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薄情王爷的宠妃

更新时间:2020-03-22 08:23:30

薄情王爷的宠妃 已完结

薄情王爷的宠妃

来源:落初 作者:淡月新凉 分类:其他 主角:青鸾云氏 人气:

《薄情王爷的宠妃》由网络作家淡月新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青鸾云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在西越,人们都说,云家的女儿,生来便是要做皇妃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话流传,是因为在西越,云氏可谓是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至后半夜,青鸾终于口干舌燥的醒了过来,触目所及微微有些迷蒙,只隐隐看得一个男子坐在烛下,周身被烛火勾勒出极其温暖美好的线条,是她前所未见的美好景象。

花无暇本沉浸在棋盘之间,忽闻得一丝轻微响动,便偏头看了青鸾一眼,嘴角淡淡一勾:“可算是醒了。”

清润的男声带回了青鸾的思绪,也终于看清他的模样:“你怎么在这里?”

花无暇淡笑着将手中的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方道:“想来看看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云青鸾究竟是怎么了,居然会没出息到被一只死鸟吓病倒。”

一想起那日的情形,青鸾便禁不住变了脸色,瑟缩着躲进被褥中。

她在这厢发抖,那厢花无暇却仿若未觉,仍旧淡然自若的盯着棋盘。满室之中,青鸾除了自己的呼吸心跳,便知听得见他一子接一子落下的声音。

渐渐地,青鸾耳中便只剩了那一下接一下的轻响,原本害怕不安的心,竟奇迹般的被这有韵律的落子声安抚,再次探出头来,看向优雅坐在桌边的男子。

许久之后,她终于有些犹豫的唤了一声:“三哥……”

花无暇头也不抬的整理着棋盘,闻声,嘴角几不可察的一勾,却不应。

青鸾只道他未听见,咬咬牙,微微提高了声音:“三哥?”

花无暇这才微微哼笑了一声:“这么乖巧,是想做什么?”

“你定是知道我想什么的。”青鸾不满他的态度,有些负气道。

果然,花无暇又轻笑了一声:“凭你,想和老五较劲,实在是以卵击石。”

“我偏不信。”青鸾哼了一声,嘀咕道。

又过了片刻,花无暇方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年纪小力气小,志气倒不小。好,我便给你个机会。若你能在三日内将桌上那盘棋解开,我便教你如何把你今日承受的痛苦,通通还给老五。”

青鸾睁大眼睛听他说完,漆黑的眸子转了转,随后重重点了点头。

第二日,青鸾果真便好端端的站在了菀妃面前,也不管自己身体尚虚弱,一起来便找来各式各样的棋谱,开始研究花无暇留下的那盘残棋。

然而左看右看,那都根本是个死局,青鸾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出路,无奈唯有去请教菀妃,没想到菀妃只看了一眼,便也说是个死局。

青鸾登时便有些疑虑,然而一深思,又始终觉得花无暇应该不会这般作弄自己。于是,接下来两日她都将自己关在房中,吃喝都不忘对着那盘棋。

三日后,听闻花无暇前来请安,青鸾抱着一堆棋谱便冲出了房间。

花无暇见状,眉头微微一挑:“解开了?”

青鸾有些愤懑,不甘心的摇了摇头。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花无暇淡笑着便要跨出门槛。

青鸾一把仍开怀里抱着的棋谱,拉住了他的袖口,不让他离去。

花无暇一低头,便见她清澈若滴的眸子里,满满的委屈与不甘毕现无遗,不由得佯叹了口气:“还记得那日我在琴房与你说的话么?”

青鸾当然记得。那日,他说:“努力让自己做一个恶人。只要你坏得过他们,狠得过他们,那时死的,就不会再是你的亲人。”

“要做一个恶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骗人。”他似笑非笑的看向她,“最基本的这一项,你会么?”

