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战武当

更新时间:2020-03-25 07:55:40

战武当 已完结

战武当

来源:落初 作者:散三 分类:武侠 主角:燕九武功 人气:

散三新书《战武当》由散三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燕九武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书《江湖霸王行》已经上传起点,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世界有七境,七境有漠北。家族门阀明争暗斗,侠义江湖霸王当头。身负神典,手持钢刀,要让一切阴暗的地方都被我的刀芒覆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踏马而行,疾行几十里,玉虚看到周边环境幽翠,碧水青山,心里顿觉舒爽,便招呼师姐停下来歇歇脚。

玉卿也觉得有些累,便下得马来,左右瞧瞧。前方不远处有一小亭子,走着过去,两边绿油油的花草伴着苍翠的小树,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感觉,燥热的心一下清爽了许多。

玉虚把马拴好,看师姐已经到了亭子里面,姿态悠闲的随意站着,自己也慢悠悠的沿着幽翠的小道走了过去。到了半道,玉虚停下脚步,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下,那微风拂面,柳树青青的香气袭人,不免心里沉醉。远处似乎传来水激细石的声响,流水哧哧的拍打着碎石美妙极了。

玉虚一脸享受的四处环看,闭着眼睛静静呼吸。“师弟”,玉卿喊了玉虚一声。

玉虚刚进入幽静的享受之刻,突然被世界喊声打断,心里有些反感,眼睛也不睁的回答了一声。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劲,似乎察觉玉卿的喊声中有些异样,便睁开眼去瞧,只见亭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是刚才在酒楼遇到的小子,玉虚一眼就认出他来,此刻他正站在亭子后面的墩子旁边。

“你怎么在这,”玉虚跑到亭子里,不耐烦的张口便问,玉卿也一脸不舒服的盯着他,显然她还想着中午被这小子耍弄,而跟别人打架的事情。

“两位大哥,别紧张,别烦躁,坐,坐下再说嘛。”男子笑着请师姐弟两人坐下。

“呵,你倒是很冷静,我看该紧张的是你吧。谁是你大哥!说,为什么跟着我们,现在还敢来这里,今天你要不说明白,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玉卿站的笔直一脸生气盯着素服男子说。

“这位大哥好厉害啊,直率,是吧。这位大哥又够冷静,你们真是一对互补的好兄弟啊。”素服男子见玉卿火气太大,来向玉虚讨好。

“有话快说,没话就走。”玉虚不客气的说,玉虚此刻想起师父的嘱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想尽快打发这个不速之客。

“二位英雄是武当派弟子吧,不知是那位高人门下,可否告知兄弟!”

这时旁边玉虚悄悄的跟玉卿说:“师姐,我想起来了,他叫郝凌厉,是大竹帮的。”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你先报上你的来。”玉卿说话长了个心眼。

“你们二人武功修为很高,虽然今天刻意隐藏所学武功,但是你们怎么能逃过我这双眼睛,哈哈。我猜二位大哥是刚从师父身边出来的吧,啊,哈哈。”

“不过,我在猜想,要说这武当派,这武当派能做你们师父的,还真就没那么几个,”男子说着话掰手指算来算去。

“你们不要急着走,且让我来猜上一猜,猜的不对,你们再走不迟。”男子看见玉虚要走,也不卖关子了。

“这武当一派,“太极三剑”无尘、无灭、无幻很久没在江湖上听过他们的讯息,估计是不可能了。寒锋子无境前辈虽然经常在江湖上走动,不过他的徒弟我都是知道的,亦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俊才,没听说像你们这么小的。”

“对了”

郝凌厉突然眼冒精光,脸色阴寒吓人,显然是想到了不该想之事。他嘴唇发抖的说:“你们不会是恨水道人的徒弟吧,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几年前被逐出师门,广量子大师逼他发誓永不再用武当武功,否则一定清理门户。”

“他心狠手辣,祸害多少良家妇女,怎么可能有时间收徒弟,就算收徒弟也不会传授他们武当剑法啊!他一定不是你们师父是不是?”

