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

更新时间:2020-09-17 06:58:19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 连载中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岳来 分类:武侠 主角:秦秦楼 人气:

主角叫秦秦楼的小说是《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它的作者是岳来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想当年,霸王学剑不成学万人敌。念如今,山人速成儒释道。十八法界断尘杀,三十二相观如来,是谓狂野不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故事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盘古开了天地,山河有了位置。

女娲造人,世间有了爱恨情仇。

三皇五帝起,吃喝拉撒开始有了讲究。

黄金美女出现,人类开始了战争与和平。

大唐天宝皇帝为图方便,划了一块地方叫江南西道。

马王爷带兵来了潭州城,江南西道方得这三十年长治久安。

潭州城往西就是鼎鼎大名的湘江,隔江有个麓山县,临江楼就坐落在麓山脚下麓山县,湘江边,对望着潭州城。横江桥从临江楼前面过,连接着麓山县和潭州城。

申时,临江楼开始热闹起来,喝酒的、喝茶的,都在等着吃这临江楼的招牌菜:‘热爆香螺’。

楼里已经坐了五座。有个林员外是这里常客,带了两个人坐了一桌。两个捕快应该是进来喝茶的,也坐了一桌。一个游姓的落魄书生坐了一个桌子,在窗户边上,他已经住在这里好几天了。窗户边另外一个桌子最热闹,是四个少年公子,都穿得光鲜亮丽,有带剑也有带扇子的,应该是专门过来吃螺的。另外一桌是一个老头,小胖,大肚子,头顶却白了一片,也是一个人在喝酒,但是却笑容可掬,似乎是出来看风景的。

“谢伢子,哈哈哈哈,给大哥打壶酒来!”门口进来了两个青年,却是当地的地痞杨李二人。谢伢子是这里店小二,算是他们俩的熟人了。进门后,他们就看见了两个捕快,连忙打招呼,“啊,彭大哥,张大哥都在这里啊!”

“你们别来闹事啊!”

“哪里哪里,我们就是进来喝个茶,谢伢子,快点打壶茶来!”

“你们的茶!”小儿把酒又换成了茶,前两年这个小二看不惯这两个痞子总是来临江楼白吃白喝,找他们打了一架,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至今都不喜欢这两个人。

接着外面又来了两个人。两个和尚,一大一小,大和尚还拄了一根禅杖,跟道林寺的方丈大师的禅杖一样,只是这一根看上去更加沉。小和尚背了个背包,没有捧木鱼,却手拿一把戒刀。小二马上迎过去作揖,他跟佛门可是渊源很深的。

“阿弥陀佛,大师您好!”

“嗯,给洒家来两壶酒,一斤牛肉!”

“好的,您这边请!”

然后,临江楼最喜欢的客人,每天都会在窗户边上预留一个桌,事无不晓金胖子挂着个笑脸像个弥勒佛一样,就进来了。金胖子不喝酒只喝茶,临江楼专门免费给他提供沩山银针茶。因为金胖子是楼里的活菩萨,只要他来,临江楼当天就满座,甚至于窗户外面都围上几圈人听他传消息,楼里面还专门给外面的人提供板凳做下来听!

这次也不例外,金胖子进店后,很快店里就满座了。金胖子喝着茶,一脸的得意。见人到得差不多,他就开讲了。

“嗯哼!”清了清嗓子,店里就只听到两个和尚师傅喝酒的声音。

“大家有没有人听过刘抡这个人啊,有没有人知道?哈哈哈。”

“不知道,”

“没听过”

大家一阵唏嘘。

“难道是六年前镇蛮将军府灭门案中逃得余生的刘家大公子刘抡?”

“不错,就是他”,金胖子提高了嗓门,“他回来了,练就了一身本事回来了!”

“真的假的?”大家都等着他继续讲,连两个和尚大师傅都静下来听他讲。

“知道不知道他回潭州来做什么吗?”

“他回潭州来做什么?”

“祭祖咯,呵呵”有人起哄。

“他家人不是六年前都灭门了么?”

