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探小鲤鱼

更新时间:2020-07-17 09:40:24

神探小鲤鱼 已完结

神探小鲤鱼

来源:落初 作者:忧伤小摩托 分类:武侠 主角:哈夜明珠 人气:

主角叫哈夜明珠的小说是《神探小鲤鱼》,它的作者是忧伤小摩托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浩浩江湖水,一条小鲤鱼。看穿世间计,却难逃情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祝寅就这样跪在地上,将之前去找小鲤鱼的事情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当然周祝寅只是讲了具体的事件过程,尽可能的隐去了关于小鲤鱼的信息。然而殊不知他越是如此,兰辉郡主心中对小鲤鱼的憧憬也就越大。

女人总是喜欢神秘的、让自己捉摸不透的男人。

周祝寅道:“卑职与萧梨玉分别后,本应当先回王府禀告王爷的。但因心系郡主贵体,怕中间遇到其他事情有所耽误,便私自决定先与那盗可盗取得联系换回了解药。”

宁秀王听后,不动声色的思忖了片刻,之后对着周围的守卫们问道:“你们觉得刚才周捕头所言,是否可信啊?”

守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表示态度。

他们自然是都不愿意承认周祝寅先他们破案,抢了自己的风头的。要是换了其他的事情,无论周祝寅说什么,他们一定都反对。可是此事涉及到郡主的解药,万一是真的,要是因为他们的意见让郡主出什么岔子,他们可都不想惹这个麻烦。

宁秀王再次问道:“我只是问一问你们心里的看法,你们可以随便表达,无论对错,本王绝不会追咎。”

众守卫还是全都低着头,眼珠乱转,没有一个敢发表意见。

宁秀王拿眼挨个扫了他们一遍,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的确,这件事听上去颇有传奇色彩,也难怪你们难辨真假。不过本王却已知道了,你们来看……”

说着,宁秀王举起自己的手,众人拿眼看去,只见宁秀王的手指上捏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其实刚才在周祝寅讲述与小鲤鱼的故事的时候,宁秀王早已把那药瓶打开了,发现那药瓶里面除了一粒药丸之外,还有一个小纸卷。他早就暗中看了纸卷上的内容,只是当时众人皆沉浸在周祝寅所讲的那个残忍而诡异的案件当中,没人注意到王爷的动作。

此时王爷把纸卷展开,对着众人说道:“这是这药瓶里塞着的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诗:‘猛虎归山来,飞龙生忌猜,墨宝伴良药,腹中迷雾开。’词句写的很清楚,就是怕周捕头回来之后,本王可能会心生怀疑,所以那盗可盗特意写了这首诗来作为凭证。

这首诗虽然毫无文采可言,可是你们看这字。本王虽对武功是门外汉,若论这书法嘛,普天之下我想本王还是能排的上号的。这张纸条上的字体,和之前盗可盗送来的通知信,以及后来在兰儿身边发现的白绢上的字体一模一样。本王可以确定,确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盗可盗送来通知信的时候,本王还没有派人去巡抚衙门找周捕头,所以这三封信不可能是周捕头找人伪造的。兰儿,这解药是真的。”

周祝寅大惊:“启禀王爷,卑职拿到解药后没有打开过,并不知内有此物!”

王爷笑道:“你当然不知道,否则一开始你就该拿出来了。”

兰辉郡主本来还沉浸在对小鲤鱼的幻想之中,此时听到解药是真的,顿时欢快地跳到宁秀王身边,一把抢过瓷瓶倒出一颗药丸仰头服了下去。

王爷道:“来人,传医生来。”

早就有人将医生找来等在人群外面,此时听到命令医生急忙上前施礼。

王爷命令道:“替郡主把把脉。”

医生起身来到郡主身边,拧着眉闭着眼似乎使了全身的力气生怕把错了,弄得满头大汗之后,终于松开手道:“恭喜王爷,郡主体内已无毒,身体十分康健!”

兰辉郡主本来在医生号脉的时候,还多少有点紧张,现在终于心里一颗石头落了地,满脸都笑开了花:“父王,我不用死啦!”

宁秀王假怒道:“诶?你怎么会死呢?以后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知道了吗?”

兰辉郡主撒娇道:“知道了,父王!”

看到王爷郡主均露出笑脸,旁边的兵士和守卫们也都纷纷显示喜色,唯独那跪在地上的周祝寅依然面色凝重。

周祝寅道:“王爷,郡主之毒已解,卑职已再无牵挂。现在按照约定,请王爷赐死!”

此话一出,现场的氛围又立刻紧张起来,兵士和守卫们全都把目光投向宁秀王。

兰辉郡主抢先道:“哼,你这蠢蛋,害得本郡主被那毛贼灌下毒药,又不尊王命私自逃走。最重要的是,你还说本郡主胖!拉下去,砍了!”