郝凌厉一阵惊狂的举动还真唬了这师姐弟二人,然而玉虚毕竟长了心眼。这次初入江湖,还是小心为好,虽然他不知道师父是否真是武当派的那位人士,但亦不可多言,他此刻倒真不想走了,反而乐意听这个男子多说几句。

“什么太极三剑、寒锋子、恨水道人啊,你是编来骗我们的吧,我们是不是武当派的人用不着跟你说,今天本姑..本少爷一定打断你的腿,让你不知好歹,惹得本大侠。”

玉卿拿剑在手,摆出姿势,说道:“快拔剑,让少爷我看看你大竹帮的绝世武功。”

玉虚在旁边一直静静的看着,耐心的听着,师姐突然打断,让他心里颇不舒服。关于武当派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知,今天这个家伙,看来是知道不少!

“嘿!哈!额唉!哈!哈!哈!”郝凌厉不停的做着动作,嘴里跟着大喊,气势很足,让人感觉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劲加持在身上一般。

玉卿颇为冷静的看着他,她在等待郝凌厉的出击,虽然中午的时候轻松就收拾了大竹帮的数十人,感觉武功都不怎么样,可是眼前这人却不同,听说他毕竟是得到大竹帮门派绝学的弟子啊!

“好累!好汉,可否容我歇会,咱们再战三百回合!”郝凌厉重复的嘿哈嘿哈以后,好像很无奈的跟玉卿说。玉卿被这一番话弄的一愣一愣的,她心里一下又一种被耍的感觉,眼前这个男子,耍弄了她许多次,她一刻也忍不了了!

“不行,现在就要打!”玉卿恼怒的说到。

“好了,歇一歇吧。”玉虚倒过来打了圆场,他还是想听听这个男子多说说,对于没有江湖经历的他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也看到了师姐似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可还是说了这一句,并且把师姐叫到旁边,好好安抚了一下,才算听了这场看似玩笑的比武。

“坐,别紧张!”郝凌厉一点没放在心上,他心里根本就没想打,眼前的两人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跟他们比武,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他看玉虚拦了一下,心里有些感激,不然看那位的脸色,真要打断自己的腿啊!这边,玉虚回来了,示意他坐下,并让他继续接着刚才的说。

“两位既然不是武当派的人,也不是恨水道人的徒弟。可是,两位使得确实是武当派的武功啊,而且,从我多年的江湖经验来判断,两位的太极剑修为真是高明,我一点看不透。你们到底是谁的徒弟呢,总不可能!”

“明白了,明白了!你们的师父是无为真人,只有这个可能了,你们一定是无为真人的弟子,只有他成名不久便莫名归隐,一下子在江湖上消声灭迹,以至于江湖上很少人知道武当派还有这么一位徒弟。”

“你们别疑惑,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自然也不能告诉你们。我看也只有他的徒弟太极剑修为会这么厉害,也只有他的徒弟会不识武当派,所以你们的师父必是无为真人无疑了!”他得意的说。

“二位英雄,既然是无为真人的徒弟,那想必人品必绝佳的了,怪不得那么嫉恶如仇呢!”郝凌厉怪笑的说。

“这位郝大侠是吧?为什么这无为真人的徒弟是人品绝佳的呢。”玉虚在一旁问到。

那郝凌厉正要回答,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闭了嘴。而此时此刻玉卿已然拔剑在手,正一步一步的朝郝凌厉走来。

“别动,想比剑是吧,我知道你们武功高强,可是我不怕你们!我郝凌厉到底还是响当当一条汉子,岂能被你们所吓到,别动啊,别动!”

玉卿却一句没听进去,长剑在夕阳的照耀下,闪出金黄色的亮光,慢慢的靠近郝凌厉。

“大侠,为什么是大侠,是做事光明磊落,从不暗箭伤人。即使是打架也是公平的,你们即是无为真人的徒弟,怎么能欺负我呢!”郝凌厉极尽委屈的表情,但玉卿丝毫不为所动。

突然,清风迎面,郝凌厉只感觉一丝清凉,再看背后,绿油油的柳枝已断了下来,而玉卿已经在数丈之外了!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但是,就在玉卿出亭子的那一刻,一阵笛声响起,随后只听乱纷纷的脚步声,向这里奔来。玉虚感到不妙,立刻把剑紧紧的握在手里。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喊声响起。即在转瞬的功夫,小亭子已被一群黑衣人士围的水泄不通,在亭外玉卿已经跟他们交上手了。

玉虚这边要过去帮忙,仗剑便走,突然亭子上下来一个人,两个手指轻轻的想夹着玉虚的剑,不过没夹到,只听的“咦”的一声。那人立即换了招式上手推,下脚踢,俨如一个金鸡独立的姿态,劲势顷刻间逼着玉虚后退!

