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季如歌

更新时间:2020-09-14 06:24:41

季如歌 连载中

季如歌

来源:落初 作者:寒之鸦 分类:武侠 主角:季如歌藏经阁 人气:

完结小说《季如歌》是寒之鸦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如歌藏经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酒后一曲逍遥游,仗剑四季如长歌。在小雨的意识里,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侠,他只知道是他们养活了他,他得还他们。(题记:愿天下人的人生皆生如长歌,活得精彩。)武侠,言情,轻喜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间,细雨渐止。

酒馆大院依旧湿漉漉的,院子里面四五张石头桌子和凳子都已经擦干。

老槐树上的细叶子洗净了纤尘,显得格外清丽,加上余边上微有花意的几吊槐穗子,更是平添了几分春意。

酒馆内馆草棚子内,一老一少对坐,两双筷子在几个碗里蹿动。

桌上一牒花生,一盘剁椒青笋,一碗凉拌椿芽,另有一侧摆着一个装满了香喷喷米饭的木甑子。

六叔嚼了一口椿芽,刨了几口饭,抬起筷子指了指酒棚一个角落。

角落里木桌子旁边,一滩细雨之后,从屋顶漏下的水渍,十分耀眼。

六叔看着小雨嘟囔道:“小雨,等明儿放晴,你去后院草垛子上找几捆好的干草,补补那屋顶的漏子。”

小雨咕噜噜吞了嘴里正嚼着的米饭,猛的点了点头。

“店家!打尖儿!!”

马蹄声急,院子里闯进来一行僧人。

“来了、来了!”小雨信手抄起手边的抹布,一挥,搭在肩上迎了出去。

院门口的槐树下,系着几匹马儿,院子边上的夯土地板上,已经被马蹄子带上了不少泥泞。

院子里,七个年轻的布衣僧人,身上络着蓑衣,沿着就近的两张石桌子已经打围坐下。

六叔从棚子里看了看,不过是几个惜云湖畔华坛寺下来的几个小僧人,看样子是在赶路,这个时候是午间饭点,吃个便饭而已。

和尚不吃酒,也不如荤腥,通桌下来,也吃不了几个钱儿,也就懒怠起身去招呼了,有小雨便可。

小雨利索的列行公事般擦了擦已经原本已经擦干净了的两张石桌。

“几位小师父,吃点什么?”

其中一个僧人回道:“小二哥,七碗素面,我们吃了赶路,快些准备。”

“好勒,几位小师父稍坐。”小雨说完,对着棚子里还在收碗的六叔喊道:

“六叔,七碗素面,快些准备。”

六叔在里面闻言,点了点头,撇着嘴,不紧不慢的端着菜碗往后院厨房煮面去了。

小雨机灵的在碗橱里端了七个粗碗,薅起一侧的陈旧的茶壶,笑嘻嘻的又转回了院子里。

茶碗铺七,一一斟上。

茶是六叔从村口李寡妇那里得来的白毛粗茶,权当打发客人用,整个店里也没什么好茶。

李寡妇四十几年纪,也是孀居,也不知道和六叔眉来眼去了多少回了,反正店里的茶叶都是她送来的,也没见间断过。

茶水一上,小雨便没了事儿,只等六叔传唤端面了。

他在酒棚里找了个墩子坐着,靠着栏杆,等六叔叫喊。

但听那几个小和尚一边喝茶,一边低声细语。

‘都识得路吧?’为首的一个和尚问其他人道。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那和尚又对着其中一个小和尚吩咐道:“了音,无锡安宁观观主脾气不好,又重礼仪,你去的时候,一定要礼数周到。”

那唤作了音的小和尚合十点头,回道:“多谢师兄提点。”

他们窸窸窣窣的又说了些话,不过是去江南各地送信的言语,小雨不甚在意。

小雨心道:

这帮和尚只怕是去江南各地知会诸门派季如歌这魔头来了,自己上午刚杀了他们的罗汉堂长老空见,这帮秃驴不好好打理丧事,到关心其别的门派来了。

自己三出江湖,都怪前两次动静太大。这一次,才一动手,这帮人便如惊弓之鸟一般,四散传开。

小雨皱着眉,摇晃着脑袋,再次默道:

只怕这次接的这江南的几单,不是那么容易得手了。

......

