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推背图之破茧成蝶

更新时间:2020-07-16 08:37:43

推背图之破茧成蝶 连载中

推背图之破茧成蝶

来源:落初 作者:老臣 分类:武侠 主角:袁孔林 人气:

火爆新书《推背图之破茧成蝶》是老臣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袁孔林,书中主要讲述了:《推背图》乃是唐贞观年间,一代玄算大师李淳风所著,书中六十预言,揭示此后华夏千年的兴亡治乱。  三才本是流落街头的乞儿,机缘之下被李淳风的师兄,同样身为玄算大师的陈华宇收为弟子。从此,这对师徒开始了被李淳风千方百计的追杀生活。上蓬莱医岛求医,闯神仙谷借物,三才无奈开始冒险之旅。只是,经历得越多,他越深刻地体会到:自己被卷入一场惊世阴谋,身不由己,无法自拔……  袁之日是明朝崇祯年间镇东大将军袁崇焕之子,仗着其父威势,他惹是生非,不学无术。终在其父谆谆教导之下,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两年的刻苦学习之后,学有所成的他,为替其父排忧解难,毅然参军,加入辽东前线。袁之日试图以一己之力帮父亲力挽狂澜,最终却发现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  《推背图》的预言自唐初至明末。这座横跨千年的长桥会怎样将三才和袁之日的命运连接起来?而他们又能不能从阴谋的漩涡中逃出呢?一切,尽在《推背图之破茧成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呃,客官要点什么?”被她那样一说,丁奇终于回过神。他擦干净嘴角残余的口水,结结巴巴招呼道。

“跟他们一样,但是要多来几碟。”那名女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袁之日。袁之日瞥了她一眼,感觉到她目光的灼热,急忙低下头,借用墨香身体躲避她的视线。见袁之日如此害羞,她莞尔一笑,转过视线,不再Tiao逗他让他难堪。

“是,是!”那名女子转过头,正好看着丁奇。丁奇还当她是在对着自己笑,一时受宠若惊,结结巴巴地答应下来,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回到茶铺去了。

“四妹,你又不听话了!”先前跑在前面的那两名男子居然折了回来,看到那名女子坐在茶铺里,当先那匹骑着黑马的汉子远远地便呵斥起她来。声如洪钟,音似闷雷,袁之日和墨香坐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仍然觉得双耳刺痛,嗡嗡作响。而那名女子,听到那汉子斥责自己,也不辩驳,只是嘟起小嘴,看向一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好了好了,大师兄,四妹想休息一下,我们就随她休息一下好了。女孩子家毕竟不像我们,你就将就她一下好了!”另外一名男子见他们俩没好气,急忙出来圆场。他左手一撑马背,整个人轻飘飘地从马背上跃下。他牵着自己的马,走到之前女子随手放开的马匹前,找了棵树把两匹马一道拴上。那名骑黑马的汉子不好一意孤行,叹息一声,只得随着他们,也下得马来。

拴好马,那两个汉子一道过来,坐在那名女子身旁。袁之日见他们两人走近,不由得细细端详他们。那名之前骑着黑马的汉子面容粗犷,身材极为魁梧。坐在马上的时候袁之日没留意,一走近,才发现原来他如此高大。甚至不止是高大,可以说是巨大。身高恐怕达到七尺,虎背熊腰,胳膊只怕比一般人的大腿都要粗上不少,完完全全的巨人。如此巨大的身躯,其中蕴藏的力量肯定极为惊人。他背上还背着一把剑,那把剑藏在皮质的剑鞘之中,只露出剑柄。但就是这样一截剑柄,袁之日便十分确信,那把剑一定十分巨大。

能载动这样一位背着巨剑的巨汉,想必那匹马也十分不简单。袁之日转过头去看向那匹纯黑骏马,顿时大吃一惊。先前不看不知道,现在才发现那匹马居然是极为珍贵罕见的绝影神驹。这**虽然不比汗血宝马,可也是当世最好的几**之一。能以绝影神驹为坐骑,此巨汉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另一名男子长相要清秀不少,但是相比较而言他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不过看他走路颇为轻盈,再加上目光极为敏锐,凭这两点便可推断他肯定也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好手,绝不可小觑。

至于那名男子和先前女子的马匹,虽算不上世所罕见,却也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马,不在御飞之下。两名男子各自取出一条凳子坐下。巨汉背上巨剑极长,他一坐下,剑鞘几乎贴到地上。可即使如此,他却没有要把剑卸下的打算。而且他如此魁梧身材,又身背巨剑。凳子乃是摆放在草地上,他坐到凳子上,凳子四脚居然没有深陷进地面。由此可见他虽看似坐在凳子上,实则乃是依靠自己双腿扎下马步钉住。凳子根本没有受力,自然不会下陷。

丁家三兄弟虽然武艺平常,可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一见这两人气势,便知道绝惹不起他们。丁奇战战兢兢地把准备好的茶水和糕点一一端上,偷偷瞥了一眼女子,然后急忙逃回茶铺里,躲避起来。

之前就那女子一人,袁之日还偶尔偷偷看她两眼。现在来了这么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凶神恶煞,袁之日哪还敢偷看。只得乖乖地吃着糕点,甚至和墨香之间连话都不敢说一句。至于墨香,她反正背对三人,只管自己吃好喝好,其他倒是无所谓。