青鸾微微抿了抿唇,摇头。

“那就从今日开始,去学。”

“怎么学?”青鸾终于出声,说了今日的第一句话。

“去接近老五,让他相信你是真心与他相交。”

青鸾撇撇嘴:“那人那么坏——”

“所以,你应该比他更坏。”花无暇缓缓低下头来,与青鸾四目相对,深深望进彼此的眼眸之中。

她眼中有迷茫,有思索,而他眼中,却是漆黑一片,什么情绪都望不见。

青鸾只觉那深不见底的目光仿若一个漩涡,禁不住打了个寒噤,退开一步方才道:“那……我试试。”

“只想试试?”花无暇再度含笑起来,“老五那人可不是好惹的,你若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只怕还没有靠近他,便已被他弄死了。”

青鸾脸色一白。

花无暇见她模样,嘴角笑意渐浓,却拿扇柄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今日回去,多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拿什么表情在对着外人才是最好的。那小刺猬的劲头,可不是人人都吃得消。”

青鸾看着他转身离开,又在原地站了许久,忽而转身飞奔回了房中,对着铜镜,细细的研究起自己的表情来。

一连多日她都呆在自己屋中苦思冥想,又过了几日,忽然去求菀妃让人取些传奇杂记之类的书来给自己看。因传奇类书中多描写男女之情,菀妃并不欲青鸾在这样的年纪涉猎这种书,因此以耽误学业为由拒绝了。青鸾唯有转而求花无暇。倒没有花什么工夫,只让人给花无暇带了几句话,次日便有好几本这一类的书悄悄塞进了青鸾房中。

青鸾大喜,除却必须呆在菀妃身边的时刻,其余之间都用在了这些书上。

很快看完一批,又换了另一批。旁的不敢说,人情世故之类倒是学了一些,偶尔在菀妃面前也能展现出大方得体的一面,喜得菀妃直夸她懂事了。

等青鸾决意找一日去寻花无忧时,他却自己找上门来,面对着菀妃的时候依旧彬彬有礼,只是菀妃一走,便有些原形毕露。

青鸾坐在他对面,假装没有看见他邪气的坏笑。

“青鸾妹妹,听说上次你被我那只小鸟给吓病了,你怎么也不让人通知我,我好来看你呀?”少年明眸清澈,却只是让他眼中的邪意愈发明显。

青鸾几乎被那声阴阳怪气的“妹妹”噎死,怔了片刻,方缓缓低下头去,温顺乖巧的模样:“青鸾身份卑微,又只是一场小病,实在不敢劳五皇子大驾。”

花无忧似是未曾预料到她会有这般反应,脸上闪过一丝惊愕,却又很快恢复了顽劣少年的本质:“青鸾妹妹说哪里话,我既唤得你一声妹妹,自然是拿你当自己人了,哪还用说什么身份尊卑的!”

青鸾过了许久才又抬起头来,努力学着书中所描绘的“含嗔带怨”,看向他:“那不知五皇子今日又带了什么东西来,送给我这个‘自己人’?”

花无忧一惊:“你这是在记仇?”

青鸾脑子转得飞快,却一时想不到怎样回答才好,索性偏头看向一旁。

“啊!”花无忧忽然长叹了一声,“你果然在记仇。”

青鸾脑中倏地灵光一闪,张口便来了句:“那也得看是谁的仇!你以为谁得罪了我,我都会去记住?”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愣住了。

青鸾顿觉后悔,贝齿在唇上印出一轮弯月。

“啊哈!”过了许久花无忧才干笑起来,“青鸾妹妹你的意思是,我对你来说,还是特别的那个?”

“我没有这样说过。”青鸾有些乱了章法,开始用手指去摩挲面前的桌面,垂着眼眸,无意识的嘟起了嘴,心中暗暗责怪自己看的传奇故事还不够多。

殊不知这个神情看在旁人眼中,却像是委屈和害羞,反倒让花无忧以为是自己不解风情了。只见他竟微微正襟危坐起来,装模作样的低磕了一声,方才道:“青鸾妹妹,你年纪尚小,现在说这种事情未免太早了些。”

青鸾猛地一惊,顿时忘了所有,站起身来,怒道:“谁跟你说这种事情了,莫名其妙!”

语毕,再不想与他坐在一起,起身往自己屋中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