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首席总裁夜夜欢

更新时间:2020-09-21 07:05:28

首席总裁夜夜欢 连载中

首席总裁夜夜欢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晶晶儿 分类:其他 主角:阮苏阮 人气:

经典小说《首席总裁夜夜欢》由晶晶儿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苏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从未想过,那个宠她至无边的男人有一天会亲手推她至深渊。   满是刑具的床上,厉司爵捏着她的下巴冷笑道。   “从头到尾我都在耍你,要不是为了报仇,你以为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做厉太太。”   后来,她也曾想过证明自己,可在那男人眼里,连呼吸都是错的。   “再逃,我不保证下一次,你的哪个好哥哥尸骨无存。”   “那我死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厉安安睁眼迷茫的看着厉司爵。

“真的?”

她表示怀疑,

“我会让你看着,看着她把母亲受的苦统统尝一遍,把母亲受过的委屈一一受过,那时候你就知道,杀人不用刀。”

男人说的决断冰冷。

心底倏然撼动,厉安安的想想都觉得出气。

哥哥说的对,厉安安心想。

转眼打量沙发上的男人,她无可怀疑。

厉司爵眼底寒意闪过:“还不回去?”

厉安安不情愿却不敢忤逆。

翌日凌晨

“啊!”

嘶哑的尖叫划破别墅的宁静,颤抖的羽睫忽然睁开,那一双眼恐惧无神。

骤然惊醒,胸膛剧烈起伏。

那些冰冷的器具滑过身体,像是淬着砒霜的荆棘藤蔓将她缠绕,如梦魇照进现实让她神魂不安。

是真的!

苏阮阮已经接受了现实。

低头身上是她的睡衣,洁白如雪裹着淡金色的边,华贵优雅。

她眼底闪过一丝莹莹的光。

她就这么坐着,看着窗外不言不语。

从凌晨至傍晚,

佣人劝说时候眼神怪异,说出的话不紧不慢也有了热情。

一早进门她就看出了太太的不一样,头发也理顺了,脏衣服也换了,就连伤口上都有黄褐色的药酒痕迹。

昨夜别墅除了厉司爵,空无一人。

谁做的不言而喻。

“您多少吃点。”

第一百三十七次,佣人端着清香的米粥送到了她嘴边。

书房

“她不肯吃东西,甚至连水都不肯喝。”

管家面露难色,不是他不尽心,是在这差事难办。

厉司爵视线从文件上抬起,落在管家身上带着威慑。

“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吃就灌,灌不进去就打营养液。”

男人冷声愠怒。

管家错愕,顿了又开口:“是!我这就去叫保全过来。”

“滚!”

厉司爵挑眉怒吼。

书房和卧室一墙之隔,厉司爵进入卧室的时候,床上的女人依旧是醒来的姿势。

手臂抱腿呆坐。

“呵!”

男人冷嗤,语气讥讽:“你以为卖惨就能救你?”

苏阮阮置若罔闻。

“出去!”

厉司爵开口。

众人退散,桌子上只剩下清香浓郁的米粥,配着翠亮的小菜。

下颌被钳制,男人的手用足了力气。

疼直达心底却麻木。

“最好你能学乖一点认清事实,或者你自己吃,或者我叫人伺候你吃。”

厉司爵狠厉,将伺候咬的格外沉重。

苏阮阮闻声脑子里闪过冰冷。

是游艇上的画面。

身体本能的恐惧,她动手吃饭。

一口一口的咬着白粥,索然无味。

“你爱我么?”

忽然苏阮阮开口。

她一张脸已经不再发白,甚至有些红润,眼底清澈如他们初见时候起的光明,唇角莹莹带着米粥的水光。

厉司爵微楞。

冷峻的眉峰拧起,顷刻他转头看向了窗外的远景。

“呵!”

厉司爵笑意冷彻骨缝,绵延在空气里。

“我该说你天真还是白痴?”

男人问道。

苏阮阮也笑,红唇弯弯很是美好。

“我就是想知道。”

“没有。”

男人干脆的有些伤人。

窗前的男人五官俊朗,身材颀长健硕,不用去健身房他的身上也又规整的腹肌,双腿修长有力。

他们一起去看过山,很高的山,云雾缭绕像是仙境。

他们一起去看过水,清澈见底还有鱼群围绕。

他们一起走过四季,看过无数的风景。

他们熟悉又陌生。

心里一沉,苏阮阮还是笑,似乎要将她一辈子的笑容都笑完。

“既然你那么恨我,为什么杀了我?”

苏软软带着人生最后的希冀。

“杀人诛心,杀了你会脏了我的手,我要的你生不如死。”

凌冽的男声慵懒磁性,好听的如最好的歌唱家的嗓音,轻轻的一声足以让人深陷其中。

曾经苏阮阮也深陷其中。

“要是我死了,你记得不要埋我,恨我就把我挫骨扬灰吧!”

苏阮阮笑语温柔。

厉司爵呼吸一滞,心脏的骤然疼的他眼底发紧。

像是错觉,他很快压制下去。

“不会,我会把你烧光,连骨头都不剩。”

厉司爵附和。

苏阮阮似乎在思考,歪着头想了想又笑。

“也好!”

男人语塞,奋力摔了桌面上的青瓷小碗转身离去。

月明星疏,佣人的尖叫将门前树上鸟儿惊散。

“快来救人啊!”

“先生,先生,救命啊!”

佣人慌了神的在别墅里乱窜,带着不停的叫喊。

众人一时间堵在了厉司爵的卧室门前。

地上散落着名贵的珠宝,床铺上是大红的被褥,是他们多年前结婚的那套。

苏阮阮躺在床上,脸色青白双目紧闭。

胸膛平滑丝毫不见欺负。

“她吞了婚戒,怎么般?”

负责苏阮阮起居的佣人惊叫。

再次醒来苏阮阮面对的是一张张陌生的脸,带着白口罩。

原来地狱是这的安宁。

受尽屈辱,她觉的地狱都是美好的。

“厉总到了!”

一个男声将苏阮阮堕入冰窟。

这不是地狱,是人间炼狱。

自杀都不能摆脱厉司爵,或许上天不肯让她就此消失。

死过一回,才明白了生的重要。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病房门外

高大的男人西装挺立,领带沿着脖子有些松散,下颌发青是一夜乍起的胡茬。

门被推来,是江承允。

“来了?”

江承允毫不客气,多年的好友,他们从不客套。

厉司爵转头看了一眼,冷眸无光。

“切!”

江承允不屑,伸手夺了厉司爵手上的烟道:“这里是医院,少自怨自艾。”

厉司爵沉默。

“我要是你,我就自己拍死自己的,喜欢都跟那什么似的,还整天装深沉,有意思么?”

江承允瞥一眼厉司爵,说话带着讽刺。

“她是我的仇人。”

厉司爵解释。

“哈哈!”

江承允笑的毫无形象,甚至疯癫,白大褂都歪了。

“你骗二傻子呢!那伤口一看就是你处理的,那么细致除了你还能是谁,你就是喜欢苏阮……”

江承允说的缓慢。

“江承允!”

厉司爵鲜少会直呼其名,看来是怒急。

他身形僵硬木然,厉司爵指尖蜷缩关节发白,薄唇轻抿微顿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