“刘抡刘公子这次回潭州,就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啊,”金胖子看看旁边一脸茫然的听众,得意地一笑“挑战潭州第一剑,戴铁凌戴大侠。知道啵?”

“哇,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没道理啊,刘公子怎么会找戴大侠呢!他弟弟以前还拜戴大侠为师呢!”

“戴大侠可是潭州第一剑,而且很多年前就是潭州第一剑,早就是无人能敌的人了!”

“对啊,而且戴大侠下面那么多徒弟!”

“······”

结果大家一下子就都炸开了锅。

“没错!”金胖子轻蔑地看了一眼叽叽喳喳的人群,“戴大侠是很厉害,不过,刘大公子已经正式向戴铁凌大侠发出挑战,于下个月,就是五月十五,西湖桥一战,而且戴大侠也已经应战,并邀请了潭州城的众位名宿观战。”

戴铁凌,潭州第一剑,剑名滟滪,半尺宽,五尺长,金钢打造。初到潭州,戴大侠就凭过人胆识灭了青萍双煞,荡平秀峰山柳家三恶。十年前,他打败了当时潭州城的雄霸天南张尚胆和鬼手马冲。之后,戴大侠在潭州南城外西湖桥设挑战台以剑会友,其覆云剑法至今无人能敌,潭州第一剑的称号被公认。而收徒之后就很少有人再向他挑战了,因为向他挑战前必须先过他的徒弟一关,他收的第一个徒弟就是鬼手马冲。

刘抡,六年前将军府惨案中侥幸逃生的刘家大公子,武功、兵器暂时不明。但师从紫盖山龙溪道长,单凭这一点,武林中应该没有人敢轻视他。

潭州出城,顺着麓山往南,这里就是武林圣地‘青云七十二峰’,传说每一峰均有高人隐居,而紫盖山龙溪道长更是其中翘首。龙溪道长在隐居之前就有人评为江南西道武林十大高手之列,在紫盖山云游时又得《金龙玉简》,便留在紫盖峰修行,现在可称得上是陆地神仙。而紫盖山也因龙溪道长而一举成名。

所以刘抡挑战潭州第一剑戴铁凌无论如何都将是潭州城现在第一大事件。

“本次西湖桥之战的观战名宿你们都知道是谁么?”金胖子故意卖关子,谢江凑过来倒茶。店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谢江似乎都能感觉到,特别是这两年,虽然他没有看那个落魄书生和白头发的胖老头,但是他也感觉到这两个人似乎也在听,只是胖老头不怎么在意,而那个落魄书生从听到戴铁凌的时候似乎有点激动。

“镇山镖局总镖头郑擎苍。”

“城东太岁武沫。”

“湘水帮帮主风敲竹。”

每一个名字都在潭州城响当当,也是临江楼最露脸的几个大人物。但是金胖子感觉有点冷场,大家因为这些名字都听得很多了,也就不惊奇了。

“挑战戴大侠之前不是要先挑战他的徒弟们么?你们有没有听说!”

“哈哈哈,这就不知道了吧,听说今天一早,鬼手马冲跟戴家大公子在城南香酥楼喝早茶,而刘抡也恰好在这里吃早餐,好像是戴公子看见隔壁一桌的一位姑娘很漂亮,过去打个招呼,后来起了争执,刘大公子看不顺眼,当场打折了戴公子一只手。而鬼手马冲则更是被斩断一只左手,鬼手马冲等于是废了。”

“潭州第一剑这几年已经很少有人敢跟他挑战了!”

“最近一次比武好像是去年的衡水剑客赵去华。”

“听说去年衡水剑客自南来潭州,已经挑战了不少的剑派高手,风头正劲,当时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战败戴大侠的年轻少侠了。却败在了鬼手马冲手里,连挑战戴大侠的机会都没有!”

“小二,再来一壶酒,哈哈哈,来潭州就有好戏看啦,哈哈哈!”却是那开始点菜的大和尚。

“我们店里最有名的‘热爆香螺’你要不要来一盘?”

“好,就来一盘,哈哈哈!”

