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九天逆命录

更新时间:2020-03-22 08:39:56

九天逆命录 连载中

九天逆命录

来源:落初 作者:朝阳歌 分类:奇幻 主角:封印凌阳 人气:

新书《九天逆命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朝阳歌,主角封印凌阳,是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山村少年被杀后一夜之间离奇复活,为查明真相拜入朝阳宗,却因经脉特殊而无法修炼,机缘巧合之下,以武入道,终于迈上大道,却又遭到最亲的人背叛,他该何去何从……万世的朝阳圣地究竟隐藏着什么惊天大密……天界究竟如何才能冲破灭世封印……所有的一切是由天定,还是人为……[签约编辑洋宇推荐]看到此书的朋友,请留下点痕迹吧,绝对精彩等着你。Q群187100837,喜欢我书的人可以来探讨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午,烈日当头,虽然已是初秋,但阳光却依然灼热,路边的野花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一阵微风吹来,从树上掉下几片枯叶。

树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阵虎啸声,深山老林出野兽,顿时,原本死寂一般的树林里瞬间活跃起来,鸟兽四散,无数正在树林里歇息的鸟儿扑腾着翅膀朝四面八方冲去,间或还夹杂着野兽的嘶吼声。

从一棵大树上跃下一个人影,那是一个少年,大概十二三岁模样,头上斜斜的扎着个辫子,一双乌黑的眼,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精明调皮感,脖子上挂着一个巴掌大的铜牌,少年身形异常灵活,在这陡峭的山路带起一阵灵动的风儿,风过之处,连那些野花仿佛都有了朝气,

瞅准那从密林里飞蹿而出的群鸟,少年挽起手中长弓拉成满月,一支羽箭划破空气冲上虚空,准确的射中一只大鸟,大鸟发出一声哀嚎从半空里坠落,少年连连出箭,几只羽箭破空而出,箭箭不落空,一口气射下四只大鸟,少年才停止拉弓。

树林里的虎啸声越来越近,一只硕大的老虎在树林里狂奔,身上黄黑相间的皮毛光洁油亮,奔跑间虎虎生风,嘴里叼着一只鸟朝少年扑过来,少年不但不怕,反而迎上去,老虎将嘴里叼着的鸟放在地上,张开嘴并不咬人,而是很亲昵的用舌头舔少年的脸。

“小虎,你真厉害,随便到树林里晃晃,就能找到这么多猎物!真不愧是龙河村最厉害的猎狗,不对,是猎虎。”少年抱着老虎的头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少年将猎物收拾起来,拔掉羽箭用一根绳子捆在一起,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几只鸟的伤口都在同一个位置,没有丝毫偏差,少年将一只鸟拔毛后收拾的干干净净才喂给老虎吃,老虎吃完之后忽然又朝少年扑了过来,硕大的身躯顿时将少年压在下面,伸出舌头在少年的小脸上留下一堆唾液。

“小虎,你耍诈,看我的。”少年一把揪住老虎的头颅,猛地一用力竟然将老虎翻了过去,在老虎的头颅上肆意揉捏着,“哎,小虎,你怎么长的这么快啊,才两年的时间,就长的几乎比我还大。”

“嗷!”老虎仿佛回应着少年一样,又将少年掀翻开来,玩累的一人一虎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在一起,少年仰头朝天边望去,满眼憧憬,少年叫秦潇,是这个山里土生土长的孩子,十二三岁的少年时期,正是做梦的年纪,秦潇也不列外,他有很多很多的梦想,希望自己像爹一样,做一个非常厉害的猎人,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徒手猎到一头熊,希望……胡思乱想的年纪,少年有太多太多想做的事情,当然,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走出大山,到山的另一面去看看,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小虎,你说,山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的?”少年摸摸老虎的头,喃喃道:“那里一定很美吧,有漂亮的大房子,有很多很多好吃的,还有很多很多人,啊,对了,还有行侠仗义的侠客,就像二蛋子他爹给他买的泥人,威风凛凛,实在是太帅了。”

说起那个泥人,秦潇脸就垮了下来,那是二蛋子的爹到大山外买的,一个英武非凡的侠客,手拿一把宝剑,可漂亮了,据二蛋子他爹说,要走大半个月的路才能走到城里去,回来的时候专门给二蛋子买的,二蛋子宝贝的要死,连摸都不让秦潇摸一下。