宁秀王一听,马上便要阻止。因为宁秀王刚才已仔细想过,如果能让兰儿出气,杀一个小小的巡抚衙门的捕头并不算什么。只是这位周祝寅刚刚替盗可盗完成了一件大事,盗可盗心中必定会感激于他。自己这时杀他,肯定会引起盗可盗不满。

另外,这周祝寅还和一位武功和头脑都天下少有的世外高人萧梨玉是好朋友。那个白绢上的案子他本人看过,手下的守卫们也都看过,这么长时间来谁都没有弄清楚案件到底怎么回事。

那萧梨玉只听周祝寅在酒桌上讲了一遍就能立刻破案,如此人才,将来欲成大事之时,他是用得着的。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最好不要与这样的人成为敌人。

谁知道王爷还没来得及出手阻止,兰辉郡主自己竟接着说道:“除非……你把那位萧梨玉萧少侠请到王府来做客,让本郡主亲自谢谢他,请他喝一杯酒,我便赦免了你的死罪。”

宁秀王这才知道,原来女儿与自己一样对那个萧梨玉充满了好奇。只不过宁秀王城府很深,他虽然也很想将萧梨玉这样的人收入自己的麾下,但他知道这种事不能急躁,需要从长计议。

但兰辉郡主性格直爽,现在便要急着让周祝寅把萧梨玉找来。宁秀王虽然觉得有些操之过急,但也并没有再开口阻止什么,站在旁边静观其变。

周祝寅道:“启禀郡主,那萧梨玉本就是个四海为家的浪子,卑职实在不知道去何处找他。”

兰辉郡主怒道:“胡说,那你这次怎么找到他的?”

周祝寅道:“只因萧梨玉与卑职之前有过约定,他要帮卑职破三个无法破解之案,为此他才在那小渔村定居等着卑职的。现在我们约定已满,那萧梨玉肯定早就离开那渔村,不知道流浪到哪里去了。”

兰辉郡主道:“你不是什么神捕吗?难道你不能用你的本事找到他吗?”

周祝寅道:“萧梨玉聪明绝顶,且轻功盖世,他若是想隐藏自己的踪迹,世上只怕没几个人能找得到他。”

兰辉郡主指着周祝寅的鼻子道:“你……我看你就是故意不想帮本郡主找到萧少侠,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周祝寅冷色道:“卑职一开始就与王爷约定好,郡主毒解就来领死的。”

兰辉郡主气的直跺脚:“好,既然这样,来人啊,拉下去给我砍碎了喂狗!”

旁边的守卫们听后,就要往上闯。

这时宁秀王不能不管了,周祝寅此时不能死,他若死了,不但盗可盗会来王府不停找麻烦,也断绝了今后招收萧梨玉的机会。

宁秀王喊了声:“慢!”然后走到兰辉郡主身边笑道:“兰儿,我知道这次周捕头让你很生气,不过这次看在父王的面子上,你就放了他吧。

兰辉郡主道:父王“,你怎么替他说话?”

宁秀王道:“兰儿,从小你和你赵大叔他们听了很多江湖侠义的故事,该知道若想人人都尊仰你,必须要做到言而有信,赏罚分明。这次周捕头是父王找来保护王府安全的,中间也的确出了不少差错。

可是从结果来看,兰儿你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王府里也没有少一草一木。从这个方面来说,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若是父王对一个完成了自己任务的人都要杀掉的话,那今后还有谁敢来做你父王的客人啊?”

兰辉群主道:“父王,我可不是一点伤害没有受啊,您看,我因为中毒都瘦了这么多了……”

宁秀王笑道:“也是,毕竟让你担惊受怕了好一阵,这也算是他的罪过。这样吧,将周祝寅革职为民,再打他二十大板,给你出出气可好?”

兰辉郡主这才说道:“算了,既然父王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宁秀王转头厉色对周祝寅道:“还不快谢过郡主?”

周祝寅虽然早已将生死看淡,此时却也感到高兴万分。不怕死的人,并不代表就不喜欢活着。不怕死的人在死亡面前丝毫不惧,但当得知自己能继续活下去的时候,他们的喜悦也并不比怕死的人更少。

周祝寅急忙跪拜:“多谢郡主开恩!”

兰辉郡主扭过头嫌弃道:“快点滚吧,我看到你就讨厌。”

周祝寅起身离开了,王爷和兰辉郡主又回到了重获健康的喜悦之中,父女二人结伴回到书房又互相玩耍了好一阵才分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兰辉郡主便坐到了屋子里的一张桌子上,手肘撑桌双掌托腮的出神。

这时荷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询问可否进来。兰辉郡主道:“进来吧。”

荷叶走进屋子,看到郡主脸色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时也欢喜说道:“郡主,看来我刚才听到的是真的,你的毒解了啊?”

