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错爱:恶魔妹夫

更新时间:2020-06-28 09:52:40

错爱:恶魔妹夫 连载中

错爱:恶魔妹夫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七玥 分类:其他 主角:姜亦承洛达明 人气:

完结小说《错爱:恶魔妹夫》是七玥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亦承洛达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故事简介: 她全身湿透泡在浴池中,欲火焚身。 他衣着整齐靠在浴室门口,事不关己。 终于,他看不下去,仁慈开口。“女人,要不要我帮你解决。” 她咬牙切齿。“不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方检查完一通,又看了体温计:“这才结婚第几天,你就让你媳妇儿淋雨?40度了都,说不定就给烧傻了,”他还准备调侃,余光瞥见姜亦承冰冷的视线,讪笑了两声,正经道,“其实也不是多大事。”

“说重点。”

“把她被子掀了,然后开空调。”

姜亦承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瞥了向方一眼,没出声。

“你杵在那干啥?”向方看了姜亦承一眼,以为姜亦承和洛溪在闹别扭,也没催,回头对刘嫂说,“帮我接杯冰水过来。”

刘嫂冰水一接来,向方端着就要喂洛溪,手还没碰到洛溪下巴,手里的水瞬间被人抢走了。

“干什么你?”向方不满,一回头对上姜亦承暗藏怒气的眼神,“她发高烧!”

向方莫名其妙。“我知道,你把水给我。”

“你发高烧了喝冰水吹空调还不盖被子?!”姜亦承眉心突突直跳,都快拔地而起了,他侧头对着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努力减少存在感的刘嫂,“去找个医生来。”

向方这才觉出来不对劲:“哎我说,姜亦承你什么意思?大半夜的把我叫出来,现在又直接把我打发了?你知不知道在国外都是用这种方法治疗高烧的,根本不用吃药,我——操!”

姜亦承手一带,直接把向方锁在了门外。向方盯着门想踹,脚一抬起来门就开了,他忙不迭放下来,出来的却是刘嫂。向方往刘嫂的身后看了一眼,“姜亦承这是什么毛病?”

“少爷可能是有自己的考虑,向先生,车已经找好了。”

这是在赶他走了。向方气的恨不得往姜亦承身上踹两脚,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他迟早有一天要报复!

因为姜亦承一直催,第二个医生很快就到了,给洛溪打了退烧针,又开了退烧药。

折腾下来已经一点过了,洛溪睡得不太安稳,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各种呓语。

姜亦承探了探洛溪的额头,烧还没退下来,一张脸还是红彤彤的。

刘嫂接过姜亦承手里的毛巾,道:“少爷,您去休息吧,明早还要上班,少奶奶我来照顾就好了。”

姜亦承没回答,她以为他是默认了,没想到等她换了毛巾回来,姜亦承还是坐在床边。刘嫂明白了什么,把手里的热毛巾递过去,自己转身出去了,轻轻地带上门。

刘嫂出去五分钟不到,躺在床上的洛溪忽的伸手往空中抓了一把,嘴里喊着什么,姜亦承没听清,隐约觉得是个名字,紧接着洛溪就哭了出来。

她哭的声音不大,是那种隐忍的,克制的哭声;却能让人听出她声音里所有的难过和悲伤,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姜亦承皱眉推了推洛溪的脑袋,不想她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哭的声音慢慢放大。

“哭什么,你不是挺能耐的吗?”洛溪不撒手,他就势捏了捏洛溪的脸。今天下午不知她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淋一下午的雨,现在又哭成这样。

虽然姜亦承对洛溪的了解不多,但他总觉得洛溪不是一个爱哭的人,这种感觉,大概是从她那双清透坚韧的眸子里看出来的吧。

维持着目前的姿势坚持了两分钟,姜亦承试图扯开洛溪的手,可洛溪却死拽着不放,哭声渐渐小了。他盯着床上的女人仔细看了两眼,又碰了碰她的额头。

算了,不和一个生病的女人计较。

他掀开被子躺了上来,本来就这洛溪抓他的姿势是不太好躺的,可洛溪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直接钻进了他的怀里,两只手搂着他的腰,嘴里囫囵念了句什么,像是之前那个名字。

……

姜亦承比平时晚醒了二十分钟。一双朦胧的眸子逐渐清醒,他下意识伸手摸了下旁边人的额头,感觉到温度降下来,他弯了下嘴角,掀开被子准备起床,却看见了环在腰上的一条细白胳膊。

他回头看了眼仍旧处在熟睡中的女人,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手拿开。

洗漱穿戴好,姜亦承冲着正在摆早餐的刘嫂道:“去喊洛溪起来。”

刘嫂抬头,脸上带着笑:“少爷,少奶奶好些了吗?我做了小米粥,正适合发烧的人喝。”

“嗯。”姜亦承难得应了声,在餐桌上坐了下来,余光瞥见刘嫂上楼。

等了快二十分钟,洛溪才从楼上下来。她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个人看起来有精神了些。姜亦承将目光重新落在面前的小米粥上。

刘嫂注意到他的小米粥喝了不到一半,不由问:“少爷,是小米粥不和胃口吗?”

“没有。”

洛溪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自己开始盛粥,跟看不见他这个大活人似的。姜亦承记得,他刚才听见洛溪向刘嫂道了好几次谢,他昨晚累了一晚上,这个女人一句话都没有?

他心里梗着一口气,看洛溪能忍到什么时候。

结果对面的女人吃完了早餐,对刘嫂说了句“走了。”

“!”

“走哪去?”姜亦承压着气开口。

洛溪像是这才发现饭厅里还有个人,淡淡道:“去上班。”

这女人是没有良心吗?见洛溪没有主动交代的意思,姜亦承也不再继续和她绕,直接道:“昨天去哪了?”

洛溪明显顿了下,然后挪开视线:“公司。”

“公司?”姜亦承撇嘴,“你们公司是露天的?上班还能风吹日晒?”

洛溪皱眉,有些不耐烦:“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许是被她说话的口气惹怒了,又或许是她话里的将两人明显分隔开的意思让姜亦承不悦,他皱紧眉头。

明明姜亦承坐着,洛溪却莫名有一种被俯视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她很不舒服,洛溪紧了紧背包袋子,绕过姜亦承离开了。关门的时候,她听见屋内有杯子碎裂的声音。

刘嫂畏畏缩缩的站在原地,想上前又不敢上前。

“把药给她送去。”

“哦……哦。”刘嫂身子颤了下,转身往厨房走,走了两步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了,又立马掉头往楼上走。

在餐桌前坐了快半个小时,手机响了起来。

姜亦承皱眉接起来:“有事?”

总裁一大早的低气压让助理有些懵,但还是间接的汇报道:“总裁,还有十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

“推迟。”

“……好。”

“洛溪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