我去找吃的。“梅夏感受他微凉的指度,又听得他温柔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下,拜托你卖哪门子的萌啊!!!

她轻轻扯掉他的手,“不要捏我的脸,脸会变大的!”

这样的场景,虽然很养眼,但落在苏沁园眼里就是另一回事了。她凑近沈鑫诺,轻声问:“她是谁?”

沈鑫诺摊摊手,“我只知道是法学院的学妹,怎么勾搭上的,我就不晓得了。”

苏沁园的眼色一暗,又恢复了温和的笑容,殊不知这变化沈鑫诺一目了然。

“沁园,怎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我看好你们噢!至于那个女生,有点心机,或许一时引起了阿鹤的兴趣,不过,不会多久的,放心。”说完,向她放个电,转身离开。

“梅夏。”走在学校里,时不时有过身边的人窃窃私语,陆霄鹤知道要叫叫她的魂了。

“嗯?”梅夏一脸茫然地抬头,似乎完全不记得她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一般。

“在想什么?很在意?”陆霄鹤似乎了解她那种既想直截了当又开不了口的矛盾无奈,直接挑起话题。

“陆霄鹤,你不觉得我和你差距不是一点点吗?你总不会只是因为你的弟弟和我在一起吧,那么,为什么?就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样,苏沁园和你很配不是吗?为什么却是我?”说得有些激动,她甚至在他面前停下脚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

“我不需要扮演什么众望所归的角色。”他也直视她,眼神深得望不见底,“或许,我的口味独特。”

这次,梅夏似乎很敏锐地抓到了重点。

他,是变相在向自己表白吗?

问他吧,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这不是纠结的根源吗?只要问出口,不管结果是什么,总归尘埃落定,不用惴惴不安了,不是吗?

可梅夏的话到了嘴边仍旧无可奈何地转了调,变成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调侃。

“你倒的确是,一点都不像是走大众路线的人。”

他不置可否,心里却一清二楚。虽然很多人会被这姑娘的大大咧咧骗过去,但他不会,他知道——她在掩饰她心中的疑惑和惶恐。

但他没有拆穿她,“这下心里踏实了?”

梅夏“嘿嘿”一笑,“感恩戴德,无以回报!”

很久很久以后,不知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没在最美好的时刻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毕竟,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预想与现实也往往相去甚远。

如若梅夏没有打哈哈,陆霄鹤没有一笑了之,以后的一切,是不是就不这样?

忽然,梅夏的手机响了起来,梅夏拿出来一看,是学生会召集会议,梅夏扬了扬手机,“陆大会长,你看看你的手下烦不,我得走了。”

陆霄鹤的面瘫脸微微抽搐了一下,“去吧,明天早上9点,我在校门口等你。”

梅夏心里记了一下,点点头,挥挥手算是告别。走出几步,回头的时候看见陆霄鹤笔直地站在夕阳下目送她,忽然就无法抑制自己的笑意,再一次挥手,小跑着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