季如歌是谁?

是名满江湖的杀人魔头,也是名满天下的杀手组织——七层楼的魁首,三年一出,一出便是杀的天下诸多大门大派一等一的高手。

他十五岁出道,三年一动。

十五岁初入江湖,直奔慕云山七层楼顶楼,接了难度最大的其中六单,便杀了四大派中六个长老,销声匿迹。

三年后,十八岁再入江湖,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引得天下名门大派高手个个闻风丧胆。

这一次,二十一岁了,再入慕云山,接了江南最贵的几个单子,只怕这江湖又是一年疾风骤雨了。

至于他出手的原因,很简单。

南道允州水灾,饥民遍地,民不聊生,他只是为了救活那一带的百姓。

小雨便是季如歌,季如歌便是小雨。

错骨易容后的小雨便是江湖人称的‘杀人魔头’季如歌。

他杀人从不解释原因,只查明真相,该杀的便杀,该死的总得死。

他救人也不在乎名声,轻蓑覆斗笠,小舟泛江湖,散钱装袋,随意扔得出手,也落得进贫民的屋檐下、饥民的晒菜篾中。

老头子说过,他们是做乞丐活过来的,天下人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天下人,能帮一个是一个,但愿能多积点阴德,下辈子换个长命百岁。

江湖上盛传的杀人魔头,却是无数村民穷人口中救世大侠。

季如歌,从来不在乎名声,但他可以确信每一次都不会杀错坏人。

他也从没解释过一次。

他心里只知道: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侠,我只知道他们养活了我,我得还他们。

而他们,就是天下人,自然不包括那些——坏人。

......

几个送信的和尚走后,天色放晴,日头撇开乌云,落得满地余辉。

却一下午也没有几个出来喝闲酒的客人,快至晚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小雨闲得没事做,搬出老木竹梯,搭在了酒棚侧翼的老槐树上。

从后院搬出几捆干的稻草垛子,他抬手捡了一垛子,攀了上去。

他将草垛子扔在了屋顶,扯了一把垫屁股之后,便开始修补六叔说的那个漏水的口子。

初春的天气尚且寒人,夕阳照得暖和,小雨舒舒服服的修补着漏水屋顶。

不远处,一个穿着布衣的老头子,提着鱼篓子,扛着一根丈许的鱼竿缓缓从一侧阔达的石板马道那边走了过来。

他的人影子和鱼竿的影子,都在暮光的照耀之下,拉得老长。

不是别人,正是上午调侃小雨逛窑子的钓鱼老翁,刘伯。

刘伯走得不快,像是一般上了年的老人家一样。

他们都有一个特点,走得不快。

余阳落细辉,清风摇槐叶,钓鱼老叟缓步进了院子,看到了还在补漏的小雨。

“小子,我的房间可备好了?”刘伯顿在了原地,抬头看着慢条斯理理稻草的小雨,微笑的问,语气很是平和。

因为刘伯占了他的屋子,小雨很是不爽,锁着青眉,不乐意的瞥了一眼刘伯。

“好了。”小雨说‘了’的时候,刻意的加重和拉长了语气,对刘伯表示出了很强烈的不满。

刘伯将手中鱼篓子置地,手中鱼竿和斗笠顺手放在了一侧的石桌上,抬起袖摆扫了扫凳子上的灰尘。

其实凳子是干净的,不管有没有灰尘,许多人都习惯擦一下再坐。

“呵呵,听你小子这语气,挺不高兴的,看来是回来晚了被老爹骂了吧?”

