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湮魂

更新时间:2021-05-04 11:03:18

湮魂 已完结

湮魂

来源:落初 作者:司徒慕 分类:武侠 主角:云季楠明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司徒慕的原创小说《湮魂》,主角云季楠明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的新书《荣耀崛起》已经上传,支持我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次,司徒将带大家走进一个,光怪陆离,充满着各种传奇与冒险的蛮荒世界。  ※※※※※※※※※※※※※  乱世末年,塔纳遗族、北荒狼族、西方星族、落桑湘王、燕王各方势力齐聚云州。谁能成为这落沧大陆真正的主宰?  身负血海深仇却不能报,无意权势富贵却被推上所谓的“救世”之路!受尽苦难,千般辗转,终成一方诸侯!虽负绝世武艺,手握足以驰骋天下的权柄,却有着一颗,最平常之心,渴望最最平凡的生活!  得知“三十年前的灭门案”背后另有秘密,他孤身前往,却发现了一个惊天阴谋!原来自己至始至终,都只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怒发冲冠,拔剑而起,指向的却是自己的生父和师傅!他为仇恨而生,是否亦将因仇恨而灭?生为人子,他是否要将自己的生身父亲毙于剑下?身为徒弟,面对自己的亦师亦父的师傅,他该如何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日之后,月圆之夜,元宵佳节。

本该是热闹非凡的云州城,一点过节的气象都没有,天刚刚黑,家家户户都已经闭门不出户了。街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甚至连守城的官兵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湮和云季楠是今天晌午的时候到的云州,不过白天人多眼杂,两人都是官府的通缉犯,自然不敢白天就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晃悠。于是二人索Xing就在城外找了个地方稍微休憩了一下,直等到太阳落山这才进城。按照云季楠的意思是想,先在城外找个地方落脚,明日先去打探下消息,然后再行动。但是湮却说,不必等到明日,也不必打探什么消息,苏府内现在一定是处处布防,经过了上两次的刺杀事件之后苏邢山必然会加倍小心,所以打不打探消息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

傍晚的时候,湮执意要进城。云季楠拗他不过,也知道随着他入得城来。二人入城之间才发现家家都在关门闭户,偌大的云州城里,死一般的寂静。二人走在街上,径直的朝着苏府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云季楠的脑子忽然一阵发昏,瞬间一片空白,差点就摔倒了。

“三哥,你怎么了?”云季楠的这一变化,湮开在了眼里,立马问道。

“没事,可能是这几日没休息好的原因吧!”云季楠稳住了身形说道。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刚刚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差点吸走自己的灵魂一样。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湮的心里也是忽然传来一阵莫名的悸动。现在看到云季楠这个样,心里有些担心,说道:“三哥,我看你要不……”

他的话还没说完,云季楠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声音略微点着点生气的语气,摆手说道:“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看着有些反常的云季楠,湮忧郁的眼神里,闪过另外一丝复杂的神色,不再说话,转身继续往前。湮知道此次前来必然会九死一生,他本不想将云季楠牵扯进来,但他还是知道云季楠的脾气的。在某些方面他跟云季楠还是很相似的,比如说执拗,或者说是执着,在他们的心里只要认定了的事情就会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二人就这么地走着,云州城里的这片宁静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死寂。他们是从南门进的城,苏府在城北,二人走着,总感觉到黑暗之中时候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湮说道:“三哥,这云州城实在怪异,你我还须小心行事才行!”

“嗯,刚刚一进城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们好像是被人盯上了。现在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云季楠警惕地看了下四周,轻声说道。

湮没有说话,只是冲着云季楠点了点头,同意露出警惕的眼神,这时云季楠又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分开走,你走这边,我去那边,我们在北门回合。”说话之间二人已经来到一个三岔路口,湮知道这西边的一条是通往城西的,北面的一条直接通到苏府。可是眼下的情况明显再去苏府杀人已经不可能……

“好。”湮说完也不待云季楠再说什么,径直往西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湮飞奔的方向,云季楠的心里忽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湮绝对会跟自己抢着去走北门,毕竟这里离苏府更近,那么路上的危险肯定更深一分,但是湮却丝毫不犹豫的就朝着西门的方向去了!他知道湮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徒,更不会说故意让自己去冒险!!!自己本来就打算替他去引开这些黑暗之中的人。如果是湮跟自己争着要走北门,他反而不会觉得奇怪,恰恰是湮现在的举动才让他感觉道很怪异——

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他不在犹豫朝着北门的方向奔去。他边跑,又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呢?可能是七弟认为现在先摆脱黑暗之中的人才是重要的吧!

