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霉女求交往

更新时间:2020-07-17 09:04:28

霉女求交往 已完结

霉女求交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雨花期 分类:其他 主角:杨红雨王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雨花期的原创小说《霉女求交往》,主角杨红雨王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一个超级大霉女,可以说人见人倒霉,被所有人歧视、鄙夷,但世事无常,霉女也有翻身日,可是当她成功逆袭后,却发现事情远不像她想象得那样简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良久,郑珊璎按着手机,正在发送什么似的,然后抬眸,望着冯冲安:“你的电话在足球场吧?”“是啊。”“那好了,你回去看看吧。”郑珊璎挂以一抹浅笑……好像不在笑。“我走了。”说着,郑珊璎转身灵巧地走着,并轻轻地挥动雪白的手。她来如风,去如风……瞬间便不知所踪了。“她是谁?”冯冲安自言自语。她是谁呢?很特别的女生。为什么我会给她我的电话?她好像有魔力一样……究竟她给我什么?~郑珊璎看似轻盈的脚步,心里背着重重的担子。我是不是做了错事?他们的事……又与我何干?但,我无愧于心……为什么我会感到伤感?郑珊璎带着沉重的心情,踏进音乐室,因为每天放学,管弦乐团和合唱团也须要练习。对郑珊璎来说,每天放学便是自己的天地,因为她喜欢唱歌。学校的音乐室是十分豪华的,放着白色的钢琴,和一些乐器。今天一如以往,人来人往,看了郑珊璎,便打个招呼,不同的是郑珊璎的心情。“大家快点坐好,准备今天的练习。”坐在钢琴椅的邓老师轻轻叫道,她的声音十分优美。当一众女生排好位置后,邓老师又说:“郑珊璎,你过来吧。”“什么事?老师。”郑珊璎轻步走近。“这是一张通告,关于去欧洲的事,你回家看看吧。”邓老师说道,她每一句话,也彷彿运气丹田,令人十分舒服。“哦?是去欧洲?”郑珊璎又惊又喜。~回了足球场的冯冲安,再冲到场上,练习足球。在猛烈的阳光下,人人也在足球上为自己的梦想而奔跑;人人也有自己的岗位,你有你作观众,我有我作球员,你有你的欢呼,我有我的奋斗……很快,已经是六点钟了,天色泛红,像在告诉众人应该回家。刚刚在更衣室洗身的冯冲安,正往运动袋找衣服,发现了被遗忘的它——手机。他换好衣服,打开手机,看见一条短讯。“不好看的石头里藏有天使,也许不是石头本身不好看,而是观看的人缺少了一双天使的眼睛,错过了石头中的天使。你一生中的天使在哪里?会不会一个疏忽、一个错失,便与你生命中的天使从此擦肩而过?找出你毕生的天使,生命便能充满幸福与美满的价值。貌有丑而可观者,有虽不丑不足观者。”在短讯下,还在一个音讯档案……冯冲安的俊脸上更添几分疑惑,心想:“是刚刚女生的表白?”但当冯冲安打开音讯档案时…听见了一些令他神情大变的东西。本来俊美的脸庞上,马上变得苍白,变得呆滞。他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眼皮更有轻微的抖动…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韩许许要这样做?一连串的问题,就如一个弹炸,炸坏了他的思绪、伤害了他的心房、割破他的神经。此刻,更衣室人来人往,嘈闹得很,令冯冲安思绪更乱…他迅速拾好衣服,拿好运动袋,拿起手机,离开更衣室。如果你被一个人背叛,你会怎样呢?伤心?痛哭?痛恨?高兴?傻笑?冯冲安拿着运动袋,面无表情…没有哭、没有恨…静静地走着。本来今夜的月色十分迷人,此刻却引不到他的注意;浪漫的气氛,却不能牵动他的心;仪人的晚上,死寂的冯冲安…刚刚练习完的郑珊璎,来了足球场,看不见冯冲安。郑珊璎其实是很担心。