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血旗风云

更新时间:2020-09-08 13:23:20

血旗风云 连载中

血旗风云

来源:落初 作者:笔名简怀萱 分类:武侠 主角:墨绿色梅花 人气:

《血旗风云》由网络作家笔名简怀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墨绿色梅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不同的人手上沾满了鲜血,是什么样的旗帜能让武林中人一听就魂飞魄散,是什么样的环境中让几位年轻人相遇,是什么样的时代见证了刻苦铭心的爱情。几位年轻人又会有怎样的奇特经历呢?没有感天动地的能力,却希望有一天能够感动世界,更希望有一天能够感动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樱花落了樱花开,这一落,一开来回三次,弹指间,三年过去了。

江竹已经不是一个堆泥巴的小孩了,他已经变成一个大男孩。那紫衣早已不够大了,代替它的是一件绿色条绸锦衣。指环从拇指换成了中指。而那金丝背心却还很大,只不过现在金丝背心套在了里面。他变得健壮了,但相比于南宫豹还略有差距。

这一天,看似与平常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没有平日里刺眼的光线,少了几声鸟的鸣叫。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在练功内的时间很短,还没有黑天两个孩子就走出了练功房。回到房内休息去了。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在夜晚南宫家里这么明亮了,几个巨大的蜡烛分别被摆放在四周。难得看到南宫家这么多人聚在正厅。除了南宫夫妇和三个孩子外正厅内还有十余个家丁和八个老仆,当然也少不了常陪伴在南宫玲身旁的独眼老仆。

可是屋内的气氛却显得莫名其妙的紧张,十余个家丁和八个老仆都面容僵硬地站在那,好像似在等一些什么重要的事,或者说他们知道了些什么重要的事。否则按道理他们现在应该下去吃饭去了。

但怎么说也算是一次难得的团聚,孩子们都好久未见了。恐怕就连孩子们也记不得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吧。但不难看出南宫樱时不时会往江竹那瞧一眼。当然江竹的眼睛也很少会从南宫樱那边移走。

两人看着对方并未觉得对方神秘或者说是陌生。或许这么长时间两人的心里还都彼此住着对方。

江竹知道某一天他可能会数清南宫樱发梢上有多少根头发,但是他却数不清那些日子他对她的思念有多深。

这三年来南宫樱的饭总是被仆人送到闺房,而两个男孩一天的三餐大多也在练功房,要说上次一起吃饭,真的很难说具体时候了,反正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

人说相逢是一种缘分,而久别重逢就像是一种恩赐了,更别说两个人还互相挂念着对方。有时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可能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眼神可能就是心中一辈子的纪念。

突然南宫豹问到:“爹爹,怎么还不吃饭啊,孩儿都饿了。”

“阿豪。”南宫玲向独眼老仆说,“上菜吧。”

不一会这十多个家丁便把菜端上了饭桌。孩子们都迫不及待地动起筷子来,看来是真的饿了。

大人却没有孩子的胃口,每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良久,南宫夫妇拿起了筷子往碗里夹了些菜,这每一筷下起来感觉都很艰难。南宫玲看起来有些疲惫,而夫人看起来有些憔悴。

三个孩子谈论起这几年的经历。谈起南宫樱她倒并没有学什么武功,除了和两个男孩一样每天早上练气外,平日里南宫夫人教她的都是医术,还有女红。

这一聊,就越聊越起劲了,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三年。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看似一瞬之间就会过去,其实生命也不过是那样转瞬即逝。孩子可以在三年内变成少年,少年可以在三年内变成成年,三年也可以让人多一些皱纹,多一些岁月的痕迹。

菜逐渐被孩子吃得差不多了,孩子们也都停下了筷子,静静地在那回味,其实这些菜也都是平时吃过的。可今天却有另一番滋味。

这时南宫玲让家丁把桌子上的菜撤下,等剩菜都被收拾完了,南宫玲站起了身,徐徐说道:“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吧,前些日子,大厅地上突然多了一面红色的旗帜。这并不是一面普通的旗帜,而是江湖上传闻的血旗。听说血旗在的地方象征着鲜血,有鲜血的地方就有死亡。大家都在我家这么多年了,既然都知道了这件事,我希望能不连累到大家。我会预付半年的工钱给大家,现在大家就收拾行李连夜离开这吧。”

话说完了,但却没有家丁离开,相反连收拾好餐具的家丁也都回来了。在他们的眼中看不出恐惧,也看不出悲怨。他们只是站在那,一动都没动。

与家丁和老仆的平静不同,南宫玲好像想起了一些事,眼泪竟流出来了。也不知这个大男人已经多少年没流泪了。只听他继续说道:“十三年前,我家就曾收到过同样的一面旗子,第二天爹爹就消失了,第三天娘病倒了,不久娘就没了。豪叔也因为一天晚上和蒙面人打斗失去了一只眼睛。那时突如其来的重担都压在了身上,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只好追着黑衣人一路向北,足足追了他四十多个日夜。直到有一天晚上突然下起了雪,我想找一个地方避避雪。于是我一路向西看到了一片荒村,向荒村的方向前行不久便发现了有人躺在雪地里,身穿灰衣,我试着去唤醒他,可他却再没有起来。而那人身旁还有个熟睡的男婴。”

南宫玲看向江竹说道:“那男婴就是现在的竹儿,看见你还活着,真把我乐坏了。当时竹儿的脖子上挂着一枚墨绿色戒指,就是现在竹儿手指上的戒指。戒指上刻着他的名字,江竹。当时我担心竹儿在这恶劣的情况下呆久了竹儿会死去,我便决定不再追踪那黑衣人,而是把竹儿抱了回来。这一路上盘缠越来越少,但哪怕自己不吃饭,也得让竹儿喝上点面糊,有些人奶喝。因为竹儿身上的那枚戒子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祖母绿,就连现在的大宋皇帝也没带过这么好成色的。我料定竹儿的来历并不简单。”

只听得江竹一头雾水,在那傻傻发呆,当然他并不是简单的发呆,他好像觉察到了他与南宫樱刚刚见面可能又要分别。他还清楚地记得他独自数着星星,他不愿那样,他只想再多看看樱妹,可他被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已经没有了力气再抬头多看一眼。

当然他也被干爹所谈到他的来历而发呆,他从没想过他的来历,他记得他有印象的时候身边就是这几个人。

而南宫玲向前几步走到了门前,抬头看向了门外喃喃道:“还记得那晚回来的时候月亮也是这样的明亮。”

“等到我们回来了,院内的早樱已经盛开了,樱儿也出生了,大家问我给孩子取什么名,我看了看樱儿,她小时候的样子有点像我那过世的娘。娘爱看樱花,那院内的山樱便是爹爹为娘种的。所以我就和孩她娘商量让孩子叫南宫樱。樱儿和竹儿从小一起玩,我知道你们俩感情很深。但是可能……”

“豪叔上我屋内把太乙剑拿出来。”

可还没等阿豪动身,就不知何处传来了声音:“想让大家都走,自己留下,你也太幼稚了。今天谁也别想走。”

顿时,大厅内乱成了一团。

南宫玲连忙拍了独眼老仆一下说道:“豪叔先带竹儿走。”

只听南宫玲在江竹后背咔的一声,江竹晕倒了。

蜡熄了,人散了,南宫家内渐渐暗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