刘伯笑呵呵的坐了下去,看着楼顶刚铺完稻草的小雨。

小雨撇了撇嘴,皱眉,“都给你说了,他不是我老爹,六叔就是六叔。”

六叔从内屋端着碗茶笑嘻嘻的走了出来,“刘伯,这,喝碗茶解解渴。”

六叔说完之后,指了指小雨,“小瘪犊子,铺完了赶紧下来,去给刘伯煮碗面去。”

小雨皱眉看了看六叔那势利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子确实不是我儿子,刘伯,你叫他小雨便好,这小子没了盘缠,只是在我这打些零工,好挣些路费回家的。”

六叔坐在刘伯对面的石凳子上,“房间已经给您老备好了,就里屋那间儿。”

小雨下了竹梯,没好气的将梯子往一侧一靠,在酒棚栏杆上一掂手,翻身去厨房去了。

刘伯指了指小雨怒意冲冲的背影,问道:“这孩子没事儿吧。”

“嗨!”六叔一摆手,笑着回道:“没事儿,这小子嘀咕他那房间给您老了,在撒闷子气儿呢,过几天就好了,不用管他。”

刘伯微微一笑道:“我占了他屋子?那他呢?住哪?”

“还能住哪,和我挤一屋呗,又不是没地儿睡,过几天气顺了就好,否搭理他。”六叔回道,“您老喝茶,喝茶......”

刘伯知道了缘由,无奈的笑了笑,端起六叔递过去的茶水,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今儿个可钓着多少鱼?”傍晚时候酒馆生意几乎于无,六叔有的没的地和刘伯搭话,慵懒的靠着石桌子,看着夕阳从一侧的老槐树下落下去。

刘伯笑了笑,“几尾小鱼儿,都给放回去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打发时间,不多时,小雨端着一碗热汤面走了出来,杵在了刘伯面前。

刘伯见小雨面色不善,笑嘻嘻的从自己怀里摸出了几两银子,放在桌上。

“小哥儿,劳烦你赶明儿帮我买头驴去,我这人老了,腿脚不好使,每天去钓鱼走得累,有头驴做脚力,省些。”

刘伯递到小雨手边,“这多余的银子就留给你了,也好补偿我占了你屋子的过失,你看如何?”

小雨瞥了一眼桌上的银子,约莫五两左右,心道,能抵得上一个贫穷人家几个月的收入了,一头上好的驴不过四两,这多出来的可是整整一两银子,这老头子阔绰。

六叔看了小雨一眼,有些眼红银子,在一侧不情愿嘀咕道:“还不收下,谢谢刘伯。”

小雨嘟了嘟嘴,伸手薅过银子,揣在怀里,也是不情愿的抱了抱拳,对着刘伯道:“谢了。”

说完,他转身进屋子收拾自己的地铺去了。

倒不是他矫情,他单独一屋子便好夜间出去探消息,这和六叔一个屋子了,小雨的行动便悉数留在了六叔眼里,便很多行动都不太方便,但也只能如此了。

毕竟这里是所有要道的路口,探听来往去路的消息,最好不过。

六叔看着刘伯赔笑道:“这小子年纪小,不懂事儿,您老见谅见谅。”

刘伯抓起筷子,糊弄入口了一口面,“不碍事,不碍事。”

小雨心里自然知道收了银子,得卖别人一个人情,一个人收拾了床,再回院子里收拾收拾桌椅,便准备打烊。

六叔和刘伯寒暄了几句,说是早上要去市集买菜,得早些睡下,便回屋子去睡觉了。

刘伯收拾了自己的鱼具,坐在院子里赏月。

小雨看刘伯坐着安静的闭目养神,便说了一句,“老伯,院门关门了啊,你自己乏了回屋子去睡,我先回去睡了。”

小雨收了别人的银子,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刘伯正斜靠着手臂,闭目安神,闻言,点了点头,轻声叹道:“去吧,去吧...”

小雨也懒怠去打扰他,心里巴不得老头子坐久了冷出个风寒来,早点搬出去才是,于是也不多言,顾自回六叔屋子去了。

屋子里,六叔已经酣然入睡,鼾声微微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