兰辉郡主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啊,毒已经解了。”

荷叶道:“太好了!诶?郡主,毒已经解了,你为何还这样发呆?难道还有什么心事?”

兰辉郡主道:“荷叶啊,你既然知道我中毒的事,想必也知道那毛贼委托那个臭捕头的案子吧?”

荷叶摇摇头:“奴婢只知道盗可盗委托了一个案子,却不知道具体的案情。不过听说王爷派了很多人一起查,王爷自己也一直在思考却始终没有线索,想必是一件极难的案子了。”

兰辉郡主道:“可是呢,却有一个人,只用了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这个案子给破了。”

荷叶瞪大了双眼:“诶?还有这样的人?谁啊?”

兰辉郡主便将刚才从周祝寅嘴里听来的萧梨玉的故事又给荷叶讲了一遍,只不过这次讲的时候,她添油加醋的加上了很多自己的想象。

比如周祝寅并未提到萧梨玉的相貌,那兰辉郡主却说那萧梨玉“身材挺拔,面貌英俊,一身白衣如雪,是个潇洒风流的翩翩公子”。

周祝寅只说萧梨玉武功超群,却并没有提到他武功的名字和用什么兵器。兰辉郡主却说道那萧梨玉“左手一把诗画双绝的象牙纸扇,右手一柄华丽夺目的嵌宝长剑,一套独创的扇剑双绝的武功独霸天下”。

这一大段讲下来,把荷叶听得下巴差点都合不上了。

兰辉郡主看了看荷叶,似乎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点头道:“嗯,荷叶,你说这样一个貌似潘安、才比子建、剑法出神入化、文武双全的武林侠客,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是应该见一见他,当面向他道谢才对呢?”

荷叶慢慢的用手把下巴送回去:“额……没想到江湖中竟有如此之人。若真是这位萧大侠破了此案救了郡主,郡主想当面道谢也不算过分。只是……只是郡主身份高贵,那萧大侠又是个男人,恐怕会有礼数不周之处吧……”

兰辉郡主道:“哎呀,我也算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哪有管那么多繁文缛节的?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位萧梨玉!”

荷叶道:“那吩咐人去请他不就行了?”

兰辉郡主手一松爬到桌子上,叹道:“可是那个萧梨玉是个浪子,根本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啊。而且,他还说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出名了,这就更不好找了啊!要是他名气很大,我总还能打听都一点消息,他若是永远这样默默无名下去,真是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了……哎呀,好烦啊……好烦啊!”

荷叶本以为郡主毒解了之后,心情会好一点,可此时见到兰辉郡主如此的沮丧,不免有担心起她的身体来。可是无论她怎么安慰,兰辉郡主还是心中念念不忘那个萧少侠。

荷叶在旁边转了好几圈眼珠,最后凑到兰辉郡主耳边小声道:“郡主,我有个办法能找到萧大侠。”

兰辉郡主立刻跳起来拉住荷叶的手:“真的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快带我去找他!”

荷叶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有办法让他主动现身。”

兰辉郡主道:“哦?什么办法,快说说看!”

荷叶道:“郡主刚才说了,那萧大侠平生最讨厌的便是出名,还多次嘱咐过周捕头,千万不要把他参与案件的事情说出去。从周捕头回来讲述的来看,现在连盗可盗都不知道萧大侠的存在,还以为是周捕头帮的他。

郡主你想,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悄悄的捅出去,让江湖中所有人都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兰辉郡主道:“那样一来,盗可盗的不败神话就被打破了,他被那个姓朱骗得失手过一次,这可是丢大人的事情。”

荷叶道:“不错,盗可盗在江湖中的名气大到不可想象,这件事一闹,萧大侠也必然在一夜之间名满江湖。到时候,盗可盗肯定会因为脸上挂不住而想办法去找萧大侠的,其他江湖中的人如果遇到了什么疑难案件,也会想要找萧大侠破解。

萧大侠再厉害,忽然间被那么多人同时搜寻,肯定也会十分生气的。到时候他肯定会……”

兰辉郡主抢着道:“肯定会来找那个臭捕头算账!哈哈,荷叶,你真是太聪明了!你这叫一石三鸟啊!第一,逼萧少侠现身。第二,让盗可盗那个欺负过我的毛贼名声扫地。第三,让那说我胖的臭捕头背上个背叛朋友的骂名。

只是……毕竟我在这件事里被人家给掳走了,还灌下了毒药,传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荷叶道:“我们可以改一下,就说这次盗可盗不是用郡主你逼周捕头破案的,而是用王爷那颗夜明珠。”

兰辉郡主道:“好,这样一来,我也不会丢脸了!快,你马上吩咐人下去,把城中所有的说书先生和卖艺的都给我叫来。把这故事传给他们,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件事闹得天下皆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