“小二,我这里也来一壶酒和一盘螺!”

很快店里面热闹起来,每个桌子讨论了起来!那落魄书生却径自回房了,彭、张两位捕快大哥也出去了,起身的时候还瞪了杨李两痞子一眼。

“不知道刘大公子为什么要挑战戴大侠啊?”大家又把目光看向金胖子,金胖子听到这个问题时,嘴角开始上扬,那是一场演讲的开场。

“你们知道六年前那场灭门惨案吗?镇蛮将军府惨案,刘将军惨死,还屠了全家,当时只有刘抡刘大公子去紫盖山给师傅拜寿逃过一劫。听说那次他听到惨案的时候托了他的远方亲戚们帮忙办的白事,自己没有回来,反而在紫盖山刻苦学剑,这次应该是回来报仇的!”

“刘家血案应该跟戴大侠没有关系吧!”

“那是一桩悬案,现在也没有找到凶手,但是刘大公子认为戴大侠教他弟弟武功没有教好,导致他弟弟在那次惨案中求生都没有做到,也有可能刘公子认为这样的血案作为潭州第一剑,却没有帮一点忙,所以生气才来挑战他的吧!”

又是一阵嘘唏,刚走的两座又已经坐满了。‘热爆香螺’也开始陆续上桌了,一时间酒菜飘香,直到太阳落山,夜已深,临江楼都没有闲下来。

谢伢子名字叫谢江,也就是本文主人公了。谢江作为店小二听着这些七七八八的故事已经五年了,也不腻。不是他八卦,在这临江楼里面打杂,经常有些说书的人或者好事的人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听着听着也就熟悉了。

五年前,谢江阴差阳错的来到了临江楼,也幸好临江楼的老板收留,他便留在这里打杂。出来那年,谢江八岁,他还记得那年有个戏班子的船经过他家的小渔村,傻不隆冬的他就跟着戏班子离开了家。估计戏班子的班主是个坏人,哄骗谢江出来的。跟着戏班子出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八岁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要做。也是那次,谢江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杀人。

有个马将军给他老爷子做寿,请了戏班子唱戏,谢江也去帮手。那天晚上,好多的蒙面人,拿着明晃晃的刀剑,见人就砍,就像谢江他爸帮别人杀鱼一样。马将军家的人,还有唱戏的、打杂的,什么人都杀,鲜血到处洒,看得谢江发了呆。幸好有个老人家点醒了他,就叫他快跑。谢江也不知道啥情况,先跑了再说。可能也是小孩子没人管,还真就跑了出来。再后来,又被一个叫孙大叔带到了这里。

一晃五年,谢江终于还是弄明白了,临江楼旁边这条湘江往下可以坐船直接回家,回到那个叫河泊潭的地方,那个有父母在的小渔村。只可惜他还没有勇气一个人上路。

临江楼的老板全名武沉阁,其实比谢江大不了多少,只因他爹不管事,这楼就都让他管了,谢江叫他小武哥。小武哥一般只有晚上在,白天好像是去一个武师家里学武功了。谢江到潭州的时候,是傍晚时间,小武哥在码头上买鱼,谢江刚好抓鱼的功夫不错,然后就认识并被他收留了在临江楼打杂。

谢江在临江楼忙完的时候已经到了戌时,他喜欢待在五年前就跟着他来潭州的那条船上,喜欢泡在凉凉的江水之下,更喜欢这里安静的夜,只有水流的声音和家乡是一样的。何时能回老家?今夜心潮涌动,西湖桥之战似乎太诱人,他不禁找出了‘大力’,那是一把木剑。潭州城另外一个朋友送他的。把玩之后再打坐,醒来时已是漫天星光,谢江索性就睡在船上,只要明天一早不迟到就行。

五年来的每天早上,谢江就会很忙,很忙。因为有两个师父,遗憾的是两个都是文师父,都是教文不教武。

对于一个无处去的流浪儿童,他们是很好的师父了。

一个是在潭州城都非常有名望的老夫子。

一个是道林寺最特别的和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