他们二人这么跑,躲在暗处的这些人也知道,自己的行踪被对方发现了!不过他们并不急着追赶,看着他们都跑远了了,黑暗中的人才露出一个人的身影,面上露出一丝冷笑,轻声道:“哼,这次看你们还怎么逃得出大人的手掌心。”

再说湮,他又何尝不知道去北门的路上的埋伏肯定比西门多的多!他之所以不跟云季楠抢着去北门,是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要去,云季楠也定然不会同意。还有就是,湮相信这一路上的埋伏云季楠如果想要逃跑的话,这些人也不见得一定能拦住。

湮现在对于身边的危险全然不在乎,他想的只是如何才能杀掉苏邢山?

湮跑去几步之后就全力展开“碎影遁”,当着是身法如电,人影如风,他整个如就如一道黑色夜之中的在荒野之中奔跑的野兽,速度已经提升到极致。

潜藏在黑暗之中的这些人,正是苏邢山安排的。二人晌午到底城外的时候,已经有苏府的探子注意到了他们二人。这几日京城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城内更是人心恍惚,这些官府的士兵定然会加倍留心

在得到二人的消息之后,苏邢山当机立断,派人激昂街道上的行人驱逐,又安排人埋伏在城内,打算来个瓮中捉鳖。不想二人果然中计。

此刻苏邢山正端坐在府内,正襟危坐地听着跪在台下的人汇报。

“大人,二人已经到达玄德广场附近了,不过……”跪在地上的探子说话支吾道。

苏邢山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满脸得意之色,说道:“但说无妨,我就倒要看看这两个人有什么本事?”

“大人,他们好像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埋伏,此刻他们已经分头逃窜,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办,还请大人吩咐。”跪在地上的探子说道。

“哦?”苏邢山全然不以为意,瞥了眼地上的人,端起桌前的茶杯,喝了口茶,吩咐道:“这样,去吩咐大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他们二人,特别是那个手持‘流光’的独臂男子,死活不论!”

“是!”说完探子起身去了。

这时忽然从门外走进一个女子,一袭白衣,全身上下一片雪白,眉目之间带着点点忧愁,面容娇柔,肌肤雪白,身材高挑,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冷艳。

苏邢山看着进来的女子,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隔了半响才说道:“柔儿,你怎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种少有的慈爱之色,听他说道:“你的身子还没好,怎么就随便出来了呢?快回去,这里的事情,交给为父处理。”

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赫然是,三年都足不出户的苏雨柔,就是那第一次个差点把慕瑶一刀劈成两半的苏雨柔。这是他这三年来第一次来到父亲的书房内。自从父亲将林峰赶走家门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阁楼,她一直在等待着林峰来实现他的诺言。

至那之后她就很少说话,面对任何人都是冷冷淡淡的。

苏邢山虽然是个人很多,对自己的这个女人却特别的溺爱。从小到大对她的要求苏邢山从来都不会拒绝,惟一的一次例外就是三年前反对女儿跟那个林峰的婚事。没想到从那这后,苏雨柔竟然将自己关在阁楼之中长达三年之久。苏邢山为自己对三年前拒绝女人的婚事有所后悔。

这断时间都在查找林峰的消息,近日他才听说林峰被赵王所擒,他后着老脸,不惜得罪赵王,拼命保全了林峰一条Xing命。但终无法将他从大牢之中救出。

苏雨柔三年来一直埋怨自己的父亲,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总还是自己的父亲,最近家里发生了这么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她明显感觉到父亲正在一天天地憔悴下去……

今日又听说,前几日刺杀自己父亲的杀手,又来到了云州城中。这才忍不住下楼来,来到父亲的书房里。此刻听父亲这么说,轻声叹道:“父亲,你难道现在还是不肯放手吗?”

“柔儿,你要知道不是父亲不肯放手,而是对方非要取自己Xing命不可。”苏邢山恨恨地说道。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苏雨柔的眼睛里竟然露出了满脸的疑惑之色,对于父亲的所作所为她心里很清楚的,又不便干涉。如今有人寻仇也是理所当然,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亲身父亲。看着父亲这些日子里的如见憔悴,心中也是纠结万分,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帮忙!

若论武功,苏雨幽甚至不在湮之下,只是她向来深居简出,不喜争斗,更不愿意掺和父亲的的那些事情。今日她之所以下楼来,一方面是想劝自己父亲罢手,另一方面也想亲自会会这个一直纠缠不放的人,到底跟自己的父亲有什么样的仇恨?如果实在不行也希望由自己来了断这份仇恨。也算是对自己父亲所尽的一点点孝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