这算不算“出卖”了同学?但,韩许许不是“背叛”了冯冲安吗?但,这样最终伤害了是谁?如果我没有说事实…不是冯冲安受骗吗?然而,我错了?郑珊璎把书袋轻轻挂在肩膊上,以轻轻的脚步离开足球场。同一月光下,竟然有一个伤心人…一个忧心人。“陇西兴,多谢你!”同一时刻,坐在家中的杨红雨对着电话说道。“不用!我爱助人嘛。”从电话筒里,杨红雨彷彿听见淘气的语气。“今天有什么功课呢?”“没有!你很想做功课吗?”“不是…”“是喔,你今晚打算食什么?”没等杨红雨说完,陇西兴抢问道。“我打算下街买东西食,你呢?”因为昨天的事,他们变得亲密,但这种亲密是“兄妹”的亲密。“没什么,家里食吧。”“那你自己一个食?”杨红雨记得陇西兴是独自居住的。“唔…”陇西兴轻轻作个回应。“哦?是吗?明天我便回校,那时再见吧。”“再见。”杨红雨站起,走到桌旁。“哦?”看见了一张便条。“杨红雨:小心身体。再见!神秘人上”是陇西兴?他真是一个大好人!就如一个大哥哥!杨红雨绑好头发,戴上眼镜,拿了锁匙,下街买点东西。今天的月色好美,银白的月光普照大地,那种柔和,那种舒服,是阳光不能给予的。杨红雨因为病后,没什么胃口,买了面包,和一些荳奶便回家去。是刚出炉的关系吗?面包也是热得冒凐。沿路有月亮相伴,并上温和的天气,令杨红雨心情大快。因为今天睡了一整天,没有活动,所以她决定不回家,去昔日的公园食她的晚餐。柔柔的月华照山着公园,杨红雨慢慢步近…风吹动树叶、小草、花儿,也吹动“他”的头发…当杨红雨愈走愈近,看见一对又一对情侣竟然坐在公园内,心中不禁暗问:“那儿来的情侣?”杨红雨慢慢踏近昔日的椅子——小时候在画画的椅子。“什么?竟然坐着人?”杨红雨十分无奈。细心看,那里坐着一个高大的男生,他只占只椅子的一半。他低着头,是失意的人呢?杨红雨心中暗忖:“我坐另一半便可以吧?”然而,杨红雨以轻轻的步脚走到那椅旁,轻轻坐下…一切一切也很静,当然那男生并不发现。杨红雨轻轻拿出面包,张口,咬了一小口。只见面包冒出一缕轻烟,升到半空中,便消失了。她轻轻开口又咬一口,同时心中暗暗想着:“那男生作什么?怎么呼吸也没有呢?”是夜太静了吗?杨红雨除了听见情侣们轻轻的情话,其他也听不见。看着身旁的男生,就如感受到他的悲伤。月光照山着他,杨红雨看见他乌黑的头发;微风轻拂着他,杨红雨看见他发丝轻轻摇动;是一幅悲寂的图画。他的沉默吸引了杨红雨?但这男生低着头,杨红雨又看不见他的模样。如果杨红雨能做什么可能令男生情绪好转,她愿意做。因为这公园的回忆是美好的…她决定说话..“人生失意了吗?”杨红雨怔怔地说了一句,男生没有动作。“为什么这样悲伤?”杨红雨再道。男生没有动作。“一定有不愉快的事,发生在你身上…”男生没有动作。“如果心中十分郁结,便哭出来吧。”男生没有动作。“小时候,我有不高兴、失意,也在这椅子哭的。”男生没有动作。“记得这些话,也是一个童年朋友教我的。”男生没有动作。语罢,杨红雨彷彿看见男生微微地颤抖,他在哭!月华照来,杨红雨看见了一个朦朧的面相,是…是…他?“请问,你是冯冲安吗?”杨红雨心中又惊又怕,那在哭的男生是冯冲安!?不会吧?他一向也是一个坚强的男生,记得小时候,他摔破了脚,也不会流下留滴眼泪。但是,现在他正在哭。他没有作出回应。杨红雨顿时心慌,不知如何是好。记得小时候,每当遇上不高兴的事,冯冲安也教杨红雨:“哭出来吧,会舒服点。”但现在,冯冲安却在哭。他遇上了什么?有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虽然杨红雨不知来龙去脉,但她却重持沉默,没有再追问,没有再说一句话。轻轻地咬下面包,望着月亮,心中想着:“不愉快的时刻,人人也想宁静…如果我只问问问,不是烦了他吗?我也尝过悲复,很明白固中感受。”此刻,冯冲安的情绪好像平复了,杨红雨便递上纸巾。“没事吧?”轻轻地作个问候。“嗯。”冯冲安情绪看来已经恢复,用纸巾刷着脸,便抬起头。“嘻嘻,你肚饿吗?”杨红雨把面包递上。“当然。”冯冲安接过杨红雨的面包,咬了一口,便道:“谢谢,记得以前我们也这样食午餐。”