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扶风志之无盐皇后

更新时间:2020-03-19 08:56:30

扶风志之无盐皇后 已完结

扶风志之无盐皇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眼泪泡饭 分类:女生 主角:段暖阳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扶风志之无盐皇后》由眼泪泡饭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段暖阳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冰寒冷冽绕偏光,荒芜丛生万点霜。 一道圣旨,一颗私心,鬼使神差的,她做了他的后,端坐在高贵的金边宝座,俯瞰人生。第一次知晓权力的味道,第一次尝到情爱的苦果。宫中女子如狼似虎,稍微出偏差,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一不小心,步步为营的脚步也被心底绽开的柔情阻碍了,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帝王心始终难猜测,一次次的背叛,一次次的冷漠,一次次的心伤,心归何处?情撒何方?倒不如化作春水向东流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鸠合、、、”段寒芜笑了笑,“不也是很别致么?”说着段寒芜就站起身子来,抓过旁边的拐杖,抱着东西对许鸠合微微的倾身,“时辰不早了,我出来这么久家人会担心,今日就不做多叨扰,改日再叙。”

许鸠合也跟着站起身,彬彬有礼的笑着,“好,那时候,段姑娘当真是要为我好好讲讲姑娘的故事才行。”

段寒芜闻言,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就拄着拐杖慢悠悠的离开。伸手摸了摸扣在头顶的斗笠,面纱下的脸挂着淡雅的微笑。

许鸠合看着段寒芜的背影,也跟着弯起唇角。

段寒芜、、么?

段寒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没想到今日只是出去买了点东西就耽误了这么久的时辰。她脚步加快,想着风念礼是不是会在房间门口等着自己,要知道往常他教自己读书都是这个时辰。想到这,段寒芜不由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咬着牙关快步的朝房间走过去。

“段寒芜!”身后突然一道尖利的身影,让段寒芜停下脚步。

不用回头就知道来人是谁,段寒芜头疼的扶额,勉强转身看着迎面走过来的段锦秋。也不知好端端的,为何放着自己家不回,偏偏要赖在将军府不走,大概是为了风念礼吧。

“锦秋姐姐。”段寒芜虽然不愿和她过多交谈,出于礼节,也只好微微欠了欠身子。

“别跟我整那个虚招子!”段锦秋显然是不拿她的行礼当回事,语气尖酸刻薄,“穿成这个样子,你这是去哪里了?”

段寒芜声音淡淡的,“只是出去购置一些想要的东西罢了,锦秋姐姐找我可是有事?”

“我问你,念礼哥哥是不是一直在这个时候和你在一起?”段锦秋根本不在乎段寒芜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念叨着。

“是。怎么了?”段寒芜心急的看着那边方向,只想着快些甩掉段锦秋。

段锦秋闻言倒是扬眉一笑,“那你今日不用等着了,念礼哥哥今天约了我去看戏!而且未来的几天都会一直陪着我!”她边说边趾高气昂的咧着嘴示威般的笑。

段寒芜身子僵了片刻,随后淡淡的松口气,转身看着段锦秋道,“既然这样,那就恭喜锦秋姐姐了。”她低下头,敛下眸子里的光华,哪怕是带着斗笠也害怕被人看到自己外泄的情绪。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似乎是空了一大块,为什么?是失落吗?是因为风念礼失约还是因为其他?段寒芜不知道。

段锦秋一直在打量段寒芜的神态动作,嘴唇一直是好看的上扬。突然眸子一闪精光,作势不故意的一抬手就打掉了段寒芜遮盖脸的斗笠,还不忘记夸张的大叫,“哎呀,真不好意思,手抽筋了一下,没伤到你那如花似玉的脸吧?”

段寒芜没说话,头发早就是散下来盖住脸颊的了,她眸子晦暗看不见光亮,嘴唇也是紧紧的抿着,脸颊苍白的很。她看了看段锦秋,弯腰捡起地上的斗笠,准备离开。谁知道段锦秋显然不会这般容易就放过她,伸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的一扯,只听到“滋啦”一声,段寒芜的衣衫就被她撕开了一个口子,她自己手里扯着一小块不料,满面春风的看着自己。

“你做什么。”段寒芜声音冷冽。

“做什么?”段锦秋好笑的眨巴眨巴眼睛,“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谁允许你这下贱的东西和我穿一样的衣服了?刚才还就没发现!”

段寒芜闻言,才注意到今日的段锦秋和自己一样,穿了湖蓝色的裙装,袖子边上的碎花都是一模一样的。她抿唇皱眉,不解的看着段锦秋,往日最厌恶蓝色的她竟然破天荒的穿和自己一样的,她脑子突然一片清明,随即就说道,“既然这样,我回去换了便是。”

“你说换了就换了?我可不依,今个你说什么也得给我道歉赔礼!”段锦秋挑眉,眼睛四处搜索着,突然眼尖的看到门口走进来几个花花绿绿的人,于是就叫道,“阿珍,宝玉,秀秀,你们快过来啊!”