玉虚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招式,心里正想破解之法,那人又逼了过来,玉虚不及细想连忙招架。

左上拳,右勾手,忽上忽下,忽缓忽急,蒙面人的攻势一阵快式一阵,仿佛是使出平生的修为,密集的拳头勾手,打的玉虚只有招架之功,哪有还手之力。

但是,玉虚到底是心思缜密之人,他在心中暗暗的记得此人招式,在不停的寻找破解之法。只见他慢慢招架,忽然剑丢了下来,然后双拳画出一个在中心画出一个八卦图,劲由中出,一股绵力带着劲气正中蒙面人当胸。

这一招看的郝凌厉眼睛的蹬地大大的,再见蒙面人已然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亭外,围攻玉卿的黑衣人地上倒了一片。没有倒地的见蒙面人被打的一动不动,也停了手,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似乎是不敢相信。

可是,就在一个瞬间,喊杀声骤起,亭子里存留的黑衣人举着明晃晃的刀齐刷刷的砍向玉虚。玉卿在亭外看的倒吸一个凉气,担心玉虚招架不住,连忙快速移动过去。但,玉虚到底修为不凡,一个凌空倒悬,躲了过去,随后一个非扫,那黑衣人全部被玉虚全部踢倒在地!

玉虚收拾完亭子这边的人以后,看向师姐也没事,心里放松了许多。忽然发现郝凌厉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这边一名很壮实的蒙面人走了过来。

“罢手!两位好汉,罢手吧!”蒙面人已经摘下了面具,看上去是个老者。

“两位好汉好俊的身手,不知在武当山那位师父门下修行,老夫眼拙,不知可否相识?”

“不敢当,我们二人不是武当中人,你们这群人蒙着面,想来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了,不然不会不讲理,上来便打。既然罢手,看你长相倒屎哥老实人,我想问问老前辈,我们二人难道跟你们有什么仇怨?麻烦跟我们摆摆清楚,”玉卿气鼓鼓的说道。

“仇怨自然是没有的,你们既然不是武当派的,那两位,算了。两位好汉,老夫是大竹帮副帮主凌文举,今日只是为抓那逆贼郝凌厉前来,听前方回来的弟子说,逆贼多了两个武当派的高手帮忙,武功极高。老夫又非抓那郝凌厉回去不可,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对不住两位的地方,请多包涵!”老者说吧抱拳拜首。

玉虚玉卿二人见老者此举,一番英雄好汉的作为,心里不快已经消去大半,连忙向老者抱拳道:“凌老前辈客气,之前也是我们不敬在先才出的这档子事,我们与那郝凌厉,真真的是没有关系,只怪江湖阅历不足,被他耍了便宜。”

“既然没有关系,那是最好,只是今天又让他郝凌厉跑了,唉,师门不幸啊!这样,老夫已在不远处的酒楼设宴,恭请两位大侠赏光,免去老夫冲撞之罪啊!”

玉虚、玉卿言说哪里,哪里,老前辈太客气。

“两位好汉一定赏光,给老夫这个薄面,实在是老夫冲撞在先,应该的。”

师姐弟二人见老前辈实心邀请,道路也是一样,便答应了下来。凌老前辈听说他们二人答应了,严肃的脸色上也显出了一分笑意,但又看到远方望也望不清的道路,那郝凌厉也不知何时才能抓到,脸上又添了几分忧愁。

玉虚玉卿骑着马,大竹帮的几位堂主在一旁陪伴。凌文举安排好其余人继续寻找郝凌厉的事情,也拍马跟他们汇成一路,数十人向前方官道去了。

此时太阳仿佛有落下的迹象,大竹帮的帮众离开之后,在刚才的小亭子里,此刻却站着一位道人,手持拂尘,似神仙一般看向他们离去的方向。不久,只见他飞上小亭子,脚踩柳树,瞬间消失在苍翠碧绿的绿水青山之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