“是呀。以前你在那踢足球,我在这画画。”杨红雨的双瞳彷彿看见回忆。“最近好吧?”冯冲安打开话题。“今天请假了,因为我病了。”杨红雨提了提眼镜,笑了一笑。“那你呢?还好吧?”杨红雨反问,就如昔日的交谈。“还好吧…但刚刚和女友分手了。”语毕,杨红雨愣了,反应不来。原来刚刚冯冲安和女友分了手,对没曾恋爱的杨红雨来说,她不懂恋爱是什么一回事,她能怎样才回应呢?“那…一切还好吧?我没有尝过恋爱,不知怎样喔!”杨红雨露出腼腆笑容,雪白的肌肤上泛起红晕。“你怎么脸红了?”家冲看见杨红雨红红的一片。杨红雨伸手轻轻地抚着透红的脸蛋,道:“是吗?我平常便是这样。”语罢,杨红雨拿起自己的荳奶,递给冯冲安。“只有一瓶,你不喝?”冯冲安问道。“不了,你做了一天的运动,你喝吧。”杨红雨漾出一抹浅笑,把荳奶递给冯冲安。冯冲安接过荳奶,又说道:“你当时为什么离开这个城市?”“因为爸爸要工作吧…但最近我们也回来了。”“是吗?我还以为你以后也不回来呢…”冯冲安露出微笑,是多么柔和的笑容。“不会,我们打过勾勾嘛!”杨红雨抬头看着夜空,道:“你看这里没有变过!”“变了……其实变了很多。”冯冲安声音变得底沉。星星一闪一闪,没有晨早的柔和、中午的光明、黄昏的迷人,却有一份只属于晚上的静谧。公园不仅仅有一份宁静,还有一份甜密的感觉,洋溢在众情侣之中。杨红雨和冯冲安同坐椅上,大谈往事。这样令冯冲安忘掉痛楚、令冯冲安感到舒畅、令冯冲安暂时感到快乐…感到一份心灵上的满足。晨曦,是那么舒服。晨光照进每一个角落,带来暖和的感觉…在曦圆学校的校门,有一群围观的人,他们在作什么?他们小声说大声笑,像看到什么宝贝一样。杨红雨悄悄地穿过校门,只见人群内有一个女生。在晨光下,女生就如一个受尽万千宠爱的女神,但奇怪的是---她不是徐郑珊璎。有谁比郑珊璎更风光?她是谁?杨红雨穿过人群,瞄了瞄,看看是谁。只见一个的女生,拥有模特儿的身段:修长的身形、纤小的腰子、长长的秀腿。她有一个有瓜子脸和鹅蛋脸之间的脸形,一双感性的眸子…她是性感尤物,男生中的女神,女生中的敌人。如果要把她与徐郑珊璎相比,不相伯仲;郑珊璎有甜美的笑容,她有性感的表情;郑珊璎有娇小的身形,她有模特儿的身材;郑珊璎有飘逸的短发,她有柔顺的长发,看来郑珊璎遇到真正的敌人。但站在一旁的杨红雨呢?她只是一个土气的女生,即使走过人群,也不会换来“赞赏”或“羡慕”的目光。但,她是她,她爱平淡,爱朴素。轻盈地走过人群…但却无意听到一些男生的对话:“是转校生来?”“好像是游泳健将来!”“她的身材好迷人。”“她漂亮还是郑珊璎漂亮?”晨光缓缓照来,杨红雨已经回到课室。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她决完去女生妓,整理仪容。虽然杨红雨打扮老土,却十分爱洁净。除了更衣室,女生妓便是第二个是非之地。在女生妓内,她们爱说学校的老师、别人的感情、明星的事情…刚刚进妓的杨红雨,听见一对女生说着。“你知道吗?冯冲安好像和韩许许分手呀!”女生甲说。“什么?真的吗?其实韩许许自己也有错呀!”女生乙回应,神情紧张。“唔唔。她有冯冲安这样的男生,还一脚踏两船。”女生甲道。“那冯冲安便没有女友?”女生乙看似十分紧张。“那当然。”女生甲再说。在女生妓内,人人也留意着女生甲和乙的对话,人人也竖起耳朵…突然,从几衲谧叱鲆蝗耍人人也惊讶起来,不是谁,正是韩许许。她看似十分不忿一样,对着那对女生喊着:“你们别打他主意!”然后,怒瞪着她们。她走到镜子,望着自己的面庞,看似十分满意一样,还拿出粉底轻轻往脸搽着。瞬间,便以骄傲的步伐往妓门口走去,更与杨红雨刷肩而过,更轻轻说:“土包子。”没什么,韩许许骄傲自大…当韩许许踏出妓,死寂的气氛马上消除。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杨红雨回到课室,坐下来。突然,看见老师进场,但——背后却有一女生。是校门的性感尤物!!“同学,安静,今天有新同学。”语着,老师便伸手指往身旁的女生。“大家好,我叫蒋结英。”