话音刚落,迎面的几个女子就加快脚步,看到拉扯着段寒芜的段锦秋的时候,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于是佯装关切的样子问道,“锦秋,怎么了?在门口等你许久都不见出来。”

“还不是这个死丫头,非得和我穿一样的衣服,你们知道,我最讨厌和人家一样了。现在只是要这个丑丫头道歉,你看你看,像个木头一样的不动!”段锦秋死死地瞪着段寒芜,一副要喝血嚼骨的模样。

几个女子是段锦秋一直以来的朋友,自然会帮着她,也跟着嚷嚷道,“可不是么,你这个丑丫头赶紧和锦秋道歉!”

“为什么我要道歉。”段寒芜若是往常,定然会规规矩矩的道歉,如今不知怎么了,只是看着段锦秋就觉得心里不舒服,想要避开却一直咄咄逼人。她心口涌现出火花,眸子也像是要飞窜出利箭一般的看着周围的几个人。

段锦秋兴许是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怵,给其他几个人使了眼色,她们会意就冲上去齐齐抓住段寒芜的袖子,段锦秋目眦欲裂的叫喊着,“装清高!叫你道个歉有这么难吗?就是看不惯你这个样子!丑八怪,还真以为自己长得美若天仙了!居然敢勾引我的念礼哥哥,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一个狠厉的大耳光就朝着段寒芜扇过去。

段寒芜被其他几个人钳制着,根本动弹不得。只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府内时不时经过下人,没有敢上前阻拦的,也没有通风报信的,只是路过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段寒芜在将军府除了段暖阳和将军夫人,其他人都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只当是将军府养了一只阿猫阿狗。这下,她被几个人围攻也不会有人过来救她。

段锦秋看着段寒芜隐忍的模样,就莫名生气,这丑八怪就是靠着这个清冷性子才让念礼哥哥对她与众不同的吧?她还偏偏就要毁了这个丑八怪的清高!她眸子迸射着火焰,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厉的朝她挥过去,还不忘记伸出脚踢,其他几个女子只是牢牢抓着段寒芜,也在时不时帮腔,说些辱骂段寒芜的话。

“看你这个脸丑的,我都想要吐!”段锦秋突然掀开段寒芜右脸盖着的头发,胎记就这样显露无疑。段锦秋难以克制的干呕了几下子,嫌恶的甩下段寒芜的头发,随后凶狠的扯过来,“你也配和我抢男人?你算是什么东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丑成什么样子!念礼哥哥是对你很好,那完全就是同情、同情!你知道吗?难道你天真的以为念礼哥哥爱上你了?开玩笑吧?哈哈哈哈~”说着段锦秋爆发了一阵阵的大笑。

“。。。。”段寒芜一直咬着唇,脸颊已经是红肿一片,嘴角也因为隐忍泛起血丝。心口又泛起那抹熟悉的窒息感,她眸子越来越暗淡,无法克制那股伤心欲绝的想法。只是淡漠的看着地面,没有有点声音。

段锦秋兴许是累了,翻了个白眼,“今个就是小惩大诫,你若是再不知廉耻的接近念礼哥哥,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松开她!”段锦秋斜了身边几个女子一眼,段寒芜才被松开。

因为长时间的束缚,她的胳膊疼的很,只是微微皱眉,没有再多的神情。

“段寒芜,你要感恩戴德知不知道?今个就这样放过你,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段锦秋嗤嗤的笑了几声,“下次别再和我穿一样的衣服!”

段寒芜身子晃了晃,没有拐杖的牵引她不是能站得住,拐杖已经被丢到一边去了。她突然抬头看着段锦秋,嘴角勾起了一个不知名的笑容,随后伸手解开自己的外衫,对着段锦秋将裙装扯开甩在地上,一系列的动作完成,段寒芜有些体力不支,不过还是勉强的站定。脱掉了裙装,段寒芜只穿着一件粉藕黄的肚兜和撕扯破烂的亵裤,抬头看了看段锦秋,淡淡的开口,“你满意了?”

段锦秋惊讶的看着面前女子的动作,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段寒芜已经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往房间方向走过去了。没有拐杖的段寒芜,每一步走的都是那般艰辛,在下人们惊诧的目光里,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这、这算什么事啊!”段锦秋目瞪口呆的看着段寒芜远走的方向,随后盯着地上留下的破布烂衫。

风念礼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因着父亲让自己帮忙照看生意,一时间脱不开身。心里却在惦记着那个刚毅固执的女子,只怕现在还在房间里等着自己过去教她读书写字吧!他焦急的加快脚步,刚走进大厅,段锦秋迎面就娇滴滴的凑过来。

“念礼哥哥!”段锦秋像是胶皮糖一般的依偎在风念礼身上,“今日怎的回来这般晚啊?”

风念礼难得没有好脾气的推开她,眉宇之间颇为疲倦,声音倒还是温文尔雅的,“锦秋,今日只是生意上的事忙了点,我现在有点事,等下过来看你。”说着就拔腿要朝段寒芜房间走。

“是为了那个段寒芜吧!才这般心急!”段锦秋看着自己被扯开的手,咬牙切齿的瞪着风念礼,“我真不明白,那个丑八怪哪里好,居然让念礼哥哥你这般挂心!明明就是一个故作清高的丑女人!”

“锦秋!”风念礼不悦的皱眉。

段锦秋不屑的撇嘴,“我看她应该没有胆子在靠近念礼哥哥你了,毕竟也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了!”

“你什么意思。”风念礼原本要迈出去的腿,突然就一颤抖,缩了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