“大师兄就只顾师父交待的任务,都不管小妹。我跟着你们两个大男人跑东跑西,日晒雨淋,我想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你都还不答应!”两名男子敢坐定,妖**子便开始诉苦。一边说还一边眨动她那双妖媚的大眼睛,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

“对对对,四妹说得有理,下次只要你说停我们就停,你说走我们才敢走。不然你要是跟师父说我们两个欺负你,那我们两个还不得被师父活活打死!”那名巨汉虽然样貌凶狠,可是碰上这样的女子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幸好另一名男子还算能说会道,急忙见招拆招,替巨汉化解危机。

“还是三师兄最疼小妹,哪像大师兄,就会打架,杀人。我一定跟师父说,让师父他老人家只打大师兄,不打三师兄。”刚刚还是梨花带雨,转瞬间就变得阳光灿烂了。巨汉被她调笑,可是对她又打不得骂不得,只得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举起杯子刚想喝。可是看了看杯中茶水,他一把把杯子往地上一掷。

“店家,来坛酒,拿大碗。”巨汉一声大喝。他被那名女子说得气闷不已,只好借喝酒宣泄一下了。

“是,是,来了!”丁奇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大跳,匆匆忙忙地从屋子里面搬出一坛酒,拿了两个大碗,给他们摆到桌上。

“大师兄,你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小妹那样说只是跟你逗着玩的,你别生小妹的气了!”眼见巨汉那样对小二说话,女子还当他是真的生气了。急忙又变成一副委屈模样,对着巨汉撒起娇来。

“好了,四妹。大师兄的Xing格你又不是不了解,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看大师兄只是嘴巴馋了想喝酒而已。既然大师兄想喝,那我也陪着大师兄喝两碗好了。”另一名男子微笑着对她解释。他取过两只大碗,倒满酒。和大师兄互碰一下,一饮而尽。

袁之日被巨汉吼声吸引,往他们那桌瞟了两眼。见他们两人直接以大碗喝酒,暗暗佩服他们豪气。不过这边自己和墨香两人已经吃饱喝足休息够,差不多也该走了。袁之日转过头刚想对店家说要结账,却突然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提不起一丝力气。“扑通”“扑通”袁之日和墨香两人相继扑倒在桌面上。

“不好!”袁之日立刻想到自己和墨香恐怕是中了传说中的蒙汗药了。虽然两人此刻都已动弹不得,可是神志都清醒得很。如此荒山野岭,定然凶多吉少。袁之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双腿软绵绵的,膝盖怎么都伸不直。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把身体抬起来一点,一泄气,又彻底地趴了回去。两个人都一动不动,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

“嘻嘻嘻嘻,师兄你看,那个人被人下了药还想挣扎,样子真好玩!”那名妖**子所坐位置正对着袁之日这一桌,故而袁之日苦苦挣扎的样子完全被她看在眼里。

袁之日和墨香被人下药,只要稍微一想便知道是茶铺那三人做的手脚。袁之日本来还想巨汉三人或许会路见不平,施以援手相救。可是一听到那女子幸灾乐祸的口气,哪里有拔刀相助的意思!袁之日顿时从头冷到脚,汗珠涔涔地从额头渗出。

眼见下的药起了作用,丁家三兄弟兴奋不已。能轮到他们抓到袁崇焕的儿子,那可当真是祖宗积德。丁义和丁奇两人急忙从屋子里拿了绳子和刀,激动不已地往袁之日那桌跑去。那副贪婪模样,深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你们会在他们那里下药应该也会在我们这里下药吧!”丁义丁奇二人跑过巨汉那一桌时,另一名男子阴阳怪气地发出冷笑,不由得把他们两兄弟吓了一大跳。

“英雄误会,英雄的酒水里绝对没下药,诸位尽管放心食用。这两人是我们江南武林同盟要缉拿的要犯,还请三位不要插手!”丁义毕竟是三兄弟中的老大,识得抬举。要论打他自认敌不过那名巨汉,既然如此,那就得搬个厉害点的靠山出来才行。江南武林同盟乃是江南地区权势最大的盟会,谅他们不敢不卖这个面子。

“江南武林同盟?呵呵呵呵,我怎么没听过!现在怎么尽是些小鱼小虾就敢立个什么同盟,师兄,你们有没有听过?”妖**子极尽冷嘲热讽之事,把丁家两兄弟气得脸色发红,可又不好发作。

“师妹都没听过,师兄又怎么会听过呢?”巨汉老成持重,没有做声。另一名男子却是跟着她沆瀣一气,说完之后还和女子面对面大笑起来,完全不把江南武林同盟放在眼里。

“哼,你们这些外乡人,不知江南武林同盟的厉害,可也应该知道大爷蒙汗药的厉害!你们刚刚喝的酒里,早就被大爷下了药,马上便会发作,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丁奇毕竟不像他哥那样沉稳,被对方一激,立刻暴怒起来,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先前丁义还想拖延片刻,待他们药效发作之后再动手。可是丁奇既然坦白了,他也不再掩饰,“噌”地一声抽出一口刀,亮晃晃地正对着巨汉三人。

“哎呀,原来酒里被下了药了。可是那酒我又没喝,怎么办呢?”妖**子神情夸张,竟似丝毫不为自己安危担心。

“你没喝不要紧,药的是他们两个。等会我们兄弟三人会好好疼爱你的。”看着一位如此美貌的女子,丁奇年少气盛,顿起Yin亵之心。他满脸得意地看着那名女子,好似看着陷阱中的猎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