“啊……总有一天我也要到大山外面去,我一定会去的……”秦潇站起来,对着山谷仰天大叫。

天色渐晚,秦潇提着今天的收获朝山下奔去,“小虎,我们来比赛,看谁先到村口。”

一人一虎窜进树林里,秦潇身形十分灵活,速度一点都不比那老虎慢,在拐弯的时候他朝半空里一跃,一脚踩在一颗大树上,借着力道朝前梦的一窜,在半空里翻了个跟头落到老虎前面。

“小虎,你太慢了,还是我厉害!”

这村子名叫龙河村,是一个很偏远的山区,村子里一共也就那么十几户人家,据说是很早以前战乱时期,逃难来到这里来的难民,见这里虽然穷苦,却很安详,就这么在这里扎下了根,村子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住在这里的村民们也没在意这点,有一天,一个落魄的贵族来到这里,听说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逃出来的,他来这里的那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条飞龙从天而降,飞入大河之中,他认为这是吉兆,会给他带来好运,于是,便挨家挨户的拜访,给村子安上了这个名字,不过,这个梦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运,甚至到后来他连吃饭都要靠村民们接济,到他死的时候甚至都还念念不忘这个梦,秦潇的老爹曾私底下悄悄对秦潇说,估计他梦到的并不是**从天而降,而是一条四脚蛇爬窗户掉进尿坑了。

平时里村民们靠山吃山,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夕阳西下,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回到家里,开始收拾晚饭,房顶上炊烟缭绕,一片安详平静。

忽然两道闪烁的流光在半空里快速闪过,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少年抬起头,眨眨眼,“奇怪,大白天的怎么有流星飞过?”

又仔细看了看天空,少年一拍额头自语道:“大概是我看花眼了。”

却猛地又看见两道流光从头顶飞过,一前一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少年觉得似乎后面的那个正在努力追赶前面的那个,眨眼间又不见了,少年张张嘴,半晌才道:“真是活见鬼了。”

快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几个同村的少年正围在一起,他们正在把一只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四肢绑在树枝上,然后拿起手里的柴刀,从上往下一刀狠狠劈下去,青蛙立刻被分尸成两半。

“太残忍了!”秦潇摇摇头:“浪费啊,这么大个的青蛙,剥了皮烤着吃不是更好。”低头拍了拍“小虎”的脑袋,咧嘴一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诶!秦潇!”那些围在一起的少年看到他,顿时尖叫起来,好像很怕他似的。

“大家好啊。”秦潇摸着下巴走了过去。

“喂,你这家伙又带着这头老虎干什么,快滚开。”为首的少年尖叫起来。

“你们太残忍了,居然这么玩弄生命。”

“秦潇,你不就是仗着自己养着一头老虎吗,有本事我们单挑。”这群少年平时显然没少被秦潇欺负。

“好哇,我让小虎单挑你们一群,小虎,上!”

“妈呀!老虎来了!快跑!”

吓跑了几个少年,秦潇依依不舍的和小虎告别,这老虎是他爹以前在森林里发现的,那时候还只是个幼崽,村里人也没怎么在意,可这两年不到,小幼虎变成了大老虎,村子里的人都怕,他也不得不把小虎送回森林里。

懒洋洋的朝家里走去,还没进门,秦潇就大喊一声:“王婆,饭好了没有!”。

“你这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吃饭。”一个年迈的老妇人从厨房里走出来,听她这口气,秦潇顿时感到不妙。

果然,王婆严厉地说:“刚才你在村口又让那只老虎去吓二蛋子他们了?”

“这个……这个……王婆,我这不是遵从你的教导吗?你常说人要心存善念,可是他们却把那些青蛙绑在树上杀死,多残忍啊!我一时气愤,就让小虎去吓吓他们啊!”