她露以不自然的笑容。“你坐在那儿吧。”老师又伸手指指,在杨红雨后面的空位。蒋结英慢步步近,每一步的走动,儼如一个模特儿,仪态万千,这样当然引来男生的注意!但却引不到他的注目——陇西兴。蒋结英刚坐下,同学也和她打过招呼,看似很受男生的欢迎。这也是难怪的,同是穿同一套校服,为什么蒋结英却玲珑有致?为什么郑珊璎却窈窕优美?这可能是她们吸引之处吧。但对于那些拜慕她的男生,她却显得十分酷,像冰一样。坐在杨红雨一旁的王馨蔷,轻轻地道:“如果我有她一半便满足了。”“她很棒呢……”但杨红雨却低着头,沉伦如沉甸甸的书本当中。上课的老师来了,课室又回复寂静。自从杨红雨病了那天,陇西兴已没有和杨红雨面对面对话,好像陌生了很多,距离也远了。但是,他们本来已是一个天,一个地,只是偶然机会而相识。坐在课室后方的陇西兴,不时把视线投到杨红雨身上。但当这次,他再投目于杨红雨,感到怪怪的……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是谁?是坐在后方的蒋结英。她……什么这样熟悉?好像在那儿见过?蒋结英的眼神就如充满了电一样,情深地望着陇西兴,她究竟干什么?她怎么了?她为什么要这样望着陇西兴?而陇西兴为什么觉得她十分熟悉?究竟她和陇西兴有什么关系?陇西兴虽然是个有魅力的男生,但却从未被女生这样盯着,因此感到有点窒息和尴尬。与此同时,蒋结英不其然地轻轻一笑,是可爱的笑容。“铃、铃……”小息的钟声响起。蒋结英突然站起来,走到陇西兴身旁,微张朱唇,道:“你忘了我?”“什么?忘了什么?”陇西兴感到十分奇怪,但蒋结英的确有点熟悉。“我呀。”蒋结英嘟起嘴。“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陇西兴露出尴尬的笑容。“夏季水运会呀!”蒋结英十分认真。突然间,门口来了一群女生,叫道:“陇西兴,过来呀。”这也是正常,像陇西兴这类男生,当然是女生的偶像吧?“过来呀。”女生又催道。“过什么过?”蒋结英对着那群女生大嚷。“他是你谁呀?嘈嘈闹闹,烦死人。”蒋结英连忙再道,语罢,便拉着陇西兴到课室的窗口。而在门口的那群女生,又是不忿又是尴尬,更是惊奇,人人心中也暗骂:“他又是你谁?”“没事啦。”蒋结英轻轻一笑,亲切得很。同时,坐在课室的杨红雨却看得清清楚楚。“这不太好吗?”陇西兴回以不安的笑容。“别说她们!你还记不起?”蒋结英带着认真的语调。“对不起……我记不起,但好像有点熟悉,却……”陇西兴吞吞吐吐,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好道出心中的感受。“我呀!!”蒋结英看似十分焦急,以手指指自己。“算了吧。我是那个参赛者呀。”蒋结英连忙道出迷底。“哦?我记得!你是那个包办自由泳、蛙泳的女泳手?”陇西兴露出笑容,记得前年夏季水运会,就是她,被人称为“魔鬼版美人鱼”的女泳手。至于,为什么她叫“魔鬼版美人鱼”,看看她的泳装打扮便一清二楚。陇西兴看着蒋结英,感到一份莫名的亲昵,又如遇上同道中人的感觉。“什么了?我来了这所学校。”蒋结英贬了贬眼,神武的样子。“那你打算参加学校的泳会吧?”陇西兴兴奋地说道。“哦?不打算喔。”蒋结英撇撇嘴,漾出“不关我事”的表情,还伸手玩弄头发。“那……真是可惜。”别人没有这个意愿,陇西兴又能作什么?“嘻嘻!骗你已而!”蒋结英莞尔一笑,渗透着舒服的感觉。就在他们小声说大声笑的期间,便引来女同学的讨论:“她真懂挑!”“她搭上陇西兴?”“臭三八!”当然,这些话尽修杨红雨耳底,但杨红雨只淡然一笑,因为她不是那种相信八挂传言的女生。他们羡剎旁人的行动,令女生眼红不已,更令男生不忿,他们也纷纷说道:“难道帅哥就有这样的好处?”“陇西兴就幸福啦。”“那今天放学有练习,你也会来吧?”陇西兴问道,在他心中只有“蒋结英”,这个抱有同共梦想的女生,这个令他感到高兴的女生,这个一拍即合的红颜知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