“哼,少来,昨天我还看到你在池塘边烤了一只好大的青蛙,你能吃,就不准别人杀了。”王婆毫不留情地拆穿秦潇。

“那不一样!我吃青蛙是因为我饿了,我要生存所以就得吃东西,他们那样乱杀青蛙,那叫残忍。”

王婆被这强词夺理的理由给逗乐了,正要说什么,秦潇撒娇地上前道:“王婆,你就别生气了,我今天又打了这么多野味,够我们吃好几天了。”

秦铮坐在后院的树荫下,他看起来有些文弱,不像那些五大三粗的庄稼汉,却是村里最有名的猎户,每次出去打猎,打到的东西都比别人多,得他真传,秦潇打猎手艺丝毫不差,加上有那只老虎帮忙找猎物,每次出门打猎都有好收获,秦铮也乐的闲在家里。

秦铮的脸色略显苍白,笑起来一点也没有山里人的憨厚,反而有些书卷气,大概是山里日子太过清苦,人才中年两鬓竟已经有了丝丝白发,见秦潇走来笑道:“你这油嘴滑舌的小子,歪理挺多的。”

“哪有,爹,这不都是你教我的吗?再说了,我只是用小虎吓唬了他们一下而已,又没真做什么!”

吃饭的时候王婆还是不放心,老人家总是想的多一些,她语重心长地说:“潇儿,以后你还是少去找那只老虎,虽然那老虎是你从小养到大的,可它还是一只老虎,万一哪天凶Xing大发乱咬人怎么办?”

“怎么会,小虎很乖的,王婆你也是看着小虎长大的,以前你还喂养过它啊,它从来没有咬过村里的人。”秦潇急了,在他的心里,小虎就好像是它的亲兄弟一样。

“乖什么乖,那只是你还没有看到它的凶Xing。”

“可是……小虎真的很好啊,它还会帮我们打猎。”秦潇撅着小嘴。

秦铮也开口劝道:“是啊,王婆,那虎潇儿从小养到大,很有灵Xing,不会乱咬人的,而且还天天帮我们加餐,你就放心吧。”

“就是就是,你就当它是一条大点的猎狗。”

“那是老虎不是狗!”王婆无奈地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两父子。

“好吧,是一条虎狗!”

“……”王婆。

夜晚,秦潇坐在油灯下抱着本书看,无意间抬头,突然又发现天空里出现两道流光,指着天空对秦铮说:“爹你看,天空又有流星出现了!”

“又开小差,这么薄一本书你看了多久还没看完。”秦铮三步并两步走到窗前,把窗户关起来。

秦潇撅起嘴巴,指着书上那些四四方方的字说:“爹,为什么我要学这些奇奇怪怪字?村里就没一个人认识,上次我在树上刻了自己的名字,还被二蛋子他们嘲笑标记刻的不好看,就连村头的贵族老爷都不认识,学来有什么用?”

“让你学就学,哪里来这么多为什么?今天不把这本书看完不准睡觉。”秦铮狠狠敲了秦潇脑袋一下,疼的秦潇眼泪汪汪。

“明天你就呆在家里,哪都不要去。”

“为什么?我明天还想去深山里看看有没有熊了。”秦潇疑惑地问。

“让你呆着就呆着,睡觉前记得练功,要是让我知道你偷懒,我就拔了你的皮。”

秦铮一走,秦潇直接就把书扔下:“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睡觉吧,真希望一觉睡醒来自己就已经不在村子里面了,那该有多好,爹总是说,山外面不好,我才不信,上次我明明都抓到熊了,结果爹却说赤手空拳猎到熊才算本事,怎么都不愿意带我出去,总有一天我要去山外看看,到时候我就买一大堆泥人,一个摆桌子上,一个自己玩,一个给王婆,剩下的看谁不顺眼就拿去砸谁,保准他们被我砸了还要感谢我。”

秦潇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感悟着身体里的热流,引导着那股暖洋洋的气流在身体里上下窜动,自他记事起,每天晚上都要练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秦潇明显觉得自己跟村里其他的小伙伴不一样,随着日渐长大,他的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非常快,爹甚至告诉他,在坚持练习一年,他就能徒手打死熊。

秦铮来到屋外,朝天边望去,那里隐约间有两道流光闪烁着,秦铮不禁皱起眉头,右手食中二指在虚空轻轻一划,却立刻又放下来,不过就在秦铮弹指间,他的身上陡然涌现出一股令人恐惧的气势,瞬间又消失不见,片刻后自言自语道:“既然在数